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节 是个人物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节 是个人物


  田勇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想要靠近却又没有机会。

  好容易得到这样的机会在两位市长面前介绍自己的成绩,周明光和钱瑞平哪能容许其他不长眼的人来抢风头,你要往边上一站,周钱二人森冷的目光都得要吃人一般,恨不能一脚就把你给踹在一边儿去,田勇只敢在边儿上打着旋儿,寻找机会。

  终于等候到谭立伟和段厚柏陪着两位市长说话时,田勇这才心急火燎的寻找到机会把齐蓓蓓的话和周钱二人一说,周明光顿时脸色苍白,目光呆滞,冷汗涔涔,而钱瑞平同样是脸色铁青,双拳紧握,目光如鸷。

  “完了,完了!”周明光忍不住颤声惨叫。

  这个时候也已经回忆起了那一晚的事情,虽然那一晚有些酒意,但是记忆却格外清晰,抱着齐蓓蓓跳舞的滋味儿的确不错,也让他魂牵梦绕,这一刻全都化为了冷汗,从身上涌出。

  周明光太清楚陆为民的能量了。

  虽然陆为民是才任常务副市长,但是这个家伙在政法委书记任上干的事情却太多了。

  多少干部滚鞍落马,多少干部身陷囹圄,从苏谯县委书记杜双余开始,苏谯县委县府班子几乎被卷荡一空,还牵连到了泽口县的一位副县长和公安局局长,未几,市公安局副局长涂镇海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长要么束手就缚,要么仓皇出逃,紧接着又是徐忠志和贝海薇这对公母又上演了同样惨烈的故事。

  虽然徐忠志的落马未必是陆为民所为,但是徐忠志在昌州龙台国际机场被市公安局警察挡获最终交给省纪委的故事也早就传开了,这也说明市公安局早就对徐忠志采取了监视措施,而市公安局局长和常务副局长又是陆为民一手擢拔起来的角色,没有陆为民的授意,他们岂敢胆大妄为的去监视一个常务副市长?

  到现在陆为民虽然当了常务副市长,但仍然还把持着市委政法委书记这一职位不松手。

  想到这一点周明光就不寒而栗,这样一个厉害人物。真要对付自己,那还不是入碾死一个蚂蚁一般,分分秒秒搞定?那一晚自己在他面前张牙舞爪,骄横跋扈,周明光越想就越觉得自己愚蠢之极,混到现在这个份儿上多不容易,怎么就管不住那点龌龊心思,就要想骑一骑齐蓓蓓那小婊子。却会惹来这般祸事?

  和周明光的惊慌失措彷徨无助不一样,虽然钱瑞平心中也是惶恐不安,但是他却远比周明光沉得住气,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似乎在掂量着事情的轻重。

  他同样也想起了那一晚的情形,仔细检点了一下当晚自己的言语。似乎并没有太多出格的言语,毕竟当时陆为民也还只是一个外地来客,自己也不认识他,就算是言语间有些冲撞,在那种环境下也很正常。

  何况他也没有要齐蓓蓓非要干什么,必须干什么?这份底线原则他作为校长还是有的。

  学校老师聚会活动一下,陪一陪教育局领导也很正常,自己也没有强迫谁干什么,而且实事求是的说齐蓓蓓的教书水平很一般。准确的说能力不足,不是教书这块料,又还想要在红旗路小学立足,甚至还想混个好出路,你不多付出多表现,怎么赢得认可,凭什么混出头?

  至于说周明光想要泡齐蓓蓓,那就是他们俩的事情,作为下属。他不可能阻止周明光干什么。但是于公于私他也没有义务要在这上边帮周明光什么,齐蓓蓓自己想要追求什么。想要以什么方式去换取什么,那就是她的事情了,她也是成年人,文化程度也不低,自然有她自己的思维想法,别人无权干涉。

  “周局,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糟糕,陆市长能和咱们一般见识?”良久,钱瑞平才闷闷的说了一句,“陆市长来咱们宋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当了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他要和咱们计较这点儿鸡毛蒜皮的事儿,还能等到今天?你我谁不犯点儿小错误,玩玩牌,喝了酒开车,他要真想拾掇我们,咱们早就被关进拘留所了。”

  周明光一听这话,精神也是一振,是啊,陆为民来宋州也半年了,但政法委书记也这么久了,若是还小鸡肚肠般的记着这事儿,只怕自己早就被警察给盯上了,现在还能大模大样站在这里?无论是玩儿牌还是酒后驾车,警察真要铁了心逮自己,那自己玩完儿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是啊,是啊,只是现在咱们怎么办?总不能装傻充愣不闻不问吧?”周明光乍喜乍悲,心神都变得有些恍惚起来,虽说钱瑞平说得有些道理,但是这事儿摆在心里,永远都不会让人安心,睡觉都睡不好,不把这事儿解决了,周明光觉得自己这个教育局副局长怕是都坐不稳了。

  钱瑞平也忍不住苦笑,谁知道齐蓓蓓还会摊上个这么大的纠葛?齐蓓蓓前夫的姐姐的朋友,这层关系可远可近,不好捉摸。

  他还有些印象,齐蓓蓓前夫的姐姐长得挺漂亮,丝毫不比齐蓓蓓差,打扮得也挺洋气时尚,和陆市长什么关系他不清楚,但是陆市长听说还没有结婚,没准儿是女朋友?

  这种可能性太小了,若真是有这层关系,再说陆为民以前在丰州那边当个县委书记,也能有些关系,对了,齐蓓蓓不是局办刘主任打电话来办的调动么?说是谭局安排的,自己后来也问过谭局,谭局也说是市委办杨达金托办的,杨达金又是前任市委副书记安德健的铁杆,安德健也是丰州过来的,这一条脉络也就被钱瑞平慢慢梳理出来了。

  可梳理出来归梳理出来,人已经得罪了,就算是陆为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和自己一般见识,但是……,想到这里钱瑞平就忍不住叹气。

  谭局有意要提拔自己,让自己到局里去任副局长,好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小学校长要直升副局长这种情形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也是谭局的确很看得起自己,这前期工作做了不少,和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金玉堂也吃了几顿饭,甚至也和陈部长也见过一次面,算是在陈部长那里挂了一个号,留下了一个印象,却没想到会冒出来这么一桩事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钱瑞平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难道说自己这辈子真的无缘仕途?

  接下来的介绍和新校区选址,周明光和钱瑞平都显得心神不宁,表现也是大失水准,弄得谭立伟大为光火,不知道先前还表现得挥洒自如的周明光和钱瑞平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唯唯诺诺躲躲闪闪,周明光也就罢了,怎么钱瑞平也变成了这般模样?

  谭立伟是很看好钱瑞平的,很有心栽培一下这家伙,虽然只是一个小学校长,但是能把红旗路小学打造经营成今天这副情形,钱瑞平功不可没,当年和红旗路小学条件相若的学校还有好几所,现在都和红旗路小学拉开了距离,这就是能耐,就是本事。

  “瑞平,你怎么一回事?心不在焉的,见了领导骨头软了,心里怵了?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啊?”抽个机会谭立伟走到一边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瞪着眼珠子看着钱瑞平。

  “不,不是,谭局,我……”钱瑞平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只是这种事情和谭立伟说了也没有太大意义,陆为民看自己的印象不太可能因为谭立伟几句话就改变,而且据他所知谭立伟和陆为民的关系也算密切,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解决这个心结,还得自己,当然还有齐蓓蓓。

  “我不管你有什么事儿,给我打起精神来,别在陆市长和陈市长面前给我掉份儿!”谭立伟霸气十足的道:“红旗路小学是市教育系统里边小学板块的一面红旗,啥都得给我拿起来,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

  钱瑞平苦笑无语,点点头,振作精神,跟着谭立伟走了上去。

  “新校区选址在这里是有多方面原因的,我们考虑到随着经济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学校对周边环境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原来的红旗路小学处于市中心,交通方便,但是受制于周边地理状况影响,再要扩大校区不现实,而且说实话周围是商业区,或多或少对学生学习有些影响,所以我们在新校区的选择上有意识的选择环境更幽静、地域更宽敞的区域,同时也可以在地价上节省不少,……”

  “这一带再过去就是一片湿地,水生动植物繁茂,气候尤佳,根据市政规划,日后可能会建成一个湿地公园,它的周边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宋州城东的新的居住区,我们把新校区设在这里,主要就是考虑日后把高年级,也就是四五六年级搬迁过来,根据规划,这里是宋州绕城二环路经过的交通节点,……”

  打起精神的钱瑞平丢开了诸般心思,开始作介绍,在新校区的选址规划上,他也很是花了一番心思,各种情况数据是信口道来,如数家珍。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