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五十四节 一记耳光让他回家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五十四节 一记耳光让他回家


  无论是甄婕还是其他人,都长大了嘴巴,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满脸仰慕表情的龙子腾,显然,龙子腾带来的这个消息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他们或许想过陆为民认识其中某个领导,或许觉得陆为民是不是和某个领导有什么交情,但都无法解释陆为民凭什么做首座首位,而且以顾子铭和蔡亚琴的性子,还能安之若素甘之若饴的屁颠屁颠鞍前马后侍候?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那个家伙才多少岁?甄婕,他和你差不多吧?怎么可能当县委书记,当宣传部长?简直是胡说八道,一派胡言!”大嘴女忍不住叫了起来,“你以为这官衙是他们家开的皐  。姹惴14欢ス倜弊泳托校恳獄hidào顾子铭为了拼那个区府办副主任都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和精力,现在都还在未知数,县委书记,市委常委,龙子腾,你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啊?再说了,你在普明,怎么知道这边的事情?”

  其他几个同学也都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都觉得这太不靠谱了,看看那一桌其他人,那个不是四五十岁了,他一个三十岁不到家伙,怎么可能?

  “魏秋红,你以为我在哄你?我为什么知道,很简单,因为我们市里新来的安市长就是宋州调过来的,而且安市长在到宋州工作之前,就在丰州工作,陆为民就应该在安市长手底下干过,所以我知道!”龙子腾振振有辞,语气肯定,而那自信的表情也让人无法质疑他。

  “甄婕,龙子腾说的都是真的?龙子腾都知道,为什么你不知道?这不可能!”大嘴女魏秋红仍然不愿意相信。

  “哼,陆为民刚调到宋州没几天吧?甄婕在昌州工作,陆为民工作繁忙。肯定没办法经常会去,不知道也很正常。”龙子腾已经在开始为甄婕辩解了,博得甄婕的好感,好让甄婕把自己引荐给陆为民,也好为自己下一步的想法做准备。

  甄婕也有些吃不准,看龙子腾说得信誓旦旦的模样,似乎是真的,但是陆为民好像也没有提到他调到宋州来工作了,直到今天早上来宋州,也没有提到。但是自己好像也没有问过这方面的事情。

  “也许吧,他的工作调整很频繁的,好像一两年就要换一个地方。”甄婕有些犹疑的道:“秋红,我还真不知道,他工作上的事情也不太和我说。”

  不知不觉中,甄婕已经有点儿把陆为民当做了自己的对象来为对方解释。

  “哼,连这种事情也不和你说?这可能么?如果他真的当这么大的官,你又在昌州,你能守得住?”魏秋红显然是个乌鸦嘴。不说点儿让人心里不愉快的事儿,她自己心里就不舒坦。

  甄婕脸微微变色,龙子腾看在眼里,立马护花:“魏秋红。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一点的,你老公前几天还来我那里找我替他办事儿呢,这人在外边,说话客气一点。没坏处。”

  听得龙子腾这么一说,魏秋红立马不吱声了。

  龙子腾在普明市政府里边工作,在那边很吃得开。人又很热心,同学们都知道,不少小事儿,打个电话,能帮的都帮了,她老公前几天因为在普明谈一笔生意,酒后开车被普明交警逮住了要重处,还是她打电话求龙子腾帮忙,才算把事儿给摆平,刚才老公有事儿先走了,还专门来找了龙子腾道谢之后才走。

  几辆汽车冲进环球的停车场,从第一辆车下来几个人跑到门口一看,立即就嚷嚷起来。

  “就在这里,就是他们,三少,名字对得上!”

  “三少,就是这里了,肯定还在这里,你看,你说的那辆车都还在,昌a的号牌,富豪车,不可能有第二辆,要不我们先把那辆车给他砸了?”

  “先把人揪出来,好好修理一顿,让他知道在宋州城里惹事儿的利害!”

  “让他给三少跪着磕头,好好臊一臊这个王八蛋!”

  一阵狂躁的乱七八糟叫喊声从,停车场里传出来,十来个拿着铁链、钢棍的青皮混混叫嚣着,四处找寻着,簇拥着那个干瘦青年,往宴会厅这边涌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哪来的烂仔?居然跑到环球来惹事儿了!”雷志虎和卢楠脸色都阴了下来。

  陆为民刚才还在和雷志虎和卢楠两人说这宋州社会治安的混乱情形超乎他的想象,两人还在笑着辩驳解释,这才几分钟,居然就有一帮混子打上门来了,简直就是当着面活生生的抽他们两人的脸!

  环球大酒店可是宋州的颜面,省里来的客人不是住宋州宾馆就是住环球大酒店,甚至住环球大酒店的时候都还要多一些,连公安局要查环球都得要经过市里边有关领导的批准,就算是宋州社会治安再混乱,也没有几个人敢在环球大酒店来滋事儿,否则这宋州哪里还有安全感?

  首座正对着宴会厅的大门,虽然还看不清楚来人情况,陆为民已经听到了那些人嚷嚷的声音,淡淡的笑了笑:“怕是来找我的吧。”

  “啊?!”雷志虎和卢楠都吃了一惊,环球大酒店在沙洲区的行政区域内,要说社会治安,沙洲区委区政府也一样责无旁贷,陆为民刚才那番针对宋州社会治安的言语显然就和现在这事儿有关。

  “陆部长,怎么一回事儿?”雷志虎沉声问道。

  陆为民寥寥几句就把事情说了个大概,雷志虎一听是陈庆福家老三,脸色更是剧变,还未来得及多说,陆为民却悠悠的来了一句:“志虎区长,我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庆福书记在宋州也是多年的老领导了,觉悟和纪律不用说,难道他对自己这个小儿子就这么疏于管教,究竟是他真不知道呢,还是觉得这种事儿司空见惯无所谓了?或者就是下边人有意替他这个儿子遮着掩着?他就不怕给他捅出个大事儿来?”

  雷志虎和卢楠脊背上都隐隐浮起一层汗意,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焦灼和担心。

  陆为民初来宋州,对宋州情况还不是很清楚,但是毫无疑问,陈庆福在陆为民心目中已经落下了一个相当恶劣的印象,虽说陆为民只是一个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对陈庆福这样的区委书记的政治前途还不具备生杀予夺的决定权,但是很明显他属于和市委书记尚权智走得很近的一系,而且他是宣传部长,掌握着宣传媒体工具,要想给你陈庆福制造一些麻烦太容易了。

  雷志虎和卢楠几乎是立即起身,雷志虎率先离开,只是和陆为民说了一句:“陆部长放心,我去处理好!”

  稍后一步的卢楠脚步略微停了一下,也有些紧张的解释道:“陆部长,可能您有些误会陈书记了,陈书记对待他的子女管教还是很严格的,唯独这个不争气的老三,屡教不改,他也专门在一次区里常委会上打招呼,说遇上陈建祥的事情,无论哪个部门都要秉公处理,坚决依法办事,绝不纵容姑息!只是有些时候下边人却要去乱理会,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形。”

  从这话陆为民就知道卢楠肯定是陈庆福的嫡系,而雷志虎和陈庆福的关系陆为民也略有知晓,陈庆福在担任沙洲区区长时就和雷志虎关系密切,他离开沙洲到宋城担任区委书记,也是力荐雷志虎接任他担任区长。

  雷志虎疾步走出宴会厅,正好遇上干瘦青年带着一帮人涌了进来,与雷志虎迎头相撞。

  “给我滚出去!”

  干瘦青年吃了一惊,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雷志虎。

  “雷叔?!怎么你……?”

  雷志虎和他老爹的关系他很清楚,逢年过节,老爹和雷志虎都要聚一聚,尚未来得及说话,又看到后边快步走来的卢楠,一脸阴沉,朝他猛地挥手。

  对卢楠陈建祥也很熟,老爹的得力干将,只不过卢楠平时不怎么搭理他,他也知道自己比不得兄长和姐姐,今儿个是怎么一回事?

  没等干瘦青年反应过来,雷志虎已经一把揪住干瘦青年的后衣领,猛然拖起干瘦青年往外拉,雷志虎身材魁梧,胳膊粗壮,一把揪住有些干瘦的陈建祥,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根本没有给陈建祥说话的机会,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把陈建祥拖了出去,而卢楠也跟在身后厉声怒喝这帮跟着陈建祥的小混混:“滚出去,这里也是你们来的地方么?”

  陈建祥就这么毫无面子的被雷志虎一直拖出宴会厅到停车场,这才恼羞成怒的挣脱雷志虎的手,暴怒起来,“雷叔,你是什么意思,这么作践我?你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怪我通不认了!”

  “行啊,你脾气见长啊,再给我表演一下你砸车的本事,你信不信我立马让公安局的人把你给丢进拘留所去关十天半个月!”雷志虎脸色阴得都快要透出水来,狠狠的给了陈建祥一个耳光:“给我滚回去,别给陈书记招事儿!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你爸饶不了你,你回家你爸还得好好收拾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