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二十八章 纠结的小古

第九百二十八章 纠结的小古


  贴吧吧内搜索搜贴搜人进吧搜标签

  共有1页

  回复贴:0

  武懿宗愤愤地道:“我当然不会到姑母那儿去告状,我算是看明白了,当初吉顼在朝堂上斥责我,姑母贬他出京,根本不是维护我,而是维护她自己的脸面,她觉得吉顼没把她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如今她已引杨帆为心腹,如果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杨帆发难,姑母就该觉得是我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嘿!咱们这位姑母,维护的只是她的权威,血缘不值一文!我会等,等到可以发难的时候,再整治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武三思大感欣尉地夸奖道:“好!虽说碰过几回钉子,可你如今懂得了谋而后动,那就很好。”

  一进书房,就见周利用、冉祖雍、李梭、宋之逊、姚绍之等梁王心腹都在,济济一堂,武懿宗不禁诧然道:“这么多人在商议什么,还是为了延州冒赈案?”

  武三思让他坐下,道:“延州谢宇斌是魏王的人,这是我们的绝好机会,可以趁机肃清魏王势力,还可迫使那些墙头草倒向我们,怎可放过?正该趁他病,要他命才对。不过你是武将,无需操心此事,利用和绍之是御史,他们会做的。”

  武三思说着,神色凝重起来,道:“我昨日刚刚收到一个消息,皇帝似乎有意还都于长安,今天找你来,咱们议议这件事情。”

  武懿宗呆了一呆,奇怪地道:“还都长安?还就还呗,长安也好,洛阳也罢,有什么区别?”

  周利用等人或转首他顾,或掩口轻咳一声,武三思恨恨地瞪了武懿宗一眼,道:“旁的且不说,就说你,你现在可是金吾卫大将军兼领京都屯军。如果皇帝还都于长安,你除了金吾卫还有什么?洛阳屯军能带到长安去?你的兵一下子就折了大半!”

  “啊!”武懿宗恍然大悟,好象屁股底下安了弹簧似的弹了起来,喝道:“这怎么成?不行,我们得阻止姑母。”

  武三恩瞪他一眼喝道:“坐下!你怎么阻止?你以为姑母要还都长安,就因为水患和嘈运?姑母的眼光比你我要长远的多。方才我与利用、祖雍等人商议过,姑母的用意很明显她当初为何定都于洛阳,今日就是为何还都于长安。

  可是这些年来,李氏被打压的太狠了,洛阳已经是咱们武氏的天下,就算是彼宜,虽然不曾站在咱们一边,可他也只是忠于姑母一人,一旦姑母殡天,他会怎么做?他毕竟他也是姓武的。

  姑母栽培杨帆分羽林之权提拔李唐旧臣充斥朝堂,都是为了这一目的,可姑母还是不放心啊,她担心只一交权,就得被咱们夺回来,我不希望你现在太张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现在不能让姑母觉得咱们武家太霸道了,你明白吗?”

  武懿宗懒得明白他只知道他的权力马上就要被削弱了,他怒气冲冲地道:“当初若不是咱们武氏为姑母冇造势,不遗余力地剪除李党,又为姑母上书劝进姑母能顺顺当当做天子么,今日竟过河拆桥那你说,咱们怎么办?”

  杨帆被抱进卧房的时候又陷入了昏迷,期间只有短暂的清醒。

  他的身体烧的烫人,身体强健不易生病的人一旦生病会更显严重,何况这时代高热不退是一种很容易就会丧命的疾病。

  小蛮和阿奴都慌了手脚,赶紧使人去请医士。昨日阿奴笑岔了气儿,整个杨家便如临大敌,今日阿郎重病,那就更不用说了,一时间洛阳名医齐集杨府,开始会诊。

  杨帆这一病很难说是受了风寒还是怎么,或者说风寒只是一个发病诱因。一个人生病,除了身体※内部病灶或外物侵袭,其实还有第三种原因,就是情绪剧变、心理压力,身体吃不消情绪波动造成的压力时,就会生病。

  杨帆的高热不停固然有夜宿屋顶寒气袭体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原因。情绪的极度压抑与悲伤,最终变成高热不退,哪能马上好的利索。所以,虽有名医开方下药,可这心病,总也要一个慢慢痊愈的过程。

  古竹婷把杨帆从房顶上抱下来,交给小蛮抱回寝室之后,她就逃之夭夭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她总感觉杨府上下所有的丫环婆子看着她时,眼神里都写着三个字:“坏女人!坏女人!坏女人…,时,”

  她现在头昏昏的,恨不得也跟阿郎一样,就此昏倒不省人事才好,可惜她偏偏一点头疼脑热的症状都没有。

  古竹婷溜回古家,扑到炕上拉过被子往头上一蒙,便呜呜地哭起来,慌得她娘跟什么似的,却又不知女儿究竟受了什么委屈,坐在旁边絮絮叼叼劝解半天,却也没个头绪。

  又过了了一阵儿,得着信儿的古老丈从杨家匆匆回来了,一撩门帘进了女儿这屋,老婆子赶紧迎上去,轻声细语地道:“老头子,咱们闺女这是怎么啦?”

  老头儿不答,背着双手在屋里踱了半天,冲着脑袋蒙在被里的女儿说了一句:“哭啥呀!要我说吧,闺女,好样的!”

  古竹婷从被子里探出头,哭得梨花带雨、抽抽答答:“爹!”

  “哎!”

  “你出去!”

  老头揉揉鼻子,道:“女儿啊,你别伤心,我看咱们阿郎,不是个敢做不敢当的,阿郎着了风寒,现在烧的不省人事。等他清醒了,我跟他说。”说完不待女儿发作,老头便飞快地溜了出去,喜气洋洋。

  老婆子听得摸不着头脑,只是听父女二人这番对答,似乎跟他们家的大恩人杨帆有关,老婆子便冲着驼鸟般重新钻进被底的女儿问道:“闺女啊,你这是怎么啦?莫不是。”莫不是杨将军怎么着你啦?”

  古竹婷把翘翘的屁股负气地一拱,嫩手一甩,在被底哽咽道:“娘…”

  “哎!”

  “你也出去!”

  “陛下钦圣皇之顾托,受嗣子之推让,应天顺人,二十年矣。

  岂不思虞舜寨裳,周公复辟,良以大禹至圣,成王既长,推位让国,其道备焉!故舜之于禹,是其族亲;旦举成王,不离叔父。且族亲何如子之爱?叔父何如母之恩?

  今太※子孝敬是崇,春秋既壮,若使统临宸极,何异陛下之隧!陛下年德既尊,宝位将倦,机务殷重,浩荡心神,何不禅位东宫,自怡圣体!

  臣闻自昔明王之孝理天下者,不见二姓而俱王也。当今梁、定、河内、建昌诸王等,承陛下之荫覆,并得封王,臣恐千秋万岁之后,于事非便,臣请黜为公侯,任以闲简。臣又闻陛下有二十余孙,今无尺土之封,此非长久之计也。臣请四面都督府及要冲州郡,分土而王之……”,

  出现在武则天御案上的,并不是朝中大臣的奏疏,而是投送于御前的一封秘疏。当初武则天设铜匦,接受民间告密,借机清洗政敌,但是等她登基以后,对铜匦便不那么重视了。

  铜匦依旧有人定时开启,清捡其中的告密信,但是没了朝中那班酷吏,基本上除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没有什么值得送到御前的举报信了,可是这封密信一打开,就把负责清冇理铜匦的人吓了一跳,没敢迟疑,马上呈到了御前。

  这封密信很简单,一共三段。第一段很不客气地说,当今皇帝登基是因为先帝临终的托付,儿子们又不能跟母亲相争,你现在应该学习大禹、学习周公,赶紧把国家还给李氏吧。

  第二段把当今太※子李显狠狠地夸奖了一通,而且直言不讳地说,你老啦,国务繁忙,你是料理不来的,还是赶紧让太※子登基才是道理。

  第三段更是变本加厉,说天下不应该有两姓王爷。您封的武家那些王爷们还是降为公侯,罢黜公职,回家享清福去吧。您那些姓李的皇孙才应该马上分封为王爵,派出去做都督、做太守,掌握实权。

  铜匦是接受匿名信的,但是这封密信底下,还很光棍地署了作者的名字:国子监广文馆博士苏安恒。当今朝廷在长安和洛阳各有一处国子监,这位就是洛阳国子监的人。

  草包有时候也有草包的作用,武三思召集亲信商议对策的时候,武懿宗一句“当初我们上书劝进”给了周利用很大的启发,他马上想出了一个以退为进的法子:“上书劝退,”而且一不做二不休,不但劝退皇帝,连武家的王爷们也要削爵罢职。

  按照他们的揣测,以武则天一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强硬性质,只要看到这封密封,一定会大光其火,不要说还想按部就班一步步安排传位于皇太※子的事情,震怒之下,立即废了皇太※子都未必不可能。

  武则天确实极为愤怒,看到这封信,她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嘴唇都颤抖起来。她只要还在位一日,就不会痛痛快快地交出权力,更不要说是这种貌似恭训实则无理之极的轰她下台,这且不算,居然还要削所有武家人之权,连王爵都削掉。

  武则天的眉毛杀气腾腾地立了起来,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朕刚刚给了你们三分颜色,这是得意猖狂,准备反攻倒算了?”

  共有1页

  回复贴:0

  还没有百度帐号?吧友热玩游戏排行

  热度:581112

  热度:411574

  热度:293194

  热度:243868

  热度:235266

  热度:100474

  热度:97992

  类型:模拟经营

  热度:67010

  类型:模拟经营

  热度:50470

  热度:48732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