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九十三节 有胆方向虎山行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九十三节 有胆方向虎山行


  陆为民相当沉稳的笑了一笑:“达哥,当初您选择在丰州落户搞水泥厂没有错,那么现在我可以告诉您,选择在宋州进入钢铁行业,也不会错。”

  信我者,得永生,陆为民很想冒这样一句霸气侧漏的话,当然这也只是想象,纵然那时候他说服了雷达在丰州投资建厂,但是丰州建设水泥厂的条件优势是摆在那里的,而且水泥行业也远无法和钢铁行业相比,风险要大得多,同样,风险背后的利益一样也要大得多,雷达不可能不认真分析考虑这一点,仅凭自己舌绽莲花一番话,他当然不会下决心,即便是自己这些资料分析交给他,他也一样会通过其他渠道来小心求证。

  不过他觉察到无论是雷达还是郭子才似乎都应该是在这方面曾经有过考虑的,并非毫无思想准备,也许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放弃了,而现在陆为民要作的就是坚定他们的信心,鼓起他们的雄心壮志,打消他们的顾虑。

  要搞重化产业,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就是要得到当地党委政府的全力支持,无论用地、用水、用电、环保还是配套设施体系建设,对于一个钢铁联合企业来说,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都是至关重要的,可以说没有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非国有资本想要涉足像钢铁行业的行径都只会死得很难看,而且支持的党委政府层级越高,风险越小。

  “雷达,为民这句话说得铿锵ji烈,信心十足,说得我都有点儿动心了,为民,那也给我一份资料吧,我估摸着你今天把我拉着。是不是也有一些想法呢。”一直没怎么吭声的何铿忍不住打趣道:“我看你这样子就是要把咱们在座的都得要忽悠进去才能甘心,日后若是我和你达哥要真是栽进坑里,我看你能不能把我和你达哥给拉起来。”

  “嘿嘿,没问题啊,铿哥要加入进来我相信达哥是求之不得呢,至于您说那个,您觉得我是那种人么?我还是那句话,中国工业正经历轻型化向重型化时代转型的期间,这个时间段会有多长我不确定,但是我估计不会低于十年到十五年。要根据国内经济发展情形来定,而且中国城镇化历程还会持续时间更长,城镇化进程将会对重化产业构成极大需要,我觉得这个时候也许是进入的最佳契机,而一旦错过这个时机,只怕您想要进入都未必能行了。”陆为民若有深意的道。

  “哦?”何铿和雷达都敏锐的觉察到了陆为民弦外之音,“为民,话里有话啊,说来听听。”

  “十五大才结束不久。一些新政策也出来了,国内理论界对于非公有经济成分在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中的定位还有一些争论,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国退民进’这一做法在不少领域已经启动起来。尤其是在现在我们国内经济正好受到东南亚金融危机影响处于一个发展周期的波谷期,各地对于吸引外来资本促进本地经济发展都满怀热情,但是‘国退民进’这一策略争议一直很大,尤其是在涉及国计民生的产业领域。我判断有一种声音会越来越强,那就是这些产业事关国家经济安全,国家需要加强控制力。这就需要通过国有经济在这些个领域中的占有率和影响力来实现,那么日后或许刚刚放开的这个口子就会逐渐收拢来,到那时候就算是你有充足的资金和条件,国家也不会轻易放任你进入这个领域了。”

  陆为民谈出自己的分析。

  “既然十五大精神已经明确私营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太可能再开倒车吧?”雷达忍不住插言道。

  “开倒车这个话不好说,估计也不会说,但是国家可以通过提高进入门槛来加以限制,同时也设定一些限制性的条件迫使你无法进入甚至进入之后也只能退出,比如在融资上限制,又比如在产能和口径上设定下限,主导权掌握在政府,你只能被动的跟进,跟不上,你就自动淘汰。”陆为民解释道。

  “为民,照你这么说,那我们就更不能进入了,这进入了不是就被套住了,任凭政府揉捏,像我们死就死,想我们活就活?”何铿笑眯眯地道。

  “铿哥和达哥是怕死的人么?宁愿站着死,也不能跪着生啊!”陆为民笑着开了一句玩笑,“钢铁产业会随着经济发展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这毋庸置疑,目前钢铁产业还主要是由国有企业作为主导,但是各地也都对非公有资本开了口子,这一点达哥在冀省那边应该清楚,但是随着钢铁产业的蓬勃兴盛,某些领域投资过剩过热这个理由会用来作为压缩和淘汰一些落后产能,这也在情理之中,如果你能够在这段过程中做得更好,比国有企业更好,那么我相信无论是地方党委政府从政治经济需要还是对社会公众的公平正义来说,这一刀也永远落不到你身上。当然,如果达哥你没有这个信心做得比国有企业好,那我也就无话可说了,在我看来,就目前来说,要做的比国有企业好,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你肯做,融资也好政策倾斜也好,都无法抵消其劣势,只有当非公有制同行发展起来对它构成威胁时,也许它才会自我改善。”

  陆为民的话让雷达、何铿、甄敬才和郭子才都是目放奇光,虽然各人所处的位置不同,人生经历不同,看待问题角度不同,但是陆为民作为一个已经有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说这番话不能不让他们心潮澎湃。

  “为民,你这话可不能随便说啊。”何铿淡淡的道。

  “是啊,为民,你现在身份不同,说话要注意。”雷达也提醒道,“咱们这几个人说说倒也罢了,外边说这话恐怕就会对你有不良影响。”

  “我知道。”陆为民点点头,“不过我知道可能在座各位都心里有数,也无需我赘言了。”

  *************************************************************************************

  酒局终于散了,陆为民先行离开了,何铿略作停留,郭子才和甄敬才以及财务总监知道老板和何铿肯定还有话要说,都主动先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何铿和雷达两人。

  “怎么样,我就说为民这小子所谋乃大,一下子就给咱们来这样一个大家伙,嘿嘿,……”雷达笑着点燃一支烟,慢慢品吸着,“不能不说这家伙的目光很锐利深刻啊,我也从国家经委政策研究室那边请朋友就钢铁行业的发展走势做了一个分析研判报告,虽然我还没有看为民给我这份东西,但是我估计大体上方向不会有多大差别。”

  “嗯,为民这小子的眼光的确有些不凡,每每都能比别人看得更远,说实在的,你怎么考虑?”何铿把身体靠在椅背上,吸了一口烟,“我看这小子是看准了我们要被他说动,自信满满啊。”

  “呵呵,那是你自己心动,才能说得上被别人说动。宋州港港区宽阔,而且南岸北岸都有不少地段岸阔水深,常年水深在十米到十二米左右,十分适宜建设深水码头,万吨级货船靠泊均无困难,甚至还有潜力可挖,如果真的要在这里搞钢铁厂,铁矿石、煤炭以及钢坯进出都有极大优势,加上又有昌皖铁路经过,昌皖铁路正在进行电气化改造,改造成功后运力还会大幅度提升,不能不说为民这小子把这些优点吃得很透。”雷达搓了搓手。

  “哼,我看你比他还早心动,却故意在为民面前拿捏,连这些数据情况你都收集得这么详细了,还说没心动?”何铿对这个朋友很了解,胆大,心细,准备工作做到前面。

  “嗨,为民这小子也不简单,你以为他没有看出来?这小狐狸是故意在咱们面前扮嫩呢,就看咱们忍得住否。”雷达摇摇头,“不过这事儿的确不算小,之前我和子才也商量过,他也很有兴趣,只是听为民的口吻,要干就干大的,我估计几十万吨的产能他都看不上,估计要上就得要上百万吨以上的项目,而这么大项目投资额度太大,资金是一回事,能不能获得上边审批又是一回事,我估计难度不小。”

  “资金筹集肯定有一定难度,但是也不是解决不了,关键是这个项目审批,估计要报国家计委,难度很大,除非项目分拆,但这又有风险,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为民只是常务副市长,不是书记市长,这么大一个项目要推进,恐怕也还要有更高层的支持才行。”何铿目光里多了几分悠远。

  “嗯,要不这样,我们都各种先摸一摸底,我估计为民这小子现在心里一样也没有多少底,他也是想要先把咱们忽悠心动,然后才会去找门路汇报。”雷达对陆为民也很了解。

  求月票,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