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十三节 冰绫的野望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十三节 冰绫的野望


  “就在你对面。”电话里的声音似乎力图想要变得平静一些,但是却难以压抑背后的情意,“你的客人都走了?”

  “嗯,都走了,你过来吧。”陆为民喜出望外。

  “不,你过来。”女人娇媚的声音充满了期盼和诱惑。

  “好。”陆为民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哪一间?”

  “319,就在你对面。”

  陆为民住的的是320,最靠顶头的一间,没想到对方居然也住在了自己对面。

  拉开门,陆为民瞧瞧看了看走廊里,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休息了,陆为民整理了一下衣着,这才悄悄出门,到对面敲了敲门。

  门打开来,顶灯没有开,只有一盏落地台灯传过来的昏黄灯光,江冰绫宜笑宜嗔的粉靥出现在陆为民面前。

  锁死房门,陆为民忍不住一把抱起江冰绫,江冰绫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就搂住陆为民的颈项,双腿也缠绕在陆为民腰际,迎合着陆为民火热的嘴唇,奉献出自己的香唇。

  咿咿唔唔的鼻息声让两个人的情焰高炽,陆为民有些粗鲁的掀起江冰绫的羊绒衫,空调温度很合适,而江冰绫的羊绒衫里也是片缕皆无,刚洗了澡的她也没有戴胸罩,下边一条宽松的丝绒睡裤,陆为民几乎是几秒钟之内就把江冰绫剥成了一头**白羊,饶是江冰绫和陆为民已经有过多次这种亲密关系,仍然感到有些害羞,忙不迭的钻进了被窝里。

  床咿咿呀呀的摇晃起来,盖在两个人身上的棉被起伏不定,如同一层层海涛翻卷,袅袅散去。

  江冰绫努力咬紧牙关控制着自己不叫出声来,但是腻人的喉音还是不争气的呻吟出来,禁yu无论对于男xing还是女xing来说都是一种积蓄,就像水坝里缓缓上升的洪水,始终需要宣泄,江冰绫不是禁yu主义者,但是在这方面却很洁身自好,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明白,自己已经离婚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就没有想过再找一个合适的婚姻对象?除了眼前这个正匍匐在自己身上孜孜不倦耕耘的男人,自己竟然就没有第二个xing生活伴侣,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或许是自己眼界太高了,又或者自己是真的没有太多jing力去考虑这些问题了。

  一浪接一浪的情yu之chao拍打着江冰绫的心理防线,明知道这里并不是最好的欢好所在,但是她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她觉得自己想象一只依附在大树上的蝉,伴随着天外电闪雷鸣,风雨飘摇,但是却始终能感受到紧紧抱住自己的这份安全。

  一句“我例假刚完”让陆为民终于爆发了,两具**死死的纠缠在一起,久久不动。

  陆为民能够感受到身下这个女人的激情涌动,他甚至可以断定,这个女人也许离了婚之后就再没有其他男人,除了自己。

  想要抽出身体,却被女人扭动了一下身体,身体交合处那份chao热湿滑的感觉让他禁不住意动神摇。

  似乎是觉察到了男人的悸动,江冰绫有些得意的扬起红晕扑面的粉靥,粉妆玉琢的胳膊伸出来掖了掖被角,让自己可以更舒适的躺在对方怀中,“不准动!”

  陆为民笑笑,把身体往下滑了一滑,被子正好遮住了他的颈项下,而江冰绫的半个脸庞也掩住了。

  “这会儿不动,刚才是谁在喊快一点快一点?!”陆为民打趣的调笑道。

  江冰绫大羞,这等羞煞人的话语饶是情人间的调侃,那也让人羞涩不堪,狠狠扭了陆为民腰际一把,又要在陆为民胸前咬一口,陆为民赶紧制止对方。

  “谁让你这么久都不回丰州?”好一阵后江冰绫才幽幽地道:“身边没一个看得上的男人,看得上的男人却早已是别人的老公了,喂,你什么时候结婚?你结了婚,我就再也不会和你做这种事情了。”

  陆为民沉默不语,结婚这个词儿他现在真的有点敏感了,这一段时间工作太忙冲淡了这方面的考虑,但是这始终是桩事儿摆在这里,大哥陆拥军明年五一结婚,这事儿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一旦陆拥军结婚,而二姐陆志华早已经说了,她暂时没有成家的打算,那么也就该轮到自己了。

  婚姻这玩意儿,你不想要,但是却未必由得了你,尤其是在体制内生存,这个问题尤显迫切。

  “怎么了,不是你真的要结婚了吧?”江冰绫支起身体,一只手托在腮下,似笑非笑的看着陆为民,“那我不是成了破坏你的家庭婚姻的罪魁祸首?”

  “哼,物必先腐而后虫生。”陆为民淡淡的道:“真有问题,那也是我自己的问题,结婚,这个词儿真他妈奢侈而又无奈。”

  江冰绫有些惊讶的看着陆为民有些迷茫无助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看见江冰绫有些困惑的表情,陆为民忍不住捏了捏对方的娇靥,手探下去又抚弄了一把对方那丰润骄傲的翘ru,这才摇摇头:“算了,不说这事儿了,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你怎么来的?”

  “蒲燕叫我过来,说明天一块儿去泡雪地温泉,单位上有事儿忙得晚了一些,所以我过来的时候都是九点过快十点了,谁知道蒲燕喝多了,我到她那儿才知道是你过来了,所以我就……”

  “那你怎么和蒲燕说的?”

  “她喝多了,我把她弄上床,就说我到宾馆里来睡,她以为我不想闻她一身酒气,所以也没在意。”江冰绫解释道。

  “你们财政局事情这么多,周末都还加班?”陆为民也知道江冰绫和蒲燕两人关系特别好,两个都是离了婚的女人,只不过蒲燕有孩子,孩子好像是男方带着,这关系蜜里调油,连陆为民都觉得这两人是不是有点儿亲密得过分了。

  女人抬起美眸,瞥了一眼陆为民,“还说关心我呢,连人家换了单位都不知道,我都不在财政局了。”

  “啊?不在财政局了,调哪儿了?”陆为民吃了一惊,头颅一下子昂起来,沉声问道。

  “别那么紧张,我调到地委办了。”江冰绫嫣然一笑。

  “地委办?”陆为民更好奇了,“怎么突然想到调地委办了?哪位领导把你给看上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听得陆为民话语里有戏谑之意,江冰绫没好气的扭了一把陆为民胳膊,疼得陆为民呲牙咧嘴,赶紧改口道:“我只是想知道哪位领导慧眼识英才,把我们家冰绫这颗珍珠从财政局这沙堆里给刨了出来?”

  “也不是,怎么说呢?”江冰绫叹了一口气,“十月份的事儿,地委王秘书长征求我意见,问我愿意不愿意到地委办工作,说萧书记在他面前夸赞过我多次,所以……”

  “王自荣?萧明瞻?”陆为民沉吟了一下,又笑了起来,“这两位领导都是要求颇高的人啊,那冰绫你在地委办哪个科工作?秘书三科?”

  丰州地委办和陆为民在当综合科长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秘书科一分为三,一科主要对口地委书记,二科对口分管党群口的副书记,三科对口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

  “嗯,我负责秘书三科,主要负责经济工作这一块。”江冰绫点点头。

  三十出头的女人能担任地委办秘书三科的科长,实打实的正科级干部了,而且地委办地位非比寻常,从这秘书三科科长干两年,如果ri后有机会下放,起码也就是某局副局长或者某县副县长了,这对于江冰绫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那我可要真的恭喜了,秘书科的工作也很锻炼人,比起财政局办公室那边来外延内涵都要大得多,对你也是一个锻炼,但我相信冰绫肯定没有问题,好好在这个位置上雕琢一下,下一步就该是上副处级干部了。”陆为民由衷的替江冰绫感到高兴。

  “嗯,我也感到压力挺大,萧书记工作要求细,很多文件和讲话都是他自己草拟稿子,我觉得我自己都有些插不上手,另外对那些事务xing的工作也抓得很严格,加上他又负责招商引资这一块的工作,所以工作量也很大,比二科那边事情多不少。”江冰绫虽然有些感慨,但是眉目间还是颇为满足的。

  丰州那边的格局仍然没有太大变化,孙震和陶行驹之间的关系和其他地方一样,既不是十分和睦,但也不是那种剑拔弩张的情形,磕磕绊绊随时都有,但是两方都能保持克制,也就这么跌跌撞撞的往前走,不过孙震已经成功的驾驭住了丰州的局面,虽然陶行驹也力图展示他的与众不同,但是在孙震如太极推手般的以柔克刚手段下,他还是欠缺一些火候,绝大多数时候都还是只能按照孙震确定的方向来。

  “你也别着急,都有一个适应过程,萧明瞻xing格慎密稳重,讲求细节,你得切合着他的脾xing来,但他也不是那种保守的人,所以在一些工作中你也可以大胆的提出一些新的想法和建议,他可是还指望着往上走的人。”陆为民安慰道。

  第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