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九十八节 小弟,老弟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九十八节 小弟,老弟


  看见萧樱满脸娇羞夹杂一抹恼色,陆为民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这一瞬,仿佛这么就来的疲劳紧张顿时消散了不少。

  “好啦,别在那儿懊恼了,你别说,这小樱桃叫起来朗朗上口,怪亲切的,要不,我私下就叫你小樱桃?”陆为民咂着嘴道。

  “你敢!”萧樱气急败坏,这个家伙怎么还是这般惫懒,都当部长的人了,不过正是在自己面前的这般无羁和自在,才让萧樱感觉更心动,“有你这样当领导的么?”

  “那有你这样当朋友的么?”陆为民洋洋得意的反诘:“当初咱们怎么说的?”

  被陆为民的反问说得哑口无言,好一阵萧樱才咬着嘴唇道:“这是工作单位办公室,万一谁进来,我喊顺了口,让人听了去,那还不得出大事儿?”

  “出大事儿,能出多大的事儿?比得上常委会上我和徐忠志、庞永兵他们咆哮对骂么?我想很多人以为这才是出大事儿了?”陆为民把身体靠在大班椅上哈哈一笑。

  “啊?!”萧樱吃了一惊,猛然捂住嘴巴,正欲说话,陆为民手机响了起来。

  陆为民看了看电话号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还是长途,他皱了皱眉想了想才按了接听键:“喂,……”

  “为民啊,在办公室?忙么?”电话里语气很平和,让陆为民略感疑惑的是有些大套的语气里还有一点儿那么自然,这声音不太熟悉,但是却又感觉好像是认识的人,“呃,在办公室啊,还不是瞎忙。”

  一边顺口应答,陆为民脑海一边也在急速旋转搜寻这个声音是谁。

  “怎么,没听出来我是谁么?呵呵。我还说哪天到宋州来呢,老安走了你接班,我这个宋州人也该来拜会一下老家父母官啊。”

  爽朗的话语加上宋州人这个词儿让陆为民一下子反应过来,昆湖市长茅定庵!

  是他,他怎么会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陆为民有些疑惑,但是话语却半点没有失了礼数,“定庵市长啊,乍一听还真没听出来,不过你这一笑,我就听出来了。谁让你这么久都不回老家呢?”

  “呵呵,为民老弟,只要有时间,我肯定要来的,不过你初来乍到,宋州的情况我这个家乡人还是略知一二的,你也破费心思吧。”茅定庵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很随意,“老哥,也不绕圈子了。你那里说话方便么?”

  陆为民有些警觉,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萧樱,漫声道:“方便,有什么吩咐。您说。”

  “嗯,孟凡英找到我,他觉得自己走偏了路,想要自查自纠。重新走入正轨,希望给个机会,老弟。能不能给他个机会?”茅定庵语气仍然是那种不紧不慢的味道。

  陆为民一愣,孟凡英?他还真没想到茅定庵会和孟凡英扯上关系,这让陆为民很作难。

  孟凡英有问题,问题肯定还不小,虽然现在还没有掌握到对方的把柄,但是陆为民相信只要自己下心去找,这是迟早的事情,但孟凡英也不是等闲之辈,掌握着公安局这股力量,至少到现在陆为民都还没有找到真正适合的切入点,足见其对市公安局这边的掌控力。

  这家伙对改善社会治安没本事,但是驭下倒是有一套,他个人手脚也做得相当干净,在苏谯那边了解情况,对这个曾经在苏谯当了好几年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的家伙反馈出来的问题也不多,有也是反映他跟着刘敏知为虎作伥的一些问题。

  当然现在没有找出他什么问题,那是因为没有认真下功夫去找,真要细细琢磨,倒也不怕找不到他的问题,这年头,谁都怕**的认真二字,真要深究起来,又有几个敢说自己每一条每一款都完全符合一个党员干部的准则?

  “定庵市长,老孟是市公安局长,也许有些工作做得不那么尽如人意,但是……”陆为民话未说完,就被那边电话打断了,“老弟,你我之间就不说那些客套话了,孟凡英不是工作有问题,而是他脑子有问题,不过虽然脑子有问题,但是也还算聪明,能及时发现自己脑子有问题,所以想要治病救人,当然这个救人是救他自己,算是找准了病根儿,我觉得不算晚,老弟你说呢?”

  茅定庵的话一下子把陆为民逼到墙角。

  交浅言深,茅定庵能这么坦然的和自己说这些话,陆为民估计多半已经是和安德健甚至夏力行说过了,只是陆为民有些不解当初安德健在这边当市委副书记时,茅定庵怎么不来搭这座桥,却要等到安德健离开自己过来之后才来牵这个线。

  “定庵市长,那我就说实话了,老孟的事儿,我做不了主。”陆为民直截了当的道。

  “怎么说?”茅定庵电话里的语气依然温和平静。

  “几方面因素,第一,你知道,这要看尚书记的态度;第二,也要看孟凡英他本人的表现;第三,还要看问题的程度。”陆为民言简意赅,他相信茅定庵明白其中含义。

  “嗯,老弟说话爽快,第一个因素我不管,第二个因素肯定没问题,第三个因素,嗯,怎么说呢,要看怎么来看,工作中,有些事情可能也非他所愿,但是在那个位置上可能很多事情也由不得他,我想老弟和我应该有体会,至于他本人的问题,我问过他,让他给我如实兜底,他说,如果不是特意针对他,都是些普通的人情世故,他说他有分寸,所以他自认为他自己可以过关,老弟,我也不是不懂规矩的人,我也只把界限设定于此,嗯,也就是如果第一第二因素都不存在问题的情形下,且孟凡英他和我本人交这个底基本属实的情况下,希望老弟给他一次机会。当然第一第二因素不具备,或者他给我的交底不属实,那另当别论,怎么样,老弟?”

  电话里茅定庵语气中正平和,思路清晰,阐述的问题有条不紊,让陆为民的思路也下意识的跟随着对方的话语行走。

  茅定庵的要求不算过分,陆为民最怕没底线的人,他估计茅定庵应该是和安德健或者夏力行做过沟通,大略了解自己的脾性,所以才会特意的提到第三个因素,陆为民最怕就是只给你说第一第二,而没有那个在他看来最为关键的第三,那他真的就不好处理了,还好,茅定庵没有让他失望。

  “定庵市长,您都这样说,我还能说什么?”陆为民语气里也是有些好奇,“只是我想不到老孟怎么会拉上您来当说客呢。”

  “唉,不足为外人道,日后哪天我过来,咱们两兄弟在好好聊聊。”茅定庵见陆为民已经首肯,心情也是一舒。

  孟凡英在找到他时就再三说陆为民这家伙是属疯狗的,桀骜不驯,六亲不认,才来几天就敢和徐忠志叫板,刚才又专门打来电话说,陆为民在一个小时之前的市委常委会上又和徐忠志、庞永兵两人发飙较劲儿,弄得徐忠志和庞永兵下不了台,这让茅定庵也颇为惊讶,他觉得那一次吃饭时陆为民表现得很低调,基本上没有怎么说话,而且敬酒时也很懂礼数,除了年轻,看不出什么其他来,可从孟凡英嘴里介绍,这陆为民简直就成了两个人一般,难道说走到不同位置,人的性格表现也就大变?

  所以他先给安德健和夏力行都打了电话说了说,这两人都让他直接给陆为民打,说这样更合适。

  茅定庵也知道他们话语中更合适的意思是什么,陆为民现在不是几年前那种给夏力行拎包在安德健面前亦步亦趋的小弟了,刚担任宣传部长才两个月就又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不管尚权智出于何种考虑让他兼任二职,都说明尚权智对陆为民是认可的,他茅定庵亲自给陆为民打电话,而不是通过其他人来打电话,这也是一种对他的尊重,这很重要。

  “行,定庵市长,那就说好了,我就等您来喽。”陆为民笑着答应下来。

  “呵呵,老弟的邀请,我肯定到,到时候联系,这事儿就摆脱老弟了。”茅定庵满意的挂了电话。

  电话刚挂,紧接着又有电话进来,是夏力行的,陆为民不敢怠慢,赶紧又接。

  夏力行也就是说茅定庵托的事儿,没和陆为民多说什么,只说在不违反大原则的情况下,他自己斟酌,陆为民在夏力行这里就没啥拘束,问了孟凡英和茅定庵是什么关系,怎么以前好像没有这层关系,问茅定庵,茅定庵好像还有些不好启齿。

  夏力行也在电话里笑着介绍,茅定庵丧偶几年了,这才结婚,对方比他小十来岁,在昌州市委统战部工作,未曾想是孟凡英的姨妹子,孟凡英这个姨妹子一直高不成低不就,所以拖了下来,不知道怎么会和茅定庵就走到一起了,茅定庵很宠爱这个新婚妻子,所以虽然很不想介入这事儿,但在妻子的软磨硬下,也才有这么一段故事出来。

  再度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二五零书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