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四十九节 纠结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四十九节 纠结


  张天豪紧赶慢赶走进候机厅时,一眼就看到了萧明瞻正在和孙震、安德健以及周培军几人谈笑自若,略感诧异之后,张天豪步伐半点也没有停下,一边和地区这几位指导打着招呼,一边也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周围。[ w w w.h a o 1 2 3.s e ]

  明天出现了两个不测人物,一个是周培军,一个是萧明瞻,在张天豪看来既知道准确工夫却又情愿自动前来的应该只要孙震和安德健才对,周培军也跟着来了让他有些诧异,不过这也勉强说得过去。

  周培军虽然为人相当低调,但是毕竟是跟着夏力行走黎阳过去的,和夏力行不断保持着联络,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多严密,但是关系严密却也不只仅是日常走动是几个能否频繁就能断定的,以张天豪的了解,这位低调的政法委书记无疑是夏力行布下丰州这局棋里很关键的一个棋子,无论夏力行日后向何处去,只需周培军在这个地位上,就足以让人记住他的影响力。

  假设说周培军出现勉强让张天豪可以承受外,那么萧明瞻也出如今这里就太让人隐晦了,但是张天豪面上却丝毫没有流显露半点异常,反倒是一副天经地义的容貌,似乎对什么人要来接夏力行了如指掌。

  夏力行乘坐的东航班机准点飞抵昌州龙台国际机场,走出机场通道口,看到孙震、安德健和周培军等人迎下去,夏力行虽然抱怨了几句,但是心里也挺高兴,毕竟分别这么久,他中间也只回来了一趟,丢下这么久的工作,心里也记挂得紧,所以能第一工夫见到这些人,当然心境很好。

  “德健,我不是说了么?不要这么大张旗鼓,弄得这么大场面干啥?大家手上工作都多。让为民一个人来就行了。”夏力行手中的包交给了陆为民,看了一眼四走。略带指摘的道:“人家还以为是啥大不了的人物呢。”

  “力行书记。这可怪不得秘书长,是我自动要求来接您的。培军书记也是我拉来的。老萧是在昌州闭会,所以挨得近就过去了,至于天豪么,那是人家丰州市委市府的一片心意,力行书记可不能伤了他们的心啊。”孙震笑吟吟的接上话。

  夏力行见孙震说了话,也就不再多说,和在座众人逐一握手之后,就直接问孙震半夜饭安排在什么地方,要干脆直接到饭店。吃了饭之后再来稍加休憩。

  由于夏力行只要一个人,所以大家也是各自开车来的,除了夏力行那辆奥迪外,孙震依然是坐那辆老蓝鸟,周培军的车是一辆从黎阳分家时带过去的一辆成本田思域,萧明瞻用的是行署一辆半新旧的桑塔纳,这也是从黎阳分家时调拨过去的,但这辆车要说车龄要比孙震和周培军的车短得多,车况也相当不错。

  半夜饭是安排在昌州海昌大酒店,多了萧明瞻、张天豪两人以及和张天豪一道来的丰州市委常委、市委办主任冯可行,也就分成了两桌,驾驶员坐一桌,剩下的人自然就坐在了一同。

  本来冯可行觉得有些不适宜想要去和驾驶员们坐一桌,但是在安德健的安排下,冯可行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了上去,和陆为民紧邻。

  在饭桌上孙震也把推进的户籍制度农转非改革工作和城市住房树立相结合这一系列工作扼要汇报了一下,这是他主抓的工作,停顿得也相当顺利,前期调研和搜集下级有关部门的信息意见,也得到了相关各方的鼎力支持,这也使得孙震对这项工作的决计大增,希望可以在年底之前正式启动。

  吃完饭后,夏力行就在海昌大酒店午休,下午夏力行还要到省委报到并向省委书记田海华、副书记李昭南以及组织部长陶汉汇报学习状况,其他几位也就都在海昌大酒店等待夏力行,倒是萧明瞻要先行赶回丰州,夏力行也就在午休完毕之后,抽了半个小时先和萧明瞻谈了谈。

  见陆为民从房间里出来,安德健向陆为民招招手。

  “这会儿夏书记正和萧专员谈事情,他三点钟要去省委田书记那里汇报工作,三点半当前分别要到昭南书记和陶汉部长处汇报工作,你担任送夏书记过去,待会儿记得去提示一下工夫。”

  “我知道了秘书长。”陆为民点点头,“那张书记那边……?”

  “暂时不管他,老萧明早还有一个会议,所以下午就得要赶回去,我们明早再回丰州,他要留上去也就由他。”安德健瞅了一眼陆为民,“吃了晚饭你若是要回去也行,我让老马送你,不过记得明早要准时赶过去。”

  陆为民脸一热,赶紧道:“秘书长,我没事儿,不用回去,就在这里休憩一晚就行。”

  “得了,这段工夫夏书记虽然不在,但是你的工作也没增加,星期天也没能回去,我心里清楚,也不能热闹了女冤家那边,该去得去。”安德健摆摆手,似乎想了一下才道:“吃了晚饭看看夏书记有什么安排,假设没什么安排,你就走就行了夏书记这边我和他说。”

  “没事儿,没事儿,到时分看状况再说吧。”陆为民意中暗自感激。

  安德健是一个相当精细的指导,对工作要求很高,但是却又能放权,一项工作只需确定上去交给你,只给你提条款要求,然后放手交给你做,有什么需求不需求你提出来他也会替你思索到,你尽管尽心尽力心无旁骛的做干好就行,在这样的指导手下干活儿,既感到有压力,有能放开手脚的大干。

  陆为民在安德健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尤其是安德健大气沉稳的养气心态比起孙震更胜一筹,

  “人非太上,孰能忘情?你们年轻人正是感情炽热的时分,可别由于工作而影响了感情,本来你们俩相隔一方,你工作又忙,这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连这点通融都不给,那我这个当指导的岂不是太过苛刻了?”安德健笑了起来,“好好去和你们小甄见见面,明天准时过去就行。”

  陆为民从海昌大酒店分开时曾经是早晨快九点半了。

  吃完饭之后不过八点钟,夏力行兴致很高,在席间也谈了本人在地方党校学习的一些感受心得,看得出来他是真想和在座的众人分享这份播种,而不是那种有意有意的炫耀和卖弄,仅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夏力行在人品素质上的确配得上作为地委书记这一角色,这是陆为民的个人看法。

  每个人的成功既有其偶然之处,这份偶然却是有数个必然累积叠加而来,只要有数个必然不断累积叠加,沉淀碰撞出的火花引发了最后一刻超越了质变的阶段进入质变,那么他就成功了。

  夏力行出任秘书长也许就是这样一个质变到质变的进程,陆为民以为也许本人也在这份质变进程中发挥了那么些许的作用,那么本人如今所作的一切,不也是一样在停止质变积聚,为质变做预备呢?

  走在195厂生活区里,看着依然繁华繁华的街道,陆为民突然觉得这里是如此生疏,分开这里不过短短一两年工夫,他觉得本人居然有一种无法融入出来的感觉。

  虽然郭征依然等待本人能回195厂,但是陆为民却发现本人的心从来就没有真正属于195厂,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像一个旁观者由于对某项工作的等待而做的建议,甚至连真正参与都不算。

  195厂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本人,就像本人从来就不属于195厂一样,那甄妮呢?

  似乎生活和工作完全是两个概念,男女之间的感情似乎和单方的工作扯不上多大关系,但是真的如此么?客观世界对理想生活的影响是庞大,你觉得感情可以在纯净的空气中不受影响的持续发展,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本人在丰州工作,而甄妮在昌州195厂,似乎是两个世界,如今两人交织在一同似乎是为了在一同而在一同,仅靠电话联络和这样毫无规律的相聚,这中间迟早出成绩,这一点陆为民也看法到了,成绩是本人却不知道该怎样来改变,或许是本人内心深处就希望向这种趋向发展,以避免本人背负起那份道德责任。

  本人的道德水准和良知界限什么时分又高尚到如此地步了?还是本身就另有打算,抑或是下看法觉得这段感情会以某种方式完毕但内心又不情愿承认?

  摇了摇头,陆为民自我解嘲的笑了笑,一脚把旁边一颗石子儿踢出十几米远。

  “哎哟!这是谁?这么无聊,一点私德也不讲?”洪亮悦耳的声响从街道另一旁的暗处传了过去。

  持续补上,生活总有有数不测,本以为昨天能补上,没想到,哎,不多说,四点半起来码字赎罪,持续补,总要补上!(未完待续。假设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终点投引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w w w.h a o 1 2 3.s 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