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一屈一伸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一屈一伸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一屈一伸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一屈一伸

  目录:

  网站:

  太子李重俊、大将军李多祚骑在马上,率领几百名禁军士兵,迅速扑向梁王府。.

  他们这一路下去,至少遇到四队巡夜的金吾卫,但金吾卫士兵都很默契地为他们让开了道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今夜是成王李千里的兵马巡夜,正因如此他们才刻意挑选了今天行事,是以一路十分顺利。

  李重俊事先已经派人打探过,这些曰子武崇训夫妇一直住在梁王府上,这倒省了他奔走于梁王府和公主府两地了,他选择今夜行动,这也是原因之一。

  梁王的住宅是面朝长街开门的,因此无需先闯坊门,李重俊等人赶到梁王府后,马上让几名士兵叠罗汉爬过墙头,又用长戟拖送下去。梁王府里养有看门狗,这些士兵一进院墙,那狗就狂吠起来。

  可梁王府的门子哪会想到竟有人胆大包天敢夜入梁王府,他揉着眼睛从门房里出来,懒洋洋的还没看清状况,就被那些造反的禁军士兵掣出腰刀将他结果了。等巡夜的王府侍卫们赶过来时,这些士兵已经打开大门,把大队的禁军官兵放了进来。

  这些王府侍卫哪是那些悍勇的禁军官兵的对手,再说他们仓促应战,人数又少,片刻功夫就被禁军杀得七零八落,他们一旦逃散,大队人马也不纠缠,只管护着李重俊和李多祚向后宅冲去。

  “阿郎,阿郎,出大事了,啊!”

  匆匆抢到梁王门前一边拍打房门一边纵声狂呼的一个家人还没说完,就被冲上来的一个士兵一枪刺死,随即房门就被士兵们踹开,李多祚提着刀,领着十几个亲兵一阵风儿似的冲了进去。

  “什么事?”

  武三思穿着一身白色小衣,匆匆分开帷帐探头惊问。

  他一探头,就看见李多祚杀气腾腾地出现在他的眼前,李多祚厉声喝道:“斩了!”

  武三思惊叫一声“不好”,还没来得缩头,就被李多祚的女婿野呼利一刀斩下他的项上人头。

  帷帐内一个衣着暴露、的少女瑟缩在床角,眼见一具无头尸体一腔热血狂卉,惊得她歇欺底里地狂叫起来。不过她的叫声只持续了片刻便戛然而止了,她也被野呼利一刀刺死在榻上。

  李多祚提起武三思的人头回身就走,喝道:“杀!杀尽武府上下,立即回转宫门!”

  一场大开始了,那些士兵未曾破门前就得到了命令:不要活口,统统杀掉,是以一进梁王府他们就大开杀戒,不过他们一进来就向武家主人及家眷所住的后宅冲去,是以住在左右两厢的家仆下人们大部分有了充分的时间躲藏,又或逾墙上房地逃走,武府那么大,一时也无人顾及他们。

  不过,武三思一门老少可就倒了霉,这些士兵虽见梁王府花团锦簇,到处饰金佩玉,杀戮之中顺手抄走了不少,可这并没有耽误他们杀人,梁王武三思被杀,随后他的几个儿子和妻妾家人也相继被杀。

  武府中也有懂得武功的,可是一来他们赤手空拳,二来这些士兵都是三五成群,猛虎尚且架不住群狼,何况他们平素养尊处优的,纵然会些功夫却也有限,一时纷纷血染尘埃。

  “安乐那个在哪?”

  李重俊一进梁王府就红着眼睛寻找安乐,梁王府十分广大,重门叠户,院落重重,安乐公主住在哪里他可不清楚,匆忙中他抓住一个家仆带路,这才把他带到安乐公主和武崇训的住处。

  “公……公主殿下就……就住在这里。”

  那武府家仆被李重俊的利剑架在脖子上,话也答得战战兢兢的。

  李重俊一见安乐公主所住的小楼,眸中陡然闪过一丝凶狞的恨意,他把手中剑用力一抹,那个家仆便打着转儿跌倒在地,喉间突突冒血,身子像切断了喉咙的鸡剧烈地抽搐着,却已嘶喊不出。

  李重俊一连几个箭步跃上台阶,重重一脚向门上踹去,李重俊好武,他一身武功当真不错,这一脚下去,门扉“轰隆”一声裂开两半,李重俊立即仗剑护身冲了进去,嘶声大吼道:“安乐婢,拿命来!”

  李重俊可是政变的大旗,如果他有点什么闪失,这乐子可就闹大了,左右谁敢让他有失,独孤讳之一见立即带人追了上去,抢在李重俊的前面绕过屏风。

  公主的寝室内十分华丽,桌上正燃着一盏灯,灯光本就明亮,士兵们又打着火把,把室内照得一片通明,独孤讳之抢先冲过去,一把掀开帷帐,用刀一挑被子,赫然发现底下竟空无一人。

  李重俊走过去,伸手向榻上一摸,双目登时一张,厉声喝道:“还是温的,走不远,给我搜!”

  高初带着几名持戟的士兵,打着火把向中军帅帐走来,

  高初如今是万骑营冠军大将军杨帆帐下的昭武校尉,今夜由他带队巡营。虽然是承平时期,可这是天子脚下,杨帆治军又一向严厉,时常亲自巡视全营,在他的表率作用下,全营将官无人敢怠忽巡视的职责。

  “神龙!”

  “中兴!”

  口令相符,守在帅帐区前的两名士兵马上收起长矛。他们没有掌灯,静夜之中杵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几乎没人看得到他们,但是高初等人是打着火把来的,所以再往前走出不远,他们就看清了高初的模样。

  一名值守的士兵马上笑着向他打了声招呼:“高校尉辛苦啦。”

  高初“嘘”了一声,道:“小点声,莫要扰了各位将军休息。”

  那士兵笑道:“今儿午后刚刚大演了一会,现在打雷恐怕各位将军都未必会醒。”

  高初笑骂了一声,走到近处,一看他的模样,诧然道:“千月,是你啊,你怎么守起军门来了。”

  萧千月赶紧声明道:“卑职早就改名了,如今叫萧雨客。今夜值守的士兵身子有些不舒服,我替他一次。”

  高初道:“还不是大将军总叫你千月千月的,我也听习惯了。”高初站住,上下看他几眼,笑吟吟地道:“行啊你,爱兵如子,身为将官,居然替属下值守,不错!”

  萧千月干笑两声,忸怩地道:“那人……是我小舅子。”

  这样一说,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笑声未了,其中一人突然惊呼一声,叫道:“什么东西?”说着,他便呛啷一声拔出腰刀,高初等人一怔,马上向他所望的方向看去,手中的兵器也都警觉地举了起来。

  高初仔细看了看,疑惑地道:“哪有什么东西?你小子一惊一乍的别是眼花……啊!”

  高初刚说到这儿突然也惊呼了一声,他看到了,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努动了一下,这一动便向前窜出一截距离。动作有些……有些像尺蠖,只是看那东西,比起尺蠖至少大了几百倍。

  高初拔刀在手,猛一扬臂,他带来的人和萧雨客两个人立即呈战斗队形散开,高初森然喝道:“是谁?再不答话,老子可要动手了。”

  那黑影又动了一下,但是这回只是在原地弹动了一下,并没有向前挪动,高初刀锋前指,戒备地一步步逼近。在他左右各有一名士兵,一手持刀,一手提着灯笼,这两名士兵外围又有长枪兵将枪锋前指,护在他们前面。

  当他们一步步靠近,手中的灯笼终于可以照清那古怪的东西时,高初和萧雨客一班人都傻在了那里。地上的并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他们的大将军,被绑得直不愣登仿佛一条棍子似的杨大将军。

  杨帆苏醒之后,忽然想到婉儿还在宫中,登时心中大急。他不知道独孤讳之把他迷倒,盗他兵符,究竟是受谁驱使,不过想来有资格造反的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个人:相王和太平、梁王武三思、太子李重俊。

  这其中大概只有相王一脉如果造反可能会对婉儿客气一些,但是乱军之中除非他们亲自关照过了,否则谁也难保婉儿不出差迟。

  杨帆恨不得立刻插翅飞到宫中,奈何他的身子被绑得紧紧的,就算想要滚动也无法动用相应的肌肉产生力量。

  杨帆动也动不得,喊也喊不得,真是又气又急。万般无奈之下,他尝试着用他的四十八颤之法,本来是想让绳子松动些。还好他的这种是靠内息配合的,肌肉颤动频率极高却不需动用太多肌肉,这也是别人除非贴近他的身子否则难以察觉的原因。

  他像尺蠖似的,居然可以让身子一屈一伸地动弹了。于是,杨帆就这么一屈一伸地钻出了被子,艰难地钻出了军帐,一步步地挪了出来……

  引起值守者注意后杨帆就不敢动了,虽然这些人手中没有弓弩,不至于先射上两箭看看他是什么东西,可要有个冒失鬼跳上来先捅他一枪他也受不了啊。

  高初瞪着杨帆,两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他结结巴巴地道:“大……大大……大将军,你这是……这是做什么?”

  杨帆怒极:“这是问的什么混帐话?”可他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恶狠狠地瞪着高初,满头大汗。高初这才反应过来,急急扑上前去为他松绑。

  月关:请记住:飞翔鸟中文小说网没有弹窗,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