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二十二节 霸气凌人意若何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二十二节 霸气凌人意若何


  在孙震秘书办公室里等了大概十分钟,陆为民才等到孙震处理完事情。

  进入孙震办公室时,孙震还在忙着写着shime,见陆为民进来,只是点点头示意陆为民先坐下,等他处理完手中的文件。

  搁下笔,孙震像是在回味着shime,好一阵后才启口道:“为民,你对陶专员的观点怎么看?”

  孙震是一个很谨慎的人,虽然对于陶行驹在经济运行分析会上的放肆立即给予了强硬的反击,但是并不代表他对陶行驹的观点就不重视了”“请搜索二五零书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觉得陶行驹的分析还是指出了当前各县在发展经济中存在的一些普遍性问题,比如成立各种开发公司投资公司作为融资平台,向银行贷款,然后来推动基础设施建设,而基础设施建设极大的带动了建筑业和相关产业的发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相当明显。

  但是这种方式带来的弊病也很明显,那就是这些开发公司投资公司实际上并无资产,大多是在注册时注入资本,然后迅速抽走,主要是应对《担保法》生效后国家机关不得作为担保人这一条款,但是这些真正贷款都是建立在利用财政担保的前提下,也就是说实质上县级财政都要对这些融资平台承担担保责任,否则日后政府便会被被金融部门列入黑名单,其带来的危害更大,所以政府是不kěnéng让这类融资平台丧失偿还能力,也就是变相的由县财政jinháng兜底担保。

  孙震也很qingchu丰州地区各县目前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规模越来越大,从道路交通到市政设施再到城市新区,一系列的规划方案报到地区,让孙震都看得到振奋莫名之余也同样意识到陶行驹的那番话并非无的放矢。

  他不满的是陶行驹的这种方式,但对陶行驹的观点却不是一棒子打死,今天招陆为民来,一方面是因为阜头目前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力度空前,远远超过了其他县,甚至把丰州市和古庆县都甩在了后边。而阜头的财政收入连古庆和丰州的一半都不到。也正是陶行驹批评的典型,另一方面招陆为民来,也是因为陆为民在这些问题上往往有独到的见解,孙震也想了解一下陆为民在对陶行驹的这番观点上的看法。

  陆为民没想到孙震问得这样直白,看来孙震在会上虽然相当强硬的反击了陶行驹,但是内心还是有些担心,“孙shuji。陶专员的话有一定道理,但是我觉得看问题应当一分为二,也需要因地制宜,同样的问题在不同的对象上也许就会有截然不同的结果,在这yidiǎn上我觉得陶专员kěnéng有些片面了,或者是我勾起了他的一些不愉快的回忆。所以他就有点儿着相了。”

  “哦?”孙震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你小子又怎么了,怎么会勾起陶专员的不愉快回忆?”

  陆为民也不隐瞒,把ziji和陶泽锋之间的种种恩怨,甚至连相互报复殴打的事情都一一道来,倒是把孙震听得兴致盎然。

  “为民,以前的事情我不管。但是现在你身份不yiyàng了。你是县委shuji,而陶专员现在又是你的领导。在很多问题上,保持理性的克制,并不意味着软弱,这恰恰是一个成熟男人的体现。”孙震听完陆为民的介绍,沉吟了一下才道:“陶专员对你有些看法这yidiǎn还不太好说,但是我觉得他的一些观点并非无中生有,也有一定针对性,你刚才说太片面了,是shime意思?”

  “嗯,我所指的片面是指在看待一个问题的成因和结果上,要结合这个问题所处的环境,其他县我不敢置喙,但是阜头县的情况,我觉得我是有发言权的。”陆为民整理了一下思绪,泰然自若的道:“陶专员的话有很多其实都是影射或者说不点名批评我们阜头,尤其是他说不顾财政薄弱而利用融资平台大肆贷款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入不敷出,这分明就是指我们阜头,古庆和双峰的基础设施投资力度虽然也比较大,但还是比不上我们阜头,而且他们两县的财政状况相对好得多,也只有我们阜头的财政现在还比较薄弱。”

  孙震méiyou答话,等待着陆为民下一步的解释。

  “陶专员的观点是建立在yidiǎn上的,那就是我们阜头经济增速是依靠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来拉动建筑业和相关产业带动经济增长,这种拉动经济增长是短期的,不可持续的,一旦投入结束,nàme这种经济增长就会迅速下滑,而这对一个地区的财政收入增加也同样是短暂的,无法持久的。”

  陆为民对陶行驹的观点jinháng了一个注解。

  “嗯,陶专员应该是这个意思。”孙震点点头,“你们阜头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速的确也是建立在基础设施建设大投入上,这yidiǎn数据上也显现得出来。”

  “不,孙shuji,ruguo你只看上半年,或者第二季度的数据,的确是这样,但是ruguo你再仔细一些,具体看一看四月、五月和六月数据,就nénggou看到其中的一些差异。”陆为民摇摇头,脸上浮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哦?”孙震讶然,他还真méiyou注意到六月和四五月的数据变化有shime不yiyàng。

  “第一季度乃至四月、五月,阜头经济增速和经济数据都的确是以建筑业和相关产业为主,但是您自信看,六月的数据yijing有了一些变化,虽然在增速上都保持高位,但是你看具体经济数据,建筑业和相关产业的比例明显下降,而电子制造业产值就有了明显上升,孙shuji,您应该mingbái这意味着shime。”陆为民淡淡的道。

  “你的意思是从六月开始,因为你们工业园区的鸿基集团几个项目试车运行投入生产,电子产业的产值将会成为拉动经济增速的主力军?”孙震一下子就mingbái过来,“鸿基集团那几个企业原定不是要八月才开始生产么?”

  “厂房建设进度比预想得快,加上他们的工人招聘和培训在县里的大力支持下都进展得十分顺利,所以六月初就开始试运行,两个星期之后就开始正式生产。孙shuji,从下半年开始,除了鸿基集团的几个企业之外,从七月到十月,还会有十三家企业陆续建成投产,十月到十二月,也还有五家企业建成投产,也就是说到年底,我们阜头工业园区将会有二十五家企业建成投产,加上我们上半年街办企业和乡镇企业的改制yijing结束,这些企业目前情况都不错,都将在下半年开始发力,虽然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依然会对拉动经济发展起到比较明显的作用,但是随着我们县电子产业的迅速发力,电子产业将会成为迅速取代建筑业和相关产业成为经济发动机。”

  陆为民的语气里充满了自信,即便是在孙震面前,他也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和自豪。

  “哦,这么有信心?”孙震心里也相当高兴,陆为民的这个表态也就意味着他可以在与陶行驹的对峙中有更强的底气。

  虽然他可以在会上毫不客气的反击陶行驹,但是并不代表他不qingchu陶行驹的分量。

  田海华在昌州担任省委shujiyijing有些年头了,虽然还不zhidào高层动向,十五大也还要明年秋天才会召开,但是十五大之前半年开始,省级干部的调整交流就要开始,田海华极有kěnéng会离开昌江,而邵泾川接任田海华省委shuji的wèizhikěnéng性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而陶行驹作为邵泾川的嫡系,对于ziji这个并不太招邵泾川喜欢的地委shuji来说,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孙震zhidàoziji要想在丰州彻底站稳脚跟,要想抗住来自陶行驹的压力,nàme就必须要做出成绩,而就目前来说,就是要做出不同于李志远表现的成绩,对于他来说,陆为民治下的阜头就是一个最好的标杆。

  “孙shuji,信心来源于我们自身的工作,今年上半年阜头经济增速高达百分之一百四,在很多人心目中这是一个了不得的数据,也有人说那是因为去年上半年阜头是表现最差的半年,的确阜头去年上半年也是表现最差的半年,nàme我们就拭目以待下半年,去年下半年阜头经济增速不低,nàme今年下半年ruguo我们阜头的经济增速取得一个不俗的表现,我想是不是可以让有些人闭嘴了呢?ruguo这还是不足以改变有些人眼光,nàme就不谈经济增速,我们就用经济总量来说话,去年阜头gdp是3.61亿,nàme今年我们阜头经济总量翻番怎么样?甚至超过8亿,那又怎么说?”

  陆为民语气里充满了咄咄逼人的气势,但是听在孙震耳中却是说不出的高兴,他喜欢陆为民表现得这样霸气凌人,越是这样,也就意味着陆为民更有底气和信心,这也相当于是在给他增光添彩。

  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