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二十一节 禁忌,同僚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二十一节 禁忌,同僚


  看见对方美眸中泪影朦胧,紧咬着嘴唇,嘴角微微抽动,既像是要哭,又像是不知所措,双手却是狠狠的勾住自己的颈项,陆为民心中也一时间辗转,当禽兽和禽兽不如都很难啊。

  糜烂不堪的感情履历让陆为民自己都觉得无言以对,究竟是感情还是肉欲,有时候陆为民都无法判断,两世为人难道使得自己在感情上黑暗负面的一面全都释放出来了,以至于对这么多可堪珍惜的东西而恣意挥霍?

  陆为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却要面对最现实的问题。

  虽然心中千回百转,但是现实中却只是一秒钟不到的时间,陆为民已经把甄婕揽入怀中,其他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这样做,那对这个女子最的伤害却是摆在面前的,而他也最不愿意这样面对面的伤害对方,哪怕这种方式也许会给对方日后的伤害最大。

  两张火热的嘴唇迅速碰撞在一起,贪婪的相互寻觅,灵舌互逐,卷起千般风浪。

  陆为民第一时间就从甄婕笨拙生疏的动作里觉察到了这个女孩子的异样,难道这还是甄婕的初吻?照理说在这个社会三十岁的女孩子是处女也许还说得过去,但是如果连接吻都是第一次,就真的有些令人惊讶了。

  他也知道甄婕在大学里好像没多少心思谈恋爱,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了,但是大学四年,这毕业读研又是好几年,这么久难道她就没有相中一个可意的男孩子?

  但是甄婕的表现无一不在证明她在这方面的确是一个新手雏儿,被动而又热情的迎合着陆为民亲吻,甄婕美眸时开时合。泪水默默从眼角流下,滚烫如火的脸颊贴在陆为民脸上,让陆为民能够深刻感受到她内心的激情喜悦。

  羊绒衫被慢慢的卷了起来,温暖的空调让脱掉外套的陆为民仍然觉得有些汗意,当光明正大的攀上那对圣母峰时。甄婕的身体忍不住蜷缩起来,从未有过人真正触及的禁地却被一个男人这般肆无忌惮的亵玩。

  这一刻陆为民甚至想起几年前那一幕,自己无意间触及到甄婕的胸乳,那份软中带硬的感觉至今仍然在他脑海中清晰如新,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从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回味和期盼。而今天,梦想成真。

  浑圆丰硕的羊脂*颤颤巍巍,犹如一对倒扣的玉钟,和虞莱的球型*不一样,甄婕是典型的黄种女性身材,胸型优美。丝毫没有下坠感,小腹平坦,双腿紧夹,浅淡如粉的乳晕也证明她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某些事情。

  甄婕已经完全失去了思维,她只觉得自己全身似乎都要燃烧起来了,血液如沸腾的火山,她只能抱着这个男人。放任他把自己的羊绒衫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卷了起来,那张脸就这样贴着自己胸前,贪婪的嗅着,然后渐渐变成了吮吸,阵阵渗入骨髓的刺激让她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无助的狠狠抱住对方的头颅,死死的压在自己胸前,用这种方式来排解从未有过的身心躁动。

  当那只魔掌探入自己腹下内裤深处轻轻揉弄着连自己都鲜有碰触的莎草花瓣时,甄婕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带着哭腔嘤咛道:“为民。抱我进去,不要在这里。”

  当陆为民俯下身子分开对方双腿正欲进入时,身下的甄婕突然想起似的,“等一等,”

  翻身起来。*着身子,就这样跑到了衣橱边,翻弄了一阵找出一张雪白的毛巾,陆为民这才恍然大悟,只是内心却又多了几分愧疚和怜惜。

  身体猛然绷紧,甄婕发现自己并没有像亚琴所说那样的剧痛,而只是如针扎一般的简短刺痛,那份火热便贯体而入,而接下来的疯狂和快活让甄婕终于明白了做真正女人的幸福。

  ……

  看着斜躺在自己身旁这具*,陆为民浮想联翩。

  甄婕属于那种外表冷傲刚强但内心却是有些柔弱的女孩子,在感情上的踌躇迷离就可以看出一斑。

  雪白的毛巾上点点殷红桃花,被甄婕郑重其事的折叠起来放在了枕下,似乎枕着这个东西她才能安稳入睡。

  眼角还有泪痕,但是眉目间的喜悦和幸福却挥之不去,沉沉睡去的甄婕似乎很享受这份伴郎入睡的感觉,搂在一起说些贴心话儿,免不了更多的手眼温存,快活之后的爱抚更是让甄婕死死搂住陆为民不忍放手,渴求着就这样相拥入眠。

  陆为民并不太习惯这种交颈而眠的姿势,但是这个时候他却要表现出一种甘之如饴的态度,这对于一个刚刚从女孩变成女人的心境很重要。

  一直到甄婕睡熟,陆为民才小心的替对方盖好,自己脱身来想些事情。

  只是你越想要沉下心来想事情,脑子里的事情就越是杂乱无序,各种头绪想法如雨后疯长的杂草一般从脑海中每一处探出头来,让他无法自拔。

  自嘲般的冷笑了一声,陆为民看着这个面向自己斜卧的女子,粉颊依然晕红,气息匀净,玉颈香肩下一对若隐若现的*形成一道深不可测乳沟,陌生而熟悉,这种混杂了两种截然不同性质的感觉却让他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态。

  联想到自己曾在邻房和甄妮缱绻情深,而现在居然又和甄婕交颈共眠,这种强烈的不伦禁忌反而让陆为民有一种说不出兴奋。

  ***************************************************************************

  顾子铭接到调令之后,下午就先到市政府秘书长曾清扬那里去报了到,曾秘书长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到市政府这边主要工作和区府办略有差别,是为领导服务,然后顾子铭才到副秘书长段厚柏处报到。

  段厚柏也不知道陆为民怎么会选上顾子铭,虽然不认识顾子铭,但略一了解也就知道顾子铭是沙洲区副区长顾天元的堂侄,但是顾天元的年龄已经快到点了,也就是这一届,很快就要下来,其他也没有听说顾家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只是陆为民既然点了顾子铭,他自然不会驳对方面子,和曾清扬打了招呼,就把顾子铭调到市府办了。

  “小顾,恐怕你也知道了,既然是陆市长亲自点你,干什么工作你也清楚,给陆市长当秘书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我不废话,说现实的,陆市长现在分管的工作很庞杂,加上他还兼着政法委书记,所以你马上就要进入状态,首先把陆市长的工作分工熟悉一下,到机要室去领两本通讯录,一本是对外公开的,一本是内部保密的市领导通讯录,然后分别熟悉一下,几个比较常用的电话号码要用心记熟,不要用的时候再去找电话本,……”

  顾子铭在段厚柏办公室一坐就是半个小时,段厚柏虽然言简意赅,但是顾子铭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秘书工作,之前在区府办也主要是写写东西,这一听也觉得有些头大,尤其是要涉及到这么多部门单位,要自己在最短时间内熟悉并让对方也熟悉自己,这里边的活儿可不轻松。

  顾子铭回到自己办公室,他和副市长陈庆福的秘书殷剑一个办公室。

  殷剑是从陈庆福从宋州区委办带过来的秘书,而且现在陈庆福也还没有卸任宋城区委书记,这也正好,两个人都相当于是从宋城上来的,顾子铭见到对方也是格外亲热,而殷剑对于顾子铭能调到市府办给陆为民当秘书也并不意外,显然是知道顾子铭老婆和陆市长的女友似乎有些瓜葛。

  “子铭回来了?段秘书长怕是给你好好上了一课吧?”殷剑笑着,他比顾子铭只大月份,给陈庆福当秘书也只有三年时间,“他现在联系陆市长,前一段时间你没来,他相当于兼职秘书,忙得不可开交,一直催着陆市长赶紧把秘书的事儿定下来,现在你来了,他可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嗯,段秘书长一股脑儿和我说了小半个小时,听得我头昏脑涨,懵里懵懂,这不,又去领了两本通讯录,我对市里这边的各部门单位领导也不熟悉,这还得要一个个来认识,免不了要得罪人,不像你,原来在区里就跟着陈市长,市里许多部门都熟悉。”顾子铭点点头,“剑哥,你还得帮我一把才行。”

  “行啊,这也不谁生来就熟悉的,是要有一个过程,只是陆市长是常务副市长,他分管的部门都是一些要害部门,那些大佬们个个眼高于顶,脾气也大,你早一天熟悉,早一天轻松。”殷剑很爽快的答应下来,“还有你和陆市长还算是沾些关系,他们对你也得要尊重一些,所以你也别太夹脚夹手,得罪人也没啥,我听说陆市长脾气很大,你太拘谨,也许反而不合他的风格。”

  顾子铭也有些吃不准殷剑这话是在帮自己还是害自己,自己才来,不要太拘谨的意思就是要大胆一些,不要怕得罪人,自己是领导的秘书,不是领导,这不怕得罪人轮得到自己么?但殷剑也说得有些道理,陆为民是常务副市长,本身又年轻,性格上又有些强势,自己如果啥事儿都唯唯诺诺,会不会让他对方小觑自己,甚至觉得自己不堪造就?

  第一更求月票,今晚十二点来冲下月榜,求兄弟们的保底月票留给老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