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四十三章,并不孤单的逆天

第二百四十三章,并不孤单的逆天


  妖山之上,黑蛋急急地在宫殿中穿行,妖气随着它的身体移动而在空气里拉出长长的残影,它走的很快,神‘色’和眉宇间流‘露’出深深的焦急。

  走到妖山宫殿之前的一刻,整个妖山宫殿却被一层巨大的树木枝叶遮蔽,木行灵气将它给挡了回来。

  “你要去哪里?”

  ‘女’娲缓慢地从妖山宫殿的深处走来,双手上有木行灵气转动,双目之间有‘阴’郁的神‘色’。

  “我要去帮端木森,逆天之战已经开始了,我答应过他一定要帮忙!”

  黑蛋回头紧紧地盯着‘女’娲。

  从方丈仙岛结束之后,它就被‘女’娲带到了这座妖山,一直没有离开过,与其说是无法离开倒不如说是被关押了起来,它被‘女’娲软禁了起来。

  “你不能去,你去就是九死一生,我要你留在这里帮我管理妖山,统领这里的千万妖族,统领这个世界,这才是你应该做的,这才是你的使命!”

  ‘女’娲语气坚决地说道。

  黑蛋慢慢低下头,双爪紧紧地攥着,绿‘色’的双眸看着地面,没有说话,没有动。

  ‘女’娲缓缓走到它的面前,伸手轻轻地放在了黑蛋的肩膀上,语气变的柔和了很多,低声说道:“我知道你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我知道你们是患难与共的兄弟,但是人有人的世界,妖有妖的国度,你们始终不是同一族。他的使命是面对鸿元,他生来便是为了逆天之战,他就算是死也是死得其所。可是你的使命不一样,你是天下间第三头圣兽,貔貅造就了你,并非让你去逆天之战中送死,你应该留在这里,留在妖山中,成为妖王,成为这个妖族国度的主宰......”

  我们的生命中,有很多话我们知道是对的,有很多道理我们从很小的时候就明白,可是当我们还年轻的时候,当我们还血气方刚,当我们还拥有所谓青‘春’的时候,我们会以我们的方式面对世界,即便我们知道这样的方式是错的,即便我们知道这样的方式会让我们付出很大的代价。

  “十五年前,我认识了端木森,那一年我是一头不会化形,满身狼狈的黑狼妖,没有一头妖怪帮我,你不在我身边,妖山上任何一头妖怪都不在我的身边。但是他在我的身边,大叔在我的身边。我和他有十五年的‘交’情,我看着他从一个孩子变成了如今的逆天者。十五年,或许对于一个妖怪来说很短暂,一次沉睡也许就过去了。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十五年胜过我生命中千年的时光,对我来说,端木森比这妖山上的三千万妖族更重要,对我来说,那个孤身战斗的逆天者比这个世界更重要!”

  说话间,黑蛋伸手推开了‘女’娲,往后退了一步,缓缓抬起头,骄傲的脸,深绿‘色’中带着金芒的狼眸,身上已经无法控制的妖气,都在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它决心参加逆天之战的决心,以及九死一生的觉悟!

  “如果你一定要去,至少要过我这关!”

  ‘女’娲勃然而怒,挥手间,圣威临时,震的整个妖山摇晃不止。

  黑蛋看着面前的‘女’娲,只是低声自语:“小森,等我,我答应过你要来帮忙,就不会食言!”

  随后便没再说话,双臂打开,狼爪如同寒芒乍现的利刃,对着‘女’娲‘露’出了深深的战意!

  同一时间,北京四合院中,罗焱抱着轩辕神剑静静地坐在正厅的椅子上,正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他和他手中的神剑。

  一些片段,在他的脑海中飘过,那是记忆的画面,那是上一世逆天的场景,画面定格在了最后他抱着鸿元同归于尽的记忆上,挥之不去。

  “师傅。”

  大叔从‘门’外走来,喊了罗焱一声,罗焱没吭声,大叔径直走进来,坐在了他的身边。

  “如果要去,就去吧。师娘那边我来应付,哈哈。”

  大叔笑着说道,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他在罗焱面前却总是‘露’出和孩子一般的笑容,也许是因为眼前的男子是那个带他离开仙族,带他入世的师傅吧。

  “不了,打打杀杀不适合我,我早就说过,这个时代是端木森的,我早就退了,如今重出江湖,也不过是想为他争取一点时间,可惜,没能封印鸿元,哈哈。”

  罗焱笑了起来,从椅子上站起身,抱着轩辕神剑往‘门’外走。

  北京的天空在下雪,飘飘洒洒,如同从空中落下的纯白棉绒,他走到‘门’口,忽然听见大叔开口道:“你手中的剑,很寂寞。人们都说,如果一个人的剑寂寞了,那么用剑之人的心也一定很寂寞。师傅,其实你重出江湖不仅仅是为了帮小森的忙,而是因为你留恋这个江湖,你是人们口中的大英雄,你已经习惯了这个江湖,隐退,也许只是你的梦,也永远都是你的梦。”

  罗焱没说话,他背对着大叔,忽然笑了,一阵寒风从正厅外面吹来,裹挟着些许雪‘花’落在他的肩膀和脚边,黑‘色’的大衣在这阵风中轻摆,大叔没有看见罗焱脸上此时的笑容,那个久违的,带着一丝邪气的笑容。

  亦如上一世,亦如当年的逆天之战,亦如曾经的天公太子。

  只是,下一秒,正厅内的罗焱已经消失,天空中拉出一道惊‘艳’无比的金光,他还是去了,或许正如大叔所说的那样,他是江湖中的大英雄,只是离开了江湖,他却早已不习惯了,何等寂寞,何等悲凉......

  黑‘色’的山峰中,断情人盘坐在‘洞’府内,黑白两‘色’的长发在微风中摇晃,摘下面具的一刻,就代表他摘掉了千年前天下第一的王冠,身为三清道痕所化的生命,他早已知道自己不会这么快进入圣人境界,只是心中的不甘那么深,他已经破碎的曾经天下无敌的骄傲却难以再现。

  只是,‘洞’府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随后便是一道金‘色’的剑光,快速却‘精’准地落在了他的面前。

  “天外无名宫殿,老友。”

  罗焱的声音,轩辕神剑留下的剑光。坑序围技。

  断情人慢慢睁开眼睛,长袖猛地一挥,傲然喝道:“自然是要去的,这样的盛世,我岂会错过!”

  一壶浊酒,一片孤独的云,司马天躺在云上,他已经很久没醉过了,方丈仙岛一战,许佛生死未知,该隐为救许佛而陨落,逆天小队的人全部重伤,他看见了自己的弱小,成为力圣又如何?就算重新变回了野兽,又有什么用?

  还是弱小,还是无力,和上一世的逆天一样!

  “哈哈,不过只是一场梦罢了,还不若醉一场!”

  他已经在海上找了多日,始终未见许佛的踪迹,他唯一的师傅,救他的那个老流氓,不见了,也许死了,也许真的死了......

  他从未想过,那个霸道,傲气,敢和天斗的许佛会死,不仅仅是他,我也没想到,罗焱也没想到,谁都没想到。

  就在这时候,天边极芒闪烁,司马天猛然间从云端飞起,伸手一把握住了天空中的两极锤,随后还未等他控制住两极锤,却已经被两极锤拉动身体,一路下沉,狠狠地落在了一座海岛上,眼前的沙滩上,在明媚的阳光和阵阵海风中,他看见一头白发,容颜苍老,可是眉宇间傲气十足的许佛站在他的面前。

  “傻徒弟,现在还有空喝酒?不去帮帮端木森的场子吗?我等这一天,已经数万年了。”

  沙哑的声音,司马天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

  许佛背着手,微笑着,站在了一片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