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六百四十八章 冤家聚首

第六百四十八章 冤家聚首


  ››第六百四十八章冤家聚首

  第六百四十八章冤家聚首

  目录:

  网站:

  嘴巴是最能传递**性感魅惑的部位,轻轻一翘亦或一抿,一嘟一咬、一张一翕之间,都有一种不同的风情悄然呈现。(全文字更新速度快百度搜莽荒纪即可找到本站)此刻,太平公主那双丰润性感的唇瓣中间,正有一抹更加鲜嫩的红轻**过,那是她灵活的**。

  她要掳获她的猎物了,就像一朵食人花,靠的不是敏捷和速度,用的不是尖牙利爪,而是她美丽的**。

  两**渐渐吻到一起,吻别了**之间那一抹夕阳,合丝锲缝,紧密的再也容不下其它,哪怕是那无孔不入的光线。

  再接着,一双人影渐渐倒在夕阳下,夕阳、远山、林梢、晚霞、枯黄的草地、华美的马车、一个男人、一个**,还有一匹皮毛缎子般光滑油亮的黑马,交织成一副立体的、有层次的美丽画面,温柔的风拂过这画……

  马儿啃啮着地上的干草,吃净了嘴边的草,它便会信步向前挪几步,于是车子便在林间时停时走、漫无目的,哪里草株茂盛,车子就会向哪儿行去,车上的主人却不管它。

  九翟冠太碍事了,不等杨帆去摘,李令月就先把它摘了下来,让一头青丝瀑布般洒落。信手丢到一边的九翟冠磕在车板上,金凤弯了,明珠蒙尘,却根本没人顾得上看它一眼。

  革带、大带、霞帔、大衫裳,连裳鞠衣、素纱中单、蔽膝、结绶、垂挂……,里三层外三层的衣饰终于把杨帆弄蒙了,俏郎君不算是“善解人衣”的行家,那内衣外衣、大衣小衣和各种革带、飘带在他手里成功地纠结在一团,把太平公主裹成了一颗粽子。

  这颗“粽子”就像被一个不懂如何吃粽子的顽童扒了一半,粽衣半角,这里露出一点嫣红。那里现出一痕雪白,虽然看得见,偏就吃不着。

  羞合双眼,任君施为的太平公主张开眼睛,先被自己的模样吓了一跳,忍不住“噗嗤”一笑,再一看郎君懊恼不已的样子,善解人意的公主殿下便忽然一挺腰杆儿,像一尾上了钩似的鱼儿。跃起身来把郎君扑倒,再度纠缠成一个。

  口齿相交,唇舌相缠,香津半渡之间,太平公主的一双巧手已然不知不觉间宽去了郎君的衣衫。这回换了杨帆倒下。裹得粽子一般的太平公主就坐在他的身边,用那水汪汪的眼神睨他一眼,便带着一脸甜笑俯下了身去。

  温热糯湿的感觉骤一临身,便让杨帆身子**,魂消云外!

  太平公主真是爱煞了这个小郎君,恨不得把他和一口水整个儿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于是她就一口一口地努力地吞。可惜郎君是无论如何也吞不下去的。结果一个吞吞吐吐,一个“死去活来”。

  夕阳似乎也感觉到害羞了,羞得它的脸庞越来越红,最后终于捂着脸。把自己藏到了远山之下、林木之后,只从指缝里露出一线光茫,瞄着那让它想看又不敢看的激情画面。天地陡然黯淡了刹那,代之而起的是太平公主一吞一吐间唇齿之间展露的风情……

  不知什么时候。一阵猛烈的裂帛声响起,引得低头吃草的马儿惊讶地抬起头。目光所及,林中静寂一片,什么都没有,马儿放心地低下头,继续啃它的草。片刻之后,车厢里面传出一声惊呼:“天呐!还缠了这么多层白叠布!”

  然后,是一阵蚀骨的妖娆笑声:“郎君这么**气,接着撕嘛!”

  男人气极败坏的声音声音显得好没风度:“这怎么撕得开?你快起来,脱!”

  马儿听不懂,反正不是“驾、喔、吁”,那就跟它没关系,它只管继续啃它的草。可是片刻之后,车子就像驶到了山间碎石小路上,开始颠呀颠、摇呀摇,辕套一松一紧地动起来,让它低头吃草的动作很不舒适。

  很久很久以后,英俊的黑马被牵进马棚的时候,很懊恼地打了一个重重的鼻息,把马棚里一匹凑过脑袋来想跟它亲热亲热的漂亮母马吓得赶紧挪开了头。黑马先生很不开心,这一晚它进食的**都极不顺利,这林间的路真的是……“太颠簸”了!

  一个清瘦汉子骑着一匹黄骠马,在夜色苍茫中赶到了洛阳城。

  没有人能看出“他”本来是个**,而且是个颇有姿色的**。就连她不曾拿出十分本事用心调教过的弟子天爱奴,都可以扮作一个苦心僧而不被任何人发觉,更何况是她这位师父。

  古竹婷扮成男人是为了方便赶路。尽管她身子虽未大好,但是凭她的一身武功,却也不怕劫色劫财的剪径蟊贼,不过扮成男人,终究能减少许多麻烦,她急于赶到洛阳呢,如今终于踏进洛阳城,让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她才感到一种疲惫。

  她一路日夜兼程,赶到洛阳城下时,本以为会在城门洞里睡上一宿,等到天亮才能进城,谁知到了城下,她才发现城门洞开,长街上灯火通明,行人络绎不绝,热闹得就像元宵佳节一样,这令她很是惊讶。

  古竹婷牵着马进了城,向一位领着小孙儿在街头玩耍的老妪询问了一番,才知道因为皇帝今日召开天枢落成大典,所以解除宵禁,与民同乐。

  天枢,她也听说过,据说这是旷古未有的一根擎天巨柱,然而她沿着定鼎大街向远处望去,却看不到那根天枢,那根高达百尺的天枢已完全隐没在夜色之中,只有天枢顶端大放光明,仿佛悬在半空中的一团火焰。

  那是直径三丈的一只巨大云盘,云盘之上托着一颗高有一丈、周围三丈的火珠,火珠的外壳打磨的极为光亮,白天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辉同日月。而夜间,它的光彩也大为黯淡。

  但是这颗火珠顶端是开了口的,空心的火珠里边注满了灯油,此刻那火珠已经点燃,大火熊熊,就似那火珠悬于半空,喷吐着怒焰。隐身其后的“天堂”之中,便是那尊巨大而威严的大佛。

  此刻,明堂中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盏油灯都亮着,使那金光灿烂的巨佛清晰可辨。由定鼎门沿着四里长街,视线一直延伸过去,天枢顶端那颗熊熊燃烧的火珠正好处于佛像的眉心位置,这让那尊大佛也赁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古竹婷牵着马,一步一步缓缓前行,心头犹豫不已。

  如果她是正常回京报到,那么她现在应该先去见她的顶头上司,正常情况下她来报到根本就不需要让宗主知道,她只需要向首领报到一声,等宗主有什么命令吩咐下来时,首领自会分派、安排。

  但是这一次她伤未痊愈便急急进京,本就是为了向宗主禀报他还有一个亲生女儿,此刻正落在姜公子手中的消息,一路上她都没敢耽搁,如今到了京城,当然应该马上去见宗主,向他禀报消息。

  然而,此刻正是半夜时分,街上的行人大多是不会知道一位天官郎中住处何在的,等她费尽周折打听到宗主的府邸所在,再赶过去时,只怕也就天亮了。就算她半夜顺利地找到宗主府邸,宗主也不可能马上有什么举措呀……

  古竹婷如此说服着自己,其实她只是有些忐忑。她对这位宗主的脾气禀性一点都不了解,而这个消息对宗主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事到临头,她难免就会有些怯见到杨帆,哪怕能拖延片刻,她也不自觉地为自己寻找着理由。

  “我还是先去见见首领吧,正好了解一下这位宗主,等天明我再去见他……”

  古竹婷想到这里,便翻身上马,缓辔驰去。

  一念之转,她做了一件很妥当的事。

  孩子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母子连心,男人虽也疼孩子,但是一旦听闻此事,绝不会像**那样不堪打击。杨帆今晚恰好不在府上,如果她此时登门,被小蛮知道她还有个亲生女儿落在姜公子手中,只怕从此要牵肠挂肚,日日以泪洗面,再也不见半分欢颜。

  不等孩子被救回来,小蛮就得被折磨的形销骨立、瘦弱不堪。而这,还是最好的局面。古竹婷这一转念,无疑是把险险被推进深渊地狱的小蛮又给拽了回来。

  当洛阳城的八百钟声次第敲响的时候,杨帆已衣装整齐,**骑马,精神饱满地出现在洛阳城头。他一直搞不清楚,**欢好,明明是男人辗转腾挪、耕耘不止,为什么**总是比男人还要显得疲惫的多,他起身的时候,亲爱的公主殿下还保持着昨夜酥软如泥的模样,两颊酡红,沉睡不醒呢。

  马过安乐坊,前面就是修文坊,杨帆下意识地就向他来到洛阳后居住的第一个坊看去,或许这一抬头,就能看到一个熟人呢。

  他真的看到了一个熟人,不过这个熟人不是从修文坊里出来的,而是从修文坊和安乐坊中间的建春大街走过来的,骑一匹白马,面如冠玉、眸似朗星,颌下三绺微髯,真真的一副上好皮相。

  来俊臣!

  来俊臣也看到了他,马上一勒疆绳,一对冤家立在了十字街头……

  精彩推荐: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