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十四节 点拨,隐喻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十四节 点拨,隐喻


  江冰绫很认真的思考着陆为民的点拨,若有所得的点点头、

  陆为民的意见也是过来人之言,当年陆为民身兼综合科长和夏力行秘书,不但在两个职位上都是干得让人叹为观止,而且还相得益彰,这也是陆为民之所以能在秘书科长只呆了一年不到时间就能出任**县委常委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能一跃走上副处级岗位,作为地委书记夏力行的秘书这个要件只是一方面,只可惜很多人眼里都只看到了陆为民是地委书记秘书这一点,却看不到陆为民在地委办综合科科长位置上做出的成绩。

  他在这两个职位上的表现不但让地委书记夏力行非常满意,就连另外两位地委副书记——孙震和王舟山都是赞不绝口,尤其是现在已经是洛门地区行署专员的王舟山据说在离开丰州之前还念念不忘陆为民的好,这些都是江冰绫到了地委办之后才听说的。

  一个人的成功从来就不是偶然,

  虽然她不是萧明瞻的秘书,但是她知道自己这个角色实际上有些职能上是和领导秘书的角色重叠的。

  像陆为民这样在能力上出类拔萃而又深得领导信任的秘书并不多见,很多秘书还是停留在手快腿勤耳灵嘴甜那种水准,更多的时候还是充当拎包客的角色,真正要给领导起到参谋助手的秘书还是很少见的,这个时候作为主要协助领导撰写文稿,帮助领导梳理思路的秘书科长就很重要了。

  萧明瞻对江冰绫的看重还是得益于江冰绫到财政局调研时的一次接触,江冰绫简繁得当的介绍和优雅大方的气度给萧明瞻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在王自荣无意间和萧明瞻谈及秘书三科还缺一个合适的科长角色时,萧明瞻也就顺口提到了江冰绫。

  有时候就是领导无意间的一句话就能成就一个人的造化,江冰绫就这么懵懵懂懂到地委办来了,以至于她到地委办之后,地委办很多人都是在背后嘀嘀咕咕,弄不明白她究竟是走了谁的路子,居然能从财政局办公室副主任跳到地委办来当秘书三科的科长。

  江冰绫知道既然自己走上了这条道路,那么就只能一直走下去,女人在仕途上的打拼本来就充满了各种艰难曲折和偏见歧视,尤其是姿色不俗的女性更容易遭到来自各方面的冷箭暗枪,当然这也和这个体制内的确有很多女人不择手段来上位有很大关系。

  在一个父权社会体系中,这既是一种悲哀,同样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一些女性赖以上位的助力手段。

  “萧书记在地委里边的威信颇高,而且他年龄上也有优势,……”江冰绫随口应道。

  “怎么,准备在萧明瞻身上押宝?”陆为民抚摸了一下江冰绫腻滑的裸肩,“他的年龄优势有我大么?冰绫,怎么你不把宝压在我身上?”

  “呸!不害臊,自吹自擂!”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总是旖旎无限的,一笑一嗔都能勾起滔天情火。

  “怎么是自吹自擂了?萧明瞻满五十了吧?如果他运气好,也许还能上进一步,看看能不能蹦个条件稍差地区的市长专员当当,如果运气不好,也许就只能在副书记这个位置上打住了。”陆为民也有些感慨,“年龄是个宝,文凭不可少,关系很重要,能力作参考,机缘天注定,努力有回报。这句话官场流行谚语前两条可以说是次要条件,有一定道理,但以偏概全了,第三句第四句我觉得有些偏差,人脉关系重要不重要,当然重要,但不是必要要件,能力作参考也是一些人的违心之语,没有能力,你就是烂泥巴扶不上墙,就是机遇落到你头上都没你的份儿,后两条缺一不可,萧明瞻其他都不差,就看他能不能抓住机遇了。”

  丰州地区刚成立时,萧明瞻也就是四十四五岁,就当上了副专员,那时候这个年龄当副专员也算是年轻干部了。

  可这一晃五年,自己从一个副科级干部已经成长成为副厅级干部,而他却还在副厅级干部上蹒跚,副专员,地委委员、纪委书记,这才又到地委副书记,这是很多体制内领导的正常迁徙,甚至应该说每一步都是升迁,但是五年多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他虽然也还有年龄优势,但是应该说这个年龄优势已经不明显了。

  陆为民的随口之言却让江冰绫心里敞亮了许多,这名义上是在说萧明瞻,其实是在点拨自己,六大要素,事实上前两者只是在特定情况下起作用,而后面四个才是关键。

  人脉关系,能力,机遇,自身努力,缺一不可。

  见江冰绫若有所思,陆为民也不多言,江冰绫也是一个灵性悟性都不差的女子,稍加点拨,她也就明白这条路该怎么走。

  冬雪皑皑,让整个青云涧这一片都变成了白茫茫一片,夹杂着或翠绿或枯黄的树林,一片银装素裹下,袅袅升起的白雾,更增添了几分人间仙境的气氛。

  陆为民来青云涧也有几回了,但是这温泉开发出来之后他还是第一次来,青云涧这边是昌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重点打造区域,所以在基础设施建设进度上推进的很快,也难怪隋立媛他们的三姝客栈会在这么短时间内也就建了起来。

  只要道路一通,其他问题都迎刃而解,昌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是以华侨城为主的实业,华侨城本身就是以旅游和房地产为主业的大型企业,对于旅游资源的开发也有他们自己的经营思路。

  这家来自粤省的企业很讲求效率,所以在确定要把青云涧开发出来之后,就倾尽力量首先打造青云涧,而基础设施尤其是道路一打通,便开始招商引资,除了他们自身的酒店外,还全力引入一些具有特色的餐饮、住宿和工艺品服务,以特许的方式邀请这些经营户进入,现在青云涧虽然还未全面竣工营业,但是这种一边开发一边试营业的方式,也极大的拓展了青云涧的人气。

  温泉位于青云涧最幽深的涧尾处,所以在道路也是九月下旬才彻底修到这里,而温泉开发也是十一月才初具规模。

  最大的一口池子也是泉眼所在,据说这里以后会处于半封闭状态,主要是为从这里下去地势更低一些的人造池子供水,而不会直接提供给客人沐浴,毕竟这样大的水池子很难得有这几十个人一起来共享,在旅游景区里,更多的群体是以不超过三五人的群体为主。

  直径在十多米的水面云蒸雾绕,蔚为壮观,至少可以容纳数十人一起沐浴的池子呈不规则的珠串状,蜿蜒延伸,最远的两端相聚至少在三十米以上,白茫茫的水雾让整个水面都变得朦朦胧胧,十来个人就这么三三两两的簇拥在一起,享受着这份难得的闲适。

  陆为民美美的把身体浸泡在水中,水下的石台阶是经过了简单的打磨,毕竟天然的水池边犬牙交错,参差不齐,必须要经过简单的修饰,减小安全风险。

  坐在石阶上,水面刚刚演过胸部,如果你要靠在石壁上,那么水面就正好到了颈下,一股昏昏欲睡的感觉让人真想就此一直漂浮下去。

  虽然很想和陆为民在一起,但是江冰绫也知道今天不是合适的时机,蒲燕一直对自己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有些怀疑,昨晚的一夜缠绵,江冰绫六点过就起来洗了澡,这才赶回到蒲燕家中,就是怕蒲燕觉察出什么。

  白茫茫一片的水汽加上岸上同样是白茫茫的一片雪景,让人心驰神往,这个时候人的思想正好处于最放松的阶段,思维也显得最为活跃灵敏。

  “我和大成书记也探讨过,阜头的地区生产总值在突破四十亿之后可能会达到一个瓶颈,如何来打破这个瓶颈,我们现在还没有考虑好,因为我们还没有达到那个瓶颈,所以很多我们就没法预测。”关恒靠在石壁上,半眯着眼很随意的道:“电子产业名义上是高科技产业,但是我们都知道这就是一个低层次的装配产业,冠以了高科技电子行业这个名头罢了,但是这的确解决了很大一批劳动力就业,在这一点上我一直这样认识的。”

  “要想一口吃成大胖子是不现实的,贪多嚼不烂,老关,你说的没错,阜头目前的情形,只能因势利导,产业升级换代也好,结构调整也好,都会按照市场规律来,不是党委政府想怎么就能怎么,这是一个发展过程。”陆为民也回应道:“低层次的装配行业并不意味着就落后了,产业有分工,产业链的延伸也不能说就把某一环节就去掉了,分工也一样是市场的选择。”

  第四更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