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八十八章,天下狂道!

第一百八十八章,天下狂道!


  这里是属于我的战场,这是属于我的战斗,谁也帮不了我,只能让我一个人面对。

  没有一个人像许佛这样渴望战斗,正如他说的那样,他已经活的够久了,从上古时代一直一个人孤独地活着,到了今天。

  他虽然从来都不说,但是他比谁都像是战斗,用的是比自己大上数倍的铁锤,攻击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留手。

  他有粗犷的一面,也有细腻的情感。

  他说自己好战,其实是想要在战场上结束自己颠簸的一生,如同每一个渴望死在战斗中的士兵一般,杀戮,鲜血,紧张的刺‘激’感都是他们真正追求的。

  许佛曾经对我说过,上古年间,在他还很弱小的时候,有一次,他为了不挨饿而躲在草丛里等着一头妖兽吞噬完‘肉’后上去吞食剩下的,但是却被妖兽发现了,面对体型比自己大上数倍的妖兽,他的第一反应却不是逃走,而是战斗。

  “那一年我握在手中的是一把石头打造而成的锤子,而今天我手中握着的是神器两极锤。只是,那种面对强敌的时候热血澎湃的感觉,如今依然在我的心中燃烧,我想要战斗,我站在战场中的时候,渴望厮杀。”

  这是许佛的原话,或许在外人看来,到了他的这个境界,应该和元始天尊一样站在幕后,‘操’控一切,但是他却没有,他喜欢迎战更强者。

  就像今天,明明知道会输,明明知道不是元始天尊的对手,可是他还是要上。

  “我的战场只属于我,我的战斗只属于我,我的敌人只属于我,我不渴望胜利,我只渴望一场能够让我的鲜血沸腾起来的大战......”

  他的声音幽幽地传了出来。

  ‘女’娲皱了皱眉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老子拦住了,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说什么都没用了。

  “哦?要和我单挑?口气不小,你要是能够走到我面前三步的距离,我倒是可以和你玩玩,如今,圣人在我眼中和凡人一样,都是蝼蚁罢了。”

  元始天尊的声音一片冰冷,许佛扛起了两极锤,明明已经开始不再年轻的脸上,却扬起了一个轻狂的笑容。

  抬起脚,白‘色’的长袍随着大风摆动,满头的白发更是狂‘乱’地舞动着,就这么一步步走向了对面的元始天尊,后者高高举起右手,天空中乌云下一团团白光如同白‘色’的星辰点缀在空中。

  “开始吧,我都等不及了!”

  许佛笑着说道,仰起头,看向天空!

  “如你所愿。”

  元始天尊的右手落下,满天的白‘色’星辰从空中坠落,带着极尽美丽的画面,和恐怖的破坏力从空中坠落,方丈仙岛被笼罩在这片白‘色’星辰之下。

  每一颗白‘色’星辰都拥有之前白光的力量,此时到底有多少白‘色’星辰从空中落下?或许是数十,或者是数百,亦或者是上千......

  满天的白‘色’星辰之下,光芒映照在他的脸上,将他的白‘色’长袍和满头白‘色’长发都照的一片明亮,‘女’娲想要出手帮忙,却看见许佛白‘色’长袍的下摆微微飘动,随后整个人缓缓离地,没有退缩,而是迎向了天空中的白‘色’星辰,就像是每一个人类历史上无畏的勇士,亦或者是超过那些不怕死亡的战士。

  美丽的东西总是伴随着巨大的危险,玫瑰总是带刺的,烈焰会灼烧万物,头顶上的这片白‘色’星辰,远比这些都要美丽,可是带来的危险却也要比玫瑰和烈焰更盛。

  许佛冲向天空,白‘色’星辰向下陨落,很快双方就砸在天空中撞击在了一起。

  那个小小的身影,带着一生的骄傲,带着数万年,或者更长的坚持,迎向了充满毁灭的白‘色’星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真正停止了,天空中的画面好像被定格了一般......

  很多年前,司马天有幸和许佛重聚,并且跟在许佛身边修行的时候,他曾经问过许佛一个问题。

  “师尊,您的道是什么?”

  那时候的许佛只是微微一笑,低声说道:“现在告诉你还为时尚早,未来有一天,你会看见的,只是,如果你看见我的道了,就说明,也许,就再也看不见我的人了......”

  司马天被封锁在灵气中,一直昏昏沉沉的,他的脑子里好像有无数的马奔跑过一般,很吵很响很‘乱’,摇晃着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过来,微微睁开眼睛,首先看见是白‘色’的地面。

  地面怎么会是白‘色’的呢?

  接着他摇晃了一下脑袋,脑子渐渐清晰起来,耳边的声音渐渐平静,头顶上有极度明亮的光芒,他缓缓抬起头,看向了天空,随后便看见了他这一生,千年万年都不会忘记的画面。

  满天的白‘色’星辰,从空中滑落,天空中的光芒就是这无数的白‘色’星辰散发出来的白光,狂风吹遍了整个大地,他见到一个身影站在天空中。

  白‘色’的长袍,巨大的锤子,还有那一头干枯的白‘色’长发和建议的背影。

  亦如很多年前,他倒在司马家族的大宅子前的时候一样,那一天是雨天,他看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从空中落下,他看起来很年轻,很英俊,但是说话的口气却老气横秋。

  他说要收他做弟子,于是他就成了这个年轻人的弟子,那一天,年轻人对他说:“我叫许佛,以后就是你的师傅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宝贝徒弟,谁要是欺负你,我‘弄’死他。”

  而今天,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孤独的背影,来自天空的恐怖压力,他只是一个人,许佛不是孤胆英雄,他不爱慕虚荣,不爱慕那种成为英雄的感觉,他只是喜欢战斗,渴望着生死边缘的刺‘激’,同时也守护他想要守护的事物。

  而今天他要守护的是他的徒弟,那个当年他收的宝贝徒弟,司马天。

  “来吧,来吧,我都等不及了。”

  许佛低声笑了起来,他的话被风却已经被风吞没了......

  元始天尊看着天空中的许佛,微微皱着眉头,他知道许佛天才,许佛是唯一让鸿元落下面子两次要收他做徒弟的人,绝无仅有,即便是罗焱当年鸿元也只是抛出了一次橄榄枝,而多少如同祖龙一般天生强大的王者求着成为鸿元的徒弟,鸿元连理都不理,唯有许佛......

  上古第一天才,天下第一个依靠自己成为圣人的强者,不败的神话......

  这些名号环绕在许佛的身边,却没有一个是虚名。

  “我的道,为天下狂道,当我最狂之时,便是我最强之时。而我最狂之时,便是我一心求死之时,天下还有谁会比一个一心求死之人更狂的呢?哈哈,今日,我许佛一心求死,只求片刻最强!沉睡多年,从未出现过的我的道,今日,觉醒!”

  许佛狂暴的声音在风中回‘荡’,大声怒吼的声音让每个人的耳朵生疼。

  “还我最强姿态!天下狂道,便是我之道!”

  许佛说话的同时,身上散发出一股极强的灵气,不是圣力,而是单纯的灵气,恐怖的灵光在他的周身闪烁,白‘色’的星辰在此刻吞没了许佛的身影。

  一切忽然变的很安静,没有声音,每个人的眼睛都被白光占据。

  “结束了......”

  ‘女’娲过了好一会儿后低声说道,声音里满是悲伤。

  可就在这时候,元始天尊忽然皱起了眉头,随后众人看见一个人从远空中飞来,满身的鲜血,深重的伤口,可是这个人却在笑。

  一头白发狂舞,两极锤熠熠生辉。

  他从天空杀了回来,带着无匹的力量和最狂妄的气场,直冲元始天尊而来。

  “天下,谁比我狂?天下,谁比我强?我许佛,自古以来就问鼎天下,过去我是天下第一,如今,我还是天下第一!”

  吼声回‘荡’在方丈仙岛上,仿佛不会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