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雷武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气晕丹元

第四百八十四章 气晕丹元


  小世界中的事情  都是由上官川明负责的  众人虽说知道有十块令牌  但具体的分配却不清楚  当然  那八块高价预订的令牌  是铁铁会出现的

  “这是主事小世界中所有人商议过的事情  十块名额令牌  最多出现九块  ”上官川明开口  主事小世界的所有人  则代表每个小世界的主事人

  “为什么  ”众人疑惑

  “因为最后一块令牌  有丹元大妖守护  ”上官川明神秘的笑了笑

  “丹元大妖  怪不得  ”众人脸色变了变

  鉴于天地规则  每一位丹元大妖  都是经历过天雷劫的存在  实力强大  远超普通的丹元  就算是二十人的队伍用合击大阵  也斩灭不了

  十块令牌  有八块预定  还有一块在丹元大妖手中  至于最后一块令牌  虽然有可能出现  却是一只巅峰小妖镇守  凭借十人队伍  根本斩杀不了

  也就是说  这小世界的开启  除了二十人的大势力外  其余的势力  都只是一个陪衬  而众多势力进入小世界当中  也仅仅是争夺一个名额令牌而已

  而这个名额令牌  价值却超过了千万

  在众人前方  是一个数十米的圆形平台  平台表面纹痕交错  露出清晰纹理  这是一个传送阵  小世界的出口所在

  此刻  一些大小势力都在等待家族的御空出來  可以看到  那些用高价得到内定令牌的人  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  而那些凭借运气的小势力  则显得忐忑无比

  “白痴  难道真以为混乱之地  有凭运气的好事  ”

  看到一些小势力忐忑的表情  大势力丹元眼中都有了一抹鄙夷  他们除了拍卖花费的高价元石以外  又额外加了两百万  才秘密购买一块令牌

  这可是一个天价  不说五大霸主势力如何  就是他们这些大势力  也不希望有人走狗屎运  只花几十万元石  就能顺利得到一块名额令牌

  场中  众多强者表情不一  心中各有所想  静等传送阵的开启

  半日之后  平台上那交错的纹痕  忽然亮了起來  光芒开始闪动  一道道纹路  升腾而起

  “开启了  ”

  “小世界的入口开启了  ”

  紧接着  一声声惊呼响起  望着前方发亮的平台  所有人都充满了期待

  在光芒流转之间  第一批御空现身

  最先出來的是一个小势力  只有五人  各个垂头丧气  如霜打的茄子  看表情就知道收获如何

  看到自家御空出來  丹元强者明显低叹了一声  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显然此次名额令牌又沒戏

  而那些大势力  则是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传送阵的光芒  在不断变幻  更多的御空出现  他们的表情  几乎跟之前的修士一样  各个无精打采  垂头丧气  眼中还带着不甘的怒火

  “哈哈  这次沒有得到  千年以后还有机会  ”一位大势力的丹元  幸灾乐祸的道

  “不错  以后机会有的是  只要你们运气够好  再提前做好准备  千年后一定能成功的  ”又有强者开口  一脸讥笑

  其他小势力  听闻讥讽声  却是敢怒不敢言  心中窝火  但是他们家族出來的御空听闻  一个个脸上则是有了古怪的表情

  在刹那间  他们脸上的不甘与沮丧消失  反而还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而且他们的心情  明显一下子好了起來

  “怎么会这样  ”

  大势力的强者  自然注意到了这一幕  心中疑惑  不明所以  一个个都在暗想  难道这是一帮白痴  听不出话里的讥讽  真把这当成鼓励了

  大势力的表情  微微变幻  心中各有算计  他们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唯独沒有去想  自家的令牌丢了

  他们出动了二十位御空  形成合击大阵  谁人能挡  而且众多势力心知肚明  都知道令牌是内定的  根本不可能发生矛盾

  传送阵的光芒  依旧在闪烁  更多的御空出现  都是一些小势力  表情一如既往的沮丧  这让大势力的人  心中看的暗爽

  而且有人  再次忍不住的讥讽嘲笑

  但是他们的讥讽嘲笑  起到了同样的效果  这些御空听闻  心情好了很多  不少人脸上还带着笑

  “怎么会这样  ”

  在这一刻  所有人都疑惑了

  唯有某些人  似乎猜到了什么  上官川明嘴角有了一抹淡笑  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两道身影

  “他们不会真的搞出什么大事了吧  ”上官川明心中暗道

  而在外界  野狼等人心中也同样感觉到了不妙

  “这家伙不会又惹到敌人了吧  ”黑风也是喃喃自语

  传送阵的光芒  在不断变幻  这一次足足出现了二十人  这是一个大势力

  “哈哈......”看到自家御空出來  丹元强者忍不住大笑起來  这是龚家的强者  但还不等他说几句夸赞的话  便是听到一声凄厉而怨毒的怒喊

  “叔叔  名额令牌被抢了  ”

  凄厉的声音  异常的尖锐  带着浓浓的怨毒  几乎传了十余里  龚家强者脸上的表情  瞬间凝固  紧接着脑子嗡的一声  开始震动  脸上已经沒有任何血色  身形更是忍不住晃了几晃  险些跌倒

  “被......被抢了  ”龚家强者傻愣道  声音都有些颤抖  似乎还沒有反应过來

  “名额令牌被抢了  丹兵也被抢了  该死的秃瓢和尚  都是他  ”一说起秃瓢和尚  耿家御空的声音  再次怨毒了几分

  “蓬  ”

  忽然一声大响出现  却是龚家御空听闻之后  眼前一黑  直接气晕了过去  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饶是他这个丹元  也承受不住

  “东西被抢了  人活着就好  ”

  “不错  只要人活着  损失一些财富  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

  小势力的强者  眼中光芒闪动  难免幸灾乐祸  而一些大势力的强者  也是流露出兔死狐悲的情绪  而且眼中那掩饰不住的笑意  几乎快要盛开在脸上

  “这小家伙  果然如我猜测的一般  自己找不到  就开始抢了  也怨龚家倒霉  ”上官川明眼中也有了笑意

  “你是说  ”

  旁边四人一怔  而后脑海中想起了那两道身影  还有那只可怕的宠物  一棒子打死压制境界的丹元强者

  四人点头  心中释然  也只有这三人  才能这么另类吧  敢抢大势力的东西

  但还不等大势力眼中的幸灾乐祸彻底消失  传送阵中再次出现了一个大势力  这是宁家的人  领头的是宁允

  “大伯  令牌被抢了  丹兵也丢了  ”宁允一脸悲戚  眼中有着浓浓的恨意  “都是那该死的秃瓢和尚  ”

  一句话说完  宁家丹元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身形也是晃了好几晃  他刚才还在讥笑龚家人  万万沒有想到  自家的东西也被抢了

  “蓬  ”晃了几晃之后  他终于沒能坚持住  直接晕了过去

  “嘿嘿  宁家人也被抢了......”旁边响起了幸灾乐祸的冷笑  这是卢家的强者  只是还不等他继续讥讽几句  自家的御空就已经陆续出來

  不知为何  看到卢管的表情后  他的心中也是一突

  “叔祖  你要为我报仇啊  ”卢管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  然后伸出了只剩下四根的手指  而本该带着灵戒的那根手指  已经不见

  “噗  ”见到这一幕  卢家强者  气血上涌  直接吐血  身体都沒有哆嗦  就晕了过去  似乎无法承受这个打击  晕倒的他  身体还忍不住的直抽搐

  “叔祖  叔祖  ”卢管一惊  带着人冲了过去

  三个势力的令牌都被抢  众人已经高兴不起來了  而且心中已经感觉到不妙

  那些之前被讥讽的小势力  笑容已经在脸上盛开了花

  传送阵还沒有关闭  一众御空还在陆续出现  众多小势力的人  无疑是沮丧的  但此刻  已经沒有人嘲笑他们了

  罗家的一众御空  很快出现  领头人表情阴沉  其他御空一脸愧疚与懊恼

  “叔......”罗家领头人  刚刚一开口  便是看到自家强者  眼中白眼翻了几翻  然后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罗家领头人一怔

  连着四方势力的名额令牌都被抢了  众人再也笑不出來  而且外界  已经响起一阵的哗然

  “该死  一定是他们  ”

  “想不到他们这么大的胆子  竟然连这些大势力的东西都敢抢  ”

  “他们这是在作死吗  ”

  野狼等人不断咒骂  对方招惹的势力实在是太多了  抢了令牌跟丹兵  这可是大事  人家自然不能放过  跟人家一比  自己等人算是不入流的散修了

  果然  在接下來传送阵的光芒闪动当中  一位位大势力的御空出现了

  他们一开口  几乎是同样的话语

  这导致  他们家族的丹元强者  还不等对方开口  就直接昏厥过去  这不是他们承受力不强  而是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

  到了最后  以至于刚刚看到自家强者  这位丹元就已经倒下

  “几......几个了  ”听到一声声凄厉而怨毒的声音  上官川明也感觉嗓子发干  脑袋发蒙

  “八......八个了  ”旁边有霸主势力结巴道

  上官川明的身形晃了几晃  好在定力远超常人  再加上跟自己的关系不是很大  硬是坚挺了过來  沒有晕过去

  “八个  抢了八方势力  这......”就连上官川明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