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八十六节 契机,伏笔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八十六节 契机,伏笔


  听得陆为民语气不善,魏如超和令狐道明都有些不寒而栗。

  虽然接触这么久,陆为民给他们的感觉一直都是爽朗亲和的,但是却无人敢小瞧他,在他手中栽了太多的人,苏谯整个班子可以说都是在他的一手策划下被掀了个天翻地覆,石岑明背后是陈昌俊,而且很明显石岑明是不会轻易冒犯陆为民的,这背后有谁在作倚仗再明显不过了,而陈昌俊背后则是尚权智,陆为民如过真的要向石岑明发难,那边意味着这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宋州市委里边又要起波澜了。

  想到这里魏如超和令狐道明都有些担心,陆为民年轻气盛,虽然平时十分大度,但是年轻人有些火气在所难免,尤其是在这种伤及他的自尊威信的问题上,很容易怒发冲冠,这种事情一旦激化,就算是平息下来,也会留下很深的沟壑。

  魏如超和令狐道明二人都有些后悔先前不该把话说得太明,但是你如果不说明,只怕人事局那边又会无限期的拖延下去,眼见得麓山集团和四大厂的兼并重组在即,那些个好不容易获此机会能够进入专业对口的文化馆和歌舞团的文艺骨干们肯定不会答应,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去向,这个时候突然失去这个机会,肯定会引发相当大的风暴。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有时候也在想我这个人是不是太善良温顺了一些,以至于别人都觉得我这个人软弱可欺了呢?如超,令狐,萧樱,你们觉得呢?”陆为民走到小厅门口,停住脚步,转过身来问道。

  三人都觉察到了陆为民言语中浓浓的怒意,无言以对。还是萧樱胆子大一些,小声道:“您可以和魏书记说一说,也许是真的魏书记那里卡住了,所以……”

  “是么?那待会儿我就问一问,也正好陈昌俊和石岑明今天都在,可以问个明白,总比这样藏着掖着拖着耗着要好得多,你们说是不是?”陆为民露齿一笑,脸上笑容却总让人觉得有一种冷意渗出来。

  看见陆为民和魏如超等人进来,小厅里的五桌人都站了起来。魏如超替大家介绍了一下陆为民,不少人原来都参加了九月份的庆祝建市四十周年庆典演出活动,只知道陆为民是宣传部长,没想到现在陆为民却已经摇身一变成为常务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了,这里边的变化委实太大了一些。

  卞梓宁和麴娅也都在几桌人里边,看见陆为民在魏局长和令狐局长的陪同下进来,歌舞团的同事们都赶紧起身来端起酒杯。

  陆为民这么一桌一桌敬酒敬过来,到第四桌看到了卞梓宁和麴娅,他已经有些时间没有看到卞梓宁了。一方面是因为手里边事情多,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也觉得卞梓宁这女孩子的心思有些忒深沉了一些,倒是麴娅,虽然性子活泛一些。也有些好虚荣,但是心地简单,性格也爽朗,一点小心思也放在脸上。让人更放心。

  “陆市长,小宁你认识的,这一次市电视台搞了一个全市的星歌秀大赛。小宁在是力压群雄,一举夺得亚军,成为咱们市里边小有名气的歌星了。”魏如超介绍道。

  星歌秀是陆为民的点子,张春林一手搞起来的,从海选开始,在宋州十一个县区里边是搞得风风火火,这种现场选秀的节目宋州这边还是第一次,一下子就吸引了很多少男少女以及一些自认为已经在卡拉ok里练得一副好歌喉的k歌高手们了,在各个县区的选拔也是进行得如火如荼,进入复赛之后更是有不少有一定实力的角色,包括宋州市的各个专业和业余文艺团体的人员,也都纷纷报名参赛。

  而星歌秀的前十名也都有相当丰厚的奖品,第一名是一辆现在最时兴的台湾光阳125踏板摩托车,第二三名则是一台索尼彩电,四五六名则是一台科龙冰箱,七**十名则是现金一千元,丰厚的奖品也是吸引不少人来参赛的主要原因。

  “呵呵,我知道,我看过决赛,小宁表现很出色,的确是个人才,歌舞团要把这批青年优秀人才好好培养,我们市的文艺工作历来在全省都是数一数二的,今天的表演非常精彩,各界来宾都非常满意,我希望我们文艺战线的同志能够继续保持,使得我们宋州文艺工作继续充当起全省排头兵的角色。”陆为民不动声色的和卞梓宁握了握手。

  “谢谢陆市长夸奖。”卞梓宁看了身旁的麴娅一眼。

  “陆市长,麴娅和白洁的双人舞是我们歌舞团新编的节目,今天还是第一次演出,……”魏如超的介绍让陆为民差一点被噎住,白洁?这个名字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看见陆为民的目光有些怪异,魏如超顿了顿,“小白是二纺厂宣传科的骨干,这一次也是我们选调到群艺馆的尖子,麴娅,小白,这是陆市长,……”

  小白?这个称谓再度让刚舒了一口气的陆为民为之噎住,这魏如超怎么说话现在这么跳脱了?

  麴娅已经和旁边的一个苗条少妇站了起来,陆为民目光一转,却看到麴娅似乎想说什么,却又看到了魏如超和令狐道明在自己身后,便低垂下头没有再说什么。

  陆为民并没有看到麴娅和白洁的双人舞,不过看魏如超的介绍估计是这个节目很精彩,再看看和麴娅一起站起来的女子,大概二十七八岁,身材非常好,面容姣好,看见自己目光望过来,脸也是一红,但目光里却有些说不出味道。

  在这演员小厅里,陆为民又代表市委市政府感谢演员们的辛苦演出,一口气又喝了五杯酒这才算是了结。

  陆为民敬完这一圈也觉得自己有些晕乎乎了,刚从厕所出来,就听见了两个女孩子的争吵:“你怎么不说?只会说我,你不也认识他么?”

  “我有你熟么?你不是说你经常到他家里帮他收拾屋子么?既然那么熟,白姐那么好的人,你就不能帮她一回?还是你觉得怕给他惹麻烦,不愿意去说?我看白姐是白对你那么好了,枉自白姐一心觉得你能帮她呢。”

  “谁说我不帮白姐了?但是你看到了魏局长和令狐局长都在他身边,那些事情怎么说?这一段时间他晚上都不在家,我打过几次电话,他家里电话都没有人接,他的手机也经常是秘书拿着的,我也打通过,但是电话里怎么说?”

  “所以今天就是好机会,后天就过年了,你更找不到他了。”

  “行了,我知道了。”

  陆为民虽然有点儿酒意上来,但是神志还是很清醒,这拐角一端传过来的女孩子声音分明就是卞梓宁和麴娅,听两人的对话,她们似乎要找自己反映什么问题,而且好像还是有些不太好启齿的事情。

  看见陆为民一出来,麴娅脸上立即露出兴奋的表情,而卞梓宁目光里却有些飘忽,似乎是有些不太愿意见到陆为民。

  “麴娅,梓宁,要找我也不至于在卫生间边上来守我吧?”陆为民打了一个酒嗝,强压住涌起的酒意,“找我有事?”

  “嗯,陆大哥,我和梓宁想找您反映一些事情,可是现在……”麴娅看了看周围,虽然这时候没有人来,但是大厅里那么多人,随时都有人来来往往,如果有人看见自己两人在这里拦住陆为民,恐怕就有些不太方便。

  “唔,是真有事?我前一段时间太忙,今天团拜会一结束,我能稍微清静两天,呃,下午,看下午有没有时间,明天我要到昌州,你们给我打电话,行不行?”陆为民点点头,他估计麴娅和卞梓宁怕是真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那个白姐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看样子也是为难的事情,只是这种环境下他也不好多问。

  看见陆为民离开,卞梓宁眼中闪过一抹讥诮之色,“麴娅,怎么样?你还真以为他有多么热心不成?官越大越大,但是架子也是越来越大,就会找借口。”

  “梓宁,陆大哥不是那种人,我知道他这段时间是真的很忙,他能专门找时间听我们说就不错了,换了别人当这么大的官,你觉得他会专门找时间来听我们俩说事情么?”麴娅不以为然:“梓宁,你们家的事情还不是陆大哥帮你的,怎么你现在却老是怀疑陆大哥呢?”

  “哼,麴娅,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算了,到时候再说吧。”卞梓宁咬了咬嘴唇,看着麴娅有些讶异的目光,卞梓宁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麴娅肯定不会相信自己所说,甚至会觉得自己是处于某种目的才会这样说,事实上这一段时间以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像以往在学校里那样亲密了,进入歌舞团之后,似乎两个人都有了一些隔阂,而隔阂一旦形成,那就很难再打破。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