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六节 设计,切块,激励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六节 设计,切块,激励


  无论是魏嘉平还是俞柘、任东来都清楚一旦市里边下了决心要让麓山集团与四大纺织国企进行合并,那么麓山集团是没有多少反抗余地的,他们虽然是麓山集团的创业元老功臣,但是麓山集团是乡镇企业,是集体性质的企业,他们作为企业高管只是拥有管理权限,却并没有所有权,在这一点上他们十分清楚。

  从最初他们获知的消息,市里边是要让四大国企组建纺织工业集团,然后吸纳麓山集团,以麓山集团的管理层作为新的麓山纺织工业集团的管理层,从这个层面上来说,魏嘉平、俞柘和任东来的个人权利并没有收到多少削弱,相反,麓山集团和四大纺织国企合并,如果他们真要想从中谋取私利的话,应该更为方便。

  应该说他们是真心为麓山集团的将来发展在考虑问题,麓山集团如襁褓中的婴儿,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他们也倾注了太多的心血,所以任何伤害麓山集团的行为,他们都难以接受。

  他们最为担心的就是新成立的麓山纺织工业集团将是由四大国企的资产和老麓山集团合并而成,而且陆为民也流露出来市zhèngfu为了减轻四大纺织国企带来的巨大压力,要把四大纺织国企的大部分债务进行剥离,也就是说四大纺织国企将会轻装上阵,与麓山集团实现合并。

  这对老麓山集团本来是一个好事,但同样这也带来一个难题,那就是四大纺织国企在剥离了大部分债务之后进入,其资产势必超过老麓山集团,这也就意味着市zhèngfu在这个麓山纺织工业集团中的持股就会超过老麓山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也就是说这种情况下市zhèngfu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对新的麓山纺织工业集团经营进行干预,这也是他们几个最为担心的。

  如果市里边的领导都像陆为民这样思想开明懂经济工作懂企业管理,魏嘉平他们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大家都是为了把企业发展得更好更强,目的一致,在很多问题上的观念也一致,但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陆为民在宋州市担任常务副市长能当多久?能从常务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这样一步一步当下去么?何况现在陆为民上边还是书记、市长,如果他们的观点和陆为民不一样。而要对新的麓山纺织工业集团的经营进行乱干预怎么办?

  这些问题都相当现实,他们不能不考虑清楚考虑周全,一旦出现某些意外状况,那么就有可能对整个麓山集团带来灭顶之灾。

  但是现在陆为民话语里流露出来其他的意思,那就是市zhèngfu似乎要放弃对麓山纺织工业集团的控股权。而会把这个新麓山的控股权交给老麓山集团这边,这又是怎么一个考量,如何来实现?

  “老魏,老俞,老任,怎么了,不可以么?zhèngfu的职能没有企业经营着一块。即便是原来有,那也是一种错位,逐渐退出是必然,在这一轮的改制设计中我也和尚书记、童市长他们研究过多次。我的观点很鲜明,zhèngfu回归本职工作,别一天还沉迷于那点小权力舍不得丢手,不丢手只会带来更多的问题和麻烦。尚书记和童市长都认可我这个观点。”陆为民很平静的道:“至于说你们老麓山集团是否控股,如何来实现你们管理层对新麓山的掌控权。我觉得这还需要下来具体商量,我有一个构想,那就是把新麓山集团这个股权切割成三块,一块是由老麓山集团持有,一块是由企业工会或者员工持股会代替职工持有,一块是市zhèngfu控股的宋州市纺织工业集团持有,具体持股比例,我们再商量,但是我的意见是要确保你们现有管理层对新麓山的经营控制权,而至少我在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你们将会有绝对的充分的控制力和影响力!”

  陆为民提出来的三大股权构成让魏嘉平和俞柘、任东来都是眼睛一亮,很显然他们听出了陆为民的言外之意,俞柘迅疾接上话问道:“陆市长,不是我们不相信市zhèngfu,您肯定没问题,我们也希望您能一辈子都留在宋州,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万一日后您高升了怎么办?”

  陆为民笑笑,“老俞,你们也别在这里试探我了,我的确有这个意图,那就是让新麓山走公开上市的路径来彻底完成新麓山的股份制改造,而且我也考虑要设计一个方案,那就是采取增值量化股权激励以及员工持股会相结合的方式来解决我们企业职工尤其是我们企业的经营管理者在日后企业发展中获得的利益,最大限度的调动起我们管理层的工作创造性和积极性。”

  “陆市长,你这是当真的?市里边真有这样的想法?”大喜过望的任东来连声音都有些变了,眼睛盯着陆为民,颤声问道。

  增值量化和股权激励政策不是新生事物,陆为民记忆中在粤省已经有尝试了,好像tcl集团的改制就是采取这种方式,陆为民认为这种方式是比较合理的,既能最大限度的确保国有和集体资产不流失,而且也能充分调动起经营管理层的主观能动性。

  “这是我个人的想法,但是也和尚书记、童市长探讨过,纺织行业是一个全竞争行业,尤其是在我们国内市场目前不太景气的情况下,如何实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形成大船出海的目标,我觉得管理层非常重要,同时我们的四大国有纺织企业的职工们这么多年为企业的发展也作出了很大贡献,现在企业陷入困境,和原有的管理层有一定关系,但是和普通职工们关系不大,所以我的个人意见就是彻底量化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的产权,切块,老麓山集团所占那一块的归麓城县以及所属的麓北镇,切出一块归员工持股会,而新的管理层可以获得其中部分,具体比例可以商量研究,另外一块就是市zhèngfu已四大国有纺织企业的资产入股,这是属于国有产权。”

  陆为民侃侃而谈,把在座的几个人的注意力彻底吸引了过来,就连对这个方案有些知晓的段厚柏和顾子铭也是第一次听到陆为民具体详细的介绍这个方案的cāo作性。

  “确定现有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的资产具体资产之后,以改制时间为基础计算,初定三年或者五年,彻底放权给管理层经营,已经资产回报率不低于百分之十为基准,每超过多少比例来确定这超出收益部分的一定比例来奖励给管理层,超出收益越高,那么奖励比例也会越高,实现整个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的产权优化。”

  “比如资产评估之后,截止1998年5月底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的净资产是五个亿,那么到1999年5月底,新麓山的净资产经过评估实现了百分二十的资产回报,超过市zhèngfu确定的百分之十受益十个百分点,那么这超出部分就是四千万,那么就可以按照四千万的百分之十或者十五折合成新麓山的股权作为奖励,如果实现了百分之三十或者四十的资产回报,超出的百分之二十或者三十就是八千万甚至一亿二千万,那么在这八千万或者一亿二千万里就可以按照百分之二十或者三十来折合成新麓山的股权来奖励管理层,这种方式可以连续三到五年,一方面可以最大限度激励管理层发挥创造性的主观能动性,另一方面可以最大限度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和增值,同时也可以实现整个新麓山集团的股权优化,为下一步的上市打好基础,这就是我的构想。”

  魏嘉平从俞柘和任东来眼中看到了他们内心的狂喜,一直以来他们几个虽然在麓山集团里有着说一不二的决定权,但这是建立在麓山集团实现了良好的发展势头之上,而且企业的所有权依然属于麓北镇,当下麓城县委县zhèngfu的主要领导对他们几个还是非常信任的,但是如果以后换了领导呢,以及如果企业经营出现暂时困难呢,或者企业发展方向不太符合领导的意图呢?会不会把他们扫地出门?这一切很难说。

  而现在陆为民的意图就很明确了,一方面要彻底改变新麓山集团的股权结构,另一方面也是有意要扩大企业管理层和职工的权益,应该说这种构想是很难从一个zhèngfu领导脑子里想出来的,按照他们的思维,zhèngfu就是想要牢牢的把一切权利掌握在他们手中,而不是放给别人,不管是管理层还是普通职工,根本就不是他们考虑的对象。

  但陆为民的想法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甚至让他们有些不敢相信宋州市委市府有如此深远的见解想法。

  如果这只是陆为民一个人的想法,那么宋州市委市zhèngfu会同意么?魏嘉平、俞柘和任东来都持怀疑态度。

  补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