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百六十八章,仅仅一式

第六百六十八章,仅仅一式


  道痕中的鸿元突然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当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刚刚还以为眼前的只是道痕里鸿元留下的残念。

  不过,此时说完这话的鸿元却从宝座上缓步走了下来,向我慢慢走来,他将手收回了背后可是脸上却带着一丝丝的惊讶。

  一步接着一步地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紧张地后退,他却也不追来,这时候的我才发现鸿元的眼睛,并没有看着我!

  如果他是在和我说话,眼睛又怎么会不看着我,而且此时我几乎要退出石‘门’,但是鸿元却并没有追上来,他站在了宝座前三步的地方。

  脸上依然有微微的惊讶,但是这样的惊讶,却让我感觉不可思议。

  什么事情能够让天地之主惊讶?天和地都不过是他的一张棋盘,他掌控着这张棋盘上的一切,虽然也有超出他掌控的存在,比如我,比如罗焱,但是我却从未见过鸿元惊讶。

  当时,在鸿元的这个道痕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他当时到底见到了谁?

  想知道这一切,却太难了,正在这时候,鸿元忽然往后退了一步,随后摇摇头说道:“我知道你所说的一切,但是我既然是棋局的掌控者和创造者,我就应该是无敌的。不过,你说的话也对,没有失败,我就不会进步,我已经在这个境界停留的太久了,可是却还是没有人能够追上来。”

  这下子算是搞明白了,我也不傻,听的出来当时有人对鸿元进言,告诉鸿元唯有失败才能够进步,所以当初我和罗焱喝酒的时候,罗焱告诉我的信息也许是对的,鸿元的确是为了让自己败一次而布下了这一个大局。

  可是,到底是谁向鸿元进的言?谁又有话语权能够让鸿元听他的呢?

  鸿元说完此话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头,片刻后却‘露’出了一丝笑容,低语道:“也许你说的对,就当是这个棋局上新的玩法,我们创造强者,然后让他们互相厮杀,最后剩下的就是最强者。我要让这个最强者打败我,以我的失败来换取进步的机会,是的,是的,我的老朋友,你说的对,你说的对,哈哈!”

  鸿元笑了起来,而且口中又说出了一条线索,这个给他进言的人,是他的老朋友。

  “不过,如何才能够让这些人变强呢?如何才能够让他们达到甚至接近我的境界呢?有了,我可以留下道痕,这将是他们赶上我脚步的机会!”

  鸿元大笑了起来,我正看的专注,这可是平时收集不到的大情报,却在此时身上的河图和洛书没来由地亮了起来,这一亮,我心中顿时一紧,河图洛书内藏有大秘密如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但是如何解读这两件神物至今没人说的清楚,如今我在机缘之下将这两件天下人全都眼馋的神物收入囊中,也许是天意安排,或许,我能从中窥伺到一些些隐秘。

  此时河图洛书上冒出亮光,且‘交’相辉映,我心中不免震惊,难道河图洛书又有惊喜要带给我?此时河图洛书自己飞出,上面的图形一个接着一个脱离出来,悬浮在空中,慢慢地组成了一片奇观,旋即,这些图形飞到了鸿元的头顶上,慢慢地旋转起来,一点点地变化,一点点地转动,最后,整个道痕内的一切都仿佛停止住了,随后这些图形渐渐变化,竟然化作了一行字:帝王心,圣人血,路无穷,非佛非道。

  说老实话,我没看懂!

  当然这句话表面意思很好理解,可是河图洛书上一直都是一些我看不懂的鬼画符,可是如今突然间蹦跶出来一些汉字,这本身就非常反常,而且这句话上说,路无穷,非佛非道,那难道是说还有别的路可走?

  我是记得,鸿元的幻影和元始天尊大战的时候是喊着第三条路,说元始天尊自己创造了第三条路,可是我这小脑瓜子,有些小聪明但是你让我和许佛或者是元始天尊他们一样领悟这种高深的东西,还真不成。

  默默地将这句话记在了脑子里,河图洛书也重新飞回了我的手中,此时道痕内,鸿元慢慢地走回了宝座上,手上捏了一个奇怪的手诀,嘴里说了一句奇怪的咒文,这一切,我看在眼中,听在耳里,却没想到这成了我反败为胜的关键。

  梦道之术发动的时间很短,虽然已经在梦境空间里驻足了这么长时间,可是在外界看来不过只是一瞬。

  此时,我的手慢慢松开,一点点后退,身体就像是没有了重量一般飘浮在了空中,渐渐地落入了一片黑云间。

  没有下坠,也没有上升,我甚至还闭着眼睛。

  伏羲,元始天尊和‘阴’冥密切关注着战局,战况一直在变化,从一开始我不敢发挥出全力而一直被许佛压制,接着两极锤从天外而来,却被许佛所控,我‘激’烈地还击,握住打神鞭看似要抢夺打神鞭却进入了梦境空间,整个战斗的过程一直在变化,也一直在不断地转变。

  可是,此时三人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因为看见我竟然不抵抗,慢慢地飞上了天空,轻如一只飞鸟一般。

  “他,放弃了吗?”

  伏羲很吃惊地问道,‘阴’冥正想说话,可是就在他要开口的一刻,却双眼猛地圆睁,看见了几乎不可思议的一幕,我闭着眼睛在天外悬浮,可是双手却一点点合十,接着两只手捏出了一个古怪的法决,脸上渐渐地洋溢起笑容,身上开始慢慢地散发出柔和的金光,飘‘荡’在天空中,缓慢地旋转,翩然如同没有知觉,仿佛我和这片自然合二为一,仿佛我已经成为了天外的一片‘混’沌,黑云中的一阵微风,可是明明我又那么的显眼,身上散发出的柔和的金光却又没有一丝一毫刺眼的感觉。

  ‘阴’冥吃惊的表情都落在了伏羲的眼中,他听见‘阴’冥低声说道:“这,这是当年鸿元最得意的法术,他那时虽然还不如之后那么强大,可是在道法的领悟上已经走到了很远的地方,他和我‘交’手的时候,说过,他若是想,便可化作这片天空,他若是愿意,便能够变成脚下的大地,他说,想要理解道法,就必须先将自己变成世间万物。这就是当年他领悟到这一层的时候释放的法术,是的,是的,这个手诀,这片柔和的金光,肯定没有错!”

  ‘阴’冥‘激’动地喊叫了起来,元始天尊眼中‘露’出了一片疑‘惑’,他跟随鸿元的时候||小|說網|已经很少看见鸿元出手了,所以他没见过这一招,但是当他看见我以这样的状态飞出来后,心中也明白,我身上肯定发生了了不得的变化。

  黑云包裹下的许佛提着一片漆黑的轩辕神剑冲了上来,一剑刺向了我,可是此刻所有靠近我的黑云都已经被柔和的金光所染,变成了金‘色’的状态。

  许佛和轩辕神剑距离我越来越近,可是身上的黑云却越来越少,到了最后所有的黑云都在金‘色’光芒下化作了尘埃,就在剑尖到我面前一寸的时候,我张开嘴低声说道:“烟消云散吧……”

  一句简单的话,但是在一瞬间所有的时间和空间统统静止,不仅仅是我和许佛,包括满脸震惊的伏羲,包括一脸凝重的‘阴’冥,还有‘露’出深思表情的元始天尊,都在此时被静止了下来。

  静止只持续了一瞬间,接着柔和的金‘色’光芒化作一片金‘色’的‘波’纹‘荡’漾开,受到冲击的许佛和轩辕神剑被震飞了出去,在天外飞行。

  我立身于已经彻底变成金‘色’云朵的万世轮回下,微风吹拂着我的头发,我带着笑容,悬浮于空中,安静地仿佛睡着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