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七节 越线,突破,探讨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七节 越线,突破,探讨


  注意到魏嘉平、俞柘和任东来有些怀疑的目光,陆为民也知道他们内心的担心,只是自己有这个想法肯定不行,这必须要有强有力的支持,而且最好是能够获得法律层面上的支撑。

  这个意见可以想象得到必然会受到很多人的质疑和攻讦,最为直接的一个问题就是老麓山集团是集体性质企业,四大纺织国企是国有企业,老麓山集团兼并四大纺织国企只怕都会有很多人表示反对,但是这毕竟是公有制产权之间的整合,形成混合制企业,但是切出一块给管理层和企业职工就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突破,或者说用逾越这个词来形容更准确,这甚至不是踩线,而是严重越线了。

  凭什么要给管理层和职工这一部分股权?国有和集体资产转化为私有财产,法律依据在哪里?有没有先例可循?管理层也好,企业职工也好,企业已经支付了他们工资奖金报酬,凭什么还要给他们股权?难道说不给他们股权,他们就不干了,或者说不好好干了?这些问题只怕都会冒出来,就连陆为民都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肯定会受到很大的责难和非议。

  不过他从来就不会因为受到谁的责难和非议就不做事儿了,在他看来只要是能把企业搞起来,让国有资产实现增值,就算是让渡出一部分利益那也是值得的,当然,这可能也需要通过必要的法律程序来实现,否则极易授人以柄。成为自己被攻讦的依据,这也是当初陆为民设想希望通过宋州市人大常委会来制定相关法规来保障的主要原因。

  “老魏。老俞,老任,我知道你们的担心,其他领导的想法我不敢保证,但是我可以很坦率的告诉你们我的想法,国有企业也好,集体企业也好,我觉得争论性质不重要。改革关键要实现几个目标,一是避免国有资产流失,二是让职工们的利益最大限度受到保护,三是创造更多价值,只要实现这三点,其他都不是问题。”

  陆为民平静的道:“在我看来,给予包括管理层在内的职工部分股权这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行为。都说全民所有集体所有,但是全民所有集体所有体现在哪里?如果不给予职工们这部分权益,那么全民所有也好集体所有也好,那就是一句空话废话,理论上存在的东西无法化为现实存在,那就不值一提。所以我主张要把理论存在演化为现实存在。”

  “当然这在很多人看来可能会认为既然是全民或者集体所有,怎么就只能体现在这些职工身上,难道说就因为他们在这个企业工作就该享受这部分权益?那么宋州市的其他老百姓呢?他们也是人民的一部分,为什么不能享受?我觉得如果要穷究这一点,我只能说在宋州市政府持有的这部分国有产权算是代他们持有了。至于说如何来实现这一部分权益的分享,我想就目前来说。并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是我认为既然我们这几家企业的职工作为企业的主人翁,他们为企业工作这么多年,付出了许多,尤其是在企业不景气日后前途也未定的情况下,给予一定的补偿,也是符合情理的,但这也需要法律支持。”

  陆为民的解释并没有能释去魏嘉平等人的担心,甚至连段厚柏和顾子铭都觉得这个想法风险很大,在市里边获得通过的难度很高。

  陆为民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却过于惊世骇俗,这种观点已经颠覆了很多人的认知,从理论上似乎说得过去,但是这种理论能不能被人接受?尤其是这关乎企业性质和国资流失,更容易受人诟病,对己无一利而可能背负风险,谁愿意来承担这个责任?

  “好了,老魏你们几个也别在这里心神不宁的想太多了,这个方案能不能过那是我的事情,不是你们的职责,我当常务副市长,干的就是这活儿,如何说服市委市人大市政府,是我的职责,明白么?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我和你们说的好好考虑清楚,筹划周详,自备电厂的计划,尽快拿出成熟的方案来,另外就是如果麓山集团实现了和四家国有纺织企业的合并,怎么来最大限度的减小震荡,发挥兼并后企业优势,做大做强不是一句话,如何实现对四家国企现有资产设备的改造,重新运转起来,者才是最重要的,明白么?”

  陆为民笃定的语气让魏嘉平等人心里也是略略一定,虽然明知道陆为民提出的这个方案要获得市里通过的难度很大,但是他们也都知道陆为民从来就不是甘于寂寞的人,也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他所想要做的,就一定要做到。

  魏嘉平他们作过了解,陆为民在双峰和阜头推动的国企和乡镇企业改制,虽然只做不说,不声不响,但是并不意味着就无人知晓,这个家伙在当县长县委书记时就是推进企业市场化改制的推崇者,那么到宋州之后重操旧业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这一轮的改制和在双峰、阜头那点儿活儿相比,无论是规模大小还是性质复杂程度都不可同日而语,这也是魏嘉平他们为什么喜忧参半忐忑不安的主要原因。

  “陆市长,既然您这么说,我们还能说什么?麓山集团这边您尽管放心,而且我魏嘉平也可以很负责任的拍一拍胸脯,一下子兼并四家企业可能有难度,但是如果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来推进,可能效果要好得多,而且我们也有信心可以让这几家企业的职工们看到我们麓山集团的经营能力,让他们认识到麓山集团兼并他们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幸事,而他们的收入不但会得到保证,而且还会有很大提高。”

  魏嘉平也知道自己必须要表这个态,给陆为民打气,陆为民在市里边会遇到多大的压力他们也能想象得到,如果不能赢得这四家国企职工们的支持,陆为民在要想在市里边说服其他人,那纯粹就是空想。

  吃完午饭,陆为民又和魏嘉平、俞柘以及任东来三人继续座谈,主要是探讨自备电厂规模和选址。

  在这一点上魏嘉平、俞柘以及任东来三人意见是空前统一的,如果自备电厂项目能够真的敲定付诸实施,那么无论是麓山集团还是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都将如虎添翼,日后的发展就打下了一块坚实的基石,可以说无论是企业向哪个方向发展,甚至就凭这个自备电厂,企业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甩开了供电系统这其中的盘剥环节,其成本优势根本不是其他企业所能比拟的。

  探讨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过,陆为民才带着段厚柏和顾子铭离开。

  “厚柏,是不是觉得我有些仓促草率了?”闭着眼睛靠在车后座椅上养神,一直到公爵王驶上了通往市区的主干道,陆为民才睁开眼睛缓缓道。

  “陆市长,怎么说呢?我能理解您想要把市里边这个大包袱解决掉的急切心情,我说一句话不客气的话,宋州现在这种局面,很大程度也就是被这些不景气的国企给拖累的,看看我们市区的建设情况,徐忠志有没有责任?当然有,黄市长有没有责任?也有,但是这是不是主要原因呢?我看不是,归根结底还是国企不景气,导致市财政这几年一直处于失血状态,根本拿不出钱来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就以广电大厦为例,换了其他地市,几千万的项目能拖上几年?邱崇文当然有问题,但是不是邱崇文和贝海薇就能让这广电大厦变成这样?当然不是。”

  段厚柏大概也是斟酌了许久才说出这番话,“基础设施无法启动,市里形象受影响,招商引资自然也要受到一些影响,这种相互叠加相互影响的情形在很多方面都存在,这使得我们宋州的竞争力越来越差,我们宋州干部的自信心也越来也脆弱,使得我们在面对外来竞争时也是底气不足,心态也越来越保守,您这样一下子抛出这么一个堪称惊世骇俗的构想,恐怕会把您一下子推向风口浪尖啊。”

  陆为民微微点头,“子铭,你怎么看?”

  顾子铭没想到陆为民会把话题抛给他,沉吟良久方才道:“段秘书长的意见是老成持重之言,您这个方案我相信很多人都能看到其中的好处,但是同样也会触及到很多人老旧的观念,我们周围人中很多都有愿人穷恨人富的心态,这样切出一大块来给企业管理层和职工,很多人只怕心态就会不平衡,尤其是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遭,肯定就有各种言论出来,而言论有时候往往就会裹挟民意,带来很多负面影响,这一点恐怕不得不考虑进去。如果这个方案真的要推进,我觉得最起码要在舆论上做好宣传讲解和引导工作,这很重要。”

  陆为民有些惊讶,满意的点点头,他没想到顾子铭会从人心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这倒是先前他没有考虑到的,看来这个顾子铭的确有些真材实料。

  再补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