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三十七章,用力告别

第二百三十七章,用力告别


  我听过一句话,跟人告别的时候,还是得用力一点,因为你多说一句,说不定就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弄’不好就是最后一眼。

  这是我在2014年最喜欢的一句话,但是,这句话却不完全对,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告别都是匆匆,有一些告别也是迫不得已。

  轩辕家族的四合院里,北京的天空中飘着雪,我坐在正厅内,院子里,‘门’口,走廊上站满了人,小骗子站在我的身边,背后背着两米长的霸罗天刀,没有说话,双眼泛起微微的血光,这是血脉传承后还未消退的症状。

  时间已经到了2014年的年底,小骗子的传承持续了近一个月,我为他护了一个月的法,这是我送给他临别的礼物。

  弑君子和毒龙真人站在我的身边,我的左手边桌子上放着一个小木盒,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金‘色’的信封,看起来很普通的信封,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因为这是三天前元始天尊送来的战书,天地棋局已经造好,我和鸿元的最后一战,即将来临。

  大叔和白骨站在我的右侧,老高和‘阴’阳代理人协会的同僚都在大厅内站着,‘门’外,诸葛飞带着茅山的弟子,龙形子带着龙虎山的‘门’徒,赶尸人,昆仑山,通天会……

  两个世界,所有有头有脸的大‘门’大派都派人来了,将这个在平时看起来特别宽敞的轩辕家族四合院站的满满当当,很多散客都站在了‘门’外,整条街上都是人,让凡人们看的啧啧称奇。

  天空中一道金‘色’的圣光落下,化作了几个金‘色’的大字在我面前飘浮,写着:到时候了,我在无名宫殿等你。

  金‘色’大字消失的时候,我微微抬起头,慢慢闭上眼,我期待的这一刻,从我还年幼的时候就注定的命运终于要在此刻实现了。

  眼前浮现出我这短短二十多载的岁月,那一年我从孤儿院中走出,走遍天下每个角落,看到了人间悲喜,见识到了很多人无法想象的风景。

  我也渐渐从一个不懂事胆怯的孩子,变成了今天的逆天者,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逆天者这个名号很酷,很炫,可是对我来说,这个名号下是太多的牺牲和我的成长。

  逆天,也许对别人来说是一场大战,可对我来说,这是我的成长,二十五年的成长……

  身上的黑‘色’风衣换成了黑‘色’的长袍,我的目光落在身边每个人的身上,没有人说话,很安静,很庄严。

  我缓步走到大叔的面前,深深地和他拥抱,十五年前的我只能抱住他的腰,而十五年后的今天,我已经和大叔差不多高了,他今天特意刮干净了胡子,传声了一套很体面很帅气的西装。

  “爸,你打扮干净还是很帅的,可以去韩国发展哦。”

  我笑着开他玩笑。

  大叔伸手想要敲一下我的脑袋,最后却将手放在了我的头顶上,轻轻地‘揉’了‘揉’,柔声说道:“我为你骄傲,我这辈子最亲的人就是你,儿子,别死了……”

  他的眼睛红红的,我很少看见大叔哭,但是他每一次哭泣都是因为他动了情,深深地拥抱,拥抱这个真正给了我生命意义的男人。

  那一年,他为了救我舍弃了三十年的寿命,白了发,苍老了容颜,他对我的恩情,我永远都还不清。

  小骗子缓缓走到我的身后,他穿着和我一样的长衫,看起来竟然有一点像当年的我,我们都一样的瘦弱,可是他的眼睛里比当年的我更多了一份坚毅。

  “师傅,你一定要回来。”

  他低声说道,双眼深深地看着我,我微微一笑说道:“将来就是你的时代,你,一定要比我强。”

  弑君子夫‘妇’走到小骗子的身边,弑君子表情严肃地说道:“放心吧,有我们夫‘妇’在,他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我点点头,继续往外走,看见阿呆和小黑猫站在人群里,小黑猫是我当年从老竹妖的妖山上救回来的妖怪,此刻哭的雨带梨‘花’,而阿呆则凝望着我,它已经不是我的巫卫,即便我死了,它也不会有事,但它依然喜欢叫我主人,改不了口,也一直不愿意改口。

  “主人,另一个世界的妖山我联系过了,只是没联系到黑蛋,我陪你一起……”

  阿呆还没说完,我就摇了摇头道:“不,你去了也帮不上忙,安心在这里等我回来,你要对我有信心。”

  它没在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我背着手继续往外走,诸葛飞,龙形子,老高,白骨……众人一一和我告别,如同送别一个武林前辈一般送别我。

  我代表的是两个世界,比起上一次逆天的罗焱师祖,这一次,我只有一个人。

  走到长廊上,罗焱师祖背着轩辕神剑站在我的面前,我们面对面站着,我比他要高出一点,双目对视的时候,忽然都笑了。

  “还记得我对你说过什么吗?”

  他笑着问道,其实罗焱师祖笑起来很英俊。

  我点点头道:“你告诉了我,我战斗的意义是为了帮你报仇,是为了要让我们这一脉的人成为最强。我记住了,我不会输的!”

  他却微微摇头说道:“不,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要你活着回来,一定要,活着回来……”

  这个虽然并没有和我一起生活过的师祖,这个一直都是我偶像的师祖,这个被所有人当做英雄的师祖,轻轻地用拳头捶了我一下肩膀,仿佛将我当做是他的一个朋友,一个哥们,一个战友。这个小小的动作,胜过千言万语。

  貔貅和星梦,诺诺站在师祖的身侧,我看过他们的脸,走到了庭院内,看见庭院的中央,纷纷的落雪中,站着身穿一身红衣的恋心儿,她化了淡妆,长发柔顺地在风中轻轻飘‘荡’,对我平静地微笑,她一直是这样一个平静而温暖的‘女’子。

  我走进雪中,站在了她的面前,她抬起头看着我,伸出手轻轻地为我披上了一件黑‘色’的大氅,我笑着说道:“我这么穿,又是长袍又是大氅的,像不像古人?”

  她笑着说道:“天冷了,你总是不注意身体,就算你本事再大,可还是注意保暖。我不能陪你逆天,但是我会等你回来。”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闲言碎语,听起来并不重要的话,我笑着轻轻地拥她入怀,站在雪中低声说道:“等我回来,就再也不离开你了,我们过普通人一般的生活,好不好?”

  恋心儿将脸深深地埋进我的肩膀中,轻轻地嗯了一声,再没有说话……

  有时候,跟人告别真的应该用力一点,因为,有一些告别就真的不会再见。

  我轻轻松开手,脚下的积雪在气旋徘徊中微微散开,我慢慢升空,远远地看见莉莉安娜,米洛克和罗切特站在一起,还能看见‘玉’罕站在妖姬的身边对我用力地挥手,她抱着白金毒蛇,脸上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黑‘色’的大氅在风中飘‘荡’,我仰起头看向天空,小时候,我以为头顶上的天空是无穷无尽的,后来有一次我和黑蛋争执天有多高,我说天是无穷无尽的,它却笑我说那火警为什么能够飞出天空?我顿时哑口无言。

  长大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凡人看见的天外也只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真正的天外被一个无敌的大人物掌控着。

  一晃眼,多年之后的今天,我却要和这个大人物拼死一战。叨肝双亡。

  也许正应了那一句话,人生如戏,我这一生,比戏更‘精’彩……

  “鸿元,最后一战,我来了!”

  脚下气旋爆裂开,我整个人冲上天空,冲向我的宿命,冲向我人生最后的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