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六节 再遇

第二十六节 再遇


  有些失落的陆为民索性就直接去了车,原打算还要去二姐那里打一头的他,干脆就直接到南潭报到。

  “咦,又是你?你也去南潭?”苏燕青惊喜的扬起眉毛着这个提着包大摇大摆上车的家伙。

  “嘿嘿,可真是巧啊,莫非你也是要去南潭?”陆为民也有些高兴,甭管怎样,在路上能够碰上一个熟人,哪怕只是一个一面之缘的熟人,也比在这闷热的车上百无聊赖的呆上一上午得多。

  “嗯,我也去南潭,你这副模样,倒像是毕业刚分配回来的大学啊。”苏燕青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比一般刚毕业大学多了几分沉稳大度的家伙。

  “真还有些眼力啊,猜得没错。”陆为民相当客气的和坐在苏燕青旁边的一个大婶交换了座位,很自然的坐在了苏燕青身旁,“我听你口音像不像是我们曲阳这边的人啊。”

  “我是昌州人。”苏燕青淡淡的道。

  觉察到自己这个问题似乎触动了对方某些敏感的情绪,陆为民立即转开话题,“我是南潭人,毕业了就回南潭,今天正回县里去报到。”

  “分到哪里?”苏燕青有些奇的问道:“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岭南大学。”似乎是觉察到对方有些惊诧的目光,陆为民耸耸肩,“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别用这种眼光我行不?我没犯过什么错误,这也不算是发配。”

  “嗯,岭南大学毕业的,直接分配回县里边,弄不还得下乡啊。”苏燕青瞥了对方一眼,“我可是听南潭今年县里有要求,新分来的大学都要下乡镇呢。”

  “哦?”陆为民也听到了这个法,下乡就下乡,走到这个地步,难道自己还怕下乡?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下乡可能性不大,高英诚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自己他会留在县里,可能会是在县委办或者组织部。

  “我也是道听途的,当不得真,不过是有这个法。”苏燕青笑了起来,“还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呢,当知青不就是要下乡么?我觉得你像很怕下乡呢?”

  “谁我怕下乡?”陆为民笑着反问,“来就是乡下长大的孩子,难道还怕回家不成?”

  和漂亮且聪慧的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甚至陆为民都有些遗憾今天这辆班车怎么会如此顺畅,甚至连中途停车的时候都很少,一百四十里地,竟然只用了两个半时就到了。

  陆为民第一次感觉到有些意犹未尽的味道,下了车,当这个孩子含笑在他面前准备和他道别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甚至连对方叫什么名字以及在哪里工作都忘了问。

  “对了,还没有机会问你的姓名和工作单位呢,我觉着你应该是在南潭工作吧?”陆为民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话才合适,很罕见的有些腼腆的在对方面前问道。

  “我还以为你真打算一直不问我名字,就这样喂喂称呼我呢,我叫苏燕青,在农业局工作。”苏燕青伸出手来,陆为民很享受一般的握了握对方的手,“我可以知道你怎么会到南潭工作的么?”

  “和你一样,大学毕业分配。”苏燕青脸色稍稍变得冷淡了一些,语气中也略带讥诮的口味。

  “大学毕业?”陆为民有些疑惑,难道人人都像自己这么倒霉,可是苏燕青是昌州人,她不应该分配到南潭,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哪个大学?”

  苏燕青嘴角嘲讽之色更浓,“这个问题很重要么?”

  “不,不,不重要,我只是想要确定我的感觉。”陆为民悠然回应。

  “是么?人大,我比你高一届。”苏燕青完,便挥手示意:“我有事先走了,再见。”

  中国人大?去年毕业的?来就有些明白过来的陆为民立即心如明镜,“,燕青,我可以这样称呼你么?多联系。”

  着对方那翩跹如蝴蝶般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自己眼帘中,陆为民神色复杂的叹了一口气。

  去年毕业的,从昌州到南潭,除(色色小说 了去年春夏之交那场风波的牵连影响,还能会是啥原因?

  自己当时不也是热血沸腾,要不是父亲专门打电话来一阵臭骂让自己冷静下来,没准儿自己也会要犯些不大不的错误呢。

  想起昔日那一切,陆为民就禁不心潮澎湃,现在,一切都将从来。

  和其他市县并无二致,南潭县委、县府、县人大和县政协都在一个院子一幢大楼里办公,只不过这幢所谓的大楼依然和陆为民印象中一样的陈旧破败。

  两辆伏尔加、一辆草绿色的北京吉普212摆放在打扫得很干净的车库里,一辆浅青色的上海牌轿车正在缓缓驶进院子里。

  虽然桑塔纳已经开始在上海汽车厂产,但是在陆为民印象中,至少南潭县里边在92年之前似乎还没有购买价格高达十几万的桑塔纳的实力,伏尔加和上海还将作为县里主要领导们的主打坐骑继续持续一两年时间。

  上海牌轿车在大楼门前停了下来,副驾上迅速跳下来一个年轻人,动作灵活的拉开了后座车门,一个中年男子从车后座下来,年轻人眼明手快的接过中年男子手中的包,然后紧跟在中年男子身后,亦步亦趋的进了大楼。

  陆为民远远的着那个中年男子和年轻人,他都还有些印象。

  中年男子是县长王自荣,而那个年轻人应该是他的秘书,陆为民的初中同学郭怀章。

  郭怀章和陆为民不算熟,初中三年陆为民是在南潭中学读的书,当时陆为民校。

  郭怀章家是县城里的,父亲在县劳动局工作,母亲像在县医院上班,家庭条件很,而校大多来自城郊,所以通校和校关系不太,所以陆为民和郭怀章关系也很一般,谈不上什么特殊,不过前世陆为民分到东陂乡的时候还是和郭怀章有些联系,但仅限于工作上的普通联系而已。

  大楼实际上只有四层,依然带着浓郁的计划时代风格,进门就是一个前厅,然后就是略显狭窄的楼梯,水泥地显得不那么平顺,在水磨石地面已经开始风行的时候,这里显然还没有沐浴到这股潮流。

  县人大和县政协都在四楼,而县委部门则独占三楼,至于一楼和二楼则是县政府各部门,劳动人事局、审计局、统计局、科委这些寒酸的部门都集中挤在这政府大楼里办公,一个单位份上三五间办公室也就成了,而像公安局、财政局、税务局、交通局这些人多衙门大的单位自然不可能和政府聚在一起,他们都有着各自的码头地盘。

  兄弟们,起床书就给俺两三丈推荐票吧,你们就从了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