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节 卡位,滋味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节 卡位,滋味


  看了看表,还不到十点钟,长夜清冷,孤家寡人回家也没有多大意思,陆为民倒真想多在咖啡厅里多呆一会儿,和顾子铭多聊一聊也好。

  但是他也知道顾子铭是新婚燕尔,这一段时间也是跟着自己鞍前马后累得够呛,除了白天上班时间外,还要经常利用晚上时间帮助自己整理资料,撰写和完善方案。

  甄婕在电话里也在问自己是不是把顾子铭当牲口在使唤,说这话是蔡亚琴说的,没日没夜,一个星期没见顾子铭有几时在家的,大概也是有些意见,不过顾子铭倒是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表露出来半点,而且他也看得出来,顾子铭也是很享受这种忙碌充实,他应该知道这对他自己的成长大有裨益。

  假日花园酒店的咖啡厅不像环球那样设在二楼,利用宽大架空回廊来构造一个宽松的商务氛围,相反他把咖啡厅设在了一隅,这样可以更大程度的保持私密性,当然这种私密性也是相对的,和酒吧、迪厅、ktv等保持了一定距离,只是和餐厅、茶坊相邻。

  温暖的中央空调让整个咖啡厅里如阳春三月,陆为民打发走顾子铭,独自靠窗而坐,望着窗外暗沉沉的夜幕下点点流光出神。

  他情绪不高当然不会是因为和吕仕平、金仁和以及刘大安的这个项目,而是因为下午的常委会。

  正如郭跃斌所说,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表现很积极很活跃,国企改革方案的规划构思以及和各方的接触都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有一点自己似乎忽视了,那就是尚权智那边的感受。

  陆为民不是没有向尚权智汇报国企改革这方面的工作,但是相比之下,这段时间自己和童云松、魏行侠走得就有些过于紧了。

  郭跃斌这个家伙的眼光很刁毒,看问题很深,自己和童云松走得近也许没啥。毕竟童云松是市长,自己副市长,作为副手和正职工作上密切一些也很正常,而且尚权智对童云松并没有太多的敌意,或许这是因为童云松难以对尚权智的权威构成挑战,但是自己和魏行侠表现出来的亲密,大概才是让尚权智有些心生不悦吧。

  自己是常务副市长,魏行侠是市委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工作上的交织照理说并不多,而魏行侠又刻意表现出他和自己关系的融洽,再有童云松和自己这段时间在一起的机会也多,很难让尚权智心里没有其他想法。

  准确的说是尚权智有些吃醋了,当然这种醋和一般人理解的吃醋意义有些不一样,而是指尚权智认为自己搞错了方向。自己的工作,对市政府,是童云松,对市委,就应该是他尚权智,而不是什么其他人,哪怕他是省委书记的前任秘书。

  在宋州,他尚权智才是真正的老大,魏行侠只是市委副书记。即便他是邵泾川最受信任的前任秘书,邵泾川是邵泾川,邵泾川对尚权智可以发号司令,但是并不代表他魏行侠就可以僭越,而你陆为民也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尚权智对魏行侠来宋州的意图是很清楚的,无外乎就是要利用国企改革这一役来为他自己的资历增光添彩,这也意味着省委对宋州国企改革攻坚这一役也是抱着许成不许败的决心的,在陆为民看来,这是好事儿。

  照理说魏行侠的分管与经济工作没太大关系。但是国企改革攻坚也明确了是全市大事。市委常委都要全力以赴支持这项工作,魏行侠也可以此为由参与进来。表现得越活跃越突出,越有利于日后在自己档案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份意图谁都看得到,哪怕是他并不分管经济工作,那又怎么样呢?

  朝里有人好做官,宋州国企攻坚如果取得辉煌成果,谁又能否认作为分管党群工作的市委副书记没有付出“辛勤”的劳动?

  如果魏行侠还能在其中真的发挥一些特别的作用,市里边这些干部也不会看不见,加上再有人能帮他适度的造造势宣传一番,也许一两年后魏行侠就是最合适的市长候选人了。

  想到这里陆为民心里也是微微一沉,叹了一口气。

  毫无疑问,邵泾川这是在安排尚权智离开宋州之后的布局了。

  尚权智已经在宋州呆了三年,一任五年,也就是说还有两年,两年后他如果能交出一幅让人满意的答卷,那么也许他还能再上一步,毕竟在年龄上,尚权智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尚权智一旦离开,如果邵泾川在省委书记位置上没有变化,那么童魏配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提前把魏行侠安排到这个位置上来,不就是卡位么?

  卡位,这个词儿用得真好,卡住位置,让你上不得,而借你的力,他上。

  尚权智肯定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并不担心自己跑到那一边去,也许在他看来,自己和童云松、魏行侠他们是不太可能结成联盟关系的,干得再好又怎么样?自己再觊觎宋州市长位置又怎么样?现在这种格局下始终是没有自己份儿的。

  但全面倒向尚权智那又能怎么样呢?陆为民脑海里反问,难道说尚权智就能给自己想要的?陆为民在内心深处摇摇头,显然也不可能。

  现在像这些似乎有些遥远了,明知道很多工作甚至还处于起始阶段,想这些纯粹就是自寻烦恼,但是人心就是这样,总要忍不住往那方面想。

  *************************************************************************************

  在盥洗间里用冷水清洗了一下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齐蓓蓓站在镜子前,镜中那张红晕扑面的粉颊,两枚浅浅的酒窝让这张靓丽的脸庞更增添了几分诱人的气息,羽扇般的睫毛不需要睫毛膏也是那么浓密整齐,遮掩着那双勾人心魄的俏眸。

  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带有淡淡酒香的水雾在镜面凝结,变成一圈模糊的细密水珠。

  吃完晚饭又到ktv唱歌,也不知道团市委和教育局团委的这几位怎么这么能喝,都是女人,这白酒完了又来红酒,愣是把几个男士都给喝趴下了,齐蓓蓓觉得自己在红旗路小学女性中酒量算是不错了,但是和团市委这位潘副书记相比,简直就不在一个层面上了,就连教育局团委的柳书记都要比自己强不少。

  想到这帮人还在那边的ktv里拼酒,齐蓓蓓就有些怕了。

  她喝了不算多,但是这酒量却不敢和别人比,潘副书记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是那酒量,真的称得上是巾帼英雄,钱校长愣是都被她一个人给摧残得跑路了,就把自己和田勇给撂在这里了,田勇被潘副书记、教育局李局长一阵很灌,这会儿舌头都有些发硬,说话都不利索了,自己这会儿去,立马就会被列为重点攻击对象,铁定要被潘副书记、李局长和柳书记给给活生生灌倒。

  她连上盥洗间都没有敢在ktv那边上,就是想要躲一躲,能够躲多久算多久,能够躲几杯算几杯,这会儿她也顾不得现在和她关系处得好不错的田勇了,死道友不死贫道。

  一阵酒意涌上来,让齐蓓蓓头有些晕,她扶住洗漱台,抽了两张纸巾擦拭干手,这才拉了拉有些向上滑的包裙。

  黑色的包裙有些短,和黑色的羊绒裤袜融为一体,让优美的身段显得更加凹凸有致,棕色的翻毛皮夹克时尚新潮,一条小纱巾系在脖上,黑色深棕色的小筒靴,更把眼前这个女人的俏丽妖娆衬托了出来,

  那边是咖啡厅,去喝一杯咖啡避一避,齐蓓蓓知道假日花园酒店的咖啡消费可不便宜,ktv同样如此,不过有田勇在,倒也不怕,但是在这边喝咖啡,就只能自己付钱了。

  当上校团委书记并不能涨工资,连行政级别也没有,但是齐蓓蓓知道这是一个跳板,只要走上了这个位置,那么下一步就可能向真正的学校中干迈进了。

  而且像这样的饭局酒局,不是一般的老师能参加的,比起那种每天上完课只能骑着自行车回家备课到深夜的枯燥生活,说内心话,齐蓓蓓更渴望这种生活,并不是她喜欢这样,而是这代表了一种地位和权力,你可以光明正大的享受这种公务消费。

  走进咖啡厅,一身黑色小西服套裙的服务员赢了上来,“小姐,一个人?”

  “嗯,……”齐蓓蓓有些犹豫,一个人来这里喝咖啡,似乎有点儿别扭,“帮我找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

  “好,请跟我来。”服务生彬彬有礼的点点头,领着齐蓓蓓往里走。

  香浓的咖啡端上来,齐蓓蓓含笑点点头,端起咖啡杯,却看见服务生走到另一角,殷勤的道:“陆市长,您有什么需要?”

  齐蓓蓓目光一呆,却看见对面端着咖啡杯的陆为民,脸上浮起一抹耐人寻味的表情,“小齐,一个人这么悠闲?”

  第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