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二十四节 难题难解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二十四节 难题难解


  宋州第一纺织厂和第二纺织厂是六十年代建立起来的国营大型纺织印染联合企业,由于包括苏谯、叶河、麓城、西塔等都是昌北重要的产棉县,而宋州良好的内河航运条件,以及毗邻皖南和鄂东产棉区,加上建国后为了着重建设宋州老工业基地,所以纺织行业作为投资最少见效最快的途径被选作了宋州的支柱产业。(更新速度最快记住即可找到)

  宋州一纺厂和二纺厂从六十年代建成以来,在当时解决了昌北地区的大量劳动力就业问题,同时也作为平衡宋州轧钢厂、解放机器厂、东方红机械厂等钢铁、机械制造企业的男工的xìng别问题起到了很大作用。

  随着八十年代纺织行业进入黄金发展期,在省纺织工业厅和宋州市委市府的大力支持下,一纺厂和二纺厂都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和招工,在当时不但结局了宋州市区很多女xìng的就业,同时也为宋州乃至、西梁和宜山等地区的大量城镇女青年提供了一条就业之路。

  八十年代要想到宋州一纺厂和二纺厂当女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来宋州是整个昌江和昌州并驾齐驱的两座大城市之一,这对于昌北三个地市的县城居民来说,能到宋州变成大城市人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多少家庭为了获得这样一个招工指标还不得不开家庭会议,看看究竟是姐姐还是妹妹能获得这样一个机会。

  三辆小车鱼贯驶入宋州一纺厂略显老迈的厂大门时,簇拥在厂门外小食摊上买着东西的家属们都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然后又收回目光,闲聊着东家长西家短。

  小食摊上的煤球炉释放出来的煤烟子似乎对丝毫影响不到他们闲聊的热情,

  偶尔有几个无班可上的女青工穿着还是几年前发的淡青sè厂服,揉着睡眼朦胧的双眼,大概是要替一家人出来买油条豆浆包子。

  一切似乎显得那样平静自然。唯一有些和一家大型纺织印染联合企业有些不太相符的就是,从大门处的行政大楼向几百米外的生产厂区望去,生产厂区显得那样安静,而在厂门外的生活区里,闲逛的人实在太多了一些,而且不少都是穿着厂里的厂服,要么裤子,要么衣服,甚至就是一整套。

  陆为民瞥了一眼从车门旁三三两两走过的工人或者家属们。

  公爵王开得很慢,大概是对于经常出入厂里的小车都司空见惯了。一纺厂的人们都不太在意,从三年前企业逐渐陷入困境开始,从最开始的三班两运转开始变成取消中班和夜班。全部长白班,再没有加班时间,到逐渐变成上两个月班休息一个月,到后来的上一个月班休息两个月,再到上一个月班休息三个月。

  轮岗的方式最初大家还觉得没啥。轮岗休息那几个月的工资就只能那拿基本工资,对于辛劳了这么多年的女工来说休息几个月当然是好事,但是只拿基本工资却让本来就不富裕的她们来说就很具体了,只是想想在家里休息也能忍了,到后来休息时间越来越长,上班时间越来越短。而拿基本工资也变成常态化,这种心情就有些不太好受了。

  物价在飞涨,但是收入却在降低。基本工资只能说勉强糊口,如果说家里还有老人孩子,那就更得捉襟见肘了。

  但是即便是这种基本工资从今年开始也无法保证了,转而变成了只拿基本生活费,而厂里也正是停工了。这让工人们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恐惧,那就是难道社会主义国家里国营工厂也要破产解体么?那大家伙儿该怎么办?一家老小都在厂里。都没有了工作,那怎么生活?

  基本生活费那点钱,填饱肚皮都相当拮据,如果再有一些其他开支,那无疑就是撑不过去了。

  “厚柏,一纺厂今年开过工没有?”陆为民收回目光,随口问道。

  “chūn节后就再没有开过工,国内市场很不景气,棉花价格高企,越生产越亏,而现在更是连原料也赊不回来,怎么生产?银行早就停了我们市里几家纺织企业的贷款,只收不贷,金融办那边也一直在帮助协调,但是银行坚决不肯再贷款了,金融办能做到的就是争取停息还本,但这也困难很大。”段厚柏也揉了揉额际的皱纹,苦笑道:“这几个月市里边保这几家企业职工的基本生活费都已经撑不起了,如果再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估计再有几个月,市财政就的要被彻底拖垮了。”

  “只是指望着市里出血来维持也不是办法,难道说一纺厂方面就没有考虑过如何来扭转这种局面么?最起码也要想办法止损,尽可能的减少市里压力?”

  陆为民对一纺厂班子也不熟悉,之前召开过一次市属企业主要负责人的座谈会,一方面是陆为民新上任,相互介绍认识一下,另外陆为民也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一些想法,表明自己的态度,要各企业自己先动起来,各企业自身要拿出一些有针对xìng的方案来。

  “他们能做什么?能做得也就是去催收一些货款,但是要催收就得要说人员差旅,本来剩下来的这些货款都是难度很大的,这一来二去,收回来那点儿钱除开差旅费,也剩不了多少了。”

  段厚柏对一纺厂的情况也还是有些了解的,在确定自己联系陆为民之后,他还是提前做了一些工作,对陆为民分管的领域做了一个大致了解,而他也清楚今年到明年,作为常务副市长的陆为民中心工作就是要解决国企经营困难的问题,所以也提前对市里国企基本状况做了一个摸底了解。

  “也就是说一纺厂的班子没有拿出任何能够切实有效解决现实具体问题的具体办法,也没有一个对企业rì后出路的可靠构想?那他们班子每天在干什么呢?我听说他们班子的工资似乎都还是满额发放的,而工人们却只拿基本生活费?”陆为民淡淡的道。

  陆为民问话有些犀利尖刻,让段厚柏一时间也不好回答。

  陆为民也没有指望段厚柏回答,这只不过是他像发泄一下内心的怒气罢了。

  一纺厂班子懒散软在市里边不是什么秘密,党委书记是原来市经委的一个处长,厂长则是从企业车间主任、副厂长这么一步一步起来的,最大的爱好就是如祥林嫂一般喋喋不休的介绍一纺厂以前有多么风光荣誉,陆为民和这两位都接触过,感觉就是这两人都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再考虑企业的发展了,只想把这个厂的问题都交给市zhèngfǔ来接手。

  汽车终于在行政大楼前停下,看着一大帮迎候在大楼前的厂领导们笑呵呵的满面chūn风,陆为民都觉得眼胀。

  这帮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企业的生存当成一回事,但想想也是在,这些企业领导大多数都有市经委或者市计委干部身份,对于他们来说,企业经营不动了,垮了,和他们关系并不大,顶多也就是再换一个工作岗位罢了,但是这些企业职工呢?

  *************************************************************************************

  原本一上午的调研陆为民只花了半个小时在会议室里,然后就把主要jīng力放在了于企业职工代表们的座谈上。

  企业职工代表来了二十几位,分别代表了来自一线职工和技术人员、行政干部以及辅业人员,陆为民也相当认真的倾听了他们的意向和想法,尤其是针对技术人员和管理干部,陆为民也向他们提了一些问题,核心就是他们认为企业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有哪些,他们对企业下一步动向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

  虽然众说纷纭,但是代表们还是提出了一些自己看法,也和陆为民他们进行了一些讨论和探索。

  提出来的问题很复杂,但是归根结底也无外乎就是几条,没有流动资金,企业负债过重,贷款利息惊人,企业设备老化,技术落后,不但产品难以适应市场,而且劳动效率低,残次率高,企业冗员多,成本核算高,这些每一条几乎都是一时间难以解决的问题。

  “陈词滥调,毫无新意,这帮家伙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边,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们现在和普通工人的想法没什么两样,就是等着市zhèngfǔ来接手,给他们寻找一条出路。”

  陆为民摇摇头,随手把一纺厂准备的资料丢在书案上,但是并没有多少气愤之sè,说实话,他对这帮家伙早就有心理准备,关于一纺厂几个领导的检举信纪委那边也收到不少,陆为民原本也希望通过这方面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值得打破僵局的东西,但是从纪委那边初步调查结果来看,即便是这些人有些问题,但是都不太大,和二纺厂那边企业领导问题不太一样。

  一纺厂企业衰败下来应该还是各方面因素造成的,倒不能完全归结到企业领导问题上,但是企业领导能力问题却也是其中一方面。

  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