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十七节 有些人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十七节 有些人


  陆为民离开双峰时心情也是颇为复杂。

  杜笑眉很明确的告诉陆为民,她和陆为民之后不会再有任何关系,陆为民也无需有任何心理负担和担心,这一次只是她自己为自己的第一次寻找的一个安慰。

  话虽如此说,但是陆为民仍然有一些说不出的感觉,他不喜欢处于这种被人算计的状态,哪怕杜笑眉的这一次很难用算计来形容。

  无论如何摘取了一个女孩子的第一次都是一个负担一个责任,哪怕这个女孩子在很多人眼里早就是一个荡妇,哪怕这个女孩子比自己年龄还大,哪怕这个女孩子并不在乎这一点,但第一次就是第一次,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是一份荣耀,一份骄傲,但同样也有点儿沉甸甸的感觉。

  怎么会是杜笑眉的初夜呢?这个问题让陆为民颇为纠结,如果不是第一次,也许自己没那么大压力感?陆为民也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纠结于这种纯粹属于心态上的问题了,而现在好像自己还没有那么多精力和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

  陆为民从宾馆离开时,祁战歌的电话就已经来了,要他赶紧到地委,省委那边的件虽然还没有正式下来,但是关于阜头的下一步安排却需要开始研究了。

  “德生,愿不愿意跟我到宋州?”陆为民搁下祁战歌的电话,沉思了良久才缓缓道。

  正在聚精会神驾车的史德生吃了一惊。

  陆为民出人意料的在双峰吃了午饭还休息了两个小时,接待的却是原来有消息说是白眼儿狼的杜笑眉,这里边的弯弯绕史德生也懒得多想,杜笑眉和巩昌华和老板的关系他也看不透,他只知道按照领导意见办就行了。

  只是中午吃饭时没安排自己,而是放了自己三个小时假让自己回了一趟家倒是让史德生很高兴。他也没有想过这会是杜笑眉假传圣旨,兴冲冲的回去了。

  回来的时候感觉老板的气色似乎有些不一样,而杜笑眉似乎脚下有些不方便,走路姿势都有些不自然,像是脚扭了一般,夹着腿儿走路,他当然永远也想不到这其中的奥秘。

  “宋州?陆书记,您要调宋州去工作?”史德生有些意外,虽然早就再传说老板可能要升迁。但是去年年底老板好像和古庆县委书记魏宜康竞争失手,但也没见老板心情有什么变化,依然那样云淡风轻,没想到这一次的变化却是在无声无息间就来临了。

  “嗯,宋州市委宣传部。”陆为民点点头。“宋州那边局势很复杂,社会治安也很差,而且估计我去很长一段时间工作环境氛围都不会好,所以我得先和你说说,如果你有顾虑担心,那最好你就留在阜头,或者回双峰。都行,我替你安排。”

  虽说对官场上的东西不是十分了解,但是在这县委县府里边开车开久了,自然也清楚其中的基道道儿。毫无疑问老板是到宋州市委担任宣传部长了,这也就意味着老板要进宋州市委常委了,这可比丰州一个副专员强太多了。

  替陆为民高兴的同时,史德生也没有半点犹豫:“陆书记。我愿意跟你去,到哪儿都是开车。我愿意替您开车,心情愉快,没那么讲究,我就一开车的,图的就是心情好,没啥要求。”

  听得史德生这么说,陆为民也挺高兴,但他还是提醒道:“德生,宋州情况复杂,也许会有一些安全风险,我得提醒你。”

  “陆书记,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人活在世界上,哪能没有风险?我一开车的,最大的风险就是开车不专注,那就是最大的风险,比什么都大,所以我只要认真开车,那么风险就会降到最小,您说呢?”史德生朗声笑道。

  “嗯,想不到德生看这个问题看得比我透彻啊。”陆为民也笑了起来。

  去宋州肯定会面临相当复杂的局面,而在宋州,自己所有一切关系脉络都需要重新建立,即便是有沈子烈这个昔日上司,也还有安德健为自己铺下的一些人脉,但是相对于阜头已经完全步入正轨的局面来,那完全是两个概念,面对的挑战和风险也会更更多更大。

  而自己也将步入市委常委中的一员,看似位高,但是手中权力的分量在实质上却会有所缩水,毕竟自己只是一个部门领导而不再是主要领导,所以不少人都吆喝着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这就是鸡首和牛后的区别,但是如果你不去体味牛后的滋味,你变永远无法从牛后向牛首进军。

  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能够确保贴身人的可靠,那么至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不用担心来自身畔的危险。

  陶行驹有些无意识的抚弄着桌上的茶盅盖,手指在茶盅盖内沿轻轻的拨弄着,茶盅沿着手指使力的方向开始旋转起来,最后在手指一放开之后,迅即又失去了动力,转了两圈就停了下来。

  陆为民出任宋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消息在省委常委会还未召开时陶行驹就知道没有什么变化了,邵省长在电话里就很明确的告诉他,陆为民出任宋州市委常委的事情已经在书记碰头会上定下来了,而他人也赞同这一意见。

  丰州这一轮只有陆为民获得进入省委调整大名单中,所以陆为民的晋升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关键是去哪里,担任什么职务。

  最开初说安德健想把陆为民要到普明去担任副市长,但是随着宋州马德明落马,宋州局面有些失控,无论是田海华还是邵省长都不愿意看到宋州彻底失控,加强宋州的控制力是省委一致意见,但是陆为民去就能加强宋州的控制力么?

  虽然陆为民去哪里都和自己无关了,但是陶行驹心里仍然就像有一根刺扎着,现在这根刺要取出来了,但是却不是自己亲手取出来的,而是人家自己主动跳出来,奔了高枝儿了,依然活得光鲜滋润,还能在自己面前显摆一番。

  邵老板在电话里没有太多的话,但是陶行驹凭借这么多年跟着邵泾川的交道,还是知道邵老板心情不太高兴。

  陶行驹暂时还不清楚邵老板的不高兴是否与自己有关,但他知道之前邵老板是不太认可陆为民的,但是显然陆为民担任宋州市委常委不是邵老板愿意看到的,这违背了邵老板的意愿,是不是这一点使得邵老板心情不好呢?

  陶行驹细细揣摩着,他觉得邵老板言语中似乎对自己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恶劣有些不太满意,这是陶行驹以前从来没有感觉过的。

  难道说陆为民的分量已经重到了邵老板都要认真看待的份上了?这不应该啊。

  就算是陆为民那点花式入了邵老板的眼,但只要你认认真真的把其中的干货捞起来好生晾晒一下,你就会发现那一套其实并没有多少新鲜的东西,但这个家伙却总能恰到好处的把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炫耀到极致,连邵老板都有些中毒迹象,陶行驹想到这里就有些愤愤然,当然他选择性的遗忘了阜头在数据上取得的各种成绩,那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但他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努力的宽慰着自己,陆为民已经是过去时了,丰州从此之后再无此人,不过自己倒是需要认真考虑一下有些做法。

  就像邵老板在电话里所说的那样,站高一点,眼界宽一些,胸襟大一些,这似乎是在暗示自己在对待陆为民的问题上有些气量不够,想到这里陶行驹努力想要摆脱那些负面情绪,这个陆为民简直就成了自己来丰州之后一个摆脱不了的梦魇。

  孙震的心情似乎相当不错,看样子在陆为民这一次人选推荐上颇为得意,这更让陶行驹心里不痛快,魏宜康和陆为民的竞争最终却以这样一个结局收场,中间不过相差半年时间不到,一个是副专员,一个却变成了市委常委,这里边的门道也只有内行人才明白了。

  “专员,王秘书长打来电话,说孙书记请您过去一趟。”

  “我知道了。”陶行驹点点头,收敛起心中那份有些浮躁的心绪。

  大概是陆为民到了,看孙震的意思是要就着陆为民还在把阜头的班子确定下来,这让陶行驹也很腻味,陆为民都要走了,难道说还得要征求陆为民的意见?有这个必要么?

  陆为民要走了来是好事儿,怎么自己却总觉得像是打了一个败仗,陶行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这个事情上有些堪不透,情绪也受到很大影响,这会儿却还要硬着头皮去抽和某人,想到这里陶行驹的心情就更糟糕。

  能不能再求几张推荐票?兄弟们你们惠而不费过期作废的推荐票呢?刺激老瑞一下今晚继续努力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