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二节 大构想,争议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二节 大构想,争议


  当然这一切都还只是一个空想,但是这个空想却是建立在一个依然有些基础的雏形之上的,并非幻想。

  没有想象力,便没有创造力,陆为民从来都是这样认为的,你连想都不敢想,还谈什么去实现?

  华廊集团方面,陆为民和雷志龙已经私下探讨过几回,聊得很投缘,雷志龙对陆为民对国内经济形势走势判断十分佩服,也认可陆为民对华廊集团提出的收缩辅业,专注主业这一意见,但是如何来处理华廊饭店和华廊出租车公司这两大块资产,两人也还有一些分歧。

  当然这种分歧也是两人站在各自不同的立场上所决定的,一个要想尽可能的多留一些资金来用于华廊扩大烈山煤矿二期建设,新建分选场和洗煤厂,进一步延伸产业链,实现精细化分工。

  而陆为民则想的是要从这一次资产转让上为市财政捞回多少资金,才能让市财政有足够的资金来解决国有四大纺织企业的债务问题,让麓山集团与国有四大纺织企业顺利实现兼并重组,这也是一个问题。

  不过这种分歧都是良性的正常的,也是可以调和的,并不足奇。

  麓山集团那边,陆为民、麓山县委书记霍廷江、县长曲建东以及麓山集团总经理魏嘉平四个人也已经在一起碰过两次面,陆为民还和魏嘉平单独见过两次面,但都还处于一个相互探底的阶段。

  通过这几次接触,陆为民和魏嘉平都感受到对方表露出来的意图。

  一个是要让麓山集团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同时市委市政府也可以藉此给予麓山集团更多的政策支持,扶持麓山集团壮大。

  而魏嘉平则渴望的既要从市委市府那里获得更多的政策支持,但更重要的是获得一些最实在的东西。当然,作为一个正在处于急剧扩张期的纺织染整联合企业来说,自信满满的魏嘉平也并不介意为市里边“分忧解难”,前提是这种“分忧解难”不能影响到麓山集团的正常发展,同时还能获得市里边种种支持。

  各有所求。各取所需,这种相互的试探可以一步一步拉近双方的距离,让双方背后的条件逐渐显现,也让双方更容易接受妥协。

  陆为民也知道现在要让魏嘉平相信自己的意图可能有些难度,毕竟双方从未有过交道,互不了解。而自己作为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对于县里边一家乡镇企业,天然就有心理优势,哪怕这家企业再红火,魏嘉平在企业界名气再大,但是在政府官员面前。他这个企业家名头并没有多大价值和意义。

  甚至如果陆为民真的要不计一切后果强行介入麓山集团,他魏嘉平被扫地出门也不是不可能,当然对这一点魏嘉平也有他自己的反制手段,但这种反制顶多让大家两败俱伤,对于陆为民本人来说却很难有多大的伤害。

  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今天谈兴怎么这么浓,怎么就在虞莱面前把自己尚未对人言的不少想法意图都娓娓道来,和盘托出。或许是这个女人丰腴娇嫩的身体让他放松了警惕,或者说是这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当自己“情妇”的表态让他失去了戒心?

  总而言之,陆为民觉得极为难自己很想找一个人倾诉,而虞莱这个和宋州那边没啥关系,而且也和自己工作没啥交织的女人,反而就成了自己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而虞莱就这么紧紧和自己相依相偎的姿势,以及偶尔插言询问,让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就把自己内心所想袒露了个干净。

  虞莱也是第一次听陆为民真实介绍他自己的工作,之前两个人虽然早已经有了*上的实质关系。但是在相互了解中,虞莱觉得自己还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下,更多的是自己真实的一面暴露给了对方,而对方真实的一面自己却知之甚少,只是在那一次替甘哲“拉皮条”的事儿上。让虞莱大略知晓了陆为民所处这个位置的苦衷。

  谁都不是一个人,尤其是站在那个高度,一个人利益牵扯到整个群体的利益,他不能只为他自己考虑,还得要为自己群体成员的前程考虑,同样有时候就不得不做一些他内心未必情愿的事情,也正是那一次才让虞莱真的对这个男人内心世界有了一些客观的了解。

  如果说那一次只是触及到了陆为民内心精神层面的想法,而这一次陆为民的侃侃而谈就完全是他的具体工作了,虽然未必能完全理解,但是虞莱还是听得津津有味,至少她可以理解到陆为民内心是真的想做一番事业,一番有益于宋州百姓,有益于宋州这个地方的实事。

  这个男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两袖清风高洁仁人,至少在女色上他就没过关,但是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纯粹绝对的东西,你不能苛求每个人的思想意识都完全一致,你只需要知道这个人究竟是在想什么,想要做什么就足够了。

  “为民,你的这些构想会变成现实么?”虞莱幽幽的问道。

  “不知道,但是不试过你怎么知道不行呢?何况事情是注定要发生的,我不过是去推波助澜一把,让它走得更快,更能跟上时代的节奏。”陆为民耸耸肩。

  ****************************************************************

  三大集团的构想震动了宋州市委常委们,如果说华廊集团和美佳集团的设想还勉强让人能接受的话,麓山集团吞并四大纺织厂这一构想,从一开始就遭到了很多人的质疑。

  “没错,麓山集团这几年发展得不错,但是只是一个乡镇企业,职工也不过三千人不到,都是麓城本地农民工,蛇吞象我们不反对,关键是这条蛇是不是太不靠谱了?如果吞下去消化不了,最后还不得重新把这笔烂账交还到我们手上?”

  坐在常委会议室里的杨永贵觉得简直像是天方夜谭,麓山集团也要吞并四大纺织业企业?华廊集团吞并他们还勉强说得过去,怎么可能是麓山集团?

  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不仅仅是杨永贵,陈昌俊、曹振海、孙承利等人都心存怀疑。

  “我看过麓山集团的发展情况,事实上麓山集团也就是94年以后才真正发展起来,魏嘉平也就是从一纺厂里辞职下海的,发展步子迈得很大,但是麓山集团骨子里还是乡镇企业,而且我看过麓山集团的资产负债比例,很高,陆市长,我记得你在上次会上也提到了省里可能要对合金会的清理有一个统一安排,这个麓山集团的发展就是依靠合金会和信用社贷款,即便是现在他们在合金会和信用社贷款好像还有接近八千万,资产负债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就它这样,怎么来消化得了这四家企业?我看连一纺厂这一家吞下去弄不好就得要噎死它啊。”陈昌俊面无表情,低垂着头,手里却拿着麓山集团的资产负债表,似乎是在就事论事。

  孙承利不为人觉察的摇摇头。

  陈昌俊好像和陆为民之间有些不对路,虽然才来他一直以为陈昌俊、陆为民和沈子烈是尚权智麾下的三套车,没想到这三人之前,陈昌俊和陆为民却有点面和心不合的味道。

  孙承利也不太看好陆为民的这个构想,在他看来,陆为民有点儿异想天开了,虽然十五大召开放出了一股新风,非公有制经济的定性也赋予了新的意义,对国企的改革更是提到了迫在眉睫的境地,但是迫在眉睫却并不意味着可以不切实际的乱来,摸着石头过河也不代表可以搞些哗众取宠的噱头。

  在孙承利看来,陆为民这就是在玩噱头,吸引眼球,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当得有点儿捡落地桃子的意思,所以他大概力图用一些惊人的爆点来证明什么吧。

  麓山集团要吞下四家纺织企业,以孙承利的眼光来分析判断,只吃下一家估计都会消化不良,如果企业运作得好,也许还行,但是四家,绝无可能,无论采取什么方式,一万职工的消化就得要把麓山集团彻底压垮,虽然陆为民还只是提了一个粗略构想,但孙承利都觉得不可行。

  但是陈昌俊攻击陆为民这个设想的子弹却没有选好。

  麓山集团的资产负债率算不上什么,对一个急速扩张的企业,你要实现快速扩张,那么资产负债表肯定不会好看。

  但分析一家企业是否具有成长前景,并不能只看负债表,而要看它的整个经济活动状况,它的产品市场占有率和销售总收入,同比环比情况,它的贷款用途,它的现金流转速度等等等等这一切,要把这些综合起来加以分析,才能得出结论、。

  陈昌俊只抓住一个资产负债率就大做文章,想要推翻陆为民苦心孤诣构思出来的设想,有这么简单的事情么?从这一点上孙承利就觉得陈昌俊在经济工作上恐怕有些外行。

  求月票,争取明天多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