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一十五章,至尊宝式的悲情

第二百一十五章,至尊宝式的悲情


  其实每个人小时候他们的梦想都是一样的,虽然这个说着长大要变成医生,虽然那个说着长大后要变成律师,可是其实都只是想做大人口中光鲜亮丽的职业,没有一个孩子会说我长大后想流‘浪’天涯,更不会有一个孩子说长大后会想做个‘阴’阳代理人,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天下间还有这个职业的存在。

  只是,随着他们长大,越来越成熟,却发现,早就将自己的梦想丢在了儿时的照片里,只是坐在钢筋水泥的房子里,面对着电脑,看着成堆的文件,或者是光着膀子,满身是汗和灰尘地站在工地里。

  只是,他们依然比我幸福。

  因为,他们至少曾经有过梦,而我在我可以做梦的年纪却坐在孤儿院黑暗的角落中,看着巨大的墙壁和透过满是灰尘的窗户照‘射’进来的微弱阳光。

  也许,我是有梦的,如果将过上简简单单的生活都看做是梦的话,那么,我的梦或许是全世界孩子里最简单的。沟尽贞。

  一路长大,人们总是在我的面前说起那个传奇的人物,那个无敌的人物,他站在世界的顶点,站在所有人的头顶上,甚至我们和他之间的距离远远超过云朵和泥土。

  “你是逆天者。”“你注定要逆天,继承罗焱的衣钵。”“你一定要打败他,保护所有的人和这个世界。”

  每个人都这么对我说,于是我就站在了这里,成为了他们口中的逆天者。

  我一直在努力着,努力变成他们想要的人,努力为所有人而活着。即便我走进了黑暗,即便我封闭了自己的心,可是其实讽刺的是,当我只能和黑暗为伍却更加接近人们心中的逆天者。

  他们想要看见我越来越强,可是,我也有弱小的时候,他们希望我变成完美的人,可是,世上却没有完人。

  而可悲的是,当我站在这里,面对鸿元的挑衅时,能够陪我一起面对的人却没有一个,只有我自己。

  大道规则如同无形的大风从我的面前吹来,我的脚已经抬起,这或许是我要踏下的最后一步,或许正如鸿元所说,当我脚落下的一刻,我的变身时间就会停止,缺少了盘古之力保护的我会在一瞬间被狂风撕碎,在大道规则中变成碎片。

  但是,我必须走出这一步,因为我背负着所有人的梦想。

  如果我退缩了,那么所有在我身上赌上一切的人不是就输了吗?大叔,罗焱师祖,许佛老流氓,司马天大长老......他们都希望我变成那个能够和鸿元战斗的人。

  我其实一直背负着他们的梦想。

  有人说,人有了压力才会进步,可是如果这样的压力压在我的肩头十几年,那是否还会成为我进步的动力呢?

  我慢慢低下头,微微摇头,一边摇头一边低声笑道:“我,终究还是躲不了这样的命运,那么,既然躲不了,我就去面对吧。”

  我的脚重重地踏了下去,当我的脚落下的一刻,黑‘色’的石头浮现出来,我所开创的第三条路又往前延伸了一步的距离,但是正如鸿元所说,当我的脚落下的一刻,青‘色’的皮肤瞬间消失,盘古之力离我远处,我最后的保护力量消失不见,等待我的将是扑面而来的大道规则,每一条大道规则都已经演变成了恐怖的野兽。

  鸿元看见我的身影被眼前无穷的大道规则吞噬,转瞬间彻底消失不见......

  看过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的人都会有一样的感觉,看第一遍的时候会笑觉得真是无厘头,看第二遍的时候会沉默,特别是最后至尊宝变成了无敌的齐天大圣却挽回不了紫霞仙子的命。而看第三遍的时候,也许会哭泣,特别是最终,那个风光无限的大英雄被说成是一条狗的时候。

  我过去和黑蛋看完这部电影后,黑蛋问过我一个这样一个奇怪的问题:“是什么让至尊宝变成齐天大圣的呢?”

  我听后哈哈大笑道:“当然是命运啊,他注定要变成齐天大圣,逃不出命运。”

  但是那一刻,大叔却笑着站在我们身后说道:“不,是情让至尊宝变成了齐天大圣,他为情而轮回‘成’人,又为情而变回了那个可怜的孙悟空。他逃出了观音的五指山,却逃不出一个情字。”

  那时,我还小,黑蛋还是头刚入了文明社会的妖怪,俩人都不懂什么是情。

  但是,如今的我历经沧桑,走过这么长的路,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情”字,而这也是我选择的道。

  我走出了第三条路,我以为我自己没有走在道或者是佛的任何一条路上,我以为依靠我的倔强和坚持能够走到鸿元的面前。

  可是如此辛苦,如此拼命,最终也不过只是能够在他的面前踏出一步而已,孙悟空斗不过观音菩萨,而我斗不过鸿元,我们俩,最终也不过只是人们口中的一条狗罢了。

  凡人记不住至尊宝曾经救过世界,凡人们也记不住我曾经救过这个世界,我们,其实一样可悲。

  道佛之路上,元始天尊看着被层层大道规则包围的我,每一道从鸿元身后飞出的大道规则都无比强大,元始天尊深深明白,如果自己站在这片大道规则中,也许早就灰飞烟灭了。

  而此时被这么多大道规则包围的我,也早应该陨落,他知道,此时我身上的盘古之力应该已经消散。

  忽然间心中有了一份悲凉,他看了看被大道规则包围的我,又偷偷看了看远方的鸿元,心中却有深深的孤寂。

  “如果你不选择迈出那一步,也许你就不会死,我们斗了这么久,最终还不是都输了。我的美梦破灭了,可至少我活了下来,可你呢,端木森。你比我更可怜,你连命都没了,争来争去,最终还不是一样要失去,何必呢......”

  他心中低声自语。

  鸿元望着被大道规则环绕的我,却一直没有离开,按照常理此时的我应该已经灭亡,甚至连一丝魂魄都不会留下,但是,他却感觉到我的生命一直没有消失,生命的光芒一直环绕在我的身体周围。

  “还有法术在保护你吗?有意思,这样才稍稍有一些逆天者的感觉,不然我破封而出岂不是太无聊了。”

  鸿元忽然笑着低声说道。

  元始天尊听见鸿元的话顿时一愣,随后吃惊地看向了身边大道规则内包裹着的我,眼睛里满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因为此时四周的大道规则正在被撕开,一只几乎已经变成骨头的手从大道规则中伸了出来。

  这只手骨看起来有一些消瘦,上面飘动着大量的白气,一个低沉到近乎沙哑的声音从大道规则的裂缝中传来。

  “我,还没死。我一定能够走到你的面前......”

  说出这句话的人是我。

  如同轮回了一世的孙猴子,又如同那个跪在石桌后面看着面前金箍圈的至尊宝,更如同那个已经无法再拉住爱人手的齐天大圣。

  大话西游里的孙悟空其实历经了三次转世,每一次,他都变成一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

  而我,难道不是如此吗?年少时的我懦弱,怕鬼,总是躲在师傅的背后,我以为师傅不在了天就会塌下来。长大后的我被所有人当做逆天者和希望,在他们的期许中长大,背负着沉重的压力,最终走入了黑暗。

  而如今,当堕入黑暗的我在鸿元的面前依然如此弱小,我终于选择戴上了我的金箍圈,迎接我最后一次的转世。

  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端木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