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八十二节 突破口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八十二节 突破口


  鲍成钢轻哼了一声,却不再说话。[本文来自]

  宋州的情况复杂非同一般,不是省厅刑侦局就能把这塘水搅合清的,这要看宋州市委下一步的动作,但是才能够目前来看,把陆为民推上市委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显然是想要用陆为民这个初生牛犊来冲阵斩将了。

  陆为民手腕魄力都不缺,而且政治智慧也不差,若是能够在这个位置上闯出一番气象来,未尝不能为他的政绩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这家伙也应该能看到这一点,方才有这么多想法,经济能力上表现已经足够让其在很多领导心目中有深刻印象了,如果能够在政法和宣传口上有所作为,也才能让其日后有更一步上升的空间。

  何铿和鲍成钢都看到了这一点,作为朋友,他们当然也希望陆为民能更进一步,也才会不遗余力为其出谋划策。

  “为民,成钢那边不用说,需要他的,于公于私他不会推杯,不过我也听说宋州的局面不清静,尚权智把你推上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是要让你去给他当刀枪,为他杀出一条血路来,也许你也希望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来,也算是展示你自己能力的一个机会,但我要提醒你,宋州历来出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当伤及到有些人根本利益时,也许他们就要乱来了,你自己得小心,包括你自身的人生安全。”何铿很郑重其事的道。

  陆为民很少见到何铿如此严肃认真,知道他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替自己担心。

  苏谯的刀。梓城的炮,在全省都赫赫有名,而宋州社会治安混乱也与本地混社会的烂仔太多有很大关系,一旦陆为民开始整肃宋州社会治安。难免要直接面对这些人,而兔子被逼急了也要咬人,陆为民这要动作太*得这些家伙无路可走,他们肯定会反噬。陆为民的个人安全也免不了要受到威胁。

  “铿哥,我会注意的,只是坐了这个位置,你干点像样的事情出来,也说不过去,就算是有些风险,那也顾不得了。”陆为民笑笑。

  “刚才成钢说的话有些道理,宋州社会治安的根结问题还在于你们宋州干部,你现在是政法委书记了。政法队伍中固然有不少害群之马需要清除。但是也一样有对原来局面不满想要改变的干部。这些干部完全可以成为你初去之后倚重的对象,好生甄别一番,该解决的解决掉。该收编的收编,该提携的提携。尤其是在公安队伍中,更得有可靠的人,我觉得这才是你要想打开局面的基本要求。”

  何铿仍然不放心,继续建议道:“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你得有一帮属于自己的,符合你的胃口且愿意干事儿的干部,你才能最快的打开局面,这一点上我知道你清楚这么做,但是我提醒你,在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在宋州这块地盘上,恐怕还要加倍小心。”

  何铿的担心让陆为民心里也有些阴影,何铿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他这么说,肯定是看到了这里边蕴藏的风险,甚至可能听到了一些风声,对于何铿的能量,陆为民从来不小看。

  *************************************************************************************

  陆为民细细的听着唐啸和泽口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普世雄的汇报。

  就任市政法委书记第三天,陆为民调研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第四天,调研市人民检察院工作。

  调研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时,陆为民只提了十个字,公开、公正、公平,维护正义;调研市人民检察院工作时,陆为民提出两句话八个字,切实履职,主动监督。

  “根据我们掌握的一些情况,卞勇伤害一案,泽口县公安局的侦查工作基本上没有开展,除了问了受害者本人和一名目击证人也就是和卞勇一道开车的司机外,并没有其他证据材料,按照泽口县公安局刑警队的说法,这个案子一直是城关派出所在调查,但因为卞勇和目击者都是外地人,并不认识犯罪嫌疑人,只知道对方因为车辆擦挂发生争执,对方三人突然拿出刀来就砍人,造成卞勇左臂和面部伤害,法医鉴定为重伤,但犯罪嫌疑人身份一直无法查实,而对方驾驶车辆是一辆白色大发面包车,这种车在泽口那边很常见,车牌号经查是假牌照,所以这个案子线索就断了。”

  泽口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普世雄是原来是昌江公安专科学校的政教处副主任,后来调到宋州市委办工作,颇得安德健赏识,在安德健离开宋州前三个月出任泽口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算是安德健的嫡系,也算是安德健为陆为民留下的人马。

  陆为民到普明去拜会安德健后,除了杨达金外,安德健也给陆为民介绍了几个干部,算是正式将他在宋州的政治资源移交给陆为民了,毕竟他不可能把这些人带到普明,而这些人未必能得尚权智和陈昌俊的欣赏,有陆为民这个得意门生过来出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即便算不上是接班,至少也可以相互有个照应,而普世雄就是其中之一。

  普世雄到泽口工作时间不长,半年时间不到,但是毕竟是在昌江公安专科学校工作了那么多年,他也是昌江公安专科学校毕业生,毕业时表现优异而留校任教,昌江公安专科学校的毕业生基本上都进入全省公安基层队伍工作,很多人都成为各地基层公安机关的中坚力量,而泽口县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就是他的同班同学,而他的学生还有一个也在担任泽口县公安局担任刑警队副队长,所以他才能在这段时间里拿到这么细致的一手材料。

  苏谯县委书记杜双余不是苏谯本地人,而是泽口人,1990年从泽口县委副书记调任宋州市委副秘书长,1991年调任苏谯县委副书记、县长,1994年接替前任升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县委书记刘敏知升任苏谯县委书记。

  这也是陆为民对卞勇在泽口遇袭受伤一案的怀疑所在。

  根据卞勇本人介绍,他和他的师傅黄秋贵长期跑泽口这边的运输,他是徒弟,因为拿到驾照时间不长,大部分时候都是当替补,帮师傅在疲倦的时候短时间开车,主要还是师傅黄秋贵开车。

  在泽口出事的时候还是黄秋贵驾车,对方明显是故意开车来滋事,驾车故意别己方的货车,结果货车紧急避让,差一点让这边货车翻车,擦挂也并不严重,结果对方面包车下来三人,只说了几句话就拿出刀来砍自己,而真正驾车的黄秋贵那几个人却根本就没有理睬,这也是最大的疑点。

  “世雄,我记得卞勇在泽口县公安局做笔录时曾经专门提到过,有一个对方三人在逃离现场时,曾经有一个人喊了另外一个肥壮男子,也就是主刀造成他左臂伤残的男子为二猪,虽然是傍晚发案,他说他还是能记得当时那个人的体貌特征,光头、肥壮,肚子特别大,皮带都有点儿勒不住,脸上一脸横肉,另外还有一个也就是造成他面部伤害的男子是刀条脸,最为明显的特征是他的眉毛上有个很深的疤痕,应该是外伤形成的老疤痕,另外一人他没有太注意,但是这三人都是一口泽口口音,我以为就这两个人反映出来的基本情况和特征,县公安局难道说就没有一点线索?这让我难以置信。”

  陆为民在考虑寻找突破口的时候,就曾经想过许多。

  杜双余无疑是最好的祭旗牲口,而且根据反映出来的情况杜双余问题的确相当多,只是要找到突破证据却很难。

  卞菊卞兰两姊妹被杜双余强奸这一事实早已经时过境迁,而且卞菊被强奸之后还在苏谯宾馆工作了那么久,杜双余完全可以用卞菊想要转正获得编制未果而诬陷自己来解释,在这种环境下,想要用这个理由来扳倒杜双余难度很大,可能性很小。

  而在杜双余仍然担任苏谯县委书记的情况下,要想从苏谯本地挖出杜双余的问题,难度同样很大,相反,在泽口,杜双余虽然是从泽口出去的干部,也有一定影响力,但是毕竟离开泽口已经六七年了,而且他原来在这边也没有担任过主要领导,除了现任泽口县公安局局长吴泽华是他的连襟外,其他倒没有特别过得硬的角色。

  普世雄听出了陆为民话语中的隐藏的含义,而今天市检察院分管贪渎工作的副检察长唐啸也参予这个案件的研究,无疑也就意味着一些什么。

  “根据我们从其他一些渠道了解的情况,陆书记您提到的那个二猪和眉毛上有伤痕的犯罪嫌疑人,我们泽口县的确有两个体貌特征相符的社会闲杂人员,而且那个眉毛有伤痕的男子应该是还是要一个劳释人员,……”普世雄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的道:“而且根据一些线索反映出来,那个叫做二猪的男子应该是泽口县里一家运输企业老板的弟弟,真名叫王世超,而那个劳释人员真名叫赵建雄,92年在昌州因故意伤害被昌州无忧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去年才劳改释放回家。”

  欠两节了,会补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