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八十七节 摸底,敲打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八十七节 摸底,敲打


  陆为民回到自己那一桌时,也算是巧,正好遇到了石岑明代表人事局过来敬酒,看见那梳理得纤毫毕现的分头和金丝秀朗眼镜下那副颇为得意嘴脸,陆为民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阵子火起。

  这段时间他累得够呛,除了这四千万借到手外,省财政厅和民生银行那边的贷款事宜,手续繁杂,财政厅那边可以交给市财政局那边,但是民生银行那边却需要华廊集团那边出面,还得拉上雷志龙和华廊集团财务人员一道,各种手续也是花了好几天才算是跑下来。

  钱回来了,如何分配平衡也是一件麻烦事儿,你想要满足各个伸手的显然不可能,能压的压,能扣的扣,能斩的斩,就这么“省吃俭用”落下来,才能勉强挺过去,每一笔大一点儿的开支陆为民和黄鑫林都要仔细盘算,就怕到最后时刻还差一截,不知道啥地方突然又冒出来一个需要开支的大项,手里边却没有钱了,那就还得去当叫花子,陆为民不想那样,所以宁肯辛苦一点儿。

  人事局本来就是陆为民分管,对石岑明陆为民原本印象还不错,两次汇报工作给他的感觉这人思路清晰,也不啰嗦,很是精明,只是他就任常务副市长之后精力主要是放在经济工作这一块,像人事工作这一块他反而没有怎么过问。

  他也知道石岑明是陈昌俊的人,关系很到位,对这一点陆为民也没太在意,毕竟陈昌俊已经担任这么久组织部长,手底下没点信得过的人也说不过去,他觉得只要工作能拿起来,那就一切oK,现在他也没有那么多心思来考虑其他。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石岑明居然给自己玩这一手。

  阳奉阴违是陆为民最厌恶的一个行为,文化局关于这批人员补充到市文化馆、群艺馆和歌舞团的调动报告他在担任宣传部长期间就签了字,当时还是曹振海还在当分管副市长,与分管人事局的常务副市长徐忠志也都签了字,最后在时任分管党群的副书记童云松那里也是签了字的,可以说一切程序都已经走完了,没想到三个月都过去了,居然还被压下人事局那边,这如何不让陆为民感到恼火?

  看见石岑明端着酒杯一路敬过来,从尚权智开始,童云松、魏行侠、陈昌俊、沈子烈再到自己这里,杨永贵身体不适,没有参加这一次团拜会。

  “陆市长,这段时间您辛苦了,我敬您一杯,我先干为尽了。”石岑明走到陆为民身边,相当干脆耿直,也不废话,径直一口就把杯中酒给干了,然后把酒杯翻过来,表示自己已经干了。

  “老石,你说我该怎么喝?”陆为民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家伙。

  “嘿嘿,陆市长,大家伙儿都知道您的酒量,我先干了,您看着办。”石岑明笑呵呵的站在一旁,守着陆为民。

  “哟,老石,我看着办,那我抿一口行不?”陆为民歪着脖子笑道。

  “那不行啊,陆市长,您看我都已经干了,咱们人事局可是您直接分管的部门,刚才魏书记、陈部长他们都干了,沈秘书长那么不能喝也都喝了半杯,您得给我们人事局扎起场子才行啊。”石岑明相当会说话,他没有提尚权智和童云松,他们俩都只是抿了一口,他石岑明也没有那个脾气非得要市委书记市长都要干一杯。

  “市人事局是我分管的部门?不是吧?”陆为民装疯卖傻,“老石,你这话可说笑了,我哪里管得到人事局?”

  石岑明脸色微微一变,瞧瞧瞅了一眼陆为民,想要看看陆为民是不是喝多了,见陆为民虽然有些酒意,但是也不至于说话也不清醒了吧?

  “陆市长,瞧您说的,我们人事局不是您分管还能是谁分管?嘿嘿,这样吧,陆市长要不您和一半,……”石岑明也拿不准自己哪里得罪了陆为民,语气也有些软下来。

  “我分管,真的?没弄错?那我签了的字拿到你们人事局咋就不作数呢?几个月了,丢到一边儿不闻不问,我记得我问过你把老石,你说快了快了,结果呢?我当宣传部长时候签的字,现在我都不当宣传部长了,呈批报告据说都还搁在你们人事局,所以哪是什么我分管你啊,是你分管我才对啊。”

  陆为民借着一点酒意斜睨着石岑明,半真半假的道:“刚才我受尚书记和童市长的委托,代表市委市府去敬那几桌演员的酒,感谢他们的精彩演出,可一去人家就问我,陆部长,您当时给我们的政策,签了的字,什么时候兑现?弄得我莫名其妙,后来一问,我才知道,原来我不当宣传部长了,人家就不买账了,签字就不作数了,后来我一想,我虽然不当宣传部长了,可是**还在啊,一级党委政府还在啊,再说我好像也还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了呢,怎么就没戏了呢?老石,你说这事儿该咋办呢?我该找谁来诉这个苦?”

  石岑明一阵冷汗下来,心念却是急转,瞥了一眼四周,好在这时候已经来了好几个局长主任来敬酒,其他几位领导都在忙着说话,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边。

  “陆市长,呃,我的错,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虽然里边有些具体原因,但是都是我的责任,我没有处理好,下午我就去处理,保证办好,请您领导放心。”

  石岑明也不废话,径直点头哈腰应承着,却没有听到陆为民吱声,抬起目光来却看见陆为民端着酒杯,冷冷的看着他,看得他脊背上又是一阵冷汗直冒。

  “老石,我本来不想给你这一次机会,但是想想这都是年边上了,我不想撕破脸,所以这一次我给你这个面子,但是你要记住,我陆为民不喜欢为难人,也不想招惹谁,嗯,你也看到了,前期你人事局的工作我没有过多的过问,因为我觉得你这个人是个聪明人,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但是我希望我说的话不要被人当作耳旁风,更不希望被人当我不存在,明白么?姓陆的既然可以当宣传部长,能当政法委书记,能当常务副市长,那么也就能够‘忠实的履行’在这个职位上的权责,依法履职,明白么?老石,我不管谁给你许了什么诺言,给你支了什么招,只要别触及我的底线,我不过问,但是,如果过了线,那不要怪我言之不预,你记住,真的到那一步,没有谁帮得了你,明白么?”

  阵阵寒气从石岑明背心像内心深处弥漫,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样赤luo裸的语言威胁,陆为民的手甚至攀附在了他躬下身体的颈项上,满脸笑容,语气也是慢条斯理,不带半点火气,就像是两个好朋友正在谈论着一件双方都十分感兴趣的事情。

  “明白,明白,谢谢陆市长的提醒,我一定记住。”石岑明第一次意识到有些游戏不是自己能玩得起的,虽然陆为民话语中没有说任何实质性的东西,但是他却知道陆为民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以为有陈昌俊作为后台,就忘乎所以,而事实上,自己似乎也真的有点儿忽略了某些东西了。

  目送石岑明有些神思不属的离开,甚至连曹振海和孙承利等几人的酒都忘了敬酒走了,陆为民心中也禁不住冷笑,看来这家伙也是心里有鬼,只是不知道这家伙敢不敢把自己这番话带给陈昌俊。

  陆为民是真有些腻味陈昌俊的这些小动作了,有时候他甚至很想找陈昌俊好好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能不能别折腾,最起码别再这个时候折腾,真正到了要见分晓的时候,大家摆明车马来对阵,拼个你死我活,现在还不是摘桃子的时候。

  事实上他也清楚陈昌俊对自己的敌意源于何处,这还是一种羡慕嫉妒恨,如果说陈昌俊是当了魏行侠那一角,那么他对自己的敌意反感就要轻许多,可恰恰是自己担任了常务副市长,而他却还在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原地踏步,这种地位的微妙变化,似乎也对他的心境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困扰,他不知道陈昌俊的这种心绪还要持续多久,也许一直都无法调适过来,而这种事情却又没有更好的办法来疏导。

  石岑明若是能把这番话带给陈昌俊,陆为民觉得也是一件好事,陈昌俊不蠢,只是有时候容易被情绪**所左右,如果这种情况下他都还无法控制他自己的心绪,那么陆为民少不得就只能让尚权智出面来解决问题了。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陆为民突然想起这句话,何必把这么多心思放在穷折腾这上边,与目前宋州的形势,也根本没有资本来供谁折腾,他只想老老实实做点儿事,做点自己感兴趣却又对社会有益的事儿,可就有人看不惯要来滋扰,在这一点上,陆为民也抱定一个主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