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十九节 如鱼得水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十九节 如鱼得水


  在获得了安德健不动声色的表扬之后,张建春知道自己这一宝又押对了。

  地区开年这个工作研究部署会议很重要,张建春也自信可以把这个会议组织,但是搞得再那也得要领导认可才对,对于现在的张建春来,安德健就如同执掌杀大权的阎王,让自己升天自己就能升天,让自己下地狱,自己就得要下地狱,而来地委办工作这么,他还是第一次得到安德健的夸赞。

  他不知道安德健是真心夸赞自己这一次会议组织筹备得,还是表扬自己顾大局识大体,当然顾大局识大体就是很积极主动的配合陆为民把这个会议召开顺利完成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算是走入了一个不一样的层面了。

  副科长还是这个副科长,但是以往自己顶多也就是有机会和潘方打打交道,根没有多少机会能真正入安德健的法眼,但是陆为民来综合科之后,安德健对综合科的关注度立马呈几何倍数的上升,不知道赵来感觉到这一点该如何着想。

  也许冯可行得真的没错,陆为民来综合科当科长,对自己来未必是坏事。

  样子陆为民在几位大老板心中份量都不轻,夏力行就不了,安德健算是陆为民的伯乐,也可以不算,但张建春是亲眼到陆为民和孙震相谈甚欢,而王舟山甚至也在某个场合对陆为民赞誉有加,他真的有些搞不明白了。

  要得到一个领导欢心不难,甚至两位领导对他的印象不错也算合理,但是三个四个领导都对他青眼有加。这就太不可思议了,可这就发在自己眼皮子下边,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

  张建春不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死脑筋,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这个时候都还搞不明白状况,那他就真该从地委办里消失了。

  正如冯可行告诫他的一样,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尽全力配合陆为民的工作。要抱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信念,让陆为民在这也许不长的综合科工作期间对他张建春有一个很深刻的印象和感。

  感源于感情,(色色小说 而印象则展现能力,感情再,自己没事。那也是烂泥扶不上墙,事再大,没人认可欣赏,那也可能就是蹉跎岁月,只有两者皆具,才能一跃成龙。

  现在摆在自己面前似乎就有这么一个机会,多智近乎妖,这陆为民几乎要比妖孽更让人觉得难以想象。自己这一宝似押对了,但一直押下去会对么?

  孙震搁下电话,也是心潮起伏。

  中央已经正式下发了关于学习邓平同志讲话精神的通知,现在虽然还没有到丰州,但是老领导的秘书已经给自己打来电话确定了这个消息。

  让孙震心潮澎湃的不仅仅是中央下发的这个通知,而是老领导那边也传来了一个让他格外振奋的消息。

  中央某位高层对自己那篇发表在《求是》上的文章评价很高,而且还在近期中央党校某个进修班开班时专门提到了自己这篇文章,要求大家要解放思想。丢开束缚,锐意进取。

  这个消息让一直以养气作为信条的孙震都有点儿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情绪。

  入此门要想抛开一些凡心俗念就不可能,孙震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介凡人,没有那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性,此刻的他真有点想要找个人聊一聊的冲动,而且相当强烈。

  夏力行肯定是一个的对象,但是他和李志远去昌州开会去了。估计也就是要传达中央的这个文件精神,王舟山似也勉强可以算得上一个,但是却不是这种话题;安德健倒是勉强可以算一个,只不过今儿个自己这种情绪下,并不适合。

  想来想去。孙震竟然发现偌大一个地委,竟然找不到一个能和自己聊一聊的对象,除了陆为民。

  下意识的摇摇头,孙震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在办公室里踱起了步,罢了,罢了,自己的养气功夫还真是不到家,若是今儿个不能找到一个发泄口,自己怕真是一夜都睡不。

  在办公室里的陆为民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孙震邀请自己一道去爬枇杷山?这个时候?

  陆为民下意识的了表,下午五点半,这似乎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觉得奇怪?我听你像挺喜欢爬山嘛,我今儿个坐了一天,有些乏了,想要去爬爬山踏踏青,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听你对枇杷山很熟,给我当个向导吧。”孙震泰然自若的做了一个扩胸运动,“有事儿?”

  “没事儿,没事儿,我还真不知道孙书您还有爬山踏青的雅兴,敢不奉陪?”陆为民乐呵呵的道。

  自己和张建春一起爬枇杷山的事儿不知道被谁在地委办里传了开来,居然也成了一种高雅爱的象征,以讹传讹,这爬山也就成了自己的第一爱,这样让陆为民啼笑皆非。

  孙震大概也是知道自己这个“爱”才会这般,不过他得像孙震对于爬山踏青这一类活动并无偏爱,怎么会突然想起要和自己一起去爬山踏青去了?

  高初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门口听到的居然是孙震让陆为民跟他一块儿去爬枇杷山,一种难以言语的复杂感受在高初心中流动。

  这陆为民真是不简单啊,怎么不声不响就和孙震走得这么近乎了?自己也没有见他怎么往孙震身边靠啊,照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也不可能有多少时间去干别的,怎么孙震就对他这么有感?

  高初不相信仅仅是那一趟南潭之行就能让孙震的感上升到如此境地,孙震的脾性他有所了解,人的门槛高了去,要想入他的法眼,决不仅仅是你能干点什么就行的,可以比起夏书的要求更高更苛刻,陆为民何德何能,就能让眼高于顶的孙震也对他如此亲善?

  联想到大垣县委书温荣耀对陆为民的夸赞,高初心里那股子酸溜溜的味道更浓,他不是对陆为民有什么成见,但是陆为民这般年轻就能如鱼得水般的在地委里边游刃有余,这种如鲠在喉的不痛快不是简单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

  孙震和陆为民出门时,高初早已经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孙书,我觉得这在情理之中。”陆为民终于觉察到了今天孙震兴致为何如此高昂,“混沌的局面导致了我们这一年来经济发展和政治气候出现的反复不定,忽左忽右,高层不少人都是乱花渐欲迷人眼,不清楚方向,你让下边怎么来开展工作?”

  “嗯,所以有人用拨云见日来形容,很有点振聋发聩啊。”孙震抹了一把额际的汗珠,“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们丰州已经走到了前面,虽然我们是悄无声息的做,但有时候这很有必要。”

  “孙书,如果以前有必要,那么现在我觉得就无此必要了,现在我们不但要光明正大旗帜鲜明的鼓励发展,而且要主动积极的出台一系列措施来鼓励和促进经济的发展,不管是什么经济性质,国有企业也,集体企业也,私营企业也,只要你是遵守了法律的,我想这都不是什么问题。”

  陆为民的谈兴被对方勾了起来,“我得中央领导曾经过,摸着石头过河,现在沿海地区的对外开放已经被证明了是卓有成效的,那么我们内陆地区怎么办?当然要迎头赶上,而首要问题就是要解放思想,这在我们地区的工作研究部署会上就已经明确了我们丰州地区的工作任务,那就是要发展经济,改善人民活水平,那么在这个大前提下,在不违背国家法律这个界限下,任何尝试都是允许的,甚至是要鼓励和保护,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调动起各方力量,发挥各方的主观能动性,实现我们丰州地区的经济快速发展。”

  孙震目光一凝,脚步也稍稍变得慢了一些,“你的意思是我们丰州地区应该出台一些政策来鼓励……,来鼓励经济的发展,嗯,包括私营经济在内的各种经济成分?”

  虽然获知了中央高层要求学习平同志讲话精神,但是要在丰州这个地方一下子就跃升到要出台政策明确支持和保护私营经济的发展这个层面,还是让孙震有些震动。

  陆为民这个建议不可谓不大胆,不但将原来两人探讨过的一些观点具体化,而且要落实到现行政策上来,这就有不的风险了。

  “孙书,大势不可逆,解放产力,发展经济,改善人民活水平,这是中央确定国家今后多年的工作重心,你越抢在前头,固然要冒些风险,但是却能抢占先机。”陆为民沉声道:“尤其是在丰州这样穷困偏远的地区,意义就显得更不一般了。”

  月票稀少,望兄弟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