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零六节 阴微无双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零六节 阴微无双


  靠在车后背上,6为民就下意识的吸了一口凉气,这后脑勺上的包块还没有消退,稍不注意碰上就疼痛难忍,这都是那个女人造的孽。レ..♠网レ

  “6书记,怎么了?”何明坤和史德生都同时扭头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走吧。”6为民摆摆手,柯丰公路今天正式奠基开工,地委要求全地区各县市的一把手都要到古庆去参加奠基仪式,算是为柯丰公路凑热闹吧。

  原本阜临公路县城到葵山段也是今天正式竣工通车,6为民都只是请宋大成和丁贵江参加,自己都没有去,结果还摊上这么一桩替人家吆喝的破事儿,6为民心情也很是不爽。

  阜临公路分成三段,一段是阜城到葵山段,另一段就是临溪县境内,第三段就是葵山到临溪界这一段。

  因为两端这两段都有现成的老路作为依托,只是在原有的路基上进行加宽改造,部分路段裁弯取直新建,所以进度都相对较快。

  临溪县境内那一段进度最快,十月份就已经竣工通车,阜城到葵山这一段进度也很快,终于正式建成通车,唯独葵山到临溪县界这一段全是山路,而且原来没有公路,只有机耕道,所以不但工程量大得多,进度也要慢得多,估计要到明年年底才能正式完工,基本上是两倍于这两段的工期。

  不过6为民也很满足了,只要能打通阜头到临溪这个瓶颈,rì后阜头的交通条件便上了一个台阶,从丰州这边到宜山和宋州那边的车,便都可走这条线,无需绕行昌州和洛门那边了。

  而就像柯丰公路一样,只要这条通往浙西的道路打通,那么丰州在昌州的战略地位立即就要上升两个台阶,都不笨,都能看到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魏宜康不遗余力的促成这一项目。同样也是他为什么毫不犹豫的投入陶行驹怀中的原因。

  无他,陶行驹能给他带来更多的资源,让他的前程更光明,当然,陶行驹同样也有需要他的理由,一拍即合。

  柯丰公路的主要难关还是在古庆向东穿越黎山和大淮山余脉这一段,尤其是有一段需要穿过黎山尾段。而黎山素以地势险峻著称,即便是尾段,也是悬崖绝壁不少,地质条件复杂,如果要绕过这一段,就必须向南改道穿越大淮山的余脉。工程难度可能要小一些,但是由于路途加长,加上大淮山余脉地质条件也比较复杂,所以工程量则差不多。

  奠基仪式选在了古庆县山门镇。

  这里也就是黎山余脉所在,由于地处山口,地势比起周围要矮不少,而这条路向东需要穿过黎山山脉进入浙西,同时山门镇也具有相当丰富的铅锌矿资源。只不过由于道路交通原因。这里的铅锌矿资源一直没有得到有效开发,一旦这条路修通。这里的铅锌矿资源立马就会变成香饽饽。

  6为民的三菱摇晃着穿越了一段烂路,山门镇到古庆县城的路段大部分都已经经过整修,差强人意,但是仍然有部分路段坑坑洼洼。

  前面那辆桑塔纳2000就已经卧了泥,车轮空转,铲起泥浆,喷了周围过往车辆车身一身。

  “潘秘,坐我车吧,叫你司机去和古庆那边联系一下,找台车来拉起来。”6为民放下玻璃,摇了摇手。

  魏宜康的任命昨天已经下来了,任行署副专员,估计下边人应该都知道了,潘晓方的任命却还没有下,估计要等到这个奠基仪式结束之后地委才正式开会下文。

  潘晓方沮丧的摇摇头,给司机叮嘱了两句,这才上了6为民的车。

  “为民,还是你的车好啊,小rì本儿的越野车,一台能买桑塔纳2000两个了。”潘晓方一边用纸巾擦拭着皮鞋上的泥浆,一边不无艳羡的道。

  “潘秘,别羡慕我,我这是借朋友的,为此还招来不少麻烦,早就想还了,你那边的车比我这好得多。”6为民笑了起来。

  “我那边?”潘晓方一时没反应过来。

  “嘿嘿,潘秘,你没看魏专员坐的什么车?丰田6地巡洋舰4500,比这破三菱好多了,古庆县委还不止一台呢。”6为民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你过去之后一样可以有,古庆虽然是山区,山区产矿,矿企可是很愿意为县委县府分忧解愁的。”

  潘晓方愣怔了一下,心里却涌起一阵喜悦,虽然说与魏宜康的竞争失败了,但是眼前也有一个同病相怜的失败者,加上6为民话语里似乎不无艳羡之意,潘晓方那种失落感顿时消散了不少。

  “为民,别瞎说,你知道咱们这边的事儿,文件一天不出来,一天做不得数。”潘晓方看了一眼前面两人,显得相当低调:“都是天涯沦落人,就别挖苦我了。”

  6为民笑了起来,“潘秘,你可真是谨慎得紧啊,魏专员的任命都下来了,你的事儿还能拖多久?魏专员给你打下一个好基础,你到古庆正好可以一展身手啊。”

  丝毫听不出6为民语气里有什么异样,潘晓方倒也有些佩服这个家伙的心境。

  事实上魏宜康最大的竞争对手并不是自己,潘晓方自己知道自家事儿。

  没有在县里担任过一把手甚至连zhèngfǔ一把手都没有当过,这是他最大的软肋,谁都可以拿这个话题说事儿,所以他是最先出局的。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从副专员候选人里出局了,也成了他最大的隐痛,所以他也是打定主意要到县里边去干两年,算是弥补这个短板,而到古庆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曹刚是第二个出局的,原因无他,今年双峰发展仍然快,但是完全被阜头和古庆光芒盖过,尤其是被阜头盖过,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双峰前两年发展那么快是得益于6为民在双峰担任县长,而现在6为民出任阜头县委书记,就轮到阜头高歌猛进了,这种对比相当打击人,而且几乎是致命的,曹刚毫无悬念的出局了。

  真正的对决是魏宜康和眼前这一位,经济成绩上一样的光彩照人,6为民有孙震作为后台,而魏宜康却赢得了陶行驹毫无保留的支持,也许6为民唯一欠缺一点的就是资历,而这一次是副专员人选,在很大程度上也需要照顾陶行驹的情绪,所以6为民出局,但是在潘晓方看来,这也许是6为民下一次崛起的暂时蛰伏罢了。

  “为民,别给我灌**汤了,古庆的底气都被魏专员发挥到了极致了,我么就是去萧规曹随,能让古庆的辉煌别那么快的跌落下来就满足了,今年古庆虽然能继续占第一,但是明年呢,为民,你们阜头如果明年能保持今年增速一半,那就该你们当第一了。”

  潘晓方睖了6为民一眼,一脸不满,似乎对6为民满嘴谀辞很是不屑。

  “潘秘,阜头今年的情况你很清楚,明年要想保持高增速,除非地区给我们阜头更大的支持,但是听说陶专员有意让魏专员来分管工业这一块,陈专员要去管王秘书长原来管那一块,您觉得我我们阜头能不能收到格外照顾呢?”

  6为民在潘晓方面前也不客气,等两天大家都一样了,底细大家都清楚,古庆那点底子在魏宜康手上已经被发挥得淋漓尽致了,古庆还要出成绩,也得要等到三年后柯丰公路建成之后才能真正有所突破了,除非古庆重新换一个掌舵人,以6为民对潘晓方的了解,他不是那种真正敢大刀阔斧寻求突破的人,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能保住古庆目前势头就不错了。

  不管他是不是自谦之词,但是6为民觉得这是实话。

  三菱越野终于在经历了两三段烂泥路之后走上了正途,按时赶到了奠基仪式现场。

  看见潘晓方和6为民一起出现,现场不少人都投来了有些惊讶的目光,潘晓方有些后悔不该坐6为民的车,这似乎有些不一样的味道,尤其是陶行驹、焦正喜和魏宜康看过来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样。

  但事已至此,潘晓方也没有后悔药可吃,尤其是看到谢玉昆跟着陶行驹亦步亦趋的架势,他内心就更是不悦。

  自己这个行署秘书长好rì子没过两天就遇上老板易人,陶行驹对自己很不待见,早就想把自己给踢出去,好把位置腾出来给谢玉昆,难道说现在自己向陶行驹摇尾乞怜,他就会高看接纳自己了?

  想到这里潘晓方似乎又明白了一些什么,6为民完全可以在前面就停车,却非要在这里才来下车,这家伙似乎是在帮自己下决心呢。

  不管潘晓方能力如何,但是下一步古庆县委书记是他,那么也就意味着在全地区经济板块上极具分量的一角是他在掌舵了,或许潘晓方在搞经济上欠缺一点儿,但是机关浸yín这么多年,驾驭局面的能力并不弱,手腕也不差,如果这家伙能稳住阵脚,古庆依然是可以保持一个较为平稳的发展势头的。

  更为关键的是潘晓方在这一次被调整到古庆担任县委书记,也是一个无奈之下的妥协,对于孙震和陶行驹来说,潘晓方都不是最合适人选,但是对于他们各自合适的,那么就绝对不是对方能够接受的,而陶行驹更希望把行署秘书长位置给谢玉昆腾出来,所以才会有这样一个安排。

  而正是这种微妙处境,让潘晓方也很犹豫,现在6为民要作的不过是帮着他下决心罢了。

  目标月票150票,心有多远,目标就有多高,兄弟们给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