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十七节 女人心思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十七节 女人心思


  蔡亚琴虽然很羡慕隋立媛的丰乳肥臀,但是萧樱窈窕匀称的身段更让她着迷。

  “萧樱姐,你是怎么保持身材的?我可是特担心自己的身材,稍微不注意,立马就长肉,晚饭我都从来不敢吃饱,更不敢吃肉。”

  从宋州到阜头这一路上,虽然话语不多,但是萧樱坦然大度的风范还是让蔡亚琴很有好感,加上感觉萧樱和陆为民之间似乎没有之前猜测的那种关系,所以在这种环境下,两个人也迅速接近靠拢。

  “这可能和各人的体质有关系吧?我不怎么忌口,什么都能吃,可怎么吃也不见长肉,老是这样子,十年前我就这体重,十年后还是这样。”萧樱轻轻抚弄着泉水在肩部滑落,笑着道:“亚琴,你的身材也挺好啊,该丰满的丰满,该苗条的地方苗条,挺标准的,你老公怕是爱死你了。”

  袅袅泛起的水雾让整个泉池都变得朦朦胧胧,三米之外便是一片模糊,五米之外更是白茫茫一片,这种环境下让大家许多戒备心理都放了下来。

  “嘻嘻,萧樱姐你还是单身?”蔡亚琴有些小心的问了一句。

  “嗯,我结婚结得早,不太懂事儿,对这个社会了解也不够深,没想到人会随着环境改变而改变,原来觉得挺合适的,结果随着周围世界的改变,各人的心境也就发生改变了,矛盾和不适就出来了,无法调和,就离了。”

  萧樱已经很久没有想过以前的生活了,离开双峰之后,似乎就和双峰的一切彻底断了,前夫也好,原来的同事朋友,都渐渐淡出了记忆。原来双峰的朋友中,有联系的,能记着自己的,也就只有章明泉、牛有禄以及陆为民了,另外还有一个康明德,当然康明德那是顺着陆为民而来,倒是彭元国还在去年春节的时候寄来一封明信片,这让萧樱也挺感动。

  家里人也联系不多,萧樱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姐夫姐姐在县信用社上班。一家人条件还行,弟弟却是不怎么争气,原本是考上了黎阳师专,结果在学校里和别的同学打架,最后被开除了,之后回来在昌州打了两年工,后来就跑到了南边去打工,这几年也一直没回来,只是偶尔打个电话回来。萧樱也至少有一年多两年没有对方的音信了。

  “那萧樱姐你就没有再想找一个合适的?你这么漂亮,又没孩子,这么好的条件,追求你的人肯定很多吧?”蔡亚琴忍不住道。

  “什么漂亮。女人一过三十就那样了。”萧樱自我解嘲的笑了笑,“有过一段失败婚姻,对婚姻这个事儿还真有点儿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了,亚琴。你不知道一段失败的婚姻给人带来的烙印一辈子都无法磨蚀,所以,随缘吧。”

  蔡亚琴其实是有些替甄婕试探的意思在其中的。但是她感觉萧樱是真的很坦然,完全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或者心虚的表现,所以这让蔡亚琴反而有点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

  “嗯,也是,婚姻和其他东西不一样,不能凑合,的确需要选一个自己合意的,否则宁可不要。”蔡亚琴倒是赞同萧樱的这个观点。

  “是啊,心态摆端正,不凑合,不将就,我觉得现在一个人也挺好的。”萧樱笑笑,“亚琴,你们家那一位不是在宋城区府办么?我听陆市长说本来都是要提区府办副主任了啊,怎么突然想着给陆市长当秘书了呢?”

  “嗨,谁知道呢?也是个缘分呗,我要好的一个同学,也是子铭的同学是陆市长的朋友,正好陆市长过来没秘书,就这么说起了,后来子铭也就给陆市长去当秘书了。”蔡亚琴装出一副悻悻的模样,“要我说,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还不如留在宋城呢。”

  “那可不一定。区府办当个副主任也不是鸡首,给他当秘书也未必就是牛后了。”萧樱随口道:“他不也就是当秘书出身?当时给我们丰州地委书记当秘书,才当了一年就下到我们双峰当县委常委,所以啊,你们家那一位给他当秘书,没准儿就是天大的造化等着呢。”

  萧樱连续用了三个“他”,她自己没注意,但是听到蔡亚琴耳朵里就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先前她还觉得萧樱和陆为民之间应该没有什么暧昧,但是萧樱用“他”这个第二人称来称呼陆为民,她就觉得有些变味了。

  如果不是很亲密或者密切的关系,一般人是很难用“他”这个称呼在旁人面前代指的,而萧樱用这个“他”代指陆为民用得很随意自然,不像是刻意如此,所以蔡亚琴觉得即便是萧樱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不是亲密,那也起码是密切。

  如果是没有那种特殊关系的密切,那就说明萧樱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是很不简单的,排除男女之间的特殊关系,这种情谊应该是在工作中建立起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关系更稳定更紧密,而不容易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和干扰。

  这些猜测和判断只是在蔡亚琴心中一闪而过,让她意识到这个萧樱在陆为民面前有特殊的影响力,对于自己来说,如果能够加深与萧樱之间的关系,对子铭揣摩陆为民的心思,了解陆为民的工作思路想法,甚至进而巩固子铭在陆为民心目中的地位,也许都有一定帮助。

  “萧樱姐对陆市长很了解啊。”蔡亚琴笑嘻嘻的道。

  “我认识他有几年了,肯定比你对他了解。”萧樱也不在意,她听出蔡亚琴话语里有些调侃的味道。

  “哦?”蔡亚琴很感兴趣,对于陆为民以前的事情无论是蔡亚琴还是顾子铭都了解不多,只知道他给地委书记当过秘书,然后下到县里从区镇的书记干起走,一步一步走上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的岗位,但是陆为民具体在这些岗位上做了些什么事情,干出了哪些成绩,他们却不清楚,即便是顾子铭也只能道听途说的了解一些大概,但是具体的东西却不清楚,“萧樱姐认识陆市长的时候就是在双峰县吧?”

  “嗯,他那时候刚下来担任我们双峰县最穷最落后最偏远的洼崮区担任区委书记,同时还兼任了洼崮镇的党委书记,据说他来我们双峰时,上边的意思是让他担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但是他却主动让出了宣传部长这个职位,而主动申请去当时刚刚出缺的洼崮区委书记和洼崮镇党委书记,……”

  “洼崮那个地方,怎么说呢?当时是个啥情况呢,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穷乡僻壤,当时有个笑话就说一家人能穿出门的裤子都没有多余的,要出门都的一家人轮着穿出门,……”

  “他到洼崮之后,首先就搞起了那个昌南中药材交易市场,洼崮那地方到处都是丘陵,浅丘地形,水田很少,平地也不多,种粮食产量低,但是却有栽培药材的传统,洼崮出药商,在咱们省里也小有名气,他一下子把这个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搞了起来,就让洼崮和周围地区的药材种植被带动起来了,而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一建成,立马就吸引了很多外来药商在这里经营,后来他又依托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搞招商引资,吸引了一些医药企业来洼崮落后,……,就这么产业就渐渐发展起来,……”

  “现在的洼崮是全双峰县地区生产总值和财政收入最强的乡镇,连县城所在的双塬镇都远远不及,去年洼崮镇农民人均纯收入突破了2100元,达到了2102元,据说今年增幅会达到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今年洼崮镇的农民人均纯收入有可能要实现2500元左右,这已经超过了全省平均水平的百分之二十,而在93年,洼崮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380元,全省人均农民纯收入是710元,洼崮仅略高于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半,而只用了四年时间,洼崮就赶上并超过全省平均水平,这就是变化,……”

  这个数据是章明泉无意间提起的,言语间不无得意之处,如果不是当年陆为民和他以及齐元俊在洼崮兴建了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又大力招商引资吸引医药企业进入洼崮联合工业园区,以及搞起了骑龙岭风景区,洼崮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实现了飞跃?

  蔡亚琴也是学经济的,自然清楚一个农业乡镇要想实现农民人均纯收入的提高,寄希望于土地产出是不现实的,只有推进工业化进程,为农村剩余劳动力找到出路,让他们拥有工资性收入,才能实现纯收入的大幅度提高,而在洼崮显然就是通过了这一点实现了这一轮蜕变。

  “阜头的情况我不是太清楚,但是连续两年全省经济增速的冠军县,想想也能知道这其中的不一般,听说那个中昌旅游影视产业基地项目总投资超过十亿元,仅此一个项目就相当于宋州全市几年的招商引资额度,……”萧樱笑了笑道。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