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三节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三节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看见姐接通电话时那份惊喜兴奋快活的表情,季永强心里就忍不住泛起一阵烦躁。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那个男人那么不感冒,甚至有一种不言而喻的反感和敌意,虽然姐姐一直否认与那个男人有特殊关系,或许姐姐现在和那个男人没有那种关系,但是季永强却坚信,如果这样下去,姐姐肯定迟早会躺在那个男人的胯下。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恋姐情结,但是姐姐的姿容是他从小就知道的,初中时候姐姐就在学校里被人或贬或褒称作狐狸精或者小仙女,虽然后来高中姐姐去了昌州姑姑家借读,但是每一次回来,季永强都能发现周围那些邻居们投过来那种说不出的目光  。

  当姐姐被那个老男人所骗最终身败名裂时,季永强内情那种狂怒暴躁的情绪一直萦绕将近半年,他恨自己太过软弱,不敢去帮姐姐找那个男人报仇,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怎么如此没用,更觉得姐姐这种事情玷污了季家的清白,这种复杂的心绪让他相当长一段时间对姐姐都有一种莫名的厌恶感,让他有时候都想要用一些语言来伤害对方。

  这种情况一直到他交了女朋友之后才有所缓解,蓓蓓虽然没有姐姐那种独特的气质,但是长得像个洋娃娃一样的脸蛋和喜欢唱歌跳舞的身材一样让季永强迷醉,所以他费尽心思的追求齐蓓蓓,他也知道自己的条件实在不算很好,所以对博得佳人的青睐也是倍感珍惜,所以也是想尽一切办法来满足蓓蓓的要求。

  但即便是那个男人帮齐蓓蓓解决了调动问题,季永强内心深处仍然对那个男人有一种莫名的敌意,尤其是姐姐和齐蓓蓓在谈到那个男人时,都是那种眉飞色舞满脸兴奋的表情,更让季永强感到不舒服。

  “姐。你上哪儿去?要不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在环球。”季婉茹把手机放回提包里,拂弄了一下额际的秀发。

  “晚上你住哪儿?”季永强忍不住问道。

  季婉茹脸微微一烫,娇嗔的瞪了一眼季永强,“你问这个干什么?姐住哪儿还用你来管?”

  “姐,你别和那个人走太近,他不可能和你有什么结果,小心别被他给骗了。”季永强实在按捺不住,提高声音。“他帮了我和蓓蓓,这个情我记住,若是他想对你有啥非分之想,那我就要对他不客气。”

  “永强,你瞎说些啥?他骗我?你姐还有什么值得他骗的?”季婉茹没好气的瞪了季永强一眼,语气里不无萧索,“你姐不是什么名门闺秀,也不是什么富家千金,哼。爸妈不是都嫌我玷污了季家名声么?我还能有什么值得人骗?就我这张脸还是身子?倒贴给人家,人家还不乐意要呢。”

  “姐!”季永强抗声道。

  “好了,永强,姐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姐这么几年来人情世故看得多了,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姐看得明白,这个社会很现实。你不能把它想得那么单纯,但也没有必要自己去复杂化,自己把握就行了。”季婉茹摇摇头。目光里却很沉静,“至于为民,不管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他帮了你,你要记住这个情,至于你姐和他之间的事情,和你无关。”

  看见季婉茹下楼,富康车灯光亮起来,迅速驶出,站在窗户边上的季永强狠狠的用手拍了一掌窗台。

  陆为民还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就被季永强记恨上了。

  季婉茹用了半个小时才到环球大酒店,进了陆为民的房,却看见陆为民脸上有些怔忡不定的神色,心里那份绮思顿时被压了下来。

  “怎么了,为民?”

  陆为民有些艰难的把情况告诉了季婉茹,季婉茹脸色苍白,呆若木鸡,好一阵后才呐呐道:“这可怎么办?永强知道了,那还不得翻天?”

  “情况可能也没有你想象的复杂不堪,或许齐蓓蓓也是因为被逼无奈,不想和领导把关系弄得太僵,或者是偶尔吃顿饭之后大家一起坐一坐,……”

  这话连陆为民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齐蓓蓓可以回避自己怕被自己看见,显然不是简单同事聚餐娱乐一下那么简单,而之前他和徐晓春在电梯间里听到那些话语也无一不带着那么一丝半缕的挑逗撩拨气息,那个钱校长只怕也不仅仅只是想和几个年轻女下属交流一下舞技那么简单,这一直交流下去,也许就要变成另外一种交流了。

  季婉茹连连摇头,一脸无奈而气苦表情,“为民,你不知道,我听永强说春节前齐蓓蓓就经常借口学校有活动,经常晚上十一二点才回来,永强也有些担心,但是每次都还有蓓蓓他们学校其他女同事一起参加,永强也就没在意,他们才结婚一年,加上红旗路小学那边的福利待遇的确很好,比永强他们检察院都要好不少,经常发奖金补贴啥的,还有一些油啊米这些东西,加上有时候也是学生家长请吃饭,永强也不愿意蓓蓓在单位上不合群,所以也就没说什么,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呃,婉茹,你别胡思乱想,至少我看到的还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也许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我看齐蓓蓓当时也不想看到我,估计还是有些忌讳,所以也许就是一些无良的校领导想揩点油占占便宜,我觉得还不至于到那一步。”

  陆为民见季婉茹六神无主的模样,忍不住宽慰道。

  “但是谁又能说得清楚这些人干什么乌七八糟的事儿?齐蓓蓓她也是不知自爱,永强在家里等她,她却在这里干这些勾当,……”季婉茹眼泪都忍不住流了下来,想到季永强若是知晓这种事情发生在他头上,只怕会发疯,她太了解自己弟弟的性格了,外表好强内心却有很脆弱,这种任何男人都难以容忍的事情发生在他头上,他还不会发狂?

  陆为民想了一想也觉得头疼,这种是事情怎么来处理?去ktv那边一间一间找,把齐蓓蓓找出来叫她回去,有意义么?找人去警告那个钱校长,人家完全可以说是同事一起来聚会娱乐,大家心甘情愿,你能说什么?

  这完全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谁人,你齐蓓蓓愿意去陪校长跳舞唱歌,讨好校长,谁能阻止你?当然也有可能是校长要你陪着去吃喝玩乐,你不去就给你穿小鞋,这种事情却又不好判定。

  “算了,婉茹,要不你给那个齐蓓蓓打个传呼,让她出来,问一问,究竟是什么原因,这种事情外人也不好多插言,如果是校长强逼着他来的,那我们可以找人来给校长打招呼,但如果是她自己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主动愿意,那我们就无话可说了。”陆为民思索了一阵之后才缓缓道。

  “她自己主动愿意,那怎么可能?”季婉茹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

  陆为民笑笑,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可能,而且只怕也还不少,这年轻漂亮的女子,如果想要有点野心,又爱慕虚荣,很难说能不能经得起外界的诱惑,这种情况太常见了,齐蓓蓓本来就是小市民出身,心性就有些浮躁不太安分,在陆为民看来,根本就不太适合季永强,虽然直接触了那么一两次陆为民就有些感觉,这种事情究竟是她主动愿意去陪校长跳舞,还是其他,真还不好说。

  见陆为民不说话,季婉茹也略有所悟,只是还是不愿意接受这种事情,想了一想之后就给齐蓓蓓打了传呼。

  但好一阵好也就没见会传呼,季婉茹有些急了,陆为民见季婉茹那副情形,也只有季婉茹,叫季婉茹一道和他到四楼ktv走廊,再继续打传呼,看看齐蓓蓓会不会出来回传呼。

  电梯下到四楼,季婉茹急急忙忙和陆为民到ktv这一顺,领班早已经迎上来,问两人是否要唱歌,两人说了要找人,领班便问要找的人在哪一间,这一顺过去,七弯八拐,二三十个普通包间和豪华包间,根本不可能一间一间去敲门看人。

  听二人称不知道在哪一间,领班也表示爱莫能助,称只能靠他们自己打电话或者传呼联系,他们不可能去敲门一间一间问。

  季婉茹也只能继续打传呼,和陆为民一道在领班警惕的目光陪同下沿着走廊往前走,希望齐蓓蓓能听到出来回电话。

  “小齐,怎么一回事儿,不是让你好好陪一陪周局长么?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周局长这么看好你,你怎么跑出来了?你也太不懂事了!钱校长都生气了。”

  “不是,田主任,我出来回个电话,我老公在给我打传呼,……”

  “你那口子也是,自己没本事,还整天疑神疑鬼,……”男子声音里充满了不屑,“小齐,你条件这么好,钱校长很看好你,校团委书记马上就要考察了,嘿嘿,……”

  继续,码字,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