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二十四节 宣传部长的好奇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二十四节 宣传部长的好奇


  昌江的经济总量在华东几个省市中排名垫底,但是其地位却不轻。

  昌江省地形如盆地,资源丰富,粮油之地和鱼米之乡交错纵横。

  东南西三面环山,横亘中北部的蠡泽湖南北长达百公里,东西宽五十到六十公里,面积达两千多平方公里,乃是第一大淡水湖,昌省七水中有五水注入蠡泽湖,通过蠡泽湖口与长江对接,蠡泽湖区号称“千里烟波,水上天堂”,另外两水直接注入长江,河道纵横,水路交通便利。

  正是由于昌江经济在整个华东地区排名垫底,但是却具有广阔的腹地和良好的成长潜力,才使得这里成为各方关注之地。

  随着田海华离开昌江而邵泾川接掌昌江的局面日趋明朗,各方对在昌江拓展影响力的态势也越来越明显,而高晋入昌就是一个最直观的动作。

  国内政治局面素来讲求平衡,精英派在昌江独领风骚多年,田海华在昌江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也获得了中央高层的认可,如无意外田海华将会去一个更为重要的经济大省掌舵。

  有得必有失,田海华的即将离开加上前期他的得力干将夏力行也离开了昌江,对于精英派在昌江的影响力来说也有不小的负面影响,而稳健派趁机崛起也是必然。

  对于精英派来说推选出一个合适的省长人选,确保精英派的影响力不至于削弱太多,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具有相当实力的高晋虎视眈眈入昌之后,这个问题就显得更加紧迫。

  只是这个省长人选却是需要多放平衡,对于稳健派来说高晋如果能够顺利晋位省长自然再好不过,如果真的不能如愿,那么作为分管经济工作的第四把手,也能够进一步扩大稳健派在昌江重现辉煌。

  陆为民接到杨子宁的电话时,正在陪着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花幼兰考察崇圣禅院和泊头古运河区修复工程现场。

  陆为民没想到高晋竟然和杨家这么熟悉,杨子宁居然一来昌江就要和对方邀约见面,看样子高晋和杨家关系匪浅。

  对于这位新来的省委副书记他还没有见过,但是听说这位副书记在铁道部的名声很不错。

  尤其是他提出了加大发行铁路债券力度搞建设,推进铁道部门政企分开,地方铁路支线可以多方筹资建设,甚至对私营资本都可以开放,这一系列观点让国内不少人都颇为震动。

  当然这些观点都还只能说是一个探索,但是仅凭对方能有这样敏锐的感觉,就能说明这位高书记头脑思路都不简单。

  不过既然杨子宁都已经提出适当时候可以和高晋见面了,陆为民反倒是平和下来,该来迟早要来,你想要搭船,就要考虑是否会被风浪溅湿衣衫了。

  “为民,来,来,来,替花部长介绍一下,权当一回导游吧,你小子是中山大学历史系的高材生,对这些肯定不会陌生是不是?”章丘育见陆为民接了一个电话之后有点儿神思不熟的模样,忍不住皱起眉头道。

  “没问题。”陆为民也不废话,简洁明了的回答道:“能够为花部长、孙书记、陶专员、甘书记、章部长当一回导游讲解,那也是我的荣幸啊。”

  “泊头在唐代就是著名的水陆码头,尤其是在唐代中后期,由于战乱频繁,陆上盗匪横行,即便是地方上的军用粮食和物资亦经常遭到盗匪袭击,所以水路运输就成为最重要的渠道。而泊头位置处于阜河中游,向下便是一马平川,而向上溯则是盘马岭、弯弓岭等山区,那里素来是匪盗藏身所在,从唐代以来便是匪患横行,……”

  “唐宝应元年,也就是公元762年,台州袁晁领导浙东起义,迅速攻占浙江东、西道地区,改年号宝胜,试图正式建立属于自己的王朝。只可惜他这个人啊,祖坟没冒烟儿,没那份当王侯将相的命,生不逢时,遇上了唐代中兴名将李光弼,李光弼在征讨袁晁时便派重兵驻屯于此,守护粮秣要道,后遣麾下悍将张伯义、王栖耀、李长荣等从这里出击,一套组合拳打出去,打得袁晁屁滚尿流,皇帝梦没做两天,自己脑袋就挂在长安城了,……”

  “袁晁的弟弟袁瑛倒是相当顽强,兄长没人拿下了也没有汲取教训,还和李光弼的精锐死缠烂打,当然那时候他也没有机会汲取教训了,最后他带领五百人苦战不降,更是被活活饿死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山洞里。李光弼以他的绝世风姿在这片土地上跃马横戈,毫无悬念的击溃袁晁起义军,彻底平息浙东起义,让浙东农民起义成为他传奇名将历史中的一段小点缀,而袁晁袁瑛两兄弟也就成为他继续向一代中兴名将宝座迈进的垫脚石。……”

  陆为民对于本县风土人情和历史早就做过了解,加上他本来就是学历史的,对李光弼的征战史也很熟悉,所以虽然章丘育想要给他出个难题,但是却难不倒他。

  对于章丘育那点小心思,陆为民还真有些不看在眼里。

  这家伙专门在花幼兰面前点明自己大学里是学历史的,言之凿凿高材生,貌似把自己推得很高,这要是介绍语焉不详,是不是就会被花部长认为自己对她的这一次考察不甚尊重,如果自己真的表现出对历史非常熟悉感兴趣,那么似乎又能冲淡自己对经济工作的驾驭领悟能力。

  章丘育现在在地委里边的位置也是模糊不定,陶行驹似乎在很努力的招揽他,但这家伙很奸猾,让然没有轻易表明倾向性,反倒是流露出对萧明瞻卸任纪委书记之后这个纪委书记的浓厚兴趣。

  这不是孙震和陶行驹能决定的事情,虽然二人都有建议权,但是决定权却在省委,而省委似乎也没有急于考虑萧明瞻接替常春礼职位之后空缺出来的纪委书记一职。

  花幼兰来阜头考察之前,祁战歌就专门给陆为民打了电话作了交代,作为组织部长他不太好专程来陪同花幼兰考察,只有让陆为民好好陪好花幼兰了。

  即便是没有祁战歌的电话,陆为民也不敢怠慢花幼兰,花幼兰虽然是新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但是已经在副省长位置上干了三年,而且此人性格柔绵坚韧,颇有木兰之风,陆为民在前世中此人也是担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后来交流到了邻省担任省委副书记。

  花幼兰是出任宣传部长之后第一次来丰州地区,之前担任副省长时也曾经来过丰州几次,但是都未到过阜头,来阜头还是第一次。

  说实话之前她对阜头没有多少了解,所以当担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之后,阜头突然以历史文化名城和山水之都的而名声大噪时,她也非常惊讶。

  记忆中她感觉似乎阜头并没有多少出彩之处,至少在自己担任副省长期间也是分管文教卫这一块,阜头虽然也有所谓生产文房四宝著称,但所产的文房四宝也就是在昌东南地区较为有名,远远谈不上什么蜚声海外。

  但近一年来阜头出彩的不仅仅是经济发展迅猛,而其具有明显地方特色的文房四宝迅速在国内文化界和收藏界掀起了一股热潮,至少她在担任宣传部长这短短时间里,已经有好几个朋友或者省外的同行谈到了阜头的笔墨纸砚,而且她也看到了经过精心包装宣传之后的阜头文房四宝堂而皇之的摆在了京城一些高端场所作为馈赠用品,这让她大为振奋而又感到好奇。

  除了阜头的文房四宝掀起的热浪外,阜头提出的以开放、开拓、开发来促进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维护这一提法也引起了省里边文化界的争论。

  开放开拓那是噱头,关键是开发,开发就意味着带有浓烈的商业气息,而商业开发和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似乎天生就是一对无法调和的矛盾,如何来做到平衡这其中的冲突,花幼兰对这一趟也很期待。

  当然重头戏还是阜头现在和中影公司、中视国际等合力打造的中昌影视基地这一壮举。

  对于这一项目能够在阜头落户并付诸实施,花幼兰最初是持怀疑担心态度的。

  昌江的各方面条件不算好,在她看来这个影视基地就算是有一些机缘,也有一些条件,但是要把这些机缘条件凑成来变成现实,那中间还相差天远地远。

  但是阜头县居然就做到了。

  随着昌南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组建成型,以旅游产业和影视文化产业互动为目标的这一构想在资本和地方政府的全力鼓捣下,再加上高层的一些支持,竟然就这么风风火火的搞了起来,而且这一笔一笔的大手笔出来,完全有要超越无锡影视基地的气势,这让昌江省委也是颇感意外。

  再加上阜头去年高达百分之两百多的经济增速,就不得不让花幼兰对阜头这个地方,尤其是那个缔造阜头奇迹的年轻县委书记颇感兴趣了,也才有了今天的阜头之行。

  我服了,服了,谢谢兄弟们的月票,呜呜,感激涕零抹眼泪,然后再问,单章魔力如此之大,难道每次都要单张么?我要拼700票,兄弟们别逼我单章啊!(未完待续。请搜索二五零书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