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二节 偶遇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二节 偶遇


  酒足饭饱,杨达金陪徐晓春去泡个澡,陆为民则陪着安德健品茶,这也是杨达金和徐晓春主动安排,他们俩都看出安德健可能会有话和陆为民说。

  “有什么想法?”安德健把身体仰靠在宽大的布艺沙发靠垫上,让自己放松成为一个最轻松的姿态,童云松的任命虽然已经都知晓了,但是童云松要下来还要两天,不过安德健这边的工作都已经基本交了出去,省委给他留了一天假,明天他可以尽情休整安排一下,后天就要正式赴普明上任  。

  “什么想法?安书记真的打算招我回您手下,我倒是求之不得,但这怕是我做不了主啊。”

  陆为民在安德健面前倒也没有矫情,普明除了市长栽了之外,还有一个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以及一个副市长陆续涉案落马,但是这一次省委只是临时任命了安德健为市委副书记,作为市长候选人去主持市政府那边工作,而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和副市长人选都还没有落定下来,安德健的意思无疑是有些希望陆为民能到普明工作。

  “嗯,我希望如果可以的话,你到普明担任副市长,协助我抓经济工作,我对你有信心。”安德健毫不讳言,“这个情况我已经与董部长和贺部长交换意见时谈过了,虽然没有直接提到了,但我说普明要不受影响的继续发展,需要一个有魄力敢创新的干部来协助我,我相信他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普明的情况还是不错的,仅次于前面几个诸如昌州、昆湖、青溪、桂平和宜山这几个经济大市,几年前普明与宋州相比,还有些差距,但是现在已然全面超越了宋州,稳稳居于全省第六强。到普明工作,又有安德健掌舵,工作应该很快就能融入,自己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这一点上陆为民还真有些意动。

  “安书记,我本人当然希望能在你手底下冲锋陷阵,不过这个可能性大么?”

  安德健低垂下眼睑,细细的品着这来自川省的茶中圣品,这是他的习惯,在川省当兵的那一段经历成为他生命中最深刻的一段烙印。所以即便是多年以后,他依然习惯于那个地方的烟酒茶。

  “我后天下午打普明报到,上午田书记、邵省长以及汪书记会见我一面,到时候我会找机会说一说。”安德健显得很平静。

  普明的情况他还不太清楚,但是一下子栽了三个厅级干部,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是一场地震了,省里这个时候让自己去的目的是稳定局面,而不是打开局面,毕竟现在市委书记汤和杰还在。王建钊的贪腐问题他有责任,但责任不大,所以省里的意思是要让他配合汤和杰稳定普明局面,尽快让普明恢复到正常的情态下。

  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真的希望陆为民来普明协助自己工作,会不会有让汤和杰感觉自己急于培植自己势力来抢地盘的感觉?

  这是个问题,但是在安德健看来汤和杰也许可以这样看这样想,但是省里边站的高度角度不一样。应该能理解自己的想法意图,自己去担任市长不是只是当维持会长,除了迅速稳定局面外。更重要的还是要承担起作为市长本身职责,那就是发展,推进普明全市社会经济事业发展,这才是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做好这项工作,提前未雨绸缪就是必须的。

  陆为民心态倒也平和,如果真的能到普明工作,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安德健的运作能力陆为民很敬服,而现在普明的确又空出来两个wèizhi,若是努力一番未尝不能如愿以偿。

  把安德健送上车,杨达金和陆为民、徐晓春寒暄了几句之后也就告辞了。

  陆为民和徐晓春也准备休息,他们住的环球大酒店,这是杨达金替他们安排的,目前宋州首屈一指的酒店。

  环球大酒店的设施很齐备,除了酒店客房外,ktv、酒吧、康健中心、观景长廊和茶廊/咖啡屋一应俱全。

  陆为民和徐晓春住在十二楼,电梯从一楼上到三楼停了下来,进来几个男男女女,扑面而来的酒气让整个电梯里都笼罩在一重酒意中。

  或许是听到了陆为民和徐晓春的对话口音,知道是两个外边的住客,进来的几个男人都显得大大咧咧。

  “小齐,今晚多陪钱校长跳两曲,钱校长的舞技可是咱们全校数一数二的,年轻时候钱校长可是练过国标的呢。”一个分头男子不无讨好的谄媚道。

  “许主任,你这话就不对了,你是说现在钱校长很老了?男人四十一枝花,钱校长正当壮年,可是花正俏的时候呢。”另外一个稍显年轻一点,只有三十岁的西装男子马上接上话。

  “小田,你少在那里曲解我的意思,……,小齐待会儿好好陪钱校长表演一下你的舞技,我听说你在麓城那边学校里可是文娱尖子,到我们学校来,却还没有表现过呢。”分头男斜睨了一眼那个年轻男子。

  “怎么没表现,小田在去年国庆全校文艺汇演那可是……”西装男子还未说完,就被分头男打断:“那叫表现么?表现好不好那得钱校长亲自鉴定才行!……”

  “那我一会儿可得好好鉴定一下,小齐和小朱,还有小陈,你们几个……”被叫做钱校长的高瘦男子显得极有气势,语气也是一口不容置辩的态度。

  “哟,校长,我们可不敢和蓓蓓比,蓓蓓那是教音乐的,那舞蹈可是她强项,没见她的身材……”穿着黄色高腰夹克一条齐逼小短裙的女人扭着身子娇媚的道。兴许是酒劲儿上来有些发热,而酒店中央空调温度也不低,这女人姿色不差,一件高腰夹克也敞着,露出内里黑色的半镂空黑色针织t恤,还真有点儿勾人眼球。

  “呵呵,小陈,你的身材也不差啊,该大的大,该小的小,我看一点也不比小齐差,钱校长,您说是不是?”西装男子立马接上话。

  “呵呵,各有千秋嘛,小齐,怎么了,没喝几杯啊,我觉得你酒量一直挺不错嘛,今儿个怎么了?”高瘦男子看着旁边那个低垂着头扶着额际的女子问道。

  “没事儿,就是头有点儿晕,待会儿就好了。”女子声音如蚊蚋一般。

  陆为民和徐晓春都皱起眉头,不过这档子地方,怎么也都不管两人的事儿,不过也对宋州这边风气如此不堪有些摇头。

  看样子这应该是那所学校的校领导和老师们饭后要去hahhy,而这些个年轻女教师们明显是要去傍大腿,迎合校领导的喜好。

  也许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暧昧情调暗示,也许就是把你给打了来吃的先兆,甚至可能是暗示你自个儿分开双腿让人操的气氛酝酿,就看你自己理解和把握了。

  这种现象在哪里都不鲜见,但是这种在还有外来陌生人在场的情况下说这些半带挑逗性的言语,就有些放肆了。

  陆为民听得那蚊蚋般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但他也没太在意,一直到电梯在四楼ktv停下开门,几个男男女女嘻哈打笑着出门,陆为民才看见以手遮脸的女人急匆匆出门的背影有些眼熟,这才反应过来,这女人好像有些像季婉茹的弟媳妇齐蓓蓓。

  见陆为民脸上有些怪异的表情,徐晓春也有些奇怪,“怎么了?”

  “没怎么。”陆为民摇摇头。

  徐晓春的反应也很灵敏,“刚才那里边有你熟人?”

  “嗯,不好说,也算不上熟人,只是见过一面,可能人家没认出我来。”陆为民干笑了一声,事实上齐蓓蓓恐怕是认出自己来了,但对方以为自己被认出她来,事实也是如此,自己也是出门这一瞬间才认出来。“这种场合最好装不认识。”

  徐晓春以为陆为民是和那几个男人中哪一个见过面,也不太在意,笑了笑,“这年头,都好这个调调,有些人虽然为人师表,但却不知自爱。”

  电梯到十二楼,两人各自进屋,陆为民想了一阵之后还是觉得给季婉茹打一个电话说一说这事儿才好,这把齐蓓蓓的调动给解决了,到头来季永强的脑袋上绿油油就不好说了,自己这都知道却不给季婉茹打招呼,有些不合适。

  打通季婉茹的电话问及季婉茹在哪里,季婉茹也是喜出望外,说自己在宋州,陆为民楞了一下之后也就问她和谁在一起,季婉茹回答是和弟弟两人在一起,弟媳晚上学校有活动。

  陆为民犹豫再三,还是让季婉茹单独一个人到环球大酒店来一趟。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虽然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但是这事儿因自己而起,如果齐蓓蓓不是经他的手帮忙调到红旗路小学,他也不会有这种负疚感,但是经他的手帮忙最终却演变成这样的结局,那是他难以接受的。

  一个小伏笔,日后用,^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