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易鼎 > 第三堂百三十六章 内圣外王殖民策 冠冕堂皇封爵出(下)

第三堂百三十六章 内圣外王殖民策 冠冕堂皇封爵出(下)


  宏武三年。【】五月十二日

  一早,众臣身着官衣,聚集在奉天门。

  虽说皇帝早改了制,上午七点才上朝,但今天是大事,有资格各臣,都早早起身,这时天色微亮。

  朝廷官员,就见得一群人而来,个个已经穿上了功勋大朝衣着。

  按照大成制度,这些都是冕服。

  帝冕配十二旒冕冠,十二章,当然是只有皇帝能穿。

  王冕配九旒冕冠,玄衣纁裳,九章,也不是臣子能穿着。

  但已经有几位穿着公冕,配七旒冕冠、玄衣纁裳,衣绘华虫、火、宗彝三章纹,裳绣藻、粉米、黼、黻四章纹,共七章,领首而来。

  “是樊大将军领首,丁枢密其次,都着国公服啊,其后竟是此人,吴兴宗,二十四岁就封国公,历朝功臣难以比喻啊”

  只见樊流海首位,丁虎臣其次,吴兴宗再次,冠冕堂皇,七旒冕冠随着脚步摇曳,当真是富贵之极。

  下面又有着侯冕,配五旒冕冠、玄衣纁裳,衣绘宗彝、藻、粉米三章纹,裳绣黼、黻二章纹,共五章,张攸之、吕肃海、王彦在其中

  后面是伯冕,配四旒冕冠、玄衣纁裳,三章纹,张允信、赫义、贺益、刘果、左籍、王羽、孙资、宋继善、何胜、柴嘉、贺仲、顾许、李刚、虞昭、赖同玉、薛远都在其中

  其后是子冕,三旒冕冠、玄衣纁裳,二章纹,大群封爵者就不一一而说了,从龙甚早,又有功劳者都可进入。

  最后是男冕,二旒冕冠、玄衣纁裳,一章纹。

  今天封爵,不论官位,只论爵位排列,所以首相虞昭都在中间位置,由于爵位世袭,因此虞昭在,虞良博就不在了,合并处理。

  不管众官议论,时辰到,顿时石破天惊炮声九响,鼓乐大作,钟磐清扬,随着乐起,大门依此而开。

  数百内侍手捧拂尘徐徐而入,侍卫踏步上前,文武百官和受爵者,都立时安静下来。

  片刻,有人高呼“皇上驾到”

  只见御舆上而来,上面端坐一人,身着天子冕服,双手轻轻扶膝正襟危坐,正是垂拱九重俯治天下的王弘毅。

  一瞬间,群臣不约而同伏下,呼喊:“皇帝万岁,万万岁”

  虽说早已经接受万岁,但今日似是不同,此时望了上去,只见法眼中,黄气凝聚成巨大的洪流,宛然云海,氤氲升腾变化,而在殿中,隐隐的有五色,时聚时散,御座上,紫气弥漫。

  王弘毅心中喜悦,海关岁入八百万,草原平定变成殖民地,日后中原牛耕羊肉大量输入,开垦比前朝倍增可以期待。

  朝廷又预算了一千万银子,治理黄河,分十年完成。

  四国开港割地通商,本朝茶叶、丝绸、瓷器都能获得高价,与国大有利益,扶桑举日可平,王弘毅有理由相信,只要数年,就可超过贞观之治,民殷物丰。

  中国古代一向是内部剥削,外部友好,这是内王外圣,意思是内部统治外部道德,但是现在已经改成了内圣外王。

  就算没有科技,这条也可以使朝廷在五十年内事实上统治东南亚,岁入一亿白银,是前朝的二十倍

  而等众子长大,就可以一一分封海外,殖民世界,想到这里,内心一阵阵激动,脸色变得潮红,不由踏上玉阶,仰起头来,看向中间的王座。

  数息后,王弘毅上了御座,瞬间一切的杂念都远去,坐上御座,顿时一种宏伟大力遥空而来,流入到元神中,十二条冕旒互击作响。

  就在这时,丹陛之乐大起,众人按品秩肃然鱼贯而入,随班行礼,齐齐跪倒,高呼:“吾王万岁,万岁,千万岁”

  气运越发浓郁,看了上去,五色凝聚,紫色弥漫。

  王弘毅说着:“卿家平身。”

  殿内立时响了一声高呼“万岁”的颂词,群臣站了起来。

  礼官唱偌说:“今日朝会,论功授爵,以嘉群臣。”

  这话一落,殿中各色云气翻滚,王弘毅只见天罗地网,密布律令,而鼎立中央,万千气运滚滚而入,与当年封王时,厚实何止十倍。

  开国之初,蒸蒸日上,众志成城,气运凝聚,而这些气运变化,就是天地万民众相。

  王弘毅再一次回忆起当年封王的觉悟,这治政之道,就是掌控天地,拨乱反正,抽丝剥茧,趁此体会天地至理,运转阴阳,以合道而治天地。

  大鼎之道,就是国家之道,而殖民就是夺取万国万邦之气运而收到鼎内,以延长国祚。

  渐渐殿中沉静,王弘毅令着:“宣旨吧”

  “有旨”

  礼官向前一步,先向王弘毅行礼,恭恭敬敬接过内侍捧着的一盘盘圣旨,大声说着:“定国大将军樊流海”

  这宣读圣旨一出口,王弘毅就清晰的看见,圣旨上一字字浮现出来,凝聚出五色气,运转不散,这就是口含天宪了。

  “臣在”三十岁樊流海应声而出,虽久久养气,但这时前襟都被汗水湿了,急步向前,又向王弘毅叩拜,定住了神,说着。

  由于就封上百人,因此皇帝有旨,里面多余的话不说,礼官就徐徐说:“就封魏国公,赐田一万亩,荫三百户,仪同正一品,有府兵一队,世袭罔替,钦此”

  “臣谢皇上天恩”尽管这事早知道,但在金殿前堂皇宣旨,养气甚深的樊流海,都不由“嗡”了一声,半梦半醒出班,在乐声中随着礼官唱礼谢恩,捧过圣旨,又向王弘毅行礼,退了回去。

  见有人册封了,众臣都提起精神,礼官又接过第二份圣旨,朗声读着:“枢密使丁虎臣”

  “臣在”五十多岁的丁虎臣上前。

  礼官就徐徐说:“就封韩国公,赐田一万亩,荫三百户,仪同正一品,有府兵一队,世袭罔替,钦此”

  “臣谢皇上天恩”

  “辅国大将军吴兴宗”

  这时,跪在第三位的吴兴宗,听到这唤,顿时心里一恍惚、似喜似悲一片,说不出什么滋味,上前高声说着:“臣在”

  “就封信国公,赐田一万亩,荫三百户,仪同从一品,有府兵一队,世袭罔替,钦此”

  “臣领旨,谢皇上天恩”吴兴宗叩拜说着,领旨的瞬间,一团紫气就降临在内,笼罩在他的顶上,只是片刻,就化为一团紫气,而几乎同时,一丝丝纯粹而莫以明之的力量,被抽了出来。

  王弘毅浮现出一丝喜悦,这人的天命已经尽数抽取了。

  瞬间,王弘毅想了很多,不过这时并不是想的时候,只见礼官拉长声音说着:“八汗晋见受封”

  “准达汗,西蒙汗,路沙汗”

  “臣领旨,谢皇上天恩”八个胡人叩拜,以生硬的汉语说着,话才落下,一丝丝紫气下降,但是更多有一种东西抽出,涌入了金色太阳元神之中,元神一涨一缩,似是在呼吸,清光越是明亮。

  紫气弥漫,礼官的声音似乎变的遥远,王弘毅都迷醉了。

  无论是地球,还是这个主世界,都没有圣贤能又掌国又成道,自古以来,帝不证道,证道非帝。

  而自己掌握大国,实是不可思议的大事,等于行先人所没有做到的事,得先人不能获得的大福。

  这是超绝万世之道,从此高居九重,垂裳治天下,运转造化。

  下面眼前景色迷糊了,礼官一声声唱着,引着就封的臣子向王弘毅跪伏谢恩,但王弘毅此刻已经不注意下面了,身心都陶醉在紫气中。

  在这时,王弘毅又注意到了一件事,就是天下龙气中,最后一丝赤红化去,变成了明黄之气。

  整个大成朝,笼罩在明黄色的气运中,宛然地上天国。

  就算是王弘毅转世的现代地球的国家,也不过淡黄色,盛世就在眼前,而且历代朝廷最鼎盛的盛世,都没有超过黄色。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易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