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五节 九窍玲珑心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五节 九窍玲珑心


  从常委会议室里一出来,陈昌俊便踏着稳健的步伐离开了。

  陆为民倒是挺悠闲,没有理睬径直离开的陈昌俊,不紧不慢的收拾着桌案上的笔记本和茶盅,金属保温杯似乎现在很流行,但是陆为民却不太喜欢,装水不多,还不如弄个雀巢咖啡的杯子,就是凉的快,出门不方便。

  “你和陈昌俊是怎么一回事儿,我觉得你们俩之间似乎有些不太对路啊?照理说不该才对,或者是我的消息来源错了?”郭跃斌夹着包和陆为民并肩而行,“晚饭哪儿吃?今儿个我是赖上你了,纪委清汤寡水,门可罗雀,不像你这个常务副市长啊,每晚饭局能轮几轮,我蹭个饭不为过?”

  “饭哪里都能吃,关键是得吃得顺气才行啊。”陆为民面无表情的道:“陈昌俊叫我一起吃饭,你说我心情能好,饭能吃得香么?”

  “那可未必,你这人心xing古怪,如果陈昌俊真的要叫你去吃饭,没准儿你就能心安理得的去吃了。”郭跃斌瞥了陆为民一眼,“你和他应该没这么大的怨气?”

  两个人出了常委会议室,陆为民本来不错的心情也被陈昌俊和杨永贵在会上的发难给搅合了。

  杨永贵为什么发难,陆为民还不清楚,但是对于他,陆为民却不怎么在意,无外乎也就是一些利益纠葛在其中。

  杨永贵是老宋州,生于斯长于斯,利益牵扯复杂,虽然现在还不清楚杨永贵为何会率先发难,但是脱不了和利益有关系,更准确一些。应该是和四家纺织企业有一些关系,只是陆为民也懒得去多问,在正式方案尚未出台之前,也没有太大必要。

  正说着,陆为民接到电话,是沈君怀来的电话,说苏巧县委政委法书记鲁刚和新任苏谯县公安局局长吴宏进来了,晚上一起吃饭,邀请陆为民也过去。

  吴宏进原来是市公安局法制处处长。曾经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担任过政委,但是由于与孟凡英关系不睦,原本很有希望接任刑侦支队长的吴宏进被调整到了法制处担任处长。

  鉴于苏谯县公安局干部队伍不容乐观,所以沈君怀与苏谯县委书记雷志虎也进行过多次协商,最后同意由市公安局派人到苏谯担任县公安局长。

  这也是宋州市公安局第一次由市局直接派人到县公安局担任一把手。以往市公安局也有派员下到县级公安局,但是都是挂职担任副局长,连担任政委的都没有,但这一次却一下子出任了苏谯县公安局局长,也算是开了一个先例。

  “君怀,你和鲁刚说,就安排到假ri花园酒店。晚上我那边也还有一个饭局。只能过来坐一坐。”陆为民在电话里说道。

  “瞧瞧,饭局都忙不过来,还得要安排在一起,方便你窜台。”郭跃斌叹了一口气。“这就是纪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的差别,或者说差距。”

  “行了,别在那里酸了,你以为我想去吃饭?这是我在丰州那边的一个老关系。我邀请他们过来考察投资环境,泰仕集团的老板。他们在双峰搞了一家医用耗材生产企业,效益相当好,老板和我一来二去也比较熟了,我在阜头时,还专门来阜头看望过我两次,是一个比较仁义的人,所以我邀请他到宋州来看看,晚上,我做东请他们泰仕集团几位一起吃顿饭,我本来还想把孙承利叫上的,但是想想现在连意向xing都还谈不上,所以就暂时忍了,等到真有什么好的结果时再说。”

  泰仕集团老板吕仕平和陆为民一直保持着联系,即便是陆为民到阜头后,吕仕平来过阜头几次拜会陆为民,两人还在昌州吃过两顿饭,建立了比较良好的私人关系。

  现在吕仕平在双峰的泰仕医材发展得相当好,俨然成为双峰大医药产业中医疗耗材这一类的扛鼎企业,在全省医疗耗材中也是排得上号的角se。

  陆为民也是无意间听到了吕仕平谈及他和他两个有个合作意向的朋友有意要进军医疗器械行业,主要是进军便携式监测设备,尤其是便携式家用监测仪折翼了产品。

  吕仕平原本有意要把两个朋友引入到双峰经济技术开发区,但是他那两个朋友在考察了双峰经开区之后,认为双峰经开区虽然比较成熟了,但是对于像医疗设备这一类产业对技术含量和技术人员素质要求比较好,企业落户这里的话,在技术支持和技术人员的招揽上会受到影响,所以没有看上,据吕仕平所言,他那两个朋友更倾向于到昌州投资。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陆为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如果单单要从科教资源来说宋州距离昌州还有一定差距,但是宋州是昌北医学院所在地,二大附属医院加上宋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和宋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三甲医院已经有四家了,同时宋州护士学校也在全省相当有名气,并不亚于省护士学校,也是全省卫生系统护士进修培训的首选地之一,可以说在医疗卫生这一块上,宋州并不比昌州逊se。

  正是如此,陆为民才邀请吕仕平和他两位朋友一起到宋州来看一看,看看吕仕平这两位朋友能否考虑宋州。

  陆为民知道宋州的名声在昌江省都不太好,连吕仕平在和陆为民闲谈中都谈及了宋州社会治安的混乱以及宋州官场的黑暗,所以他也不看好他那两位朋友到宋州投资建厂,这也是陆为民到宋州之后,吕仕平也从未谈及过他有意到宋州投资建厂的意愿,当然这可能也和那时候陆为民还只是宋州市委宣传部长的原因。

  听得陆为民说是要见有意到宋州投资的客商,郭跃斌就笑了起来,“敢情这是你请别人啊,我还说你饭局多,天天有人请,结果是你掏腰包,那我就不去了。”

  “说错了,这一顿就是你不蹭我也得叫上你。”陆为民正se道。

  “哦?什么原因?”郭跃斌微微吃了一惊,听到陆为民解释了其中原因之后,郭跃斌这才惘然长叹,“为民,真没想到这投资商对我们纪委系统也有这么高的要求和期望啊,这不是让我的压力更大?你说我们纪委是该更进一步加大力度的揪出隐藏在我们党委zhengfu躯体里的蛆虫呢,还是适当掩盖一下,别让老百姓和投资商看到之后感到心寒失望呢?我都有点儿吃不准了。”

  陆为民看了一眼郭跃斌,不知道这家伙是由衷之言还是故意给自己下套,见对方表情还真有些沉肃的模样,想了一想才道:“我个人觉得,就当下的宋州来说,适当加大力度查处,替我们这具躯体扶风祛邪没坏处,蛆虫只要存在我们躯体上,就会不断地吸食营养,破坏我们的结构,至于说老百姓和投资商怎么看,我觉得也许是有一些失望,但是我觉得他们应该更能看到希望,因为我们敢于把这些家伙揪出来,敢于把他们放在阳光下审判,本身就是一种坦荡和勇气,这证明我们**敢于面对我们自身存在的问题,敢于挤脓剜疮,只要有这份勇气,那就有希望,而这份希望也是老百姓和投资商信赖的保证。”

  郭跃斌深深的看了陆为民一眼,又低下头似乎琢磨了一下其中的含义,这才竖起大拇指,给了陆为民一个赞许的手势,“为民,说得好,你知道你说这话给我什么感觉?”

  陆为民不解,“什么感觉?”

  “我觉得你说这话,最起码也是尚书记的口吻,连童市长的风范气魄都还不够。”郭跃斌似笑非笑的道。

  狠狠的擂了郭跃斌一拳,陆为民一阵脸热,“滚你的!这话童市长听见,还不得给我穿小鞋?”

  “得了,谁不知道你和童市长、魏书记都快要穿一条连裆裤了。”郭跃斌淡淡的道。

  陆为民悚然一惊,本来已经转过去准备的身体猛然扭过头来,盯着郭跃斌沉声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不懂么?”郭跃斌也不介意陆为民目光里有了一些yin冷,平淡无奇的面部神经似乎有些面瘫了,“尚书记今天心情很不高兴,你感觉不出么?本来只是一个附带议程,让你把这个方案构想吹吹风而已,为什么会弄得剑拔弩张?你以为杨永贵和陈昌俊呆头呆脑看不清形势不成?”

  陆为民皱起眉头,默然不语。

  “为民,你要记住,你首先是市委常委,然后才是常务副市长,再说了你还是市委政法委书记,无论是先后,还是职衔的多少,嘿嘿,市委这一块都要重一些,多一些,再说了,国企改革关乎全市发展的大计,必须要在市委统一领导下进行,任何淡化市委领导的动作都是不允许的,……”

  郭跃斌的话字正腔圆,却又轻描淡写,陆为民狠狠的看了郭跃斌那一本正经的面瘫表情,心里也暗叹,都不简单呐,混到这份儿上,九窍玲珑心都得有。

  第一更求月票!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