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节 回归

第十七节 回归


  “怎么,这195厂的游泳池就许你陆为民来,我姚平就来不得?”姚平斜睨了眼前让他横竖不顺眼的家伙,“就算我们还没有正式进厂,也算是厂子弟不是?”

  陆为民轻笑起来,这个家伙啥时候都想要找机会来刺激自己一下,让人真是觉得可怜,不过实事求是的,姚平得眉清目秀,倒也有些人才,只不过在陆为民眼中却多了几分阴柔味道,缺乏点男子汉的阳刚气息。

  “哟,姚平,这是啥话,我可只算半个厂子弟,你都马上要进厂前途似锦了,我都快要被发配乡下去了,你都没资格,那我不是更没资格?”

  姚平微微一怔,他不知道陆为民这样大模大样这番话是啥意思,怎么感觉陆为民似乎不像其他人的因为没有能留厂而很消极颓废的样子呢?似乎还很有点安于现状苦中求乐的味道。

  “大民哥,你没有留厂?”莫萏惊讶的着眼前这个几年前经常在自己家里补习英语的男孩,她也有快一年没到陆为民了。

  “嗯,谁让我是半边户呢?”陆为民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莫萏身旁那个孩子,“萏萏,来游泳?一个人来的?”

  “我和常雁一起来的,家里太热了,电风扇吹出来的风都是热的,实在受不了,大民哥,啥时候再带我去白龙潭玩儿?这个天气要能去那儿上几天,又能钓鱼,又能游泳,还能野炊,那才是天堂呢,上一次去了之后都有几年了?”莫萏俏脸上浮起一抹娇媚的笑容,在水里扑腾了两下靠近了陆为民,“咦,德勇哥和镇东哥也回来了?”

  少清冽恬美的目光让陆为民也是一阵迷惘。

  比起几年还是一个黄毛丫头来,眼前少身体发育得已经颇为动人了,蓝色碎花的连体式泳衣略显保守,但是依然无法遮掩少窈窕婀娜的身段,胸前两朵蓓蕾翘起,粉嫩的胳膊和颈项在碧水中煞是耀眼动人。

  也难怪姚平的眼珠子几乎要定格在少的身上,自己何尝不是下意识的想要避开敏感部位,就是觉得对方只是自己的一个妹妹,似乎多一眼就有些亵渎的感觉。

  莫萏和莫老师一家的悲惨遭遇也曾让陆为民愤怒不已,莫萏在被姚平奸污之后又始乱终弃,最终自暴自弃,和厂里许多男人乱搞,弄得(色色小说 莫老师名声尽毁,一气之下与莫萏断绝了父关系。

  而莫萏最终也只有只身离开昌州,不知所终,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对着少虎视眈眈的家伙所造成。

  这种悲剧绝对不能重演。

  到齐镇东和魏德勇的到来,姚平几人很知趣的离开了。

  离开时一直心观察的陆为民注意到姚平给了那个叫常雁的孩子一个很隐晦的眼色,而那个孩子也相当精明,不动声色的借着上厕所爬上泳池岸上扭着腰肢走了。

  “萏萏,这个常雁是你同学?”陆为民靠在池边随口问道。

  “是啊,高中时候我和她坐同桌,关系最了。”莫萏并没有在意,反而笑着问:“怎么了,大民哥?你不是上她了吧?”

  “呵呵,你大民哥找对象还不至于找你介绍吧?”陆为民笑了起来,“出去玩儿自己注意一点,别太相信外边人。”

  “嗯,我知道。”莫萏若有所感的道:“常雁想去唱歌,姚平也邀请了我们几次,他爸又是我妈的车间主任,我也不……”

  “嗯,你自己心就。”陆为民也不多,这个时候太多没有意义,又了一阵昌江师范大学可能要迁新址的事情,这才道别离开。

  陆为民到甄敬才家中的时候正六点钟。

  守时是陆为民的一大优点,宁肯早到不能迟到,宁可先做周全准备,不要临时手忙脚乱。

  陆为民最为推崇的一句话就是谋定而后动,在来甄敬才家里时,陆为民也就想过甄敬才会问自己的一些问题,也考虑了该怎么来回答这些问题,给甄敬才留下一个深刻而良的印象很有必要,无论是从与甄妮的感情发展需要还是日后真有意要调回来打基础,都十分必要。

  到男友到来,甄妮的脸上也是浮起了动人的红晕,想到这也许算是父母第一次正式邀请男友上门,母亲虽然还是有些不太认同,但是父亲在家里的地位决定了母亲的意见只能是附属,连姐姐都对男友赞不绝口,母亲的意见基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在门口台阶下的孩亭亭玉立,泡泡纱的短袖衬衣和黑白格子花的半截裙更把孩显得格外清纯妩媚,高跟凉鞋把颀长匀称的腿衬托得犹如模特儿走秀一般,那一瞥,陆为民只觉得自己浮想联翩的种种复杂情绪都随着那美眸含情的一瞥烟消云散。

  也许自己多虑了,有些事情可能的确无法改变,但是有些东西你没有努力,怎么知道不能改变?

  “快进来。”见陆为民傻傻的在门口着自己,少的心中洋溢着得意和喜悦,“瞧你那傻样儿。”

  在心中微微吸了一口气,依然是那个魂牵梦绕的孩,一举一动,一笑一嗔,都能激起自己内心无穷的波澜,如果上午那一番缠绵对时候陆为民还因为尚未完全从二十年后的那个时代走出来有些懵懵懂懂,那么现在经历了这几个时和齐镇东、魏德勇、萧劲风以及姚平、莫萏这些曾经有过纠葛交织的人相处,陆为民发现自己正在一点一点的走出二十年后的世界,而一步一步回归这个时代。

  “甄叔,乐姨。”陆为民相当礼貌的和还在厨房忙碌的甄敬才和乐清打了招呼,这才回到客厅。

  甄敬才的院很幽静,一个天井,葡萄架密密麻麻的将半个院子遮掩起来,下边一个方形石桌,四个用砂页岩开成的鼓形石凳搁在四边,在夏日里就是一个最的天然饭厅。

  兄弟们,推荐票在哪里?砸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