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七十八节 你也就这点儿能耐了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七十八节 你也就这点儿能耐了


  1998年的一月就这么慢慢的走了过来,整个一月份陆为民都是沉浸在为钱而奔波忙碌的过程中,每天一睁开眼睛,想到的头一件事情就是今天要去要回来多少钱才能堵住四处伸手的窟窿,而这一个月时间让他和黄鑫林之间的关系骤然拉近了不少。

  通过陆志华的关系,华廊集团向民生银行贷款的事宜总算是在月中办了下来,宋州市财政担保贷款还不及华廊集团以华廊饭店和华廊出租车公司资产抵押贷款更受人信任,这一点也足以证明宋州财政的信誉度下降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在各方努力下,总计仍然从民生银行那边获得了八千万的贷款,算是让陆为民松了一口气。

  省里边那边童云松和陆为民也是跑得差不离,送算是让荣道声和花幼兰松了口,省财政厅那边同意提前把压锭省补资金三千万提前拨给宋州市财政,同时也提前代中央补贴压锭资金六千万提前拨付,这本来都是专项补贴资金,专款专用,但是现在也顾不得许多了,本身这笔资金也有一部分要用于几大厂职工过年,所以勉强也能说得过去。

  但是缺口依然很大,几大银行陆为民招呼不动,但是各区县的农村信用社以及宋州市几家城市信用社还是要给陆为民这个常务副市长几分薄面的,一家一家的谈,这个八百万,那家一千万,总算是又凑了六千万,距离当初童云松和陆为民所设定的最低限仍然还差两千万。

  “陆市长,怎么办?”黄鑫林搓着手跟着陆为民出来时,白茫茫的雾气到十一点都还没有散去,昌州市区仍然是困在一片雾霭中。

  “活人还能被尿憋死?”陆为民狠狠的道:“两千万,这财政厅可是真会挑时间啊,年后才拨下来,看来荣省长和花省长说话也不算数啊。”

  财政厅那边说有两千万得要年后才能拨下来,这一下子让缺口变成了四千万,弄得黄鑫林在财政厅那边直跳脚,但是跳脚也没有用,这里不是宋州,他们都是仰人鼻息求人办事儿的,能够有七千万提前拨付下来已经是相当难得了,还要指望其他,那就太贪心了。

  “陆市长,财政厅不比其他厅,全省上上下下都盯着这里,那是全省的大帐房,也是荣省长和花省长表了态,换了别的省长,哼,那你试试,七千万,七百万还未必能行呢。”黄鑫林对省财政厅里边的门道很清楚,当了这么多年财政局长,和财政厅几乎是天天打交道,这个衙门里的水有多深,他太知道了。

  一辆墨绿色的丰田佳美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壮实男人,黑框眼镜,一眼就看到了陆为民和黄鑫林。

  “陆市长,老黄,站在门口干啥?进去坐会儿啊。”

  “哟,谭厅,才回来?我刚才可是在你办公室门口旋悠了一大圈儿,你办公室没人,我和鑫林就只有灰溜溜的走人了啊。”陆为民笑着伸出手,和对方握在一起,。

  来人是省财政厅副厅长谭德明,原来是省投资公司老总,陆为民在**时就和省投资公司打交道,与省旅游公司一道搞骑龙岭风景区,两年前晋升为副厅长,陆为民那时候还在阜头,还专门到昌州替对方祝贺,只可惜那时候对方太忙,两人只是见了见面,连饭都没有吃一顿,当然陆为民也带了一些阜头特产送上表示祝贺,对方倒也没有客套什么。

  “嗨,这不年边上么?我这走路都得要带小跑,哪像你们这些一方诸侯,只管打几个电话,吆五喝六就行了。”谭德明乐呵呵的道:“走,楼上坐。”

  “算了,谭厅,我和鑫林知道你也忙,这年边上,都这样,我们事儿在这边也就这样了,除非谭厅能帮咱们力挽狂澜,要不……”陆为民笑嘻嘻的道。

  谭德明赶紧举手投降,“为民,这事儿是厅常务会定下来的,的确是太紧了,到处都要钱,不是厅里故意卡你们,你们这一张口量太大,荣省长和花省长倒是替你们考虑了,可厅里实际情况摆在这里,得相互理解,那七千万两天之内准时给你们转过来,剩下那两千万开年一上班,正月十五之前铁定到账,不到账你找我。”

  “瞧瞧,鑫林,露馅了吧,谭厅是踩着点儿回来啊,深怕咱们缠上他。”陆为民笑了起来,“理解万岁嘛,省里也不富裕,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嘛,只是咱们宋州这贫雇农就更难过了,谭厅,没事儿,我知道这不关你的事儿。”

  一个星期前,陶行驹在省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上被任命为为省财政厅厅长,之前他已经被免去了丰州地区行署专员,只花了一年半时间在丰州镀了镀金,然后就来了一个华丽转身,迅速杀回省里,出任省财政厅厅长,

  据说在这个省财政厅厅长的人选问题上也是经历了一番明争暗斗,荣道声与邵泾川在这个人选上意见不一致,也是拖了接近两个月,这个人选才算是确定下来,接替陶行驹出任丰州地区行署专员的是省政府副秘书长褚翰海。

  谭德明也会意笑了笑,拍了拍陆为民的肩头,“为民,陶厅和以前不一样嘛,你的理解,我想你也应该有思想准备才对。”

  陆为民轻轻哼了一声,“且看他得意几天吧。”

  两人正说着,一辆凌志GS300唰了一声的停在了大楼门口,一个男子很潇洒的下车一甩车门,原本撵过来的保安一看年轻人,立即放慢脚步,冰冷的脸色也变得和蔼起来。

  谭德明和陆为民以及黄鑫林都看到了这一幕,谭德明脸色不变,陆为民脸色似笑非笑,黄鑫林却从二人表情上看出似乎这两人都和这个快步走来的年轻人认识,而且似乎还有些瓜葛。

  “哟,谭叔,咦,这不是陆……,哦,现在该叫你陆市长了吧?怎么这么有空来财政厅?”青年男子一身皮尔卡丹西装,披着一件咖啡色的羊绒大衣,英俊的面孔上多了几分揶揄嘲讽的表情,“哦,我忘了,听说宋州财政很困难,来请省里接济一把?”

  陆为民鼻孔里喷出一股白气,和这种小人斗气实在让人掉价,他本不想理睬对方,但又不愿意让谭德明难做,所以也只是爱理不理的瞥了对方一眼,“怎么这么久不见,你这嘴还是吐不出象牙来啊?”

  一句话噎得青年脸色剧变,眼中原本有些轻蔑的神色顿时变得怒火熊熊,但是很快又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姓陆的,你才是煮熟的鸭子嘴壳子硬啊,怎么,来财政厅当叫花子要钱?来要钱还这么嚣张?”

  陆为民冷冷的瞥了对方一眼,他也不知道这个陶泽锋哪来那么强的优越感,就因为他有个当财政厅厅长的爹?这话说的好像是自己是叫花子来找他们家要钱一般,这让陆为民也是觉得简直无法理喻。

  “陶泽锋啊陶泽锋,让我怎么说你呢?说话前先经过大脑考虑一下好不好?没错,我是来厅里要钱,可这和你有关系么?”陆为民嘴角挂着讥诮的神色,望向对方的目光更是充满了鄙夷和不屑,“财政厅的钱,和你一分钱关系没有,财政厅给不给钱也和你一文钱关系没有,怎么,你觉得你爹当了厅长,这全省的钱就是他管着,他想给谁就给钱,想不给谁就不给谁?几十岁的人了,还是名牌大学毕业,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打拼厮混你混狗身上去了?多用用你脑子想想,别尽说些不靠谱儿的话,让领导听着笑话。”

  陆为民一番讥讽嘲弄谩骂的话可谓极尽刻薄刁毒能事,只把那陶泽锋气得脸色煞白,差点儿就要扑上来,还是陆为民慢悠悠的又来上一句,“怎么,记吃不记打?皮又痒痒了?”

  陶泽锋硬生生刹住脚步,恶狠狠的盯着陆为民,好一阵好才冷笑起来,“姓陆的,你也就剩下这张嘴了,怎么,听说你到处借钱,过不了年了?你这个常务副市长是怎么当的,别人过年都乐乐呵呵,怎么轮到你当常务副市长,就让全市干部职工过得窝窝囊囊呢?听说你也找了我们中行,怎么没借到钱?没关系啊,我可以帮你协调协调,怎么样?道个歉,我可以介绍我们行领导给你认识认识,没准儿还能扔两根骨头给你们宋州尝尝,哈哈哈哈!”

  “陶泽锋,我真是替你感到可怜,白活这么几十年,也不知道你这点儿骄狂劲儿从哪里捡来的?中行的钱是你的?是不是借了不还啊?宋州差不差钱,轮不到你来狂吠,真差钱,就你这点儿能耐,能帮谁的忙,我看你也就是仗着你爹那点儿面子名头四处招摇撞骗这点儿能耐了,赶明儿见着陶厅长,我真得好好给他说说,对子女的溺爱其实是害了他们,我觉得你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陆为民这一番话把陶泽锋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也不知道怎么每一次自己和这个家伙遭遇自己总是处于绝对下风,素来以口才自傲的他在面对对方时就变得不知所云了,这让他很是不忿,但又无可奈何。

  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