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二节 关乎宋州气运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一百零二节 关乎宋州气运


  尚权智和童云松两人在某个问题上观点态度一致并不少见,但是如此旗帜鲜明的表明态度,而且迫不及待的要求尽快落实启动前期工作,这还真是第一次。

  即便是在麓山集团兼并四大国有纺织企业这一问题上两人虽然都支持,但是在如何推进和推进节奏以及兼并整合的具体条件细节上,两人都还是有一些差异,都还需要后期的逐步协调沟通来实现意见一致。

  但今儿个在上拓达钢铁厂的项目问题上,两个人却是在态度、力度和迫切度上都是惊人一致。

  这种情形下,陆为民自然是义无反顾。

  尚童二人又提到了自备电厂的事情,提醒陆为民两边事儿都不可偏废,自备电厂的事情,他们已经分别向邵泾川和荣道声作了汇报,省里在这一项目上会大力支持宋州,省计委那边正在按照程序审批申报麓山集团自备电厂项目,估计年后国家计委那边就会有消息过来。

  三个人走出办公室,看见簌簌落下的雪花,扑面而来的冷意让从空调房里出来的三人头脑都是为之一清。

  “瑞雪兆丰年,但愿我们宋州今年能够迎来一个好开局,让我们宋州从此能够大一个翻身仗。”童云松手插在腰上,望着走廊外漫天飞舞的雪花,慨然道。

  “老童,这就得要靠我们市委市府一帮人齐心协力,众志成城投入到工作中去了。”尚权智沉声道:“应该说去年一年我们宋州虽然还没有摆脱经济不景气的阴影,但是也出现了一些好兆头,至少我们市委市府班子中扫清了很多会对我们宋州发展带来巨大伤害的隐患,这是我们宋州下一步发展的基础,国企改革我们也已经摸索到了一些基本路子,而在招商引资上为民又给我们带来这样一个好消息,不过这个项目能不能成,至少证明我们宋州已经不再是昔日投资商们望而生畏的黑洞,当然。这个项目必须要成,我们要排除一切干扰,要敢于突破创新,务求拿下这个项目,这甚至可以说关系着我们宋州下一步发展的气运!”

  听得尚权智把拓达钢铁项目提升到关系到宋州发展气运这个高度,童云松和陆为民都有些振奋。

  的确,一个钢铁项目足以改变一座城市的命运,像鞍山、本溪、马鞍山以及攀枝花这些城市。不就是因为钢铁而兴而荣吗?

  随着国际国内钢铁产业格局的发展变化,钢铁行业对运输条件的要求越来越高。

  事实上既要靠近矿石产地,又要有充足的燃料供应,还要靠近消费市场,同时还需要充沛的电力和水资源,要同时满足这些条件的地方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在运输上有着相对宽裕的发展潜力,这样可以在矿石、燃料和产品的运输成本上压缩到最小,同时如果能够满足电力和水资源的需求,就算是相当不错了,而恰恰在这几点上,宋州都基本上具备了。

  相反像制约钢铁产业的原料和燃料反而没有那么大了,尤其是在国内铁矿石品味普遍偏低的情况下,依赖国外富矿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进口铁矿石与国内铁矿石的差距也越来越明显。即便是扣除了运输成本,高品位的进口矿石比起不少国内的贫矿石依然有不小的优势,所以沿海沿江的港口城市在这方面的优势越来越明显。

  宋州有烈山煤矿和烈山焦化,尤其是现在烈山煤矿和烈山焦化也正准备进行扩产技改的情况下,还有邻近的宜山铁矿可作补充,又处于华东腹地,水陆联运方便,水资源丰富,邻近的西梁峡门沟电站即将建成并网发电。宋州又与钢材市场消费的黄金区域——长三角毗邻。同时还可以辐射鄂皖二省,发展钢铁产业显得更加符合时代需要。宋州也将因此而兴而荣。

  在98年春节来临前的最后一天,陆为民给尚权智和童云松带来了这样一个利好消息,让尚权智和童云松为之振奋不已。

  虽然这还只是一个意向性的构想,但是还是让尚童二人兴奋莫名,如果说新麓山集团组建只是让宋州昔日的支柱产业——纺织业止血,那么一旦钢铁产业在宋州真正兴起,那就意味着宋州又增添了一副造血功能,这将成为宋州重新崛起的关键。

  “对了,为民,如果,我的意思是假如拓达集团真的有意要在我们宋州落地投资一个钢铁联合企业,那么你认为这个项目选择在哪里落地更合适?经开区?”童云松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不,我觉得经开区不合适,如果这个项目真要落地,必须要靠近港区,如无意外,还需要建设一条与昌皖铁路接轨的铁路专用线,另外对钢铁企业对水的需求很大,而且不过避免的会带来一定污染,经开区也不合适引入这样的项目,我个人意见是不是可以考虑叶河或者苏谯。”陆为民摇摇头。

  “叶河,苏谯?”童云松皱起眉头。

  “嗯,叶河西北的荻港镇与宋城紧邻,距离市区不过几公里,地处市区下风下水,可以避免污染市区,同时烈山煤矿和焦化厂也有支线通过穿过叶河与昌皖铁路相连,如果这个项目落地选择在叶河,那么可以在铁道专用线上的建设节省不少,至少可以节省几公里的铁路专用线建设成本,同时叶河港区岸阔水深,也十分适合建设深水港码头泊位,当然这也有劣势,那就是叶河港这边的荻港原来只是小散货码头,条件虽然好,但是却从未加以利用,要新建荻港码头投资不小。”

  陆为民显然已经对钢铁产业在宋州的布局做了一些基本的考察分析。

  “那苏谯和泽口呢?”尚权智皱着眉头问道。

  苏谯位于江北一隅,呈长条形沿江分布,江岸沿线长达四十多公里,而且江岸地势复杂,也有不少地段都可以建成深水泊位,而且苏谯的钢铁产业有一定基础,像华丰钢铁、**钢铁都是苏谯的乡镇企业发展起来的,应该说苏谯的条件也很适合,当然劣势也和叶河相似,苏谯的港区码头也需要扩建,现在码头区根本无法适应大吨位货船靠泊。

  泽口地处上游,而且紧邻蠡泽湖区,地势平缓,河滩荒地广大,紧邻沙洲港区,如果在泽口落户,可以利用沙洲较为成熟的货运码头,当然也还需要扩建,但是码头泊位建设成本要小得多,从这个角度来说,泽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泽口地处上游上风,钢铁厂不可避免会有污染,尤其是冬季时会对市区空气产生一定影响,即便是采取必要的环保除尘措施,估计或多或少也会对市区空气有不利影响,这也是一个问题;同时所产生的工业污水如果处理不当,对于邻近的蠡泽湖区也会有影响。

  陆为民简单的把苏谯和泽口的优劣势做了一个介绍,尚童二人都皱起眉头,他两人都最倾向于苏谯或则泽口的,因为泽口紧邻沙洲港区,在港区码头泊位投入最小,加之河滩地辽阔,苏谯沿岸河滩地也很丰富,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基础设施建设上就会比较小,而叶河不一样,荻港偏处东北一隅,距离叶河县城尚有一段距离,道路状况很差,这也意味着如果拓达集团钢铁项目落户叶河,地方政府不但要在码头泊位上出大血,而且从荻港到市区的道路改扩建也要提上议事日程,而且这条道路估计要求等级不会低。

  而这些都是要落到地方党委政府出钱来承担的。

  投资商肯定会在这个问题上与宋州市委市府谈条件,要求宋州市委市府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承担必要的义务。

  见尚童二人都皱起眉头,似乎是在琢磨这几个选点的可行性,陆为民忍不住哑然失笑:“尚书记,童市长,现在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为时过早一些了?就算是咱们在这里操心,但最主要还得要看项目投资商的意见吧?这样大一个项目,恐怕也不是光咱们嘴皮子说说就能忽悠搞定的,肯定有许多具体条款细节是要落到白纸黑字上的,最终还得以他们的考察结果来定,咱们只能做一些推荐和建议。”

  尚权智和童云松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己两人的确有些着相了,这个项目一冒出来一下子就打乱了两人过年的心境,这个年都难得过好了,有这么一件事情牵挂着,只怕吃饭睡觉都得要琢磨着怎么才能把这个项目搞定落地,而且就得要像陆为民所说的那样,要建成一个完整的钢铁联合企业,建成一个完整的钢铁产业链,上下游都要能参与进来,最大限度的把这个项目在宋州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连枯枝烂叶也得要落到宋州土地上变成肥料,一点一滴也不能流出宋州。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