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一节 虚荣,野望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一节 虚荣,野望


  齐蓓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陆为民,下意识的站起身来,有些拘谨的看了一眼四周,服务员已经在陆为民的示意下恭敬的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这个角落很僻静正好处于咖啡厅一个转折的拐角,如果不是走到转折处,是不容易看到这里还藏有一个角落的,加上几盆绿植高耸,正好遮掩住这个角落的入口,也就是说没有人带,或者不熟悉这里,你还真不知道这里是曲径通幽。

  “过来坐吧,公务?”陆为民很随意的摆摆手,看得出来齐蓓蓓今天是刻意打扮了的,而且面颊红晕萦绕,粉面朱唇,黑色裤袜把一双美腿裹得挺拔修长,棕色翻皮夹克把少妇的青春俏丽更是展露无遗。

  “嗯,团市委和局团委到我们学校了解团委工作开展情况,晚上一起吃了顿饭,娱乐一下。”齐蓓蓓目光流淌,有些彷徨紧张,几乎是咬着嘴唇,轻言细语的道。

  “钱瑞平不在?他这个当校长的就不作陪?”陆为民将身体靠在沙发靠背上,让自己身体更舒服一些,今天也是白酒混着红酒喝的,咖啡也把酒劲儿压不下去,反倒是有些起了化和作用一般,翻腾得厉害。

  “钱校长晚饭时候喝多了,先回去了,让我和另外一个同事作陪多陪一会儿。”见陆为民态度平和,齐蓓蓓原本有些紧张的情绪也慢慢放松下来,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上,规规矩矩的坐在陆为民对面。

  “你当校团委书记了?感觉怎么样,和原来的工作生活有什么不一样了?”陆为民看着对方慢吞吞的道。

  齐蓓蓓心中涌起一阵说不出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当上这个校团委书记甚至很有可能会在年后兼任校办副主任是不是因为这个男人,虽然她和这个男人半分钱关系都没有。但是那一晚从这个男人居所出来时,她就感觉到钱瑞平甚至还有教育局的周局长对自己的态度似乎都变化了许多。

  有时候她都在想,这个社会就这么奇妙,当自己和季永强结婚时,这个男人却还在丰州,闹离婚时,他也还在丰州,但是离婚后这个男人却又一下子来到了宋州,而且一下子变成市领导。现在更成了常务副市长,连钱瑞平和周局长平素口里称的谭老板,市教育局的谭局长在这个男人面前都得要规规矩矩,可他比季永强大多少?三岁,还是五岁?

  当季永强还在为什么时候能够当上他们麓溪区检察院起诉科的副科长而愤愤不平时。眼前这个男人却已经站在了宋州市的巅峰,这个世界为什么就这么不公平,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

  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绝对公平,坚持未必就一定能获得回报,但是放弃却绝对一无所有,齐蓓蓓想起钱瑞平阴柔声音诠释着他对这个世界道理的理解。

  没有力量改变这个社会的规则,那么就应当毫不犹豫的遵循这个规则。在这个社会上为自己争取一个更好的角色,这同样是钱瑞平无意间谈到的一句话,也让齐蓓蓓铭刻在心。

  齐蓓蓓一度以为自己被任命为校团委书记,肯定会引来无数质疑和攻讦。甚至可能是鄙薄,但是她发现自己似乎对这个社会还不够了解,学校里的老师们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并没有其他太多的声音。当这些人艳羡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齐蓓蓓觉得那一刻自己身上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飘欲仙感。

  她知道这叫虚荣。仅仅是一个校团委书记而已,就让自己有点不能自已,但是她太享受这份虚荣了,她喜欢这种感觉。

  尤其是当钱瑞平告诉她校团委每年有六千块钱的活动经费,让她自行拟定活动方案时,当自己周围那些青年同事围绕着自己献上笑容,为她“出谋划策”,向她建议到哪里去开展团的活动时,齐蓓蓓觉得自己心就像充满了某种气体,膨胀起来,让她迷醉。

  这种滋味太美妙了,美妙得让人沉沦,无法自拔,齐蓓蓓知道这种滋味是什么带来的,没错,权力,就是权力带来的。

  看见齐蓓蓓不吭声,陆为民讶然的扬起眉毛,这个女孩,不,应该说是少妇,居然有这么大的胆量,敢无视自己的问话了?好像自己这番问话并没有含有什么特别的贬义含义在其中吧?

  “不,太不一样了。”齐蓓蓓终于扬起脸庞,昂然道。

  “哦?”陆为民略略一愣,这个女人还真有些不一样了,他饶有兴致的盯着对方笑着道:“能说说有什么不一样么?”

  “那就是我可以自己安排自己的工作时间,调整工作计划,而不是按照别人的思路和想法来亦步亦趋的开展工作,而且原来的工作也不是我擅长的,我更喜欢也更擅长现在的工作。”齐蓓蓓语气里有一种自信和骄傲。

  “嗯,我明白了,不过你明白你在这个位置上还有什么不一样么?”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才又问道。

  “当然,在这个位置上我得要让校团委的工作更出色,做到出类拔萃,赢得教育局甚至是团市委的认可,我会更有压力,但是我不怕,我相信我能做到,只要给我机会,我可以做得更好。”齐蓓蓓圆睁俏眸,一字一句的道。

  或许是心情有些激动,齐蓓蓓翻毛皮衣里的低领羊毛衫裹着的挺翘胸脯急剧起伏,彩色小丝巾和羊毛衫衣领间的那一抹白皙肌肤似乎略略泛红,也不知道究竟是心情激动还是酒意上涌。

  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季永强离开这个女人,或者说这个女人离开季永强,对两个人都是一种解脱。

  他们追求的东西完全不一样,虽然很难说谁对谁错,或者说都没有错,但是性格决定命运,季永强的性格决定了他只能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而这个女人如果给她机会,也许她会成为一个上位者,当然,这个位有多高,还得要看她的努力和机遇了,而这个女人显然很努力,而且也在孜孜不倦的寻找着机会。

  也许这就是从小的充满竞争和不安定的环境造就了这个女人,而周围太多的*也让她变得更为现实,季婉茹用小市民来形容了齐蓓蓓的父母,现实而势利,齐蓓蓓似乎也汲取了她父母的一些基因,孜孜不倦的寻找机会,所以才会有第一次见面就敢大胆的向季婉茹提出请自己帮她调到市里来,而后也才有这么多的后续故事。

  对这一点说实话陆为民并不十分反感,没有竞争,没有追求,这个世界就没有发展的动力,只要是遵从规则,那么就没有问题,明规则,潜规则,只要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你反对,并不代表它就会自动消亡,你的尊重现实。

  陆为民从来就不是一个清高主义者,鄙弃也好,厌恶也好,无助于改变现实,相反,你应该理性的面对这一切,甚至利用这一切。

  “小齐,也许这条路不像你想的那么好走,你考虑过没有?”一时间陆为民也知道更合适的言语,这句干巴巴的话语连他自己都觉得完全没有说服力。

  “我知道,您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可您现在是副市长了,我当然不可能奢望像您一样,但是我总要去拼一拼,没试过怎么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齐蓓蓓嫣然一笑,她知道自己的笑容很美丽,她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打动了这个男人心中的某一处柔软,而这份笑容她心甘情愿的奉献给对方。

  陆为民呼出一口气,将身体靠在沙发上,他隐隐觉得自己身体某一处某位有些发胀,想要调整一下坐姿。

  对面的齐蓓蓓仍然巧笑嫣然,微微前倾的身体让那道乳沟也变得清晰起来,而因为坐久了缘故,那条短包裙似乎也有些往后缩,整个黑色裤袜包裹的颀长美腿暴露在自己视野中。

  突然间齐蓓蓓皮包里的传呼机响了起来,这让两人之间似乎洋溢着某种异样气味的氛围陡然打破,齐蓓蓓有些抱歉的看了陆为民一眼,拿出传呼机,是钱瑞平的。

  “催你的?”陆为民笑了笑。

  “钱校长的。”齐蓓蓓拂弄了一下额际散落的发丝。

  “需要回电话么”陆为民问了一句,见对方点点头,便把自己手机递给对方。

  “钱校啊,嗯,我在,田勇在陪着,我喝得有点儿多了,我在哪儿,我在咖啡厅里,正好碰见了陆市长,嗯,陪陆市长聊一会儿,没事儿,没事儿,那就麻烦您了。”

  把电话递给陆为民,齐蓓蓓嘴角浮起一抹说不出的笑容,“不好意思,我打您的招牌了,要不我又得过去被灌酒,团市委潘书记太能喝了,我真不是对手,只能拉起您的虎皮当大旗了。”

  陆为民看了对方一眼,笑了笑,“没关系,你本来也在陪我聊天,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