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雷武 > 第六百八十三章 要挟

第六百八十三章 要挟


  汣振林看着前方的一幕,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他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意味。

  汣振风是汣家当代的主事人,也就是汣玖的爷爷,满身是伤不知道遭受了多少折磨的他,看到玖儿之后,神情巨震,“玖儿,你怎么回来了?”

  他的声音十分沙哑,有气无力。

  玖儿哭着说道:“结束了,我们就回来了,爷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汣振风叹息一声,眼中尽是无奈。

  汣振林是汣玖的二爷爷,他笑着问道:“我的好大哥,不知接下来你要如何选择?”

  汣振风说道:“老二,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放了玖儿,她是无辜的。”

  汣振林哈哈一笑,“无辜,告诉你,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倔老头是不是为了保住那破方子,甘心让自己家破人亡。”

  汣振林捏着玖儿的脖子,缓缓的把她提了起来,“玖儿,你应该不知道你爹娘是怎么死的吧?”

  “老二,放肆!”汣振风怒喝一声,但话刚说完,就牵动了伤势开始咳嗽起来。

  汣振林说道:“放肆吗?我不觉得,我说得可是事实。”

  “振林兄,你这就没意思了,这都多少年的旧事了,现在拿出来再提,又有什么意思?”

  又有一道声音响起,在汣振风的数丈之外,还有一个受害者,对方不比汣振风好多少,同样十分的凄惨,一身道袍破破烂烂。

  “陈道人,你不是会算吗?那就麻烦你现在来算一算,我此刻会不会先杀了你?”

  汣振林冷冷的说道:“或者说,我的好大哥愿意为了保你,交出那个酒方?”

  陈道人缩了缩脖子,摇了摇头,“振林,好歹朋友一场,此事可与我无关,而且我的力量被封印,什么都算不出来。你继续,继续说,不用管我。”

  汣振林盯着陈道人,道:“你如此轻松,是不是算出自己不会死?还是说,你有其他的期待?比如那个叫紫宸的?以及他身边的那个地魂?”

  “振林兄,你这就折煞我了,我这哪里是有恃无恐,我这分明是吓破了胆子才是。”

  陈道人立刻解释,一脸赔笑。

  汣振林冷哼道:“哼,你知道就好!实话告诉你,他们已经被我打发走了,在解决了你们之后,我会去杀了他们,百兵可是很珍贵的,没必要留在他们身上。如果你真有自信,不信就算算,这一次是你能翻盘,还是被我所杀。”

  陈道人立刻说道:“没有,已经不能算了。振林兄,此事与我无关,你继续吧,我听着就好。”

  “哼!”

  汣振林再度冷哼,接着说道:“玖儿,你听好了,你爹娘之所以会死,那是因为在很多年前,发生了同样的一幕,别人用你爹娘的生命,来换不醉仙的酒方。”

  对于父母,玖儿是没有印象的,可在爷爷的话语之中,爹娘是死于一场意外,是在外出试炼的时候发生的,这也是为什么爷爷很少让自己出去的原因。

  “当时的情况跟今天一样,那老家伙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儿媳死在眼前,也无动于衷。我记得那个时候,还是陈道人你解的围是不是?”

  汣振林看了一眼陈道人。

  陈道人脸色一白,赶紧说道:“那是巧了,当真是巧了。”

  汣振林看着自家大哥,“我今天倒是要看看,同样的事情,你又该做出什么选择?是再次放弃你的孙女,继续守护你的酒方?”

  汣振风看了一眼玖儿,没有说话。

  玖儿眼中满是泪水,这是她一次得知父母死亡的详细消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老二,放弃吧。”

  汣振风忽然叹息一声,道:“别再执迷不悟了。”

  “执迷不悔,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我觉得更加合适一些。”

  汣振林冷笑道:“怎么,你还是打算做出同样的选择吗?”

  说着,他使劲捏住了玖儿的脖子,一点点发力,“如果是这样,那我一点都不介意你彻底无亲无故!”

  玖儿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骨骼开始咔咔作响,但她的眼睛却是盯着爷爷,一句话都没说,甚至都没有喊痛。

  “振林,莫要激动,有话好好说嘛。”

  陈道人看到这一幕后,立刻说道:“汣振风,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考虑什么?那破方子重要,还是玖儿的命重要?赶紧答应啊!”

  汣振林的笑容,更显狰狞。

  “放开玖儿,这件事我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汣振风忽然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

  “如果你不放开玖儿,那你就永远别想得到酒方。”

  汣振林冷哼一声,放开了玖儿,玖儿直接砸在了地上,但却没有什么反应,整个人都显得失魂落魄。

  汣振林说道:“那好,我就给你盏茶的时间考虑。”

  “盏茶不行,得一个时辰!”汣振风说道。

  “别想着跟我讨价还价,最多一刻钟,如果一刻钟之后,你还不打算交出酒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汣振林的眼中,闪过一抹残忍之意,“玖儿还很年轻,又是如此的貌美,我会有很多方法来折磨她的,到时候她想自尽都不可能。”

  汣振风的身躯一颤,在这一刻,他的眼神变得极冷,“老二,我原以为你只是被权力冲昏了头脑,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歹毒,玖儿可是你看着长大的。”

  “那又如何?”

  汣振林笑道:“她又不是我的亲孙女,我很乐意看到她被当面折磨的样子。我相信,不愿意交出酒方的你,应该也很乐意看到吧?”

  汣振风漠然说道:“老二,你已无可救药!”

  “别废话了,你的时间只有一刻钟。”

  就在这时,只见一人忽然跑入了密道之中,他慌乱的说道:“爹,不好了,那个紫宸杀进来了!”

  “紫宸?他不是被我打发走了吗?”汣振林微微一愣。

  “可他不知又抽哪门子的风,又回来了。”来人说道。

  汣振林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机,“既然如此,那就动用大阵杀了他,还没去找他,他竟然主动来送死。”

  “可是,爹,大阵已经被破了,紫宸马上就要杀到这里了。”玖步耀的脸上,满是焦急。

  “什么?”

  汣振林的脸色也是一变,“这怎么可能?他能破了大阵?”

  只是他的话音刚刚一落,整个密室忽然一颤,仿佛地震一般,只见一道金色的刀光,从上空落下,直接把这个藏在地底的密室,一分为二。

  一个巨大的裂口直通地面,有一道明亮的光线,洒落而下,照在了汣振林那苍白的脸庞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