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十节 尴尬,成果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十节 尴尬,成果


  顾子铭回到家里把陆为民邀请他们两口子一起到阜头青云涧温泉感受雪中温泉的事儿告诉了蔡亚琴之后,蔡亚琴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

  人间仙境青云涧,温泉水滑洗凝脂,这一句宣传广告已经屡屡在昌江电视台里出现了,现在不知道青云涧温泉的人不多,但是青云涧温泉究竟在哪里,却还有不少人并不清楚是在丰州阜头。

  蔡亚琴也早就听说过青云涧温泉,尤其是在冬日雪地中洗温泉,那份滋味可不一般,而顾子铭还说这开发出来的温泉都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这份特别待遇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享受到的。

  兴奋之后却看见丈夫似乎有些怔忡不定,蔡亚琴有些奇怪:“子铭,你怎么了?难道你不想去?”

  “不是,把我叫上那是陆市长信任我,我还没那么不识抬举,我只是,呃,怎么说呢?”顾子铭有些烦恼的挠了挠头。

  “究竟怎么了?泡泡温泉又怎么了?”蔡亚琴有些不耐烦了。

  “陆市长还叫了一个人。”顾子铭苦着脸道。

  “还叫了一个人?”蔡亚琴没太在意,“那也很正常啊,陆市长的朋友也不少,他要邀请一块儿去,多个人多分热闹吧?”

  但没听到顾子铭回应,蔡亚清这才注意到自己丈夫脸色有些古怪,脑海中陡然一转,脸上顿时变色:“你是说他叫了一个女人?”

  顾子铭微微点点头。

  蔡亚琴脸气得通红,眼中愤怒的火焰燃烧,“是什么人?不是甄婕,是别的女人?”

  当然不是甄婕,是甄婕的话,顾子铭也不会有这样的表情了。

  “亚琴,你别这副姿态,我没说这女人就和陆市长有什么特别关系了,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这女人是市文化局的,好像是从丰州那边调过来的,和陆市长以及这一次的东道主阜头县的县长关县长以及另外一个现在在丰州南潭那边当常务副县长的章明泉都很熟悉,都是从**县出来的,这女人长得挺有味道,年龄可能和我差不多,所以那位关县长才会把这个女人邀请到一块儿回去。”

  顾子铭也吃不准陆为民和萧樱是什么关系,但是直觉告诉他,陆为民和萧樱似乎不是纯粹的从**出来的那种同乡关系,就像直觉告诉他甄婕和陆为民之间也不像那种真正的情侣关系一样,但是他也说不出这里边究竟有什么异样。

  “是这样?”蔡亚琴稍稍舒了一口气,“那你为什么不建议他把甄婕叫上?”

  顾子铭看了一眼自己妻子,似乎对妻子这个问话感到很不可思议,“亚琴,你要弄明白,我不仅仅和甄婕是同学,我更是他的秘书,首先是秘书,才能谈得上其他,你觉得他邀请我一道去泡温泉,我就可以忘乎所以的给他安排该谁去参加这种私人聚会了么?你以为这就是那么简单的泡温泉?”

  蔡亚琴也反应过来,脸上浮起一抹惊喜,又有一些遗憾和不忿。

  丈夫话语里的含义很清楚,这是一次私人小聚,同时也是陆为民的一次人脉展现,而让顾子铭参加,那就意味着他有意让顾子铭融入他这个圈子体系中去,对于丈夫来说,这当然是好事,但是这一次私人小聚中居然没有甄婕,蔡亚琴也弄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她却敏锐的觉察到这对于甄婕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那我该怎么办?”蔡亚琴犹豫良久,才幽幽的问道。

  “我肯定得去,至于你,我不好说,你自己考虑。”顾子铭觉得很为难,亚琴和甄婕有这么好的关系,发生了这种事情,或者说有这种事情,居然不和甄婕说一声,似乎有些说不过去,日后若是甄婕知道了,怎么面对甄婕?

  “是不是我们想得太多了一些?他既然让你把我也叫上,摆明并不在乎我知道这些情况,也说明他心里并没有鬼,也许真是一次他那个圈子里的人小聚呢?”蔡亚琴思索良久,才又道。

  顾子铭不知道这是不是妻子在刻意寻找借口了,但是他也得承认亚琴说的也有些道理。

  像这种聚会,陆为民完全可以不叫自己,或者叫上自己,不让自己带亚琴去也很正常,但是他却专门让自己把亚琴叫上,这种坦然,至少他做不到,他若是真要有什么想法意图,似乎也不可能把自己叫上,但是直觉却告诉他那个萧樱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不一般,这让他也无从判断。

  “算了,亚琴,你还是去吧。陆市长专门叫我把你也带上,你若是不去,反而落了行迹。”顾子铭有些头疼,这种事情,你很难用对错来判断,惟有当事人自己才能判别,“至于甄婕那边,我的意见时你先别去瞎嚷嚷,等去了之后,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咱们也别戴有色眼镜看人,没准儿根本就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那如果真的就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呢?”蔡亚琴忍不住追问。

  顾子铭沉默不语,好一阵后才道:“我只是他的工作秘书,对于他的私生活我无权过问,亚琴,你也一样,我不知道他和甄婕之间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我感觉,或许甄婕心里也对很多情况十分清楚。”

  “你绕来绕去究竟在说什么?”蔡亚琴有些恼了。

  “我的意思是,或许甄婕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和陆市长之间是什么关系!”顾子铭忍不住提高声音道。

  “你说什么?”蔡亚琴一惊,茫然道。

  “哼,你觉得甄婕和陆市长之间关系真像是情侣恋人么?像是在处对象么?”顾子铭自顾自的道:“反正我觉得不像,或许曾经是,或许以后可能发展成为,但是至少现在不太像。陆市长到宋州这么久,甄婕来过几次?至少我跟着陆市长身边,基本上没有听到甄婕和他通电话,这是正常的情侣恋人关系么?”

  “那你听到过陆为民和其他女人的通电话么?或者有没有其他女人和他来往密切?”蔡亚琴咬牙切齿的道。

  “基本上没有,或者有,但是电话都不多,也就是说固定哪个女性的电话好像不多,至少这个萧樱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对这一点顾子铭倒是回答得很肯定。

  “也就是说你觉得陆为民现在还没有正式的对象?甄婕不算?”蔡亚琴无法理解,她记得清清楚楚,在甄婕住所,甄婕的内衣晾晒根本就不避讳陆为民,如果不是情侣恋人,那又能是什么关系?

  “我的理解就是如此。”顾子铭点点头。

  蔡亚琴咬咬牙,“我去,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萧樱是什么来头,有什么不得了,和陆为民是什么关系。”

  “行了,你别太露行迹,我和你都没有权利对别人的私生活说三道四,更何况陆市长还是我的领导,你在哪里做脸做色,那还不如别去。”顾子铭越想越觉得麻烦,看来日后自己还得要学会察言观色,有些事情得学会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对自己家里这一位也一样。

  三菱驶入宜山境内时只花了两个小时,而从宜山到临溪的路况也很好,一个小时不到就到了临溪。

  阜临公路已经在十二月一日正式通车,彻底打通了昌东与昌北地区的瓶颈,尤其是阜头葵山镇境内路段,大量的桥涵工程耗资巨大,但是却彻底的将阜头和临溪之间的壁垒捅穿,使得两地县城的距离顿时成为各自距离最近的县城。

  从临溪到阜头只用了四十二分钟,二级公路的路况相当好,而车流量也还不算大,但是预估随着这条道路的正式通车,阜头最落后的葵山经济将会迎来一抹曙光,这也是陆为民在担任阜头县委书记时最为看重的。

  无论是陆为民、萧樱还是顾子铭夫妇,都是第一次走阜临公路,虽然收费站收费不菲,三十多公里的路段收费达到了八元,但是无论是史德生还是陆为民都觉得值得,尤其是在途径临溪县境到葵山镇这一段路时,桥梁就多达四座,而且不少路段基本上都是靠沿着山边硬生生炸出一条路来,不少路段限速四十公里,整条公路限速六十公里。

  从葵山镇沿着阜临公路直接杀上环城路,陆为民让史德生围着环城路跑了一圈,环城路已经正式通车,双向六车道在这个年代显得格外奢侈,这也是当初陆为民力排众议从四车道改成了六车道,而这条快速环城线使得整个阜头的形象顿时为之一变,据说不少投资者就是在这环城线上绕城一圈,原本还犹豫不决的决心立马就下定了,阜头经济技术开发区紧邻环城路,也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而受益于环城线的还有旅游影视基地,三条接口使得环城线与旅游影视基地紧密联系起来,即便是受到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是旅游影视基地的建设依然如火如荼,尤其是梅坞镇那边的水城更是雏形初现。

  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