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八十五节 矛盾,内忧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八十五节 矛盾,内忧


  陈昌俊的目光落在了这个身段苗条打扮素淡的女人身上,女人是典型的的东方美人脸蛋,介乎于鸭蛋脸和瓜子脸之间,比鸭蛋脸型略瘦,但又比瓜子脸略微圆润一些,浅浅的笑容浮现在脸上,眉目如画,双手擎着一个小酒杯搁在胸前,看上去有些怯怯的姿态。

  这就是陆为民的那个红颜知己?

  市里边这些情形要瞒过他这个组织部长的人并不多。

  魏如超和他提起过,想要提拔一个处长担任局长助理,他当时也没太在意,后来部里边就有人和他提起过魏如超想提拔的人是个非常漂亮的单身女性。

  开始他还以为下属说这话的意思是魏如超和这个女人有什么瓜葛,还在奇怪魏如超怎么这么大胆,吃鱼还要避腥,这魏如超也是在仕途上沉浮这么多年的角色了,却如此不懂规矩?

  后来才知道下属的言外之意这位漂亮的单身女人和陆为民有特殊的关系,他们曾经在一起共事过,而且关系颇佳,更有传言说这个女人就是陆为民通过关系调到宋州,而那时候陆为民甚至还没有到宋州,是通过安德健的关系调过来的。

  真有意思,年轻人,精力旺盛,在这方面就更不知道注意收敛,陈昌俊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但他也得承认这个女人很有味道,和一般那些女人有着不同的感觉,虽然在年龄上已经不能算是女孩了,但这种流露出优雅恬淡气息的女人对成熟男人更有吸引力。

  萧樱也大概知道魏如超和令狐道明把她叫来一起敬酒是什么意思。

  魏如超在极力推荐她担任局长助理,她担任文遗保护处处长时间并不长,突然要担任局长助理,虽然只是一个兼任,而且级别也没有变化,但还是显得有些突兀。

  不过在市文化局里魏如超很强势,加之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令狐道明和魏如超关系又很密切。所以在确定了这个意见只会,市文化局里边也只是略略起了一阵波澜,就平息下去了,毕竟萧樱在文遗保护处表现出来的工作热情和认真态度在局里边也有目共睹,而建市四十周年庆典文艺晚会萧樱也被抽去协助,表现出来的专业水准也让市文化局这边的人心里有数,现在这一次春节文艺联欢晚会也是魏如超点名由萧樱来牵头,这和她担任的文遗保护处处长这一块的工作不挂钩,但是魏如超却以工作需要为由硬生生加在了萧樱头上。

  陈昌俊的目光只是一流转,陆为民就已经注意到了。

  魏如超已经告诉了他。他以市文化局党组会议意见的形式上报给了市委组织部,要求增补萧樱为市文化局党组成员,同时也向市政府打报告请求任命萧樱为局长助理。

  陈昌俊不会注意不到这个情况,不过陆为民对此倒是不太在意,他和萧樱之间至少现在没什么,虽然他也在梦境里梦到过他和萧樱有什么。

  任命一个局长助理很简单,并不需要经过市委常委会,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即可,任命一个局党组成员也一样比较简单。市委组织部发文即可,当然这也需要一些程序,组织部的考察、报批,也需要市委常委会过会。但是这种过会一般说来更多的是形式上的,相比于一个副局长的程序,那就简单许多。

  萧樱的情况瞒不了人,无论是尚权智还是童云松抑或是魏行侠。那个地方的机关里边饶舌八卦之人都不会少,宋州也不例外,总会有那么些献殷勤讨好领导的哈巴狗们会把萧樱的来历查个底朝天。然后屁颠屁颠的向各自的“主子”汇报。

  “尚书记,童市长,魏书记,萧处长可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她和我共事过,我在双峰当县长时,她就是县文化局的骨干,后来有当过招商局副局长,调到宋州又回归本业,如超和令狐看人很准啊。”

  陆为民大大方方的把自己和萧樱曾经共事过的情况向在座的人介绍了,也让尚权智和童云松有些惊讶,尚权智是知道的,而童云松和魏行侠都还是才知道,看向萧樱的神色都复杂了许多。

  敬了一圈酒之后,魏如超和令狐道明才说明来意,参加团拜文艺汇演的演员们都在隔壁的小厅里就餐,魏如超和令狐道明来也是想请市委市府领导过去会见一下参演的演员们,也算是给个鼓励。

  尚权智和童云松把重任交给了陆为民。

  照理说是该曹振海或者陈庆福去的,曹振海是宣传部长,陈庆福是分管文教广的副市长,但是曹振海显然已经喝得有些多了,虽然神智还保持着清醒,但是动作也有些迟缓了,而陈庆福倒是高手,还能接招,但是曹振海不去,陈庆福去似乎有些不合适,所以市委市府委托陆为民这个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而且才卸任宣传部长时间不长的角色去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

  陆为民也喝得差不多了,只不过酒量摆在那里,还能撑得住,但是那边演员也是五桌,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女性,这要过去被这些个女人们逮住了,那

  走在走廊里迎面而来的冷风让陆为民头脑清醒了一些的同时酒意也有些上涌。

  “怎么,组织部还没有批下来?”陆为民松了松颈项上的领带,一边走问道。

  “暂时还没有,那边的意思好像是因为年边上部里边事情多,要等到开年之后再来研究。”魏如超有些尴尬,他已经两次找过陈昌俊,也找过常务副部长,但是这事儿一直没有消息,从常务副部长那边来的消息说主要还是陈昌俊的意思暂时搁一搁,等到一批人选统一来研究。

  “看来组织部比市政府可要忙多了,市政府常务会议都研究过了,组织部都还没有时间研究。”陆为民吐出一口酒气,淡淡的道。

  魏如超和令狐道明都只能陪着笑脸,搓搓手。

  “还有什么事儿?”陆为民随口问道。

  “陆市长,还有就是十月确定下来文化馆和歌舞团从市属企业的文艺队伍中选调一批文艺骨干的事情,……”魏如超犹豫了一下,才又道。

  “哦?我知道啊,这事儿当时不是就定了下来么?我和尚书记以及童市长都汇报过,按照程序办理就行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了,哪儿出问题了?”陆为民略感诧异,这事儿可是当着尚权智和当时还是市委副书记的童云松、陈昌俊说好的,虽说因为一纺厂二纺厂要面临改制,所以这其中有涉及到的人员,但是这是早就确定了的,应该不受太大影响才对。

  “人事局那边有点儿问题,卡下来了。”魏如超和令狐道明交换了一下眼色,觉得这种情况下要说这事儿可能有些不太合适。

  之前他们都意识到了陆为民和陈昌俊之间的关系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融洽,尤其是在萧樱担任市文化局党组成员的问题上,如果真的组织部觉得不合适,完全可以否决,但是他们既不否决,也不研究,就这么给你搁着,现在市政府那边都已经批复了萧樱担任局长助理,但是市委组织部这边却还没有研究,一个局长助理如果不是非党人士的话,基本上都是要进局党组的,可现在这样两边扯着,弄得市文化局这边也有些作难。

  “人事局?!你说石岑明?他什么意思?”陆为民脑子也有些发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劲爱你魏如超和令狐道明没有吱声,也马上就会意过来,“唔,我明白了,看来我定下来的事情有些人不太满意啊,哼哼,不过石岑明是猪油懵了心了,他以为他是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我就管不到他了?人事局还是市政府的职能部门,怎么我这个副市长说话也不算数了?”

  萧樱有些紧张,看见陆为民有些酒意说话也就没那么注意了,看了一眼魏如超和令狐道明,见两人都不吱声,显然也是对这件事情很有意见,石岑明是陈昌俊的嫡系,关系素来密切,陈昌俊的意图石岑明当然清楚,但这件事情却是陆为民在担任宣传部长时的一个动作,现在陆为民已经升任常务副市长了,当宣传部长时的意图去被人置之脑后无人问津,这如何能让陆为民不感到恼怒。

  看见陆为民已经在自己包里找手机,萧樱忍不住轻轻碰了一下令狐道明的胳膊,令狐道明也知道萧樱在暗示不要火上浇油,虽然他也很想让石岑明触霉头,但是陆为民今天喝了酒,如果这要真的发作起来,这年关上,又要闹得不清静了。

  “陆市长,情况也不完全是这样,我听石局长说主要是魏书记不太了解具体情况,因为这一波调动涉及有好几个都是四家纺织厂的,而这四家纺织厂马上又要面临重组整合,所以担心会引来一些……”令狐道明和魏如超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才道。

  “哦?真是这样么?石岑明他没有问过陈昌俊么?陈昌俊也没有向魏书记汇报过么?”陆为民冷冷的问道:“好了,这事儿我知道怎么处理,你们也别在那儿碍口识羞的了。”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