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倚榜门户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倚榜门户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倚榜门户

  崔轻车简从,来到了位于昭国坊的梁王府,车到府前缓缓停下,车夫回头对车中禀报道:“公子,梁王府到了。”

  “哦?”

  一脸迷惘的崔倏然醒来,长长吸了口气,沉声道:“呈上拜贴!”

  梁王此时正在角门儿恭送皇帝离开。

  政治上果然没有永远的敌人,曾几何时,武三思还欲置李显于死地,杨帆护着李显巧思竭虑费尽周折才把他护送回京,可如今在功臣党这个共同的敌人面前,他们却迅速和解,好得如同一家人似的。

  近日来李显常常造访梁王府,梁王武三思也是隔三岔五就到宫里走一遭,今日正是李显再度造访梁王府的日子。

  “臣恭送皇上!”

  因为李显是微服而来,武三思不能送出府门,是以在院门处便站住,向李显笑微微地长揖到地,在他身后,阖门老少也是一齐行礼,李显坐在车中,微笑着向他摆了摆手,轻轻放下了车帘。

  “启驾!”

  杨帆低声吩咐了一句,梁王府角门大开,一行人护着李显的车子迅速驶离了梁王府。诸多内卫扮作随从护拥在车驾左右,而杨帆则率领暗藏利刃的千骑将士,四散于人群当中暗暗策应。

  这时候,在皇帝微服私幸期间负责监视梁王府前门动静的任威提马来到杨帆身边,对他低声禀报道:“大将军,方才有吏部考功员外郎崔至梁王府拜访。”

  “哦?”

  杨帆听了顿时一愣,官场上派系之间泾渭分明,就如武延秀从突厥回来的时候,武三思为他大摆酒宴,整个长安有头有脸的人都下了贴子,但是二张一派的人一个都没有来。

  二张自己可以来,因为没有人因此对他们产生什么想法,可是拜在他们门下的人与其他派系的人接触,哪怕只是礼节性的拜访也是大忌,如果他们去了,谁知道二张会怎么想?

  不去,拂了梁王的面子,那是他们做出选择后应尽的义务,如果这时还犹豫不决,那就难免会给人一种首鼠两端的感觉,结果必然是左右不讨好了,政治小白都不会犯这种常识性错误。

  崔当然不是这样的政治白痴,可他本是太平的人,如今却来拜访梁王,这意味着什么?是他有意改换门墙还是太平公主的授意?杨帆略一思忖,低声吩咐道:“准备一下,护送皇帝回宫后,咱们便往太平公主处一行。”

  崔恭立于梁王府的正殿也就是民间俗称的银銮殿上,静静等候着武三思的召见。虽然他的官职不高,但他相信凭他崔家子弟的身份和吏部考功员外郎的身份,梁王除非无所图谋,否则即便只是因为好奇也会见见他。

  今天崔遇到了太多意外,每一个意外都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他本以为张柬之、恒彦范等功臣已经权倾朝野、唯我独尊了,但是当他放下身段准备彻底投向功臣党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武家的实力之强竟令功臣党不得不用卧间的方式来防备。

  在他印象中的卢宾之,本来是个浅薄狂妄目无余子的无知小儿,可是经过这几年的软禁,他却似脱胎换骨了。卢宾之一如既往地狂妄着,而且是更加的目无余子,几乎让人以为他大哥“姜公子”灵魂附体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他似乎连“姜公子”的聪明才干也一并继承了。

  姜公子固然狂,但他有狂的本钱,是他首先提出了继嗣堂的设想并且一手缔造了它,尽管最终这一切都为沈沐和杨帆做了嫁衣,但是时也、运也、命也,即便他失败身死,也无人否认他的才智本领,在七大世家年轻一辈子弟中,他是公认的第一才俊。

  姜公子的狂是恃才傲物的狂,而卢宾之的狂本来是因为他的浅陋无知,可是几年的软禁磨炼了他的心智,他是否彻底具备了昔日“姜公子”的才能崔尚不得而知,但他的几项提议却切切实实地打动了崔。

  卢宾之的条件真的很慨慷,按照卢宾之的条件,他并不需要亲自出头同沈沐和杨帆这对难缠的对手抗衡,他只需要遥相呼应、暗中配合,再利用继嗣堂与七大世家之间的密切关系及时向卢宾之透露一些了解到的消息。

  在这过程中,他将和卢宾之直线联系,一旦卢宾之失败,将没有任何证据牵扯到他,只要没有人证物证,就算卢宾之招出他来,以他的身份也无人奈何得了他。

  何况,以卢宾之的狂妄,也断然不会做出那种事来。卢家的人或许野心勃勃,或许狂妄知大,但是卢家没有那么卑劣的小人。风险很小,而成功之后他将获得什么呢?

  永无止境,到了崔这样的身份地位,难道就一无所求了?

  如果他稳稳当当地熬下去,不出意外的话,未来的某一天,他将成为清河崔氏的阀主,但是当他接手阀主之位的时候,崔家未必依旧是七大世家之首。七大世家的排名本就不是一成不变的,“姜公子”活着的时候,崔的祖父就曾感叹说来日七大世家必以卢氏排名第一。

  而今“姜公子”死了,以姜公子第二自诩的卢宾之,会不会再度实现这个预言?其他各大世家会不会取而代之?如果他崔不能保持崔家的强大优势,其他几大家族会不会后来居上?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远的不说,就说那王同皎吧,他是当今皇帝的女婿,又是响应张柬之政变的急先锋,身具帝党和功臣党双重身份,前程不可限量,如果让他爬到宰相的位置,太原王氏未必就不能挑战清河崔氏的领袖地位。

  更何况,他们七宗五姓还有山东士族的共同敌人:关陇世家。

  当年李世民用了二十年时间来打压山东士族,到了李治和武媚的时候又驱狼斗虎,利用山东士族对付关陇世家再利用关陇世家对付山东士族,弄得他们两败俱伤。

  当今皇帝并没有太宗、高宗那样的魄力和眼光,他很可能会重新启用关陇世家只要十年时间,关陇世家就有力量同山东士族分庭抗礼,二十年后即便他作为崔氏阀主仍是山东士族之首也要被关陇世家骑到头上。

  而这,都是他不能不考虑的事实,这些都是他将来需要面对的问题。

  所以,他被卢宾之说服了。

  他觉得卢宾之说的有道理,作为堂堂崔氏子弟,他何必一定要等大势明朗之后再选择最强的那介人投靠呢?锦上添花者获得的利益永远没有雪中送炭来得珍贵。桓彦范、敬晖等人今日为何如此风光,还不是因为他们的擎天之功?

  功劳,只能努力争取,等是等不来的。

  于是,他果断作出了决定:与卢宾之合作!而合作的第一步,就是投奔梁王!

  所以,他来了,光明正大地来了。

  这本来就是敬晖交给他的使命,不是么?

  “我今儿只是约了相王府的几位姐妹游曲江你个大男人跟着干什么?”

  “真的?只怕我不去的话那武延秀就要出现了吧?”

  “你说的什么屁话!”

  安乐公主大怒:“那是你的堂兄,人家念在自家亲人的面上才对他客气一些,说到底还不是为了维护你你怎么倒胡乱猜疑起来了,这天底下还有你这样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的混蛋!”

  安乐一怒,武崇训又萎了,嗫嚅地道:“我……我反正要跟你一块儿去!”

  “你堂堂郡王整天跟在女人身后,有什么出息,滚开!

  刚刚送走皇帝李显,众人一散,安乐公主就对武崇训发起了脾气,起因是安乐要往曲江赴宴,而武崇训虽然听说都是女子,依旧执意要去,原因是他对安乐和堂兄武延秀产生了怀疑。

  能歌善舞、相貌英俊的武延秀从突厥一回来,就令安乐公主眼前一亮,这位堂兄论人品相貌,比她丈夫可是强的太多了,安乐本就是个裙带甚松的女人,如今年岁渐长,渐渐尝到了男女之乐的趣味,就更加不安于室了。

  如果说她以前勾搭男人或是为了有求于人,或是单纯地想要看到自己美色的无往不利,现在却是为了享受床闱之乐了,于是她开始勾搭武延秀。

  武延秀也不是什么好鸟,这样容色无双的美人儿主动投怀送抱,他还能做柳下惠不成?于是,他就犯了一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而且犯了一次又一次……

  虽说二人行事隐秘,可渐渐的就有风声传出来了,弄到如今连早做了无数次绿毛龟的武崇训都知道了.武崇训曾亲手抓到杜文天这个奸夫,对这传言自然深信不疑,可他一向畏惧安乐公主,听说之后既不敢诘问也不敢发怒,只能整天盯着,避免二人有机会相处。

  武崇训强要跟随,安乐还真没有办法,这里是公公的府邸,总不好对丈夫动手。再说,就算她不携武崇训同行,武崇训也可以自己去,自己虽不怕他见到武延秀,可他若在那里,自己总不好当着他的面与武延秀卿卿我我吧?

  想到这里,安乐公主懊恼不已地道:“罢了!我哪儿也不去了!我这就回隆庆坊,你别跟我来,我见到你就生厌!”

  安乐公主愤愤然地往外走,武崇训情知一回自己府邸,离开父亲的视线,安乐必会变本加厉地欺负他,可他依旧粘在安乐身后,寸步不离,安乐一见愈加恼怒,脚下越走越快。

  月亮门处,王府管事肃手道:“崔郎中请!”

  崔含笑点头,刚一迈步,便有一个娇俏的身影从月亮门里出来,险险撞进他的怀里,崔吃了一惊,知是王府内眷,慌忙退了一步,拱手谢罪。

  安乐公主柳眉倒竖,娇叱道:“你这人长不长……”

  一句话没说完,她已看清眼前这人模样,见他长身玉立、风度翩翩,面如冠玉、朗目星眸,竟是一个成熟儒雅的美男子,眸中怒火顿时化成了一汪春水般的媚意。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