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十八节 路途畅谈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十八节 路途畅谈


  宋州到昌州的一级公路改扩建进展速度很快,而且是多路段同时相对开工,所以不到九月,这条公路的改建已经彻底完成通车。

  这条路对宋州来说也是黄金路,昌州不少大宗货物也都要借道宋州港通过长江航运出海,或者溯江而上到长江中上游地区,同时从宋州港码头下货的货物也有不少要从这里起运到昌州,所以这条公路上跑的重型货车比例比其他道路都要高不少,尤其是一些大型拖挂车。

  陆为民熟练的玩弄着车盘子,不断超越前面的货车,看得魏行侠都佩服之余也有些胆战心惊。

  “为民,你开慢一点,再怎么快咱们也不差这一二十分钟不是?安全第一。”魏行侠看见对方再度超越了一辆时速至少在一百码上下的桑塔纳,忍不住开口道。

  “只争朝夕啊。”陆为民打趣道。

  “呸!往黄泉路上奔你也要争朝夕?”魏行侠没好气的道:“你不想活,我可还有老婆孩子一家人,也就今天一趟,日后我是打死不坐你车了,后天回来我宁肯叫我司机来接我。”

  “应该的,这种违反规定的事情本来就是下不为例不是?”陆为民满脸笑容。

  过了遂安之后不久就进入昌州境界了,从周围的建筑物就可以大略看出两地环境变化,昌州这边道路两旁建筑物看得出来许多都是近年来新修的建筑物,而在宋州那边,大多数都是八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初期的建筑居多。

  虽然这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也能从一个方面表现出两地经济在进入九十年代之后出现的一些变化。

  昌州也是老工业基地,但是相较于宋州。昌州的工业门类要齐全得多,和宋州以纺织、仪表、机械制造为主的产业略有不同,昌州的航空航天、汽车、电子、钢铁、机械、冶金、生物医药、纺织、材料等产业都分布十分均匀,虽然在进入九十年代之后昌州经济增速也出现了明显滑坡的迹象,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属于东边彩虹西边雨的情形。

  像昌州的机械制造、纺织虽然出现了困难,但是诸如航空航天、电子、生物医药等产业仍然焕发出勃勃生机,这也变相的减缓了常州经济增速放缓的程度,所以昌州与宋州的差距反而比起八十年代越拉越大。

  进入昌州市郊之后,情况变得更加明显,大都市郊区区域城乡一体化的趋势十分突出。不少富裕农民依靠城市发展需要,发展诸如大棚菜蔬种植、养殖业和花卉种植的多种经营,生活条件日益提高,昔日在城里人眼中不屑一顾的乡下人,现在俨然成为令人艳羡的对象。

  尤其是对于那些失去了工资收入的城市下岗职工来说,既没有土地。又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相比之下农民至少还有一亩三分地,尤其是城郊有一亩三分地,只要肯下苦力,手脚勤快,种种蔬菜,打打零工。粮食蔬菜自家有出产,生活格外滋润。

  “为民,昌州和宋州都是老工业城市,虽然在规模上宋州和昌州还有差距,但是至少在八十年代中期,两地人均GDP差距不算很大,但是现在看一看,昌州的人均GDP已经是宋州的两倍半了,至于说总量就更不用说了,昌州96年GDP已经突破了300亿。而宋州刚刚超过90亿,这之间的差距更是千里之遥。”

  魏行侠跟着邵泾川时间不短,而邵泾川却是担任昌江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多年,所以对昌江各地市经济发展情况并不陌生,对比昌江昔日两大经济重镇。两座城市经济增速都在下滑,但是宋州是一落千丈,而昌州这是稳中有降,加上本来昌州作为副省级城市和省会城市的特殊地位,也使得昌州对宋州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差距也越来越大。

  “魏书记是不是看到这一路上两地的民居变化?”陆为民点点头问道。

  “嗯,从民居建筑的差异就能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昌州的农业经济条件并不比宋州强,但是随着昌州城市发展,辐射力日益扩大,所以受益于城市经济带动,昌州城郊经济发展也在提速,这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昌州国企这一块不景气带来的影响,但是我们宋州却因为国企不振,财政孱弱,导致城市建设投入乏力,虽然新成立了麓溪区,但是看一看三年过去了,这个所谓的麓溪区有什么变化,除了沙洲划过去的那一点儿外,麓城县划过来那一片有什么变化?就连宋城和沙洲的城郊地区都基本上维持着几年前的情形,这样的城市发展谈何带动郊区和农村的经济发展?”

  魏行侠感触颇深,目光也变得格外深沉,“为民,我是越来越觉得你肩上的担子够重啊,这不单单是国企改革那么简单,甚至我觉得就算是国企改革这一关你能过得了,但是要实现宋州经济的振兴,我觉得仍然是任重道远。”

  陆为民知道这大概也是魏行侠的由衷感言,也有些感动,“行侠书记,我不瞒您,我也认为单单把希望寄托在国企改革上是不切实际的,时移世易,社会在变化,时代在进步,十五大已经很明确的提出非公有制经济将是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实也就是看到了这一趋势,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将会呈现出一种并驾齐驱的局面,甚至在一段时间内非公有制经济将会成为发展的主流。宋州的情况比较特殊,国有经济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确立了一些产业基础,但是这一块发展遇到了瓶颈,我们一方面要通过改革来解决这一块产业发展的瓶颈问题,另一方面也要寻找新的出路。”

  “你所谓的出路就是发展非公有制经济?”魏行侠也知道陆为民的意图。

  “嗯,我的想法是一方面通过对国有企业的权属进行改革,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促成产权的转移来减轻政府对国企这一块的干预力度,力求通过市场来解决国企生存问题;另一方面要大力发展县域经济,培育新的增长点,我们宋州八县三区,还要加上一个经济技术开发区,八县三区中县域经济发展相当滞后,尤其是和昆湖、青溪这些县域经济发展的地市相比,差距更大。”

  谈及经济发展上的话题,陆为民话匣子也就打开了。

  “您在青溪呆过一段时间,应该注意到青溪下边五县一市两区,基本上每个县市区都有自己的特色产业,比如永溪的塑胶产业、碧湖区的石化机械产业、泰和县的小家电制造,都已经形成了一定气候,青溪论城市建设发展远不及宋州,但是它却依托县域经济的蓬勃生机,使得它一跃成为全省经济第三的强市。”

  “而昆湖在这一点上做得更好,昆湖不但县域经济发展很快,而且昆湖市还着重打造了昆湖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仅仅是今年一到十月,昆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引入项目二十二个,引入外资1.09亿美元、港币8800万,引入内资6.5亿元,仅仅是昆湖经济技术开发区今年的招商引资额度就相当于我们宋州去年全年招商引资的十倍有余!”

  昆湖经济技术开发区是全省首屈一指的地级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虽然在规格上不能和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相比,但是其招商引资力度和取得的成绩丝毫不逊于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也给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而省内其他城市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更是无法和昆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相提并论。

  宋州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准确的说和丰州那边差不多,一直没有寻找到合适定位,当然很大程度也还是因为宋州更多的精力和资源都已经花到了国有企业以及宋城和沙洲两个主城区这边了,实在抽不出多少精力来考虑经开区的发展,所以也才会有尚权智把古敬恩踢到经开区去担任书记,反正当时宋州市委市府也没有精力来考虑经开区的发展,就让古敬恩这个软硬不吃不阴不阳的家伙去坐这张冷板凳。

  但是现在孙承利过来了,尚权智把他摆在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位置上,恐怕也是要有意让孙承利来主抓经开区的发展了。

  “我的想法是,宋州国企要改制,可以考虑吸引外来资本进入,进行股份制改造,国有资本在国企中股份可以不定,绝对控股也好,相对控股也好,当小股东也好,甚至彻底退出也好,只要哪一样有利于发展,就采取那一种方式。”陆为民见魏行侠听得很认真,也不留话,“除了国企,乡镇企业都要考虑采取产权改革,我了解了一下我们宋州下边各县区的乡镇企业也都还有一些基础,但是乡镇企业发展起来了,但是我们的乡镇一级政府的负债却不轻,尤其是合金会出现窟窿也比比皆是,我觉得要利用这个契机加以解决,……”

  第三更求月票,能多求几张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