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零二节 漩涡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零二节 漩涡


  “周所,情况可能不像你所的那样,应该是这边人先行挑衅对方只是正当防卫……”……”黑瘦精明的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语气虽然谦恭,但是话语却是半句不让:“这样主观定性恐怕不太合适,……”

  “不太合适?”周廷国原已经消下去的火气又翻滚上来,“我在场,我亲眼所见,难道还能有差错?这事儿就按照我的去做一做材料,要把他们的行为坐实!算了,这事儿不用你来了,刘罡,王前勇,你们俩来把几个旁证材料取了,事情给我问清楚,证据给我取扎实!”

  黑瘦男子不动声色的道:“周所,这样做不太合适,今天我在带班,这事儿应当我来(色色小说 处理才对,你你当时在场,我觉得你当时可能没清楚情况,而且这个旁证材料也不应当只取这边的人,我想当时在酒店里也应该有其他人比如服务员见,这样可以更客观的了解真实情况。

  周廷国怒火中烧,双手叉腰,几乎要把唾沫星子溅在对方脸上,“你带班?我是所长,这件事情由我来安排,交给刘罡他们这个组来处理,不用你操心!”

  “当然,周所,你是所长,你决定了我当然服从,但是我觉得你可能在处理这一类事情上不要感情用事,还是要慎重一些。”黑瘦男子摊摊手,语气却显得很沉稳,并没有因为对方态度的凶狠而退缩。

  “哼,用不着你来教我!”周廷国没想到这位平时不怎么吭声话的指导员居然敢这样顶撞自己,这让他愤怒之余也有一丝警惕,目光一扫在一旁自己的心腹,“刘罡,你带人把这几个人分别带到后边的询问室去,要分开来审查,距离远一点,这房子不太隔音,审一审,他们都没有身份证,认真审查,别让他们串供!”

  “对不起,周所长,我不知道你要审查我们什么?如果只是身份情况,我想我已经向刚才的警垩察同志介绍了情况,这两位是我的朋友,我可以为她们的身份提供担保,对于你所谓要分开审查,我拒绝!”从房间里走出来的陆为民语气沉稳强硬,“我亲眼所见苟治良的儿子苟延,也就是所谓的当事人,大摇大摆走进你的办公室,而他的几个帮凶也如此放肆的和*****勾肩搭背,谈笑风,我怀疑你们中间有不正当关系,所以如果你们要调查,我要求刚才前往出警的包括你在内的警垩察回避仁否则我们拒绝你们的调查!”

  陆为民义正词严的言语让周廷国颇感吃惊,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这一次恐怕是真的遇上了烫手山竽了,对方敢直接点明叫响苟治良的名字,就表示对方是知道苟治良的身份的,非但丝毫不惧,而且还直指自己和苟延有不正当往来,这种情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要求回避,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回避?你懂不懂要求回避的规矩?!”周廷国有些色厉内茌的冷声道:“在这里你只有服从的份儿,没有你话的资格。”

  “真不知道你这种人是怎么当到***长这个位置的,我要求你们回避就就需要你们的上级来决定,你有什么资格我们只有服从的份儿?这种话的人身就是法盲!像你这种法盲还能当***长,要么你就是昧着良心有意如此,要么就真的是你们丰州市公垩安局党委选拔干部上出了严重问题!”

  陆为民有意要拖一拖时间,所以有心要将对方激怒。

  周廷国一怔之后勃然大怒,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嚣张,到了自己***还是这样。出狂言,甚至比刚才在还要放肆,冲动之下,就真有点要给对方一点颜色。

  刚踏前一步想要狠狠抽对方一耳光,周廷国猛然间到对方夷然不惧的申请和李应武嘴角边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陡然一悚,他也是老辣成精的角色了,先前不过是喝了一些酒加上被苟延开出的条件所惑,便有些忘乎所以,但是这会儿到李应武的诡异神色和对方的态度,立时意识到这件事情不那么单纯,尤其是当前这个家伙恐怕身份也不简单。

  “子,你挺嚣张啊!王前勇,你把他带下去,审查一下他的身份,不管你是干啥的,都一样需要遵守法律!”周廷国心念一转之后,不动声色的道。

  话音未落,一个**疾步跑了进来,来到周廷国耳边:“周所,政委来了。”

  “政委来了?!”周廷国略感吃惊,据他所知政委胡报国是才从黎阳地区公垩安处过来到丰州地区公垩安处,然后下来挂职担任政委的,和苟书纪没啥瓜葛才对,怎么也会为这件事情而来?他立即觉察到自己想偏了,莫不是政委是为眼前这几个家伙而来,难道是南潭那两个家伙找了人联系到政委了?

  “来了就来了,我去。”周廷国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多想其他,胡报国才到丰州市公垩安局任职不到两个月,自己和他交道也不多,平时只觉得这位政委乐呵呵的,像个弥勒佛,还真有点政工干部的模样,在局里边的话语权甚至还有点不如其他几个副局长的模样,周廷国表面上还是挺尊重对方,但内心深处却没有把对方打上眼。

  周廷国刚从院子里出来,就见胡报国已经从***大门外疾步进来,身后还跟着局纪委的副书老赵,。

  “政委!”周廷国大大咧咧的和对方打了个招呼,“今晚上怎么有空来我们所?”

  胡报国平素笑意盈面的表情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肃然,“老周,你们今天扣了一个叫陆为民的人?”

  “陆为民?干啥的?”周廷国并没有注意到胡报国脸色的变化,愣怔了一下回忆了刚才南潭那两个内伙子的工作证,一个姓童,一个姓徐,不是姓陆啊。

  “老周,你别管干啥的,我只问你,有没有这个人?”胡报国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政委,这么严肃干啥?陆为民,没听啊。”周廷国打了个哈哈,转头向黑瘦男子:“应武,咱们今天有没有挡获啥叫陆为民的人啊?”

  “有,就是周所你刚才带回来的那几个人中的那个年轻人,他就是陆为民!”黑瘦男子已经跑了过来,敬了一个礼:“政委!”

  “嗯,老周,怎么一回事儿?!”胡报国声音顿时变得阴冷起来,目光却在院子里寻找,“人在哪儿?是什么情况?”

  周廷国心中咯噔一声,胡报国不是为了南潭两个内伙子来的,而是为了那个和苟二少不对路的年轻人来的?他心中顿时一凛,样子今天这事儿恐怕有些麻烦。

  “政委,是这么一会事儿,我们接到报警有人在丰州饭店门口寻衅滋事殴打他人,所以我们就立即出警,将嫌疑人和受害人一方都带了回来,还有两个伤者在医院,这两拨人刚带回来不,事情还在调查之中。”周廷国也是个中老手,对于这种事情也并不怵,但心中却是暗自叫侥幸,现在还没有其他动作,若是胡报国在晚来一个时,那就真不了。

  “是么?这就是你所谓的当事人?”胡报国负手走进院子,着几个大摇大摆坐在对面会议室甚至把脚都搁在会议桌上的男子,目光如炬,“这就是你在作的调查?”

  周廷国一阵语塞,目光却是扫向刘罡和另外一名**,“还不去把他们带出去分开调查?!愣在那里干什么?!”

  胡报国深深的了周廷国一眼,这一眼得周廷国心里有些发憷。

  虽这位政委来的时间不长,也没有见过他有什么动作,但是他毕竟是局党委副书,是政委,他没有让自己上副局长这个位置的能耐,但是要给自己制造麻烦却是轻而易举,而且能从黎阳过来就到丰州市公垩安局担任政委,据当时刚刚兼任地区公垩安处副处长的聂局长坚决反对,希望能从丰州市局几个副局长里提拔起来一名,但依然未能挡这一任命,足见此人能耐的不一般。

  “行了,老周,你去把陆请出来。”胡报国面无表情的道:“我不知道事情经过是怎样,据你在场,也还有丰州饭店其他一些人在场,这件事情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我想你比我清除,是不是有人寻衅滋事打架斗殴,究竟是哪一方在寻衅滋事,这件事情……”

  胡报国话尚未完,苟延已经出现在门口,脸上露出有些尴尬的神色一闪而逝,“胡政委也在这里啊?”

  “苟?!”胡报国惊异之色也是从眼底一掠而过,他立时明白了其中原委,难怪张书在给自己交待时显得那样有分寸,让自己妥善处置这件事情,言语中虽然给自己了一个提醒,但是自己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家伙。

  荣誉啊荣誉,周推榜也是荣誉象征,月票榜也是荣誉象征,人活在这世界上不就图这个脸面么?累啊,但还得拼!兄弟们,票票扎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