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易鼎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崩解(上)

第三百三十二章 崩解(上)


  帝宫

  张攸之为皇帝上茶,茶水清香爽口,呷一口就觉满口留香。【】

  王弘毅喝了一口,听着国内一些情况汇报。

  “你说不少人想要修养生息”

  “是”

  王弘毅听了一笑,起身踱步,望着外面若有所思。

  宫阙中龙气氤氲,这是得了天下而拥有的黄气,这黄气已经证明现在大成繁荣和鼎盛了,只是还有一丝丝红色,没有化尽。

  历代得天下,儒者都上书要修养生息,不动摇国本。

  “孔子说中庸之道为至德。这话朕反复嚼过,又想起了,汉家自有道王霸杂之这句话了,这治国之理,怎么样才算休养生息。”

  张攸之知道这是极重要的话,隐含着皇帝的治理概念,立刻竖起耳朵静听。

  王弘毅见此又一笑,说着:“医者治人,也不是一味静卧,还要导引行走,用以五禽戏而壮之。”

  “国家也是这道理,不动摇国本是对的,但什么才算是国本”

  “国家有百万兵,五万以下用兵就算不上动摇国本,更何况还有大把利益,如果学那些腐儒,一味清静安宁,朕养上十几年,就将不知勇官不知耻连流水不腐户枢不蠹都不懂,真是犬儒见识”

  说到这里,王弘毅目光火花一闪,张攸之听了,心中一紧。

  实际上内阁大部分人,包括自己,都有着这心思,还没有来得及转念,就听着王弘毅又说着:“自古用兵,都不懂君子之庖厨。”

  张攸之突然之间听这话,不由一怔:“君子之庖厨”

  “是啊,历代朝廷要嘛直接征服,比如说安南,前朝可算成功典例,先是派大军二十万讨伐,讨伐成功后,又强行迁徙了百万汉人进行军屯,还立了曹家世代镇守,但是就算这样,财政不能自理,需要朝廷财政大笔补贴,再加上军费,可以说耗费数千万两银子,十代人才算同化,这代价太高了,因此许多人认为远征夷地,耗费国本。”

  王弘毅看了看,问着:“你是不是也这样想着”

  张攸之沉思有顷,说:“臣为官也有七八年了,见得了朝廷钱粮的紧张,自问私心里,的确是这样想着,这些边远之地,开垦一块,百年内都是朝廷负担,并且还有反复,宽裕时还不要紧,不宽余时,就非常为难了。”

  顿了一顿又说着:“前朝开辟疆土,仗反复打几年,官军十万军不得不驻扎在边疆,耗费数百万两银子,前人为了开辟一处新疆,不知要耗多长时间,多少钱粮而且这不仅仅钱粮,也有着边疆大将尾大不掉的问题,圣主在世自然无人敢动弹,但子孙安能世代如此这本不是臣子能说的话,但这是臣真实想法,不敢韬晦欺君。”

  王弘毅听了这长篇,不由苦笑:“所以几次教训后,你们就宁可拘束,不敢轻言开垦新疆了,这两面走极端,就算按照儒家之言,又岂是中庸之道”

  张攸之站起身来,行礼,说:“还请皇上指点。”

  “君子之庖厨,有宰杀,拔毛去脏,烹而调之三步,哪有君子吃生肉的”王弘毅笑笑说着:“比如草原,朕要劳师动众,清扫草原纳入统治,就要派遣三十万大军,十年都未必能平净,以后又要派数十万军驻扎,年年军费要五百万两银子以上这的确是不能承受。”

  “但又何必一步到位呢朕首先要的只是分化,八旗制你都听说了,朕以后每旗都有着汗,并且彼此划分区域,不许跨越一步,违者共击之,你说这步,朕能不能办到”

  张攸之一怔,这时幽州战报已经传了过来,出现在王弘毅和内阁案前,并且并州的消息也传了过来。

  幽州被水师和卢高三处进攻,已经溃不成军,留守的万户必格受困孤城,眼见着就可以擒拿下来了,可以说,幽州基本平定,所有汉疆都已经收复。

  而在并州,十万胡军围困边关,大汗终发觉了缓兵之计,进行攻城,却在樊流海的抵抗下难以寸进。

  其实汗国的衰败,忽尔博兵败身死时就开始,忽尔博占着四成黑龙之气,他的死,直接导致黑龙势微,如果忽尔博不死,不说别的,至少许多部落就不会反叛。

  在某种意义上,后继无人的确令人容易生出别的心思来。

  “这就是所谓的大势已去”张攸之想着,却应着:“皇上英明,当可办到。”

  “对,现在是八旗,以后可以分十八旗,后来增为二十八旗,八十旗,当然这不是一天之内办到。”

  王弘毅见张攸之眼睛一亮,似是明白,又说着:“这还罢了,关键还是宗教,嘿,梵门这点上,还是有价值。”

  蒙古与汉族结合共伸讨满复仇大义之宣言书:“满洲分割我蒙古部落,建汗封王,以相牵制,使势力消散。除此之外,置将军,都统,办事大臣于各地方。以握我实权,制我死命。而设喇嘛教一端,设计之毒,以灭我蒙古种族。”

  这三策,王弘毅都准备用上,不过王弘毅出于自己智慧,又说着:“内地牛马昂贵,特别是耕牛昂贵,三户难有一牛,朕分设八旗后,当要八旗为我牧耕牛,每年易市,可用耕牛换取茶叶、丝绸、瓷器。”

  满清的制蒙术,不过是削弱,但本身还需要年年安抚,而王弘毅却是学习到英美殖民地的王道,知道只有不断掠夺才是王道。

  八旗养牧耕年,几百万耕牛出卖,内地就可户户有耕年,这样耕田开垦何止五倍

  而茶叶丝绸瓷器,又可年年倾销,一来一去,利润就在五百万两左右,这实际上把草原当成了殖民地。

  在龙气角度,等于年年抽得草原气运而给予大成,有着草原和海关二大抽血池,单是这项,就可延国寿百年。

  张攸之又眼睛一亮:“草原养耕牛,真是前所未有的大政,可是草原人会愿意吗”

  顿了一顿,又说着:“这样的话,是不是直接占领,官府养牛更方便,又何必交易给胡人呢”

  张攸之到底不是纯儒,利益巨大的话,就忘记了自己初衷了。

  “嘿,要是自己占领,就养不成耕牛了张卿,你再饿,能砍自己手足充饥吗”王弘毅见他还不领悟,点破了天机:“草原养耕牛,只要有利可图,大把胡人贵族会驱使牧民,而里面的血腥和镇压,和本朝无关,不花费一兵一将一文一米。”

  “而交易后,大量丝绸茶叶玩物涌入,上层胡人可享富贵,而牧民日益贫困,只要稍加引导,就冲突不断,使胡人始终内部残杀,折损根基。”

  “本朝在其中,就可从容左右逢源,将胡人由八旗分成八十旗,如此,亲我大成者必众,久久不求汉化而自汉化矣”

  张攸之猛的一震,顿时发聋振聩心目一开,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皇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如果占领草原,草原就是自己的骨肉,不但不能获得利益,而且还要大把支出。

  但是如果是外藩,年年要进贡不说,还可以任意剥削,挑动矛盾和内乱,将最后一分血汗榨取出来。

  不仅仅这样,还可以从容左右逢源,所有恶业都由胡人贵族自己承担,大成始终以光明宏大的面目出现。

  皇帝这计,不可谓不毒,如此行事,胡人绝矣

  张攸之心悦诚服,但还一疑问:“那日后亲我大成者大多数呢”

  “要是亲我大成者大半以上,就是汉化成功,这时,可挑拨胡人进行一次大规模内乱,又指使亲我派出面向大成请求彻底归附,这时朝廷可许之。”

  这实际上是英美的殖民地国策,却被王弘毅吃透了,用的炉火纯青。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易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