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十九节 家的感觉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十九节 家的感觉


  一直到魏行侠下车,两个人都觉得有些意犹未尽,魏行侠插话不多,但是却是一个相当合格的听客,而插话时总能敏锐的捕捉到陆为民的一些新观念新想法,提出一些关键性问题,也让陆为民很有点搔到痒处不吐不快的感觉。

  比如陆为民提出要通过省里向国务院证券委和证监会争取二到三个企业上市指标,用以对宋州国企的改造,魏行侠就问了这种把握有多大,是否符合政策;又比如陆为民又谈到通过省交通厅争取交通部支持,对宋州港区进行全面改造,将宋州建成昌江全省最大的内河航运码头,实现江海对接,同时在合适时候接手军方已经暂时废弃未用的垆头军用机场进行改造,改建成民用机场或者军民两用机场,将宋州打造昌江水陆空联运枢纽的想法,魏行侠也极为震惊,问道接收垆头军用机场是否符合法理,可能性究竟有多大。

  这一路谈话又把二人关系拉近不少,虽然之前陆为民和魏行侠私交一直不错,但那是建立在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情况下,现在情况有些不一样了,尚权智和陈昌俊、沈子烈、曹振海,童云松和魏行侠、孙承利,市委里边的两大派系隐约成形,陆为民和郭跃斌暂时还属于中间派,杨永贵和焦达坤则属于不定项。

  虽然这两大派系之间现在还看不出有什么不睦的迹象,但是可以预料这两大派系必然会在今后的工作中因为这样那样的看法观点的不一致而出现矛盾,而矛盾会不会激化,会不会演变成为影响到宋州发展的情形,就要看这双方之间的政治智慧和忍耐度了。

  陆为民无意卷入这之间的角力博弈。虽然现在还看不到有这方面的迹象,不过他也知道要想避免这种冲突不太可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级党委政府都难免会遇上这种事情。关键是看看能不能合理的控制这种冲突矛盾,能不能让这种斗争不影响到发展大计,这是最重要的。

  他希望尚权智和童云松、魏行侠他们能够冷静理智的分析对待这个情况,求同存异,意识到现在的宋州还不是坐以论道的时候,而是需要携手共渡难关。

  回到御景南苑已经是七点半过了。他和魏行侠是五点过一点从宋州出发,一百二十多公里,只跑了一小时二十分钟,车速基本上都保持在一百上下,只是进了昌州城就没那么顺了,在进二环线之后车速就慢下来。红灯多,车流量大,城内就足足跑了半个小时才把魏行侠送到省委宿舍,然后再回御景南苑。

  十一月的昌州天黑得比较早了,再加上天气不太好,到昌州时居然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了,六点过天已经黑了下来。

  陆为民回到御景南苑时。天已经黑透了,不过看到一楼的灯光隔着窗帘依然亮着,陆为民心中也是一暖,这一瞬间,陆为民甚至第一次觉得这里居然有了一点家的感觉。

  萧劲风已经不在这里住了,另外在距离这里不远的龙湖湾买了房。

  那里属于昌州最早的别墅区,而陆志华也在那里买了一套,原本是想把爸妈一起接过去住,但是爸妈暂时还不想搬离195厂宿舍区,所以虽然装修完毕。但是暂时还只有陆志华一个人住在那里,当然有时候陆爱国回昌州也住那里。

  陆为民估摸着萧劲风之所以要搬离御景南苑还是觉得住在这里不太方便,对自己和他本人都不太方便,他现在和朱杏儿恋奸情热,不是夫妻胜似夫妻。若是自己有事儿没事儿一回来就去叨扰他,时间上又没个定数,估计也的确有心理障碍了。

  到昌州时,陆为民给饭票姐虞莱打了个电话,虞莱半天没接,陆为民又给岳霜婷打了电话,陆为民也替岳霜婷买了一部手机,主要是方便联系。

  虽然在昌州市政府里普通工作人员用手机的还不是很多,但是也不是没有,所以岳霜婷虽然有些担心,但还是接受了。

  接到陆为民的电话岳霜婷惊喜万分,不过不凑巧的是,她与同事一道正在加班,估计会很晚,而且她爸她妈也在家,所以在电话里也很体贴的说今晚不要等她,自个儿安排。

  在电话里岳霜婷又有些忸怩的提起她爸她妈又有些想到海南那边去住一段时间。

  她爸她妈是五月份才从三亚回来,在这边呆了五个月,似乎都有些不太适应这边的生活了,尤其是她妈,一点也不想在昌州这边的环境里呆下去,尤其是怕见到以前的熟人,加上海南那边气候又好,没事儿就到海边散步,做做日光浴,她妈甚至还爱上了游泳,所以很有点此间乐不思蜀的感觉。

  陆为民当然知道岳霜婷话语里的意思,三亚那边的别墅门钥匙虽然岳霜婷在她爸她妈回来之后就还给了他,但他却一直没有还给陆志华,他甚至很理直气壮的告诉陆志华这套别墅他接管了,陆志华到没在意,只是问他和岳霜婷究竟算是什么关系,陆为民也不好作答。

  当听到陆为民说她爸她妈可以在三亚那边一直住,想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这幢别墅就当送给他送给霜婷的礼物时,岳霜婷在电话里似乎有点儿哽咽了,后来甚至低泣起来,弄得陆为民只能好一阵安慰。

  岳霜婷说自己不值得他这样,问陆为民是不是愿意这样对她一辈子,陆为民倒也不好回答,只说千值万值,一套别墅不算什么,只要老人家身心健康就好,只要霜婷心情愉快就好,让电话那边的岳霜婷又是一阵情焰高炽,恨不能立时飞到陆为民怀中,让陆为民好生爱怜一番。

  岳霜婷是知道她不可能和自己有什么将来,事实上她大概也从没有想过会可以光明正大和自己在一起,这个年代因*而受刑的官员子女如果在和官员扯上关系,那对于那个官员的杀伤力可想而知,正因为如此岳霜婷才一直有一种不安全感。

  她觉得陆为民随时都可能丢下她,而她又觉得自己对陆为民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除了拖累,正是这种自卑混合自傲的矛盾交织心态让岳霜婷在单位上表现得冷若冰霜,除了和自己在一起时,几个想要追求她的男孩子都碰了一鼻子灰,单位上的同事也都以为岳霜婷是因为受了她母亲事情的打击而变得自我封闭起来,倒也能理解。

  打开门就感受到一阵热流扑面而来,好像是开了空调了,陆为民略感诧异,今年的昌州似乎冷得有些早,才十一月中旬,最低温度已经到了几度了,尤其是一下雨,气温就更低,有些怕冷的人甚至早不早就开始使用空调了。

  看到甄婕正在客厅里吹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羊绒衫时,陆为民才反应过来甄婕应该是刚洗了澡出来。

  “啊”了一声,甄婕似乎有些害羞,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羊绒衫,下边更是只穿了一条丝绒睡裤,赶紧放下手中的电吹风,“为民回来了?”

  “嗯,城里边堵车,从进城到回家,送了一个同事,就足足花了一个小时,大城市就是大城市啊,不一样。”陆为民笑着道。

  “那你不是还没有吃东西?”甄婕关心的问道。

  “嗯,还没吃,没事儿,待会儿我就出门随便对付一点。”陆为民随口道。

  “要不,我替你做一碗煎蛋面对付一下?”甄婕脸色微红,抚弄了一下还有些湿润的头发,“别嫌味道不好就行了。”

  “呵呵,哪有叫花子还嫌稀饭馊的道理?”陆为民笑了起来:“不急,你把头发吹干再说吧,别着凉了。”

  “没事儿,空调开着,挺温暖的。”甄婕脸上浮起一抹欣喜,径直进了厨房。

  一碗鲜香可口的煎蛋面很快送到陆为民面前,金黄略带焦色的煎蛋,翠绿的葱花,乳白色的汤汁,袅袅浮动的水雾混合着浓郁的香气,莹白如玉的皓腕纤指捧上来,陆为民心中的触动就像平静湖面丢下的一颗石子,涟漪顿起,向心湖四周扩散开来。

  看见陆为民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扑起的热气让浓眉俊目下那张印象深刻的脸似乎也变得模糊起来,细密的汗珠随着陆为民的贪婪吃相从鼻翼渗出,偶尔孩子气般的哧溜一声把残留的面条吸入嘴里,看得甄婕也是心中微醉。

  不到十分钟,如风卷残云,一大碗煎蛋面便下了陆为民的肚,陆为民满足的抹了抹嘴,甄婕已经把纸巾递了过来,陆为民有些不好意思的擦拭了嘴和手,然后拍了拍肚皮,“饱了,比在外边吃饭简直舒服多了。”

  “大鱼大肉吃多了,所以吃碗面也觉得这么好吃?”甄婕嫣然一笑。

  “嘿嘿,阿婕,怎么觉得你这话是在挖苦那些脑满肠肥的贪官污吏的说法呢?”陆为民笑着瞥了甄婕一眼。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