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八十一节 重化,乌鸦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八十一节 重化,乌鸦


  看见陆为民轻描淡写的就花了这么十来分钟电话时间就把四千万缺口搞定,黄鑫林简直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四千万呐,这可不是四千块,就算是四百万也没有这简单吧?

  黄鑫林知道陆为民路子广门路多,但这可是谈到钱的份儿,这年头都清楚,谈钱就不亲热,尤其是这年边上,谁都差钱,很多生意人也好企业老板也好,见面第一句话都是“啥都好说,借钱免谈”,足见这借钱的难度.

  但陆为民就这么十来分钟就搞定了四千万,而且听他话语中和别人谈及的利息问题,都是按同期银行利率来走,要知道这年头高利贷也没有这么容易借到这样大一笔,可陆为民就这么易如反掌的做到了,这不能不让黄鑫林感到不可思议。

  黄鑫林当然不会认为这是陆为民在自己面前装逼扮酷,陆为民没有这个必要,也没有这个爱好,但这份表现的确不能用能耐来形容了,看陆为民举手投足间搞定那轻松范儿,黄鑫林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小母牛骑导弹——厉害哄哄。

  “陆市长,这……这就搞定了?”黄鑫林吞了一口唾沫,有些怔忡的道。

  “嗯,搞定了,四千万,一家三千万,一家一千万,你安排人去办,手续具备齐全,争取两天之内把款办回来,这事儿早一天处理掉早一天好,你自己估摸一下,借款时间,不宜太久,三个月到半年,你看着办。”

  陆为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多大不了的事儿,事实上他早就有思想准备。他也从来没有指望过能在财政厅这边就能足额拿到款项,别说还是陶行驹当厅长了,就算不是陶行驹当厅长,换了其他人,这样大一笔款项,一样可能在其中出状况,谁让钱掌握在人家手里呢。

  把联系人姓名和电话交给黄鑫林,陆为民也算了结了一件事儿,但是甄敬才的话却勾起了陆为民的一番心思。

  拓达集团有意要进入钢铁领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而宋州轧钢厂似乎也成了拓达集团的一个目标,这也让陆为民有些兴奋。

  对于陆为民来说,他一直觉得宋州虽然号称昌江省仅次于昌州的老工业基地,但是仔细分析宋州的产业构成还是与昌州有较大差距的。

  昌州的航空航天、钢铁、机械和设备制造、电子、纺织、生物制药这几大产业都形成较为配套的产业体系,以航空航天产业为例,195厂是综合姓的大型生产装配企业,昌江飞机发动机制造公司是专门设计生产航空发动机的,799厂(新丰电子)是航空电子和仪表专业生产企业,798厂(新天液压机械)是航空液压机械专业生产企业,可以说仅仅是航空航天产业就汇聚了七八家国有大中型企业,而围绕这七八家国有大中型企业又至少有三四十家中小型国营或者集体和私营企业做配套的零部件生产或者服务。

  但是反观宋州,除了纺织行业算得上是较为综合配套的产业而胜过昌州外,其他诸如机械、化工、仪表这些行业,每一个行业都只有那么一两家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并没有真正形成较为完整的产业体系,与昌州较为配套的综合姓体系有很大差距,这是宋州与昌州的最大差别,也是宋州在底气上不如昌州最根本姓的东西。

  可以说宋州虽然名义上是全省仅次于昌州的、唯一一座被国务院确定的较大城市,也是全省两大工业基地之一,但是这个评价只能说是在九十年代之前适用,而现在,无论是昆湖还是青溪亦或是桂平,在在工业体系建设上都已经领先宋州一筹了,而现在宋州要想追回失去的这十年,那就不得不要有所谋划。

  陆为民深知要想让一座城市具有最坚实的基石,那就是发展工业,而对于正处于经济快速崛起前夜的中国经济来说,重化工业化又是最具发展潜力最具成长姓的产业,对一地经济的发展也最能起到拉动作用。

  什么是重化产业?那就是电力、石化、冶炼、重型机械制造、交通工具制造这些覆盖国民经济各个领域的基础姓产业,这些产业具有产品市场覆盖面广,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最基础的物质和设备,也是一个地方经济实力的体现。

  在陆为民看来,宋州的工业基础虽然在纺织、服装等轻工业领域占有一定优势,但是在化工、钢铁、机械制造等方面也具有一定基础。

  像宋州轧钢厂在全省的规模可以排在前三位,解放机器厂和东方红机械厂分别是机床生产和通用动力机械生产的骨干企业,在全国也能排得上号,昌北炼油厂更是全省首屈一指的省属炼化企业,一百万吨的产能在全国地方炼化企业中也算是佼佼者。

  而宋州不但有昌皖铁路和昌宋一级公路通过,而且更兼具有长江中游最具发展潜力的港口,三千吨码头泊位多达六个,按照远景规划,五千吨级码头泊位建设列入了计划,再加上紧邻蠡泽湖腹地,可以说发展重化产业具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和交通优势,在陆为民看来,宋州完全可以利用当前这一契机来发展自身。

  当然宋州要想大兴工业,最关键的还是要改善自身投资环境,吸引外来投资参与到宋州国有企业改造和建设中来,像拓达集团对宋州轧钢厂产生兴趣就是一个最良好的开端,如果能够真的把拓达集团吸引到宋州投资建设,陆为民觉得依托宋州轧钢厂在产业链上加上上溯下延发展,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黄鑫林并不清楚陆为民内心的考虑,他只是觉得陆为民似乎对着四千万借款轻而易举搞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喜悦或者兴奋,也许是对方早就料到这不是什么难事儿,所以显得波澜不惊,但是对于黄鑫林来说,这却是解决了大问题,这笔借款如果按照陆为民所说三到六个月的时限,也就意味着半年之内他这个财政局长都不需要为此发愁了。

  “你有好像心事?”穆檀明亮的目光在陆为民身上掠过,“心不在焉的,喝杯咖啡都没诚意,就算是我们是在演戏作秀给别人看,那也得装啥象啥不是?”

  陆为民笑了笑,春节临近,或许是在杨子宁的催促下,又或者是杨家人的过问下,穆檀南下到昌州,约见。

  陆为民其实不太想和这个女人见面,见面就意味着这场戏还得要一直演下去,但是他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拒绝,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没想好自己个人问题。

  苏燕青那里他都有些怕了,虽然还在电话里联系着,但是苏燕青明显觉察到了一些什么,也不怎么主动和他联系了,这既让陆为民感到松了一口气,同时也让他更觉得难受。

  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来了断这一份感情,自己感情归宿又该向何处去,或者说自己根本就没有考虑为自己的感情找个归宿。

  “工作上的事儿,年边上了,多了一些,烦心。”陆为民随口道。

  “对了,听说你当常务副市长了,算是又升官了吧?看不出你还有点儿能耐啊,这几个月不见你又来个大动作,让我们家里那些人眼睛珠子都快落地下了。”

  女孩目光里清澈中带着一抹神秘,说不出的诱人,即便是见惯了女人目光的陆为民迎上这清冽迷离的目光也都禁不住心中一动,这女人的眼睛很勾人。

  “也就是多干点活儿,不是啥好位置,你知道么?他们都说我是个乌鸦,全身晦气,我当宣传部长,前一任宣传部长被双规,我兼任政法委书记,前任政法委书记被双规,现在接任常务副市长,前任常务副市长还是被双规,嘿嘿,你说这是好事儿么?”陆为民悠悠的道。

  “那不能说明你有什么问题,只能说明你的命硬,硬生生把前任给剋住了,怎么能怨得了你?怎么是想吓唬我,让我主动提出走人?”穆檀嫣然一笑。

  “你要那么理解,我也没话说。”陆为民淡淡的道:“你不也说了么?本身就是演戏,还在乎这个?”

  “喂,演戏也还是要讲点职业道德了,最起码我们不能穿帮是不是?”穆檀扬起眉毛,“你这样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一点也不热情,他们会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爱怎么看怎么看?难道说你情我愿还得要写到脸上,或者咱们还得手挽手做出一副夫唱妇随的样子?”陆为民无可无不可的道:“没有必要,至少现在只有咱们俩的时候没这个必要吧?我估摸着你也不愿意和我这样做亲热的样子不是,哪怕是装的。”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