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三节 后院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三节 后院


  送走了魏行侠,陆为民站在车前,任凭初春的夜风吹拂自己面颊。

  并不出陆为民所料,魏行侠没有给他任何肯定的答复,只是勉强同意在邵泾川面前提一提这件事情,但是拿他自己的话来说,连魏行侠自己都不看好这个方案,更别说想要获得邵泾川的支持了。

  省里的态度很关键,邵泾川的确没有表态,按照时间推算,邵泾川应该看到这个报告了,但是到目前为止,包括邵泾川在内的所有人似乎都在保持着一种缄默,没有就这个方案发表任何意见,这看起来似乎有些古怪,但是陆为民却清楚这里边是有些门道的。

  李志远和孙震在这个方案上有不同看法,虽然报到了省政府,但是以省里这些人的消息,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孙震和李志远的矛盾和分歧,而现在已经有了一些传言出来,说田海华对丰州地委班子依然不是太满意,虽然去年丰州的经济增速已经跃居全省第五,第一次进入了上游水平,但是由于丰州经济总量基数摆在那里,仍然和其他地市的差距越来越大。

  陆为民也知道李志远已经尽了力了,而且实事求是的说,95年这一年,丰州地区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古庆、阜头和大垣在班子调整后都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三县的经济增速远远超出其他县市,也仅次于依然保持高速增长的**,但是淮山、南潭和丰州市却陷入了发展低谷,尤其是南潭和丰州市,其发展速度极大的拖了全地区经济增速的后腿,这让地委也很不满意。

  省委主要领导对丰州地委班子还是不太满意也就意味着一种可能,去年已经年对丰州地委班子进行了不小的调整,地委副书记、组织部长都双双易人,如果还不满意,那就只有动主要领导了,而从目前形势来看,李志远和孙震调整的可能性都有,主要要看田海华的态度了。

  而在这个方案上的分歧也许就是一个风向标,无论是省里哪位领导都不得不慎重对待,过早而轻易的表明态度,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问题是对于陆为民来说,这样拖下去才是最危险的,华侨城方面现在兴趣很浓,但是他们兴趣再浓,也只代表一家开发商,顶多也就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开发商,而要启动这样一个庞大的项目不是一个开发商就能行的,哪怕这个开发商实力再强大,如果没有政府部门的支持,那都是浮云。

  华侨城方面也很清楚这一单,所以赵总和张总都和陆为民联系过,而且也和孙震见面谈过两次,要求丰州地区要尽全力来推动这个项目获得省里的支持,在这点上孙震拍了胸脯,但是有些事情却不是他光拍胸脯就能解决的。

  一旦这样拖下去,只怕很多人的热情就会渐渐淡下去,而一旦华侨城失去了兴趣,那么这个项目基本上就没戏了,所以陆为民必须要在华侨城方面为失去了信心之前,促使省里边表态,哪怕只是姿态性的态度,也可以稳住华侨城方面的心,推动在阜头这边的准备工作启动。

  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了,而且牵扯到方方面面都不容小觑,陆为民知道这其中很多工作都需要自己亲自去推动运作,其他人无法替代。

  比如如何让省委主要领导也就是田海华有个态度,又比如让常务副省长陶汉对这件事情拿出一个看法,另外,省委宣传部那边也要有所动作,省广电厅和省文化厅虽然名义上是省政府组成部门,但是分管副省长在这上边的话语权远不及省委宣传部这边,尤其是在重大方向性的问题上,省委宣传部那边的态度更为关键。

  回到御景南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看着还有些灯光的窗户,陆为民不知道怎么突然不那么想回家了。

  看见萧劲风的那辆福特水星车停在院子里,陆为民知道萧劲风在,想了一想,夹着包就往萧劲风那里去了。

  敲了敲门,屋里应该有人,这会儿才十点过,萧劲风这家伙应该没谁才对。

  “谁啊?”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让陆为民愣怔了好一阵,才回答道:“是我,劲风在么?”

  门里似乎有些慌乱,说了两句话,最后门还是打开了,陆为民看见一身只穿了一件薄羊绒衫的女子出现在面前,面孔似乎有些红,看着陆为民还有些不自然,甚至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杏儿?”陆为民讶然扬起眉毛,瞬即反应过来,“劲风呢?”

  “他,他,马上出来。”朱杏儿脸上掠过一抹羞涩,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自然,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萧劲风很快就出来了,显得很自然,一边在穿T恤,一边大大咧咧的埋怨陆为民回来也不打提前打个电话,陆为民突然发现朱杏儿的牛仔裤似乎刚刚拉上,连粉红色三角内裤都露出一截在腰上,看来自己来的有些不巧,破坏了人家的卿卿我我。

  陆为民笑了起来,看来萧劲风这批野马真的有被拴上辔头了,萧劲风在这方面并不太热衷,原来也有过一个女朋友,但是很快就分手了,后来也有一些滚床单的女人,但是萧劲风从不介绍给陆为民认识,更不带回家,而朱杏儿能够走进萧劲风家中,也就意味着萧劲风是认真的了。

  只是陆为民有些不明白,在他看来范莲似乎怎么看也要比朱杏儿漂亮一些,怎么萧劲风就看上了朱杏儿了呢?他记得当初隋立媛还在说卓尔和萧劲风因为三姝公司在昌州的发展而探讨得很激烈,他还以为卓尔和萧劲风会不会碰撞出什么火花来,但是没想到居然是朱杏儿。

  见陆为民目光里有些若有所思,萧劲风也不多言,一只手揽住还有些忸怩的朱杏儿,平静的道:“为民,我和杏儿好了,你现在知道就行了。”

  “奸夫yin妇,我不碰上,你们还要瞒我多久?”陆为民笑了起来,把包交给朱杏儿,朱杏儿很懂事儿的把陆为民的包放在茶几上,笑了笑:“我去给你泡茶。”

  “行啊,劲风,我和朱杏儿认识这么久,还没有见她这么文静有礼过,调教得好啊。”陆为民点点头,看着朱杏儿消失在房门另一头的背影,拍了拍萧劲风的肩膀,压低声音道:“滚床单了?”

  “滚你的,关你屁事?你和小隋、甄妮两个女人都能滚床单,我就只和杏儿滚床单你也有意见?”萧劲风笑骂道。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为了一片树叶舍弃森林,大无畏精神可嘉啊。”陆为民故作叹息状,一屁股坐在三人沙发里,“不过杏儿这丫头挺有主见,很**一个女孩子,和你倒是挺适合。”

  “适合不适合我自己知道,用不着你来评判,你把你自己的事情管好就行了。”萧劲风不屑的瘪瘪嘴,“自己屁股流鲜血,还想帮别人医痔疮?你自个儿省着点儿吧,你啥时候把小隋和甄妮之间的事情摆平,我就算是服你了。”

  陆为民也不在意,萧劲风也是为自己担心,他心里知道,只是这种事情不是说摆平就能摆平的,隋立媛那边固然不可能舍弃,甄妮这边会发展成什么样,也说不清楚。

  朱杏儿替陆为民端来茶时都还有些不自在,尤其是在陆为民目光注视下,甚至有点儿连路都不会走了,看得陆为民好笑,也幸好萧劲风笑骂了几句才算是让朱杏儿恢复正常。

  说笑了几句之后,朱杏儿也知道陆为民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和萧劲风说,她也是一个相当知趣的女孩子,尤其是和萧劲风好上了之后,对陆为民的情况了解更多的,也知道自己喜欢的男人跟陆为民的关系,所以见他们有话说,便自己回卧室里去了,进去之后还把门关上了。

  “多久了?”陆为民见朱杏儿挺懂事的消失了,这才随口问道。

  “嗯,就那一次和你到骑龙岭之后,我和她就慢慢好上了,杏儿的性格我挺喜欢,**,懂事儿,我这人不像你,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人这一辈子,要干的事情太多,整日里想钻在女人胯下捣腾,没劲儿。”

  萧劲风的话让陆为民有些汗颜,连忙举手投降,“行了,我不问你的事儿了,你也别管我的事情,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处理。”

  “处理,你怎么处理?小隋三十来岁了,比你大五六岁,孩子都十六七岁了,难道你还能和她结婚不成?行,就算你本事大,她死心塌地跟你,不结婚,愿意给你当一辈子情人,那甄妮呢?我看你对甄妮现在也是懒心懒肠,好像还不是小隋的原因,就是没小隋,你是不是也没打算和甄妮结婚了?你外边还有谁?还有几个?”萧劲风双臂环抱,靠在茶几上,像审犯人一样盯着陆为民道。

  昨儿有事,今天补上。(未完待续。请搜索二五零书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